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79节

暗影法师_第79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4:3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不就是一个老太婆吗?你也一起去吧?”罗洛问。



    “好吧,那样的话,依芙能留下来看着他们吗?”我转头去问另一旁的依芙。

    



    “他们不是也一起去吗?”依芙很不礼貌地指着那三名接头人问道。



    “我担心他们趁乱逃走,他们中身价最高的必须至少留下来一个,依芙就负责看着他吧。好吗?”我问。

    



    “好无聊哦!不要好不好?”依芙。



    “乖啦……”我像哄小孩般说道。



    “那好吧,你要早点回来哦。”依芙。



    “我只是去看一看而已,应该很快会回来的。”我说。

留下依芙和两名接头人,我们在一名很起来身价最低的恶汉的带领下离开了仓库。

    

一路上,我们走得并不是很急。我也不避忌让身边的罗洛看到,就顺便把刚到手的‘永恒之剑’收进我的右手护腕中。

    到目前为止,它是除‘魂咬’外,第二件放进寄宿武器位置中的武器。

    虽然它现在还不具有魂体,但那是迟早的事。



    “小艾,你不打算用它吗?”见多识广的罗洛显然没有因为我的空间护腕而感到惊讶。

    

要我用它去刺杀?除非我饿晕了……

不说在交战时可能出现擦伤或者破损什么的,就单是让它沾到血也足以让我感到痛心。

    在我看来,这把剑根本就不是为了战斗而生的,反倒极可能是魔法容器的半成品。

    难得捡到好东东的我当然是不会让它再次弄掉的。



    “小艾啊……你那个小女仆挺可爱的。我留意了她一整天了呢?”罗洛。

    



    “是很可爱。”我点了点头说道。

呜呜……我今天忙了一整天,而你就留意了她一整天,这是什么跟什么嘛!

    



    “多少……多少钱才可以让给我?”罗洛轻轻贴着我问道。

天啊!

    不是吧?



    “她……她是我的好朋友。”我平静地说。



    “别说得那么死嘛,什么东西都有个价的。就当是为了我这个好朋友割割爱嘛!女人这种东西,像小艾这样的有钱人,一定有很多机会买到更好的货色的。别看我看起来好像很贫困的样子,我这些天在竞技场也算存了点钱的。”罗洛皱着眉头不高兴地说。

    



    “罗洛,你真的那么喜欢依芙吗?”我问。



    “也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只是觉得挺可爱而已。我想把她留在我身边,我走到哪里,她都跟在我身后,只是这样我就满足了。放心!我会对她好好的,用完免费还给你还不行么?”罗洛拍拍我的肩膀温柔地笑道。

    



    “可你看不出她跟别的女孩不太一样吗?”我问。

如果罗洛看出依芙是恶魔还说要买她的话,那他的战斗力就很难评估了。

    现在只剩下我和波斯,最好还是随便说些话哄着他,等再次跟依芙会合后才去想办法解决。

    



    “当然看出来了,别小看我。”罗洛。



    “难道你……‘也’有这种嗜好?”我问。



    “是啊!原来小艾也跟我一样么?好高兴哦!我喜欢有战斗力会反抗的小女生。而且她的样子也挺可爱的,是我喜欢的类型,又穿着我最喜欢的女仆裙子。让给我吧!小艾。”罗洛兴奋地说道。

    



    “你也知道这么难得了,还好意思要我让给你呢!”我装着不高兴地说。

    

这话可不能说死了,先跟那家伙保持距离比较好。



    “一个月,只玩一个月也不行吗?如果你不想让给我的话,可以哄她说把她放在我这里一个月啊!反正她这么听话。一定不会有问题的。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么?小艾……”罗洛。

    



    “你的甜甜圈还没还给我呢!先等这件事办好再说吧!”我说。



    “这是说……你答应了吗?”罗洛高兴地问。



    “还没呢!我比较尊重她的个人意见。”我说。



    “小艾,你太重色轻友了。你怎么能这样做!你不是已经买了很多女奴了吗?居然连一个都不肯让给我?”罗洛用非常夸张的语气说道,说得自己好像真的很可怜的样子。

    



    “到了。”我看了一眼那名从远处跑回来的恶汉说道。

罗洛看了一眼目的地后马上变了一样似的,瞬间回复到平时那个酷酷的模样。

    我甚至开始怀疑他哪个面目才是真实的。是刚才那个有说有笑的笨蛋呢?

    还是现在那个酷酷的杀手呢?

