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68节

暗影法师_第68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3:5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4
打在狩猎者黑色的甲胄两旁裸露出来的双肩上。但想也知道狩猎者是死不了的,而且波斯在放完闪电的那瞬间无法连续发动攻击。所以我在声音响起之时正以个人目前可达到的最高速度冲向狩猎者,其实也不过几米距离而已,一瞬间工夫,我的剑就到达可以扣到对方身体的距离,而此时的狩猎者正全身麻痹得无法反应过来。

太好了!已经可以确定命中了,如此锋利的的附魔利刃定能给狩猎者重创,而且被附有‘屠杀术’的利器砍伤的伤口会大量出血。我不要求一击必杀,但至少也要得到点便宜和鼓励嘛!这样即使是持久战我也已经占尽了便宜。

结果不出所料,利刃的确在他被电得发黑的左肩上拖出了一道又深又长的伤口,但可怕的是狩猎者竟然可以在如此痛苦的情况下收紧肌肉,左手伸向我握剑的双手用力一捉,就让我无法把剑重新从他的肉体中抽出来,甚至应该说,这次连弃剑的选择权也失去了。

想继续攻击吗?他说不行。

想分离吗?他说也不行。

此时的他已是一面凶相,当然剑还留在别人体内的我在所难免地再一次陷入到这种尴尬之中。随着他右臂的肌肉在收缩,我已经知道他接下来想干什么了。就暴风雨前的那段光阴一样,一种恐惧感涌上我的心头。我的肉体从来没有被他的拳头正面打击过,也从来想过脑浆飞溅的那刹那的感觉是怎样的。

现在的我已经两条手臂都被他紧紧捉住了,甚至还能隐隐约约听到没有被盔甲保护的手指骨头被握碎的声音,而他正准备全力给我的脸蛋来一拳,这拳命中后的威力肯定比我砍他的那一剑杀伤力高好几倍。幸运的话,我是说如果他够幸运的话,甚至可以在粉碎我的头颅后把里面的菲利斯晶石一起敲出来。

虽然菲利斯晶石非常细小,混在脑浆里不可能被那种家伙发现的,而且菲利斯晶石是4阶精神领域的造物,即使被那种家伙发现了也没什么,因为他根本消灭不了菲利斯的载体,也就是说我们的意志依然存在,但是……但是这样就认定我个人的死亡了,我不要啊!我不要见到自己变成一具没有头的尸体。更不要见到工作人员把我心爱的肉体当垃圾一样拖走!不要看着他被剁碎拿去喂那些平时被放在餐桌上的小动物。

太可怕了!我的前景实在太可怕了!

天啊!波斯快来救我啊!

第二十八节

不用我说,波斯已经飞扑过来了,但它的爪子还没碰到狩猎者的甲胄就被他一脚踢飞回去。

“我看你出手那么狠还以为你是个很有胆色的汉子呢!看来你还是连条狗都不如!功夫也全都是些切头切尾的暗杀手段!”狩猎者面目狰狞用咬牙切齿的语气对我说道。

其实我也能理解,如果我身上的伤有他现在一半严重的话,我的脸色一定不会比他现在好看,他没有错,要怪就怪我砍不死他吧!

我集中精神在试图控制他,但可惜他也拥有区别于常人的强大意志,甚至还在我之上。已经没有办法了吗?再一次在别人手中等待着别人的怜悯,这种命运真是可悲啊!

“杀你这种人只会弄脏我的手。”我从狩猎者的话语里看出了希望,赶忙附和道:“是啊!你说得太对了!”

“但我不介意,因为你这种人让我很不爽!不杀你我对不起我正在流血的伤口。”狩猎者淡淡地从嘴里吐出的话语让我所有的希望从产生到消失都只是一瞬间。

我的心一瞬间变得更冷,更阴沉。不再是为了保护自己,救自己,也不再是为了胜利。一切只为了杀掉眼前这个一度侮辱我,并且将要消灭我的魔鬼。

我的肉体在它活着的漫长过程中没有得到任何荣誉的滋润。它一直告诉自己,它只需勇敢地活着,它不需要它们。也许它其实很眷恋它们,它一直都想得到它们,但它也知道自己很难得到,而即使得到不到它们,自己还是能活着,并且活得很好的。

我的精神已经飘到很远,深深的怨恨从我的心灵中滋生着,不是他害我的,但那不会成为我不杀他的理由。在下一瞬间他的拳头已经压到我的脸前,如果这拳没有挡下去的话将会失去所有的希望。我立即发动防御契文,就在几乎零距离,这种从来没有在实战中使用过的屏障由于无法承受打击,在隔层缩薄的同时对外张开,我从没想过这种防御罩在完全张开之前边缘可以锋利得像真空刀一样,还好我的套装具有物理免疫,要不我自己的双手大概已经被自己切下来了。

