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86节

暗影法师_第86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4:5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样子跟平时没两样,表面看起来依旧温顺,但我却感到依芙对我起了那么一丝微弱的杀意。

尽管只是微弱,但不是没有。

“什么事?”我转过身,谨慎地正视着依芙,气氛随即变得紧张起来。

依芙渐渐泛红的眼睛里带着微微的泪光,她的神情变得严肃,声音变得沙哑。她认真地对我说道:“妈妈说过,友谊是除了性命以外最最重要的东西,但即使最珍贵的友谊也不能用性命来交换,因为友谊对于尸体是任何没有意义的。如果……只是说如果……我们之间必须有一个死掉的话,依芙会为了唯一的生存机会拼死一战的!”

“如果两个人都想取掉对方性命的话,在这个狭小的房间中,只要双方不是在玩家家酒的话,怎样也打不了十分钟的。现在还有时间,我不想……这么容易就向某些小人低头。让她们乐呵呵地碰着酒杯等着我们自相残杀。至少我认为,我们的命运不应该被这样的人左右。”我紧握着拳头坚定地说。

“那……”依芙。

“这艘战艘的外部装甲板到处都是缺口,也许她并不像赤鲁说得坚硬,而且声音还能隔着闸门传播,说明这个房间封闭性不是太理想。我想,在时间内能找到离开的方法。”我说。

“真的?”依芙用衣袖擦了擦眼泪高兴地问。

“大概……”我低着,缺乏自信地应了句。

“那……”依芙。

“不过现在……在闸门再次打开之前,我们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我只需要5米,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依芙明白吗?”我重复着一个让依芙后退的手势。

依芙先是擦干了眼泪,然后用猎杀者那发人心寒的目光紧紧着盯着我,一小步一小步地退到房间中另一边的墙壁处靠墙而坐,右手横着那致命的长枪,在发丝下露出泛红的凶光说道:“依芙对距离没什么感觉,那……依芙退到另一边好了。依芙会等你的,一直一直地等下去,但是……要是在闸门再次打开之前诺雅靠过来的话,无论以何种理由,杀!”

由静坐到刺杀需要耗费一些额外的时间,既然依芙坐下来了,就表示我们之间的友谊暂时还处于稳定状态。

“菲利斯,以我现在的力量能分解掉构成这个房间的物质吗?”我问菲利斯。

“想通过2阶炼金术对5阶炼金术的造物进行技巧性的物质分解是不可能的。”菲利斯。

那倒是,炼金术对我来说仅仅是附魔和改变物体构造的伎俩而且,小试牛刀成功修改过两套盔甲就自以为自己是大师,我真是太狂妄了点。

“不过用压倒一切的力量倒可以一试,尽管是5阶炼金术的造物,但有时候为了某些特性必须放弃高强度的结合力。构成这艘战舰的物质有一定程度的复原力,所以是可塑的。”菲利斯。

压倒一切的力量……多么动听的名字啊!

我伸手抽出背后雪亮的‘永恒之剑’,然后用衣袖小心翼翼地擦去那附在剑刃上的几颗尘埃,放在眼前晃了晃。

现在不是自恋的时候!

我看了闸门一眼,然后又很不放心地看了看身后的依芙。我很担心她会因为我突然拔剑而有所动作,见依芙一面冷酷地望着我,实在有点放不下心。如果这个时候召唤出波斯,情况一定会好很多,但我想这样的话,即使能安然无恙地离开这里,我们之间的友谊都将彻底破裂。身为温室碎片的收集者,这是不被允许的!

“依芙……我只是想用剑破坏闸门而已,没有其它意思的。”我对依芙说。

“这个我不管,总之,你不要过来。一走过来……我们就不是朋友了!依芙不想失去诺雅……但依芙一定要活下去。”依芙。

见依芙一动不动地坐着,是相当有诚意的,于是我又慢慢转过身去。把‘永恒之剑’的剑尖卡在闸门的裂缝上,一股巨大的无形魔力缓缓从剑刃输出。我感知着它的流动,先是传到闸门上渐渐扩散,然后又开始往剑尖上汇聚,最后在我的极度不解下慢慢向剑刃回传过来。我几乎是本能地把手放开,随后整把剑在空气中几乎无声地剧烈震动了一下再掉到地上。

