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90节

暗影法师_第90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0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不知道,我有几千年没有看见过它了。”泡沫说道。

首先分析一下两个‘刹那’是同一人的可能性。

那堆泡泡所说的‘刹那’肯定就是死神‘刹那’。但当时我的任务清单上却有一条‘寻找死神刹那的遗物’。也就是说,在我正在执行任务的这个时期,死神‘刹那’已经挂了。而我的任务本身是寻找死神的遗物‘焰邪’。本来以为这个是碎羽姐姐临时安插给我的任务不会在任务清单上反映出来的。但现在想起来,如果说这个任务本来就是有的,那么‘焰邪’应该就是‘刹那’的遗物。

如果刹那在整个过程曾经被别人躺平平过一段时间的话,那么泡泡最后一次见到刹那时,肯定是在刹那躺平平之前。然后,当刹那被躺平平,这个找遗物的任务就出来了。假设这个时候有其它候补生完成了任务,并且用了某些方法让刹那复活了,然后候补生自己又被类似纷克斯那一类的家伙杀了的话。那寻找遗物的任务就能与刹那本人同时存在了。

那么‘存活着的丽露是死神刹那’和‘寻找死神刹那的遗物’并不存在矛盾。而项链在依芙家里与丽露接触时产生了反应,说明丽露跟项链有关。

“那个……请问当用来玩游戏的项链碰到‘刹那’时,是不是会有些什么反应之类的?”我问。

“也许会共鸣吧。因为那个东西本来就是用刹那自己的力量创造出来的。”泡沫说道。

我的头有点晕了。这么说的话,丽露的存在就是我的任务本身了。

在我第一次碰到丽露时,身为死神的她早就知道我是访问者。难怪丽露当初没有杀我,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终于懂了,并不是因为我长得特别可爱,而是因为她是碎羽姐姐那个阵容的死神,所以不能杀已经被碎羽姐姐确定过的我。但同时,她也不愿意见到我成为冥王,应该就是这样吧?

但是假设正确的话,刹那为什么不回去通报呢?难道想背叛?

第七十二节

“背叛是不可能的。因为被创造出来的守护者自身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守护某些重要的事物,倘若背叛了这些重要的事物就等于背叛了自己的存在价值。如果用人类来类比的话,那是生存的意义所在。”菲利斯。

“的确,但是……刹那的工作是要守护碎羽姐姐。如果把碎羽姐姐的权利看作第一位的话,那么冥王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如果排除感情因素,只考虑利益与职责的话,对我好应该是碎羽姐姐的份内事吧?那样的话,其它死神就没有必要对我好了,主动淘汰候补生也是有可能的。对于想要守护碎羽姐姐的刹那来说,一旦让候补生成了新的冥王,按照第一任支柱定下的规则,碎羽姐姐就会被新生的冥王驾御,然后由临时支柱的位置解放出来,变成在位冥王身边奴仆一般的存在。那样的话,刹那她是否有理由消灭候补生呢?”我说。

“你的意思是,为了守护比冥王更重要的碎羽而消灭有可能成为冥王的人吗?我不了解它们,或许这样也是有可能的吧!虽然刹那没有抗拒在位冥王的权力,但是毕竟现在还没有所谓的在位冥王。能够驾御她的,只有碎羽,只要碎羽不知道她的存在,那么不管她在做什么,都是被允许的。”菲利斯。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的任务不是不用完成了吗?如果我开口问丽露要‘焰邪’的话,就等于开口问她‘你是否愿意被我奴役’。这个问题她不是也问过我了吗?我是如此干脆地拒绝的,现在终于明白她见到我时的感受了。虽然丽露说过喜欢我之类的话,但不管是‘有一点’还是‘很喜欢’,愿意‘喜欢’一个人远不同于愿意被这个人‘奴役’。这点我还是懂的。不过说到消灭候补生的意图,纷克斯好像表现得更强烈些呢!

