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80节

暗影法师_第80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4: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克斯自己主动告诉我,我甚至还不知道自己中了诅咒呢!

“除了那枚带毒的金币外,她没有在你身上施展任何诅咒。”老者。

“那……你是说……她只是在跟我开玩笑?”我问。

“她不喜欢开玩笑。她的意思大概是‘她不会亲手把你杀掉,但你是一定要死的’。而且既然她说‘你不想死就只有先把她杀掉’,看来是没有转弯的余地了。”老者一副与自己无关的口吻冷淡地解释着。

什么跟什么嘛!

“我又不是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她用得着做那么麻烦的事吗?”我不满地问道。

“她一向不喜欢麻烦,只是她找不到更好的方法罢了。”老者。

“她不是很轻易就摆平了我吗?”我问。

“杀跟赢是两回事。”老者平静地回答。

难道他说的是菲利斯?

不可能!要不,他怎么可能问我‘鹰眼’是从哪里来的。

也许他只是通过某些方法知道我没有灵魂,以为我已经达到了4阶精神领域了?

如果那个纷克斯同样以为我已经达到4阶精神领域还想干掉我的话,那我不是死定了?不过我是不会问那位老者的。既然他说得那么模糊,就代表他不一定知道实情,我怎么可能还主动让他套我的话呢?说不定纷克斯以为自己杀不了我,所以跟他合作演一场戏想要套我的话呢!

此时,那位红发半精灵呆呆地望着我,好像想跟我说话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的样子。近看之下,我发现她跟一个多月前变了很多,就像身上添上了一层光芒似的,那种气质是从骨里透出来的。我不知道她跟纷克斯是什么关系,如果我早点知道的话,我是一定不会陷害她的。

不过还是算了,反正她不可能认得出我的,而纷克斯现在也不可能放过我的了。而且说起来还是她先对不起我的呢!跟她开了个不致命的玩笑罢了,与纷克斯给我开的那个玩笑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被占居7成海上运输的奥菲斯托商会中最善于搞暗杀的副会长发死亡告示,我想没有什么比这个玩笑更大的了。

“对了,刚才这里还是有很多人的,为什么现在都不在了呢?”我问。

“刚才这里有很多人吗?我看到这里也只有几伙人而已啊。”半精灵指了指大堂中心剩下的那5名黑衣人说道。

难道是我的幻觉?不,应该是幻影之类的,只让某些人看到,而那位半精灵和酒店的店员却看不到,也许还可以充当傀儡用。那时的纷克斯也许还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来头,所以增加了一些能让我们顾虑的元素。自己则静静地坐在一旁从中观察我们。看来我跟罗洛还站在门口的时候就已经被算计了,可为什么罗洛没有被击中要害呢?按老者的话来解释,要不,罗洛已经达到了4阶精神领域,要不,纷克斯根本就不想杀罗洛。

我回过头望向艰难地站起身来的罗洛。此刻,我真的羡慕死了,为什么刚才中了一记飞刀后倒在地上等时间过的不是我呢?

第五十一节

突然,一直静静地坐着的5名黑衣人同时站起,他们用整齐的步伐走到罗洛身边把他包围起来。我立即冲前了几步抽出刚才重新收回剑鞘里的利刃指着正前方喊道:“你们想干什么!放开他!”

可是罗洛却回过头来冲我微微一笑说了句:“不用担心。”

然后我就一直保持着那尴尬的姿势静静地看着那些黑衣人把罗洛带走。

不用担心?

难道这个笨蛋认为我会为他担心吗?

一股深深的失落感袭来,就好像失去了些什么似的。可是明明就不是属于我的啊!为什么还能感到那种‘失去了’的感觉呢?总觉得这一别好像就再也不会见到面似的。+3uww.cc好想开口大声对着他们说‘不要’,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

直到店员走到我身边冲我微笑着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店员告诉我,刚才那5名黑衣人还没有付钱,问我是不是要跟他们一起付。

我看了看清单,幸好!那5名黑衣人总共才喝了15杯清水。可当我想起莫里西西尼清水的价格时,差点没把那店员拖到墙角去处理掉。

虽然我不认为那位跟纷克斯在一起的老者值得信任,但我还是忍不住问他了。老者回答我说那些黑衣人是‘迪奴瓦尔机构’的情报人员。再多问两句,就得用‘我的元素眼是怎样得来的’作为交换了,我当然是不能告诉他的。而他也很礼貌地说‘不想说就算了’。