狩猎者的右手被强大的反作用力弹开了,显然他没想过我会用魔法。不过接下来,奇妙的事发生了,大气中大量的能量被收集,显然我也没想过他会用魔法。看他的身型一直幻想他是一个只会用肌肉解决问题的家伙,此刻我深深地明白我错了,我实在太对不起他了。为了回报他,我会心地对着他笑了。

“死到临头的人疯了吗?这招是我的奥义。虽然只是最基础的一招,但在这个距离之内,你那种不中用的伎俩根本起不了作用!觉悟吧!”他说着话,空气中的光正一点一点地向他的掌中靠拢。

在这种超近距离之内,我能感觉到这一招的震撼不会比他刚才的那一拳弱。我不能从中知道更多,我只能确定两件事。第一,他拥有某种对外界能量的转化能力,他所拥有的那种奇怪的力量不是我所知道的任何一种魔法,而这些魔力显然不是大量保存在他体内的。第二,他将会向使出的那一招的确可以毁掉我,但却不足以毁掉他自己。

如果我现在就用我唯一的可以取胜的魔法‘魔耗炸弹’引爆他体内的魔力,的确可以让他受不轻的伤,但最多也只是让他的右手无法继续使用而已。按他说的这只是最基本的一招,或许他出全力的话用一条受伤的左臂就能干掉我了。所以第一招说什么我都要靠自己的力量挡下来,只要留下可以发动一次‘魔耗炸弹’的魔力就足够了。等到他出什么大绝招之类的时候再给他来一记狠的!

当我有了决定时,一个淡蓝色的高能量压缩球也在狩猎者的右掌中形成,我立即发动防御契文。因为我的双手被他的左手钳制着,双方的距离有两人的手臂加起来那么远,也就说他可以向我头部攻击的角度只有一个,我把全部的防御力都集中在那里,而他也一副想跟我硬碰硬的模样。

光球离手,一股剧烈的碰撞敲到我的防护罩上,我的防护罩在强大的压力下再一次抵挡不住。随着防护罩被压缩而向外扩张,由变薄到差点被击穿。一个爆炸在我们之间,在两种力量之间产生了,一道冲击波隔着防护罩狠狠地栽在我的脸皮上,甚至还击穿了我身上附加的抗魔契文。

脸皮在剧烈震动着,部分牙龈组织被碎裂,眼里也流出了血水,这一切一切都是在完全做足防御工作的情况下的结果。

如果他还有更厉害的招式……

如果我的魔力被磨光了……

那么我的命运就可以预见了。

不过刚才的小爆炸,狩猎者受的伤好像比我还严重,他在没有防护罩的阻挡下硬是吃了我们双方力量总和产生的一半冲击。不过看他好像非但不介意,心里还很爽的样子。

“难道看到我流血你就这么高兴?”我问。

“再来两三次也没关系,不过你好像就不行了。”狩猎者少有地微笑着,好像想要向我证明肌肉厚实的优点就是命特别硬。

大概是因为脸上在流血的关系,让我有了承受更大伤害的勇气。但留在这个距离,我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可能,他的打击力就每次这个程度也不用多,我实在没有信心能挡下他的连续三次攻击。但我一用了‘魔耗炸弹’,我手中就失去了一张最硬的王牌,到时迎接我的将会是最单纯的肉搏战,这对我更不利。

“嘿!这招就是你所谓的绝技吗?我看也没什么了不起。如果不是你命比我硬,你这招还不够看。有胆就放了我给我对放,如何?”我问。

“对付你用这招就够了。”狩猎者的态度很强硬,看来为了对付我这种程度的家伙让他受了那么重的伤,所以他的面子很是放不下。如果他一开始就足够地认真的话,我根本毫无机会。

狩猎者又再次使出他那个不知道叫什么的绝技,不过我这次不会让他去完成它。

想要胜利就得承受牺牲,我在我握剑的手心创造飞齿,就在狩猎者还在汇聚外界能量的时候,数片锋利的黑色刀片穿过我的手背刺进他的手指关节中。尽管他是个我见过的最硬的硬汉,但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松开了手,我没有把剑拔出来就直接向外退开。

狩猎者一边从左肩抽出我的剑一边豪气地用我的剑指着我的鼻子说道:“剑也不要了?就算你现在认输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无论你逃到哪里,我都会追猎你。如果你还是条汉子的话现在就跟我拼了。”

“谁说我要逃走的,我说过要跟你对放的。不过我也是有自知之明。我赢不了,只想你能让我这个九流刺客死得明明白白一点。用你最自豪的绝技……让我见识一下,以报答我在你身上划上的一条记号。”我的手背在流血,我的眼睛也在流血,就算我明明不是一条硬汉,但此刻就凭我这个模样说这话也不过份吧!