我的心头突然感到一阵恶寒,因为我想起了纷克斯送给我的那枚金币。如果她也是死神的话,那么那枚金币的背后,那条深深的划痕,划破的应该是‘提亚格特兰道’的脸吧!有毒代表着怨恨。新的死神都是很讨厌‘提亚格特兰道’的吧?为什么我当初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呢?由于纷克斯是死神,所以她不能亲手杀掉我,但对于死神来说,由它们对候补生的种种轻视看来,消灭候补生并不是不可理解的事。

“碎羽姐姐曾经说过,在冥界最强的4位死神是直接效忠于第一任支柱所定下的规则的。根据图书馆的记录,它们分别是诛天、断翼、碎羽、虚空。在没有冥王的情况下,诛天和虚空分别拥有对外事务和对内事务的最高管理权,而断翼则是自由的独立个体,在不违背其它死神的工作的前提下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决定自己的工作,碎羽充当临时支柱并且负责选择新的支柱。而根据任务清单的内容显示,诛天和断翼是要救的。按照我个人的猜测,它们极可能是在第二任冥王发动战争的时候在法雅阵亡的。如果考虑到排名第5的‘刹那’已经复活了的话,是否有可能还有其它死神复活了呢?而且是排位在碎羽姐姐之上的大死神。”我问菲利斯。

“你怀疑纷克斯是其中一名?”菲利斯。

“如果假设纷克斯是大死神呢?

首先是消灭候补生的动机。第一任冥王自己就是创造者,如果死神们都有‘爱’这种情感的话,他一定是被大家深深地爱着的。即使死神们都是冷酷的,第一任冥王仍然具有不可替代性。而第二任冥王则是候补生转成的,那就资格而言属于强迫性驾御。第二任冥王所发动的战争并没有被记录下来,说明死神们不喜欢他所做的事。如果没有那场战争的话,那么被死神们讨厌着的‘提亚格特兰道’就不会是敌人。考虑到死神消灭冥王是不被允许的,那它们是否有理由在冥王未诞生之前消灭候补生呢?

其次,如果纷克斯是死神就能说明她为什么老是说不能直接把我杀掉了。因为碎羽姐姐就‘冥王的选拔’这件事情上拥有最高权力,碎羽姐姐的‘公平性规则’足以约束所有死神,包括排位可能在她之上的纷克斯。不过只要是规则就一定有漏洞,考虑到丽露是死神刹那,并且允许她从肉体上对我进行不致命伤害,那么纷克斯至今应该还只是在打擦边球。纷克斯曾经亲口说过自己为了阻止冥王诞生杀掉了好友的弟子,既然是很想阻止都阻止不了,那就是说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此时的候补生很可能已经完成了任务,是在通报前被杀的。说明到了重要时刻,纷克斯还有更激进的应急手段可以用。同时也以实践证明杀掉候补生是可行的。不过考虑到随便推下一个花瓶也会砸死人这点,拥有大势力的纷克斯只要随便出些小政策什么的,相当大的地域都会连带受到影响,在现在这种并不关键的时刻想要不小心杀掉目标的机会还是比较大的。

最后,如果要说纷克斯为什么不回去通报的话。恐怕不是碎羽姐姐的原因,因为碎羽姐姐能驾御的也只有‘刹那’而已。而且身为唯一裁判的她是不可能愿意帮助我的,这点我很清楚。站在碎羽姐姐想要找到理想冥王的立场上,她是不会为候补生做任何规则以外的事的,否则对以前面对同样处境的候补生就变得不公平了,而需要裁判帮助才能完成任务的候补生也一定不可能是理想的。但虚空可不是这么回事。既然‘刹那’可以在不违规的情况下干预这件事,那么同样不是裁判的虚空也可以。由虚空以‘迟迟没有产生新的冥王’为理由把碎羽姐姐软禁起来这点可以看出,站在虚空的立场上,她必然希望新的冥王快点诞生。我想,这个理由再明白不过,因为对于虚空来说,碎羽姐姐是唯一的后备支柱,而对一名优秀的管理者来说,长期依赖唯一的应急手段只能说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做法,而且是非常危 3ǔωω.cōm险的。一旦纷克斯回到冥界,根据第一任支柱定下的规则,在没有冥王的情况下,冥界范围内,虚空拥有最高管理权。那么,为了保证没有死神跑去干扰候补生,纷克斯很可能会遭到禁锢。但是只要纷克斯不回到冥界,即使虚空想帮助候补生也无能为力。因为在没有冥王的情况下,身为内务管理者的她是不能离开冥界的。不过,说到底,什么都不让‘希望冥王顺利诞生’的死神们知道才是最好的做法,或许在纷克斯心目中也有她理想的人选吧!”我说。

第七十三节

“如果你的假设是正确的,那么我建议你放弃跟刹那有关的任务。那根本不可能完成,就算退一步说,即使寻找‘焰邪’的任务真的完成了,那也不是你的功劳。考虑到纷克斯只是其中一名大死神,那么另外一名需要救的大死神的情况又如何呢?如果它还没有复活的话,你是否可以在完成任务后取得它的支持呢?如果成功的话,在4名最有代表性的死神之中就有2名支持你,1名中立,再加上漂亮地完成任务的话,应该没问题了。而且只要在法雅可以找到1名愿意支持你的大死神,按照死神不可以自相残杀这项,你的处境也非常安全了。”菲利斯。