我的心情很差,很多本来应该搞清楚的事情都没刻意去搞清楚就离开了。

离开酒店时经过是深夜了,找回依芙后发现地图已经在依芙手中,而那两名跟依芙在一起的接头人则支离破碎地散落在地上。

依芙兴高采烈地在我面前炫耀着,可我除了赞了她两句外,一点都没有办法高兴得起来。不过为了让依芙不至于受到我的恶劣心情影响,我始终把微微的笑容挂在嘴边,并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高兴些。虽然依芙一路上也对我说了很多话,可是我却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总想着希望这个晚上快点过完,然后去找碧芙莲问清楚。

夜里,我始终都没办法闭上眼睛,总觉得有些事情将要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了,可时间却还在一分一秒地过去,而我却除了等待什么都不想做,只想一直躺在床上等时间过。

时间还在流逝着,我忽然想起纷克斯让我去碰的那枚金币。那位老者还说过纷克斯是一个不喜欢麻烦的人。她要是以为自己杀不了我的话,为什么还让我去碰那枚金币呢?那不仅仅只是形式上的东西吗?只是带毒的话,为什么其中一面会有一条划痕呢?只为了威吓我的话,应该找个好一点的啊!难道她就连一枚完好的金币都拿不出手吗?不可能啊!

她说过当我碰到那枚金币时,我的命运就已经改变了,无论我是否愿意接受,不想死就必须先把她杀掉。如果把那枚‘带毒的金币’理解成‘身披金甲并且非常恶毒的她’的话,金币上的一条划痕是否可以理解成她曾经受过伤呢?或者是她的弱点?还是她想告诉我她并不完整,不是无懈可击的呢?

不可能啊!如果纷克斯不是一个喜欢麻烦的人,我不认为纷克斯的目的是为了让我抱有把她干掉的幻想。难道她只是为了给我制造一些烦恼打乱我的思绪吗?

次日一早,我独自站在碧芙莲所在的餐厅门口等着那些店员上班,可等了好几个小时,始终不见碧芙莲。当我被告知碧芙莲无故旷工时,我的心里明白得很,我知道他们肯定是出事了,但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为了安慰自己,我假借缺乏资金为由,拖着依芙到竞技场去,每场我都赌,而且凭着我对赛手们的分析能力,几乎每场我都赢,但就是没有见到罗洛。直到第二天,我坐在贵宾观众席上,远远地望着狩猎者那沾满鲜血的身躯时,我知道那是这一天以来的最后一场了,可还是没看到那个混蛋!

我感到眼睛微微一热,好像再也不能见到那个混蛋似的。虽然跟他在一起时很麻烦,老是要变装,而且日子也过得比平时辛苦,我是有一点点讨厌他啦!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这么难得,居然还能在另一个世界再见面,而且还不是处于敌对立场下,像以前最要好的那个时候一样有说有笑的。

为什么!我趴在护栏上,狠狠地一锤砸去,然后后悔得连忙把拳头缩回来。

忘了,艾尔萨斯那套甲是没有包住手指位置的。我居然连那个都没想到就砸下去了,真是痛死了!呜呜……难道我会白痴到认为自己的拳头会被贵宾席的护栏还要硬吗?

“依芙”我轻唤了一声。

“什么事?”依芙。

“钱赞够了,再怎么说,赌博还是有风险的,明天不用再来了。”我说。

“嗯。”依芙点了点头微微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来,让我忽然又有了勇气。

实在太对了!那个混蛋!我给了他整整两天都不肯给我滚出来!容忍也是有个限度的嘛!

我不是一个善于万无目的地等待的人,不给我一个限期的话,两天就已经是我的极限了。算了,不去想他了。我现在刚得到了‘永恒之剑’又得防避那个纷克斯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跳出来吓我一跳。哪有那个闲情管他啊!

我身边还有关心我的依芙呢!跟依芙在一起就最轻松了。什么事都不用放在心里,我向往着的亲密无间的好朋友,就是怕她被别人抢走这点比较麻烦而已。

忽然想到其实可以整天拖着依芙的手走来走去的,也满高兴呢!要是拖着罗洛的手,还不被他砍死吗?

罗洛不是也说过了吗?他明明说过不用担心的!那他就一定不会有事了,他那么命硬,我想他死,他也死不了呢!所以,我也要变得更强才行,等下次见面的时候不用再看他脸色,最好是可以用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他按到地底下!

