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67节

暗影法师_第67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3:5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4
菱角有致的脸。那跟他的头发一样蓝的瞳,从我现在身处的角度看起来,还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霸气。不知道此刻要是我跟他换个位置会怎样呢?

虽然从理性上不被允许,但刚才在内心深处就一直期望着他会注意到我。现在心里突然就有了点兴奋的感觉,但想深一层还是弃权比较明智。

就在这个时候,在我身旁一直默默无闻的波斯毫不客气地迎上了狩猎者的眼神。

是波斯的凝杀术!

一瞬间,两股强烈的杀气笼罩着附近的空气并互相冲击着。而我,这个将要弃权的选手却成了他们两者以外的配角。

纳闷……好像我不应站在这个位置似的……

狩猎者冷着眼用略为低沉的声音自信地说道:“要二对一吗?不过我不介意。”

可是我很介意啊!我是想弃权的……

不过波斯可不这么想,它渴望战斗,跟一些有水平的,让人兴奋的家伙战斗。

虽然不符合我做事的风格,不过也许这个才是我内心中真正的渴望。

现在的我要装备有装备,而且还是物理免疫的,只要头部不受到正面攻击就基本上没事了。而狩猎者身上虽然披着一件不知道硬度如何的黑色甲胄,但他看起来并没有携带可以用于格挡的武器或者防具。暴露在甲胄外的四肢和头部将会成为他的弱点,从可以被攻击的面积来说,是我的5倍以上。

实在太多优势了,要试试吗?

不过输了可是会被分尸的,那个可怕啊!

看他的样子一面正气……不像是那种人啊!为什么呢?

这个还不简单么?

罗洛说看我的样子也是一面正气的。也就是说外表这种东西就最骗人了。

我一点也不回避地望着狩猎者的双眼,很天真地问道:“如果我输了,你会杀我吗?”

狩猎者几乎在不需要经过思考的情况下点了一下头,而罗洛则像看白痴地看着我。

“那样的话,我要弃权。”在这一刻,我终于把我一直想说的话说了出来。相信这个决定跟我一贯的决定一样是明智的。

擂台上的狩猎者在众人的注视下冷冰冰地说道:“懦夫,你连你身边那条狗都比不上。”

不知道波斯是因为我被侮辱还是因为它自己被连带侮辱,反正就是很生气。一跃跳上擂台。一边用充满鄙视的目光斜视着狩猎者,一边以示威的姿态从他右边慢步绕过去,嘴里还不时发出恶狠狠的声音。它这一举动立即引起观众们一片掌声,不过这样的话,大概连我也逃不掉了。

第二十六节

既然如此我也只好上去了。接着,我用很尴尬的方法,双手支在擂台上用脚跪爬了上去这个只有1米高的擂台上,我这个尴尬的动作也马上‘赢’来了无数的欢笑声和喝彩声。

诸如“小子!有勇气!”之类什么的。一瞬间,整个观众席沸腾了起来。

从来没经受过这等阵仗的我,尤其是终日喜欢在不见光的环境下作业的我,只好畏畏缩缩地学着波斯,从狩猎者的另一则绕了过去,直到来到擂台的右边才停下来,然后回望着狩猎者。

此刻,我站在角斗场中央的擂台上,两边总数过千名的观众给了我无数的压力。我极不习惯在别人面前暴光,尤其是在这么多陌生的人类面前。之前报名的时候我居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真是太失败了。不过那时的我并没有想过居然真的让我碰上狠角色了。

“红发美剑士——艾尔萨斯!还有他‘可爱’的宠物。两名选手都是第一次参加比赛!实力不明,不过可以看得出狩猎者对‘他们’的期望很大,请各位马上下注!无意外的话,这场将会是今天的最后一场比赛了。”可能因为刚才死了一名工作人员,所以现在的工作人员说话客气了很多。

很快,赔率也出来了,出符我预料!买我赢居然只能赔350倍,也就是说买我赢的人还是有的。到底是谁呢?

二十多米开外的罗洛一边扬着右手一边大声喊道:“喂……!小艾!我可是用了全副薪家买你赢的。千万别输哦!”