“我想我不放手的话,手上的皮肤有被剥掉的可能。”我对菲利斯。

“看来这种物质有排斥外界能量的特性。”菲利斯。

“这么说只有用物理方法了,可我没有可以破开它的武器啊!”我对菲利斯。

之后的几分钟里,菲利斯在很努力地分析着各种方法,而我自知比不上菲利斯,所以除哀叹就是徘徊,在这个时候依芙不需要我的安慰,多余的问候容易产生误会。

‘绝望’正向着我们招手。

我不断提醒自己‘时间可以创造奇迹’,但同时我也知道时间正一分一秒地流逝。

第六十四节

如果我选择放弃自己的生命变成一具活行尸的话,也许我并不需要迎接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便可以为我们争取更多的时间。不过这么伟大的事显然是不会发生在我身上的。

我还记得在我的战略资源里有着一个女性的肉体。如果把她替换出来,然后再变成活行尸的话……也许能骗过那个生命探测器,但万一失败了而我又太依仗这种毫无根据的可能性的话,将导致至少依芙一个人的灭亡,这样对我来说仍然是可怕了一点。

想想也知道,最好的防御方法也许是欺骗,但最安全的防御方法仍旧是力量,这点是经过无数历史考验的。现在已经握有一定力量的我为什么总是要去回避那些看起来强大的对手呢?难道我的敌人真的彻底地从本质上优胜于我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还是什么都不做,坐着等死算了!

或许没有什么方法是确实可行的,但总比什么都不做来得强些,既然一切都是未知,那不如把我所想到的……都拿出来赌一赌吧!

讨厌!我最讨厌赌博了。

我提起‘永恒之剑’准备直接攻击天花板上那个发光的装置看看会出现什么状况,总不能因为闸门有反弹外力的特性就顽固地以为整个房间都有这种特性的。但一想到要是出现爆炸之类的状况就迟迟没有动手。要是在这里发生大爆炸,而房间又足够地坚硬,那首先被撕碎的必然是里面的我们。

“依芙……”我用极其软弱的声音向依芙唤了一声。

“什么事?”依芙用低沉的声音冷酷地问道。

“我想……试试攻击头顶那个东东看看。”我小心地说。

“你喜欢怎样做是你的事,反正我说了,我会等你的,直到你首先放弃为止。”依芙。

“但是……那个东东可能会爆炸的。”我说。

“那又怎么样?”依芙不耐烦地问。

“依芙可能会被炸死的。”嘿嘿,问你怕不怕。

可依芙依旧爱理不理地说道:“没关系,反正有诺雅陪。”

“那个……可是……难道依芙忘了吗?我……我有一个‘以我为中心’……可以隔离一切魔法和物理攻击的双层防护罩啦。要是爆炸能在一瞬间完成的话,我想还是可以的。”我前半句断断续续地说是为了尽量隔离那个‘以我为中心’的敏感话题。而后半句非常流畅则是为了转移视线。没办法,我必须提醒依芙那个魔法是有一定半径限制的。换句话来说,就是我们必须拉近距离。

“诺雅是想说,要是发生爆炸的话,只有依芙会死掉,而诺雅却不会吗?那样的话……那样的话,太过份了!诺雅不准攻击那个东东!”依芙本来红着眼睛又湿了。

“可是我们可以……我想说的是,只要我们的距离足够近,我的防护罩便可以保护到依芙呢。”我用自以为很有诚意的眼神望着依芙说道。

“诺雅的样子看起来怪怪的,一定有企图!”依芙愤愤地说道。不过总算恢复到有点可爱的依芙了,我也还算有些安慰。

“我没有,其实我也很怕的。对不起,我叫依芙走开是我不对,依芙说过依芙会等我就代表依芙仍然在相信我。难道就不能再多信一点点么?”我可怜巴巴地恳求道,如果这个时候我有尾巴就太好了,可惜我不是狗。

“什么是仍然不仍然的,依芙一直都是很相信诺雅的,只是诺雅自己要求分开的而已。”依芙。

“那太好了!”我微笑着向后欠了欠身子为依芙预留了一个尽可能靠近中央的位置,倒不是要害依芙,而是无意识的,防止依芙站起身时的瞬间会突然进行刺杀。

依芙突然冰冷地问道:“诺雅,你是在戒备我吗?”

每当依芙提到那个‘我’字来称呼自己时,我就会感到有些不安的。是我不对,现在的依芙实在太敏感了,小小的动静都会让猜疑加深。

“不是啦,是你太多心了。”我微笑着说。

“多心?意思是说,你认为我在怀疑你吗?”依芙生气地说。

“不……不是!”我轻轻地摇了摇头,尽量不让头摆动得太大,其实也是下意识地提防依芙突然发动攻击。

依芙抬起头缓缓站起身来喊道:“诺雅!”