第四十九节

也许是先入为主,我始终认为认真的那个罗洛才是真正的罗洛,平时在我面前的那个疯疯癫癫的罗洛应该是虚假的。

    至少,我在竞技场想用剑砍他的那瞬间,他那种潜藏着的杀戮本性好像是跟本能溶为一体的。

    不过相对于我最早认识的那个罗洛来说,显然两个都不是。现在就连层皮都不一样了,剩下的只是一个让我感到既熟悉又害怕的名字而已。

    



    “刚才我已经跟我们另外负责跟踪的人交涉过了。她们在一楼,一共有3个人。”恶汉严肃地说道。

    

`

    “3个人?”我问。



    “一个是她本人,带着金色面具的那个。另外一个老头,可能是个魔法师。还有一个女的半精灵,应该是个盗贼。纷克斯是目标,她必须死,而其他的,最好能顺便杀掉。”恶汉。

    



    “顺便?你当我们是什么?”罗洛冷着脸严肃地问。



    “不,不!如果可能的话,麻烦你们把他们全都解决掉,我们的老板绝对不会让你们做白工的。”恶汉惊慌地回应道。

    



    “进去了,先看看环境再说。”罗洛。

由于我们要进入的一所由要塞改装而成的酒店,酒店这个东西嘛!

    一般不在乎它本来是什么,就是不给狗狗进去。于是,我只好把波斯收到身体里面去了。

    

这个地方还真不是人待的,晚上比早上低了几十度,我望着那酒店古旧的石质结构外墙轻轻吐了一口起,然后跟罗洛对望了一眼便一人推开一边门。

    

在幽暗的大堂中坐满了人,而且几乎每一个人都带着一股神秘感,就好像进入到另一个世界似的,很难想象一条夜深人静的街道中会有一所人满为患的酒店,更难想象的是,当我们推开门时,几乎每一个客人都在同一时间望了我们一眼,然后再回过头去。

    

今天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日子,所有位置都坐满了人。所以我们只好选择了一个临近正门的中央位置坐下。

    坐在我们隔壁一张圆桌上的是5名黑衣人,不仅穿着统一制服,就连头盔和面具也是一模一样的。

    在他们的桌面上只放着5杯清水,他们看起来对说话并不感兴趣,只是一直静静地坐着。

    

奇怪的并不止他们。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周围的人全都不可能是好人,不算狭窄的空间内布满了凶光,我直觉认为在场的每个人都至少杀过两个人。

    单看衣着的话,这里就像一个强盗、刺客、流氓的集中营,但却半点喧哗都不存在。

    自从进入到这里来,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来错地方了,现在的我只是想尽快离开这里而已。

    

金色面具就在一个最阴暗的墙角,仅仅只是第一眼,就让我发现了一个多月前遇到的那名半精灵小偷。

    而且居然是坐在目标人物的同一张桌子上。带着金色面具身穿黑袍的纷克斯和一名穿着灰色老旧法师袍的老者相对而坐,可以看得出坐在老者旁边的半精灵是3人中地位最低的。

    

那名老者的法师袍盖得很低,几乎完全遮住了他的脸。



    “小艾。”罗洛轻松地唤了一声把我的视线重新吸收到他身上。



    “怎么了?”我问。



    “刚才的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罗洛笑了笑说道。

刚才的事?

    难道说的是依芙的事吗?

不!刚才还是严肃认真的罗洛,不可能突然切入到这种话题中的。

    那么说,就是指暗杀的事了。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吗?意思是对手的实力太强?

    

对于情报贩子罗洛说的话,我是不敢质疑的。

我不敢再次用眼角的余光去观察目标人物那张桌子的情况,甚至不敢对她们布下任何特别的感知,生怕被她们注意到。

    



    “其实刚才的事,我早就没放在心里面了。”我浅浅地笑了笑说道。

然后就轻松愉快地陪罗洛说着那些没营养的话,虽然两人表面上看起来都很轻松,但连罗洛都这副态度了,我的心里还能不紧张吗?

    

突然,我感到周围的气氛起了变化。我清楚地感觉到我们旁边那张桌上的5名黑衣人突然紧张起来,他们紧握双手,脚尖不自觉地敲动木质地板,眼睛死死地盯着桌面上那杯清水,但却还是一动不动地坐着。

    



    “小心!”