才几分钟没见就变成小艾了,纳闷……

“裁判!”我向身边的裁判挥了挥手。

“什么事?”裁判走过来问。

“我要用10万枚金币买我自己赢。”我在裁判的耳边淡淡地说道。

那位裁判大概在怀疑拥有10万枚金币的我为什么要参加这种明显是送死的比赛,但那出色的评估能力表明他没有白干这一行。于是,他马上领着我在众多复杂的目光下又重新离开了擂台。

在场的观众基本上都没听到我刚才说了什么,只是见到我跟裁判离开了擂台而已。等我们回到擂台的时候,赔率由原本买狩猎者赢350赔1变成了1赔25。可见莫里西西尼的人其实是很贫穷的。不过这样一来也引起了误以为有内幕的观众们纷纷猜测,其中有些人还撤回了一部分赌注,也许是主办单位想狠攒一笔,所以没有告诉观众们真相。

只要我赢了就能攒到4000枚金币,那个数目不代表更多,但它远大于那些卑微的奴隶的存在价值!如果我赢了,我的心情一定会变得无比平衡的,既可以攒走几乎所有买我输想我死的人的钱,又可以干掉我对面那个鄙视我同样想我死的家伙。

而输就代表死亡,代表完结,代表结束。这是定律,考虑任何事情之前的大前提。即使我不相信自己输掉后会死在那种只会用肌肉来想问题的家伙手里,但要是连这种家伙都赢不了,下次见到丽露的时候,我还依旧是一名被欺负的角色。也许我还会沦为奴隶,这是我绝对不愿意接受的。就像那些奴隶市场中的奴隶之所以是奴隶,就因为他们在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上输了,他们是失败者。只要还活着就有被拯救的希望,而等待被拯救,并且真的被拯救了的例子甚少。

不能输,这是我和我对面那的家伙都知道的。

我之所以买我自己赢是因为波斯。它之所以跑上来一定不希望输掉的。既然都上来了,我也不喜欢输。既然想着要赢,并且认定胜利将属于我们,为什么不敢下注买自己赢呢?

可是面前的狩猎者一点都不把那赔率当一回事,还是继续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地疯狂装酷。

真后悔刚才进场之前没戴上戒指,否则肉搏的时候就能给他来阴的。如果现在戴的话……还是算了,反正我现在拿着的是一把双手剑。

没过一会儿,裁判宣布比赛开始。波斯亮出了它深黄的獠牙,而我也随之抽出了血红的长剑,在那白日之下,还差没有闪着血光罢了。

观众们聚精会神地注视着我们,现在越来越后悔没有买斗篷了,失败……

格斗家吗?通常像这等高手都会暗藏一手的,根据对手的强弱决定出多少成功夫。尤其是那些终日自以为是的家伙,看他一面自信的样子就更加了。

在这种时候根据我以往的作风绝对是先下手为强!最好是在他刻意隐藏实力的情况下把他给不明不白地结了,让他的实力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暴光!就算再不济也要在他对我的战斗风格有了解之前占尽便宜。

我并不是那种喜欢在明处试探对手的家伙,既然现在已经身处明处,就应该全力以付,务求增加对手的死亡率。

第一刀应该怎样切好呢?竖着切……横着切?

那件甲胄看来不好对付,还是先让他失去行动能力比较好。接着,我跟波斯对望了一眼,让它配合我。我们一左一右地以大于100度夹角缓步靠近目标,尽量缩短敌我双方的距离。而在这个接近过程中,我一边用双手以还不至于太逊的动作把玩着我手中的长剑,一边故作轻松地移动脚步。我想让他低估我的实力,但同时也要低估得够合理。不知道他会迎上来还是改变位置呢?如果愿意站在原地就最理想了。

狩猎者像是听到我的心声一样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吹风和装酷。不过由他的眼神看来,他注意波斯的动作多于注意我,这点让我不知道应该高兴好还是恼火好。

当我们之间的距离接近5米时,波斯突然向狩猎者使出凝杀术。这种对普通人可以秒杀的绝技以前在实战中也用过,可以说对上丽露以上级别的怪物时是完全无意义的。但由刚才波斯跟狩猎者对视时双方相互间的压迫感可以知道,这招要是用在狩猎者身上的话,就算再不济也可以分散注意力。而现在跟刚才可不一样,只要狩猎者的反应能放慢半秒钟就够我废了他的双腿了。

只有5米的冲刺,在精准无误的计算下我一剑扫向狩猎者的双腿。而他则连望都不望我一眼,转身背向我,提后脚就向我的头部扫来。那脚劲力十足!还好,我在放弃平衡身体的情况下低头扑倒在地上危 3ǔωω.cōm险地避过了,而波斯也已经及时飞扑了过来营救我。在波斯巨大的冲力下一扑就把狩猎者扑倒在擂台边,狩猎者的甲胄跟地面刮出了一条深深的凹痕,可见那件甲胄真的不好对付。我迅速站起来正想冲过去补一剑的时候波斯已经被狩猎者提脚狠狠地倒踢了回来,但我还没有放弃,因为现在还是没有占到便宜,没等他站稳,我已经冲到他身前朝他脖子送上一个突刺。可是剑刃最不锋利的部分却被狩猎者左手的三根手指头夹住了,看来他留着的右手是准备等一会出拳时用的。