“在!”我。

“从刚才开始,你一直在中间线和我说话。”依芙严肃地说。

“我……我现在马上后退,请千万别动手。”我急忙地说道。

“已经……太迟了……”话音未落,依芙突然俯下身子瞬间穿越了双方的距离来到我身前,而这个时候早有准备的我也已经反应过来,‘永恒之剑’侧面抵挡着依芙的勾魂枪,迅速再次拉开距离,而依芙也没有继续追击。

“依芙,你是不可能一瞬间杀掉我的,现在的我,再什么说也不是那种被你一碰就死的货色。”我说。

依芙流着眼泪说道:“我知道!我攻击你,只是为了告诉你……我们之间已经完了,诺雅……你……在这个重要的时刻实在太让我失望了,你……也许真的愿意为我报仇,但你却不是那种可以跟我共生死的朋友。如果只是高兴的时候站在一起笑着说着的话,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反正我……也是这样走过来的。如果我是注定孤独一生的话,那就让孤独一直陪在我身边吧!”

“不是那样的。”我坚决地摇摇头。

“那是怎样的?”依芙不耐烦地问。

“如果你一定要杀我的话,可否等我换个身体再杀?”我说。

“这样也行吗?”依芙疑惑地问。

“即使肉体被消灭了,我也不会真正意义地灭亡,这样的话我就可以以亡灵巫师的身份复活,再花一些时间,离开这里的方法总是能找到的。”我说。

“那换一个肉体又是什么意思?”依芙。

“我不想我的肉体被杀啦。”我说。

“有这么好的方法,你刚才为什么不说,果然!对你来说,我只是这种程度的我,我就只有那么一点价值,就连让你牺牲一点真正利益的资格都没有!”依芙。

“依芙太过分了!为什么总要让我去牺牲,难道依芙就不能牺牲一点吗?要不我把你变成亡灵巫师吧!这样还不都是一样?”这话一说出口,我就知道自己错了,但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冲动呢?一点都不像我,平时的我是不可能说出这种话的,是因为依芙太重要了吗?还是因为我确实太自私了,并且对她的期望太高了呢?

依芙就是依芙……她有她的意志,更确切地说,她并不是在按照我的意愿行动着,也许,真的是我不对。

“的确,谁也不应该为谁而牺牲。那样的话,我们来打一场吧!如果我输了,诺雅就让我来当亡灵巫师。如果是诺雅输了,诺雅就让自己以亡灵巫师的身份复活。”依芙平静地说。

第六十五节

“好像很有意思呢……但我不要!我不要这样!”我说。

如果我不肯迈出第一步的话,即使按照依芙的意思去做,无论是谁赢了,我都将失去一位朋友,一位就目前为止,最重要的好朋友!

“那你想怎样?”依芙。

我把剑放下,把手上的戒指一枚一枚脱掉,然后是护腕。

“好了,我现在身上一件武器都没有了,如果在这种距离下被勾魂枪扫中,我想我大概没有资格当一名亡灵巫师了。”我伸开双手装作很大方地说道。

“那你想怎样?”依芙再次问道。

“我只想走到你身边去,然后紧紧地抱着你。当然,我很爱我的身体,如果你还没有对我感到绝望的话,请你千万别攻击我。”我一步一步靠近依芙,我想此刻我一定疯了,要不就是精神有严重问题有待解决。

“不!不要过来。走开!我……我……” 依芙一小步一小步后退,而我则一小步一小步加速向前。

很快,正在说话过程中的依芙就已经被我紧紧拥抱住了。

“为什么你这么怕死还要干这种事,一点都不像你。” 依芙。

“还不都是你害的,下次应该换你首先扔下武器。”我抱怨地说道。

“对不起。诺雅……”依芙。

“是我不对,依芙……我们就这样抱着别分开好吗?”我说。

“在这个时候?”依芙。

“我怕分开了又会出现分歧。你知道,我疑心病是很强的。你可以陪我去捡那把剑吗?”我指了指地上的‘永恒之剑’说道。

依芙在我怀中点了点头,于是我们挨着步去把地上的剑捡了起来。

防御的契文可以随时发动,我左手先放出一个‘魔耗炸弹’拿在手里以防万一,当然这个所谓的‘万一’是指当失败了的时候有多一种选择的意思,而不是说我真的知道这样做是否管用。然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