第二十九节

我的高声‘朗诵’立即迎来大片掌声和欢呼声,我也不知道是我说得太有感情太有魅力了,还是因为观众们将会得到25倍的投资回报。反正我说这话时就感觉到从来没有过这么光荣。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由双手使出来的完整‘风魔炮’吧!我可以肯定你在承受这一击之后会被炸成碎片,死得明明白白的。”狩猎者真是一个伟大的人,他的左肩被我砍一剑,手指被我刺几刀还这么为我着想,真让我感动啊!

“一言为定!你要使出全力哦!”我说。

“我答应你!这一招我会使出全力,不是为了报答你给我的一剑,而是为了你跟我决斗的决心。”狩猎者提起左手被刺伤的手掌认真地说。

我也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我不知道狩猎者有没有足够的自疗能力,但这种牺牲即使在我不懂得治疗术的情况下也是值得的,因为它换来了胜利的希望。

为了我决斗的决心吗?太好了,他知道我没有放弃,他不会手下留情的,那么死的一定是他。计谋和决心也是一种实力,不管用多少卑鄙的手段,最终胜利将会属于我!

狩猎者扔下我的剑,伸展出双手,强大的力量迅速汇聚在他的手中,我不知道对于魔力的运用双手跟单手有什么区别,也没有兴趣知道。我对他说我想见识他的招式,其实我根本就没兴趣知道,我在细心地评估他收集的力量,这些力量遍布他身体的每一处,在我眼中就像一个强大的火药库一样。

我的双手受的伤不轻,但要放出‘魔耗炸弹’却一点难度都没有。一个微弱的光膜在我手中形成,光膜里球体的内核像有生命似地生长着,直到它把它的触手粘到光膜上就算完成了,它可以把对方自身的魔力转化成光和热。用在拥有强大魔力储备的人身上,要‘烧熟’转化魔力的载体并不难。

看准时机,我能赢,错了我就会输。

“原来这就是你的决心吗?”狩猎者看着我手中那团微弱的白光,眼里没有了刚才的轻视,只是流出一种惋惜。

是时候,他会说话代表他已经完成了最后的能量收集,而下一瞬间他就会发动攻击。随着跟我心灵相通的波斯偷袭性地放出电击,狩猎者来不及惊讶,我的‘魔耗炸弹’已经放出。就在狩猎者双手交合的瞬间,‘魔耗炸弹’已经接触到他的身体,对他来说一切已经太迟了。在他那个绝招没有完成之前,一道耀眼的白光传遍他全身,紧接着是一次发自他双手间强烈的能量爆炸,十数米开外的冲击波隔着我的防护罩再次让我的脸皮麻木。

白光中,一声痛苦的低鸣,一名硬汉跪倒在地上,接着是扑倒。

我……赢了。

没有半点的兴奋,只觉得疲倦的身心都变轻松了。

整个会场非常寂静,似乎所有人都不相信这个结果。大家都期望着狩猎者能重新站起来,挽回他们必将失去的财富。不过我知道那不可能,如果奇迹真的出现在我眼前,我会诅咒上苍的。

狩猎者全身的肌肉被他自己的力量严重烧伤了,他也许还不会死,但只要他不会傀儡术就绝对站不起来。

在众多无比关注的目光下,我缓步走到狩猎者身边端下,表面上是用关切的眼神注视着他,其实动机只在于想看看刚才极度轻视我的那个人此刻的那副惨样而已。

“我输了吗?怎么可能?”狩猎者望着我的双眼充满了微茫,然后闭上眼睛一副大彻大悟的神态轻轻说道:“原来我输了啊!”

是啊!好可怜哦……

输了怎么办呢?可是那个可怜的家伙不是我,呵呵……

我在狩猎者身前轻声地说:“我也想看到你的奥义,但我心知自己还没有那个资格。下次吧!等我变得更强的时候,我希望能够堂堂正正地打败你。”

“我累了,不想跟你说话,杀掉我……要不滚一边去。”狩猎者说话虽然有些艰难,但却一点都不客气。

说得也是,当一个人可以放开自己的生命时,大概没有东西可以让他害怕了吧?但对一些人来说,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事是比死更痛苦的,他真的也不怕痛苦吗?还是说他太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