第二十七节

后悔啊!太后悔了!为什么我进场之前会没有戴上碎羽姐姐送给我的戒指呢!这件武士套装的手指位为了灵活握剑明明是布制的!而我,为了突出每一件武器的独立性却把它们分开来使用了。要是现在我的左手戴着戒指,就凭狩猎者现在这个他自以为有多了不起的动作下,我已经成功切断他的左手,那怕断的只是皮肉和神经。那么我右手的剑接下来的目标就可以是他的脖子了。

结束这场战斗并且拿走属于我的……全部的钱。

为什么?

狩猎者狠狠地望着我的双眼,而我的剑却无论哪个方向都拔不出,接着就听到他用冰冷的声音说道:“好狠的剑,这么想杀我吗?真让我兴奋。”

狩猎者虽然说自己兴奋,但我却没有见到他笑,一点都不像我心目中的变态杀手。不过紧接着就是他的右直拳了,虽然没有戴戒指,不过我的左手也不是白长的,当然用手臂护住头部了。显然这拳的冲击力达到了开启物理免疫功能的要求,巨大的动力势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被盔甲吸收,而在吸收的过程中,我的手臂只是因撞击偏离了原位一点点。

不知情的人大概会以为是我的肌肉受压而吸收了动力势能。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由我挥出来的拳头应该也是跟狩猎者一样恐怖而有力的,但显然这点是我办不到的。尽管狩猎者的眼里充满了疑惑,不过可惜他的身体却跟大脑不同步,在他的眼里还在流露着疑惑的眼神时,右脚已经朝我的腰部横扫而来。

我是不会放弃我的剑的,就凭他一条右腿还杀不了我。他向我连踢两脚无效后,立即强行换位退开。

就在这时候,全场突然一阵来自观众暴怒般的喝彩声,大概是因为刚才双方的动作偏快而紧张,观众们一直都没机会喝彩,所以就趁现在这段类似中场休息的时段尽量地叫。当然所谓的休息是观众们的眼睛在休息,擂台上的我们包括裁判4双眼睛都没休息过。不过从观众只言片语的口号中还是能听出,我的支持率极低。又或者说,想我死的人占绝大多数!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的招数太卑鄙还是买我输的人太多。

狩猎者没有因为观众而分散注意力,也没喘气。也就是说,刚才对于身经百战的他来说不过是热身罢了。不过对我来说,意义可不一样。从我发动攻击到现在为止,我半点好处没捞到,相反,却让他对我的战斗方式有了认象。

多余的无效进攻性动作对经验的不丰富的对手来说,可以增大对方的失误率,但现在显然只会带来负面影响罢了。对一个经验丰富的格斗家来说,我想他不用多久就能完全摸清我的底势了,相反的,我对几乎不说话的他的了解却不多。

狩猎者停在那里又重新注视着我,显然他是在等我进攻,所谓的兴奋大概就是指这个,他想在我山穷水尽后再结束我的生命。罗洛说过他喜欢把他欣赏的人折磨至死。也就是说如果我不进攻,他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就会主动进攻,但他还是不会马上下杀手的,这对我有利。

肉搏赢不了,但那并不是我的全部!

相对了这个狭小的擂台来说,现在我能用的远距离攻击有在梦幻街研究出来的‘分离式飞齿’和凭借元素眼从丽露身上掺透而来的‘魔耗炸弹’。飞齿对他的作用应该不大,即使能命中,不说他身上穿的那件甲胄,就连能否穿得进他的手臂的肌肉组织都是个问题。至于魔耗是用来对付魔法师的,而他是名格斗家。

真是麻烦!看来只能当个安安分分的武士,用物理免疫来消耗他的体力了。但是如果他全力攻击我的头部,那我就得消耗自身的魔力发动防御契文了。那家伙是体力型,而且长得比猩猩还要壮,真不知道要磨到什么时候。

或许应该换个位置的,就由波斯做首攻试试好了,反正他那么看得起我们家的波斯。

进入第二轮进攻,我和波斯交换了眼神。这次由波斯先发动突袭,随着一声破空巨响,十数道雪白的闪电划过擂台一闪而过,不用问也知道这种锁定式攻击是肯定命中的,大量的闪电猛烈地敲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