“说的是,不过我还是想先见一见丽露和纷克斯再决定。我想问清楚她们,毕竟这些都是我们自己说的,她们可没承认过。

至于你所说的那个‘功劳’根本就从来都没有重要过。整件事中,只有碎羽姐姐的决定才是最重要的。因为任务本身只具有参考价值,并不是重点,实际上只要碎羽姐姐愿意点头的话,不管是谁都可以成为冥王。不过我现在之所以站在这里执行任务就是因为她没有点头。我想,碎羽姐姐一定不会认同一位被大家讨厌着的冥王,所以这些问题只能由我自己解决。

只要猜测正确的话,丽露和纷克斯随便一个愿意支持我,我就算是完成任务了,所以她们都很重要。不管做任何事都会有阻力,所以看到希望的同时发现问题的所在应该高兴才对。相比于连线索都还未拥有的另一位大死神的任务来说,这两个任务不一定就是最难的,也许以前的候补生成功让她们复活了,在冒险能力上远高于我也说不定,但他们还是在处理关系的时候失败了。如果考虑到冥王最终还是应该跟死神们友好地相处的话,这些麻烦的关系是不是应该及早地改善,而不是回避呢?”我说。

“但现在的问题是,力量上存在的不对称性,让她们很难把你放在眼里。如果她们都不愿意谈话的话,你是很难改变她们的想法的。”菲利斯。

“那可不一定。丽露本来就比我强出很多,但是她不是也跟我聊了一堆一堆的话吗?丽露明显就是受软不受硬的,所以我的力量不是重点,如果我的力量太强反而会让她感到不安吧!看得出,丽露和纷克斯都是很有意思跟我交流的。因为她们都或多或少地向我透露过一些跟她自身有关的情报。丽露临别时给了我她的联系方式,而纷克斯则用金币向我暗示了她的身份。如果她们都只是想陷害我的话,根本就没有必要做这些事。如果我对她们没有兴趣的话,那些情报对我是没有意义的,说明她们希望我对她们有兴趣。所以我想,她们其实也是很矛盾的。如果我太激进,想要避开她们完成任务的话,她们一定会感到压力的,为了自身的理念不受威胁,她们就会对付我。相反,如果我直接对她们下手,那么主动权就会在她们身上。她们喜欢就放我过关,不喜欢的话,我就什么都办不成。那样的话,她们就没有理由急着要对付我了。只要她们对我有好感,我就有足够理由慢慢接触她们,对她们的了解够多了,就能见招拆招,主动改变那种敌对关系。”我说。

“那种说法只能在只有一名候补生的情况下才能成立。因为要是她们都很顽固的话,停步不前就会被人抢先了。”菲利斯。

“看来我还真是挺幸运的,难道不是吗?下一名候补生至少在一百年后才能出现。”我说。

不能想当然地放弃的,即使丽露她们再怎么不愿意,可这个权力就放在这里,又不是从无到有的,即使我不去抢它,也有其它人会去抢的。既有的利益就这么多,不管是谁拿走了本不属于自己的那部分都会有人受到伤害的。这样的话,要我主动放弃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把权利出让给将来可能出现的候补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我的温室……由我自己来创建,谁也别想阻挡我!

胡思乱想了一通后,我回到原来的问题上:“里面封着的是什么?为什么只有冥王的候补生才能进去?”

“旧的死神,它由法雅的造物主所创造出来的。现在造物主已经不在了,新的死神们希望把它纳入到自己的阵容中。但那需要有‘支柱’资格的人才能办得到,不过在冥王在位的时候,是不存在候补生的,而让冥王亲自去做这件事实在太危 3ǔωω.cōm险了。”泡沫说道。

“听你说的,候补生死了就没关系吗?”我问。

“本来就是这样,反正候补生每经过一个周期都会补充的。”泡沫说道。

候补生的命真是太贱了……不过,上一任的冥王也是候补生转过来的吧?

“知道法雅的造物主去了哪里吗?”我问。

“不知道。”泡沫说道。

“那有多少候补生能活着走出来?”我问。

“石门后面是单向次元门,以保证里面封着的死神不能出来,所以不会有人从这里出来的。”泡沫说道。

“那请问有多少候补生进去过?”我继续问。

“两个。”泡沫说道。

要不要进去呢?

把里面的死神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