当我反应到罗洛的话时,罗洛已经飞身跳了出去,就在几乎同一时间,一张金色的利刃从我身后直飞而出,就在我的头顶上空划过,一击就穿透了罗洛的肚子。

    

我眼巴巴地看着罗洛由跳起到坠落,还坐在桌子前的我刚想站起身,却猛然发现一个金色的身影出现在身旁。

    披着金色铠甲的手臂从我的背后伸过来,在我眼前的手掌一张开就是5根锋利的金色钩爪。

    她轻轻把锋利的钩爪按在我的胸前,慢慢在物免甲的表面拖出5道深深的划痕来。

    显然她对物理免疫有着很深的理解,而那些接头人也说过了,普通的金属对她来说,不过是些废铁罢了。

    虽然她好像还没有打算立即要我的命,但我却发现我的身体居然完全被制住了。

    

纷克斯的黑袍下竟然是全副金色的铠甲,光亮得像黄金一样,但却又异常坚硬。

    

她贴在我背后,把一枚金币放到我的眼前,然后隔着面具用略带磁性的声音对我说:“你不是为我而来的吗?那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

桌面上的那枚金币发出一种幽幽的绿光,我知道那是充满剧毒的魔性光芒。

    不过奇怪的是,金币上有图案的那一面竟然有一条深刻的划痕。不知道有何作用呢?

    

纷克斯用她自己的另一只手捉住我的左手伸向那枚可怕的金币,我拼命把手往后拉,可是却依然无法把手抽出她的魔掌。

    



    “别害怕,不会有事的。”纷克斯把头伸过来在我耳边说道。



    “不会有事?你是指哪件事?”我艰难地抬起头望向她,可见到的只是一张不可能有任何表情的金色面具。

    



    “我不会杀你的。”纷克斯说。



    “那你……”我说。



    “我会诅咒你,直到你死为止。”纷克斯用阴狠毒辣的语气说道。

呜呜……原来是个变态的姐姐啊!

    我太不走运了……

第五十节

我奋力地试图把手抽出来,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差几厘米……就要碰到了!

    就要碰到了!越来越近了!不要!呀……终于还是碰到了!

金币上绿色的光芒瞬间消失。

    

就在我惊讶万分地看着那枚失去光泽的金币时,纷克斯已经松开了双手后面退开,但由于存在严重实力差距,我根本不能找她算帐,所以只能呆呆地站着,看着自己的手指在发紫变黑,甚至开始出现腐烂的迹象。

    那些深紫色发光的液体无中生有地从皮肤表面出现并开始向手臂迅速蔓延,我立即从身体内部使用治疗术抑制住它们的同化效应。

    



    “由你碰到那枚恶毒的金币开始,你的命运就已经改变了。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除非你能杀掉我,否则就只有死路一条。”

那个磁性阴狠的声音消失后,周围的空间变得更昏暗。

    很快,我的视距就只剩下不到2米了。我知道周围的空间没有变,只是我自己的视力降低了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我隐约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念着一些像咒语之类的东西。

    顾不上那么多,我不理会正在不断腐烂的左手,马上用右手抽出血红的长剑冲向那个声音的源头。

    

是那个老者!无论他念的什么,都绝不能让他完成!

向着声音的源头一剑刺去,可是却是一道闪电迎来,在漆黑的环境下闪了那么一下,我惊讶地看到周围的人全都消失不见了。

    老者用不快不慢的步伐走到我身边来,而此时我却居然发现自己全身完全麻痹,已经到了连剑都举不起的程度。

    老者伸出那苍老却有如钢钳一般有力的右手制住我持剑的那条手臂。我清楚地听着他在念着一些文字,可是却丝毫不明白它们的意思。

    

看着那紫色液体慢慢消失,而视力也开始渐渐恢复。我知道他在帮我,难道他们不是一伙的?

    



    “你为什么要帮我?”我问。



    “你拥有一双很漂亮的鹰眼,却与你实力不相符。告诉我……是谁给你的?”老者用低沉的声音问道。

    

从这么近的距离,我才注意到,老者的脸苍老得像一张风干了的树皮。

    以他高深莫测的魔法造诣,不可能没有方法抵抗那种因岁月带来的伤痕。

    就这一点,让我更感到他深不可测。而且很明显,他也拥有一双他口中所说的‘鹰眼’。

    如果不是‘别人送给他’的话,足以证明他有着极高深的元素魔法造诣。

    但单是这一点还不足以解释他为什么能为我解除纷克斯的非主流魔法,那么他必然还有着其它不可思议的力量和知识。

    

我对老者沉默不语,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才好,也不知道他的立场,安的是什么心。

    



    “她已经离开了,她说过不会亲手杀你的,她很少会说这句话,你应该感到高兴一点才是。”老者的声音尽管低沉,但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清晰无比,一点都不像一位老年人。

    

高兴?这种事还会有人能高兴得起来吗?



    “请问你能否先告诉我,她施在我身上的到底是什么诅咒?”我着急地问道。

    

一个直接致命的诅咒,应该是很有名的才对。按照菲利斯的知识,不可能不知道。

    可是,要不是纷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