想清楚了这件事,我的心情舒服了很多,连可泥她们都不知道‘迪奴瓦尔机构’是真实存在的,那我又怎么可能找得到它呢?也许,将来有一天会知道的。

第五十二节

反正不用见罗洛,而纷克斯也没见过诺雅、依芙、波斯、露露中的任何一个,那还是用回诺雅的身份好了。而且艾尔萨斯那套物免甲也挡不住纷克斯的攻击,顺便换个心情当个最没杀伤力的治疗师好了,也许最没杀伤力的治疗师的杀伤力才是最大的呢!

回到我们的大本营,是旅店啦!

我靠着窗台,看着大街上一串被押运着的奴隶经过。想着,其实我跟他们差不多呢……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比他们好运了一点而已,而且缺点也多。

我当然是不会想去救他们的,因为这样没有意义。虽然我可以把他们买回来再给予他们自由,但这样除了满足了我的同情欲以及还浪费了一些资金外,没有本质上的改变。如果必须有10个人成为奴隶的话,即使把这10个奴隶解放了,很快又会出现10个不幸的人。

至从罗洛人间蒸发了以后,我想了很多以前不会去想的问题。

以前的我只会去想,因为这个世界没有愿意守护我的人,所以我必须先取得力量再去建造属于我自己的温室。

那时候刚败在一个打着善良旗号的小家伙手上,被善良这一理念充昏了头脑的我认为一个被守护着的我,一定会是一个善良的我。不需要想着怎样骗取信任,不需要想着怎样去杀掉对方,不需要再去为了自己伤害别人。

那时候的我清楚地知道一个没有力量的善良人,要是赤裸地暴露着弱肉强食的世界中,就只有死路一条。一只吃肉的动物不吃肉就只有死,一只吃素的动物不学会见死不救也同样是死,一棵只能被吃掉的小草不学会欺骗会死得更快些。完全不可能出现意外……所以‘善良’永远都只能是温室花儿们的特权。

如果真的存在无论如何都会被守护着的条件,我甚至不需要再去追求自身的力量,不需要权力,不需要欲望,我只需要学会去关心别人就够了。不管是发自内心地关心那些守护着自己的人,还是祈求那些乐意并且不断伤害自己的人能够得到幸福,我都一定会很快乐的。

但是,那时候的我其实只是在羡慕着那些有资格拥有‘善良’的温室花儿们。我妒忌她们的幸运和无知,却没有想过一个最本质的问题,就是善良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为这个世界会有一种东东叫‘善良’的呢?我为了什么要去追求这种奇怪的东东呢?

现在我已经拥有力量了,虽然还不是太大,但对比以前,已经不是同一个我了。也许站在不同的台阶上,所以想的东西跟以前不一样了。

‘善良’就像一座桥梁,把不相同的东西连接在一起,这些东西中甚至包括了各种矛盾、冲突,而‘善良’却很有效地缓解它们。平等、友好、互助,一切一切最能代表光明的词语都是建立在彼此利益的基础上的。也许‘善良’是为了实现共同利益的最大化而存在的。

可是……对各文明有着重要推动作用的人,好像都不怎么特别善良啊!难道那些特别善良的人都死光光了么?也许就是因为他们太过于善良,即使他们的美德已经到了万人敬仰的地步,但他们的作用还是微乎其微的。

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一些欲望主义者通过他们自身的‘智谋’取得了推动世界的权力。尽管他们不愿太多地为别人服务,但他们却有这种能力,而那些真正想为别人服务的‘好人’,却没有那种能力。

这样是不是可以推断出,善良虽然还是很有用,但其实作用不大呢?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是否不应该追求本质上的善良呢?善良实在太可怕了……但是,善良还是要一点的,因为善良还是很有利用价值。

不追求本质上的善良的话,或许我可以转而做一些善良的人会愿意做的事,这样就能保证共同利益的最大化,但却又不会因为本质上的善良而变得软弱。也许,我会比那些真正善良的人更有价值呢!

我依旧想要建造一所温室,但不是一所只放得下我自己的小房间,而是为了让更多想要拥有‘善良’的人创造可以拥有‘善良’的条件。不再让那些可怜的人都像我一样无奈。

将来,等到我更有力量的时候,我不仅要守护对自己重要的人,还得去守护那些不一样的声音。守护数个种族以及它们的文明,守护着大家不相同的理念,然后不断寻求我心目中的真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