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104节

暗影法师_第104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5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时候是那时候的事。”茜雅。

“我承认你有这样说话的实力,那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些什么?”老人。

“帕斯特级战舰生产线及生产许可权。”茜雅。

“做梦!你是在掠夺我父亲的遗产!”老人。

“外公就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却有那么多物业遗产,为什么儿子可以继承全部,而我妈妈却什么都没有得到呢?”茜雅微笑着问道。

“废话,因为你妈妈嫁入了费里昂家,所以就是外家的人了。”老人。

“刚才是谁在说别分你们家和我们家什么的?想取钱的时候,最好大家都是一家人,说到要付钱的时候,就给我说你们家和我们家什么的。哼!总算长眼了。”茜雅冷笑道。

“总之别的什么都好说,但只要跟帕斯特级战舰沾边的就不行!”老人。

茜雅看了看我,然后含笑说道:“今天有外人在,有些话不太好说,要不,我们今天下午再慢慢谈怎么样,也好让你老人家回家想好自己除了帕斯特级战舰外,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嘛。”

“哼!”老人一把扯倒了挂衣架,披上大衣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事务所。

“这个人跟你妈妈是同一对父母所生的?”紫衣问。

“是的,是我妈妈的哥哥。他喜欢别人称他为舅父,不过我却不喜欢这样称呼他,一点也不喜欢,因为他没有这个资格。”茜雅。

“那他要怎样做才有这个资格?”紫衣问。

我一把拉住紫衣的手手说道:“紫衣妹妹啊,别人家里的事,你就别管啦。”

因为我们是外人来的!

“放心吧,没事。如果他肯把外公最有价值的那部分财产贡献给我,我想我会改变主意,叫他一声‘舅父’的。毕竟欺负一个老人家也不是件光荣的事。”茜雅用淡淡的语气说道。

这简直就是赤赤裸裸的掠夺!而且听起来还是落井下石的那种!

不过话说回来,她舅父是生是死是她舅父自己的事,他舅父即使曾经到达了事业的顶峰,可就目前这把年纪来看,也没什么前途可言了。而茜雅才这么年轻就这么有才干,将来一定大有前途,而且再说了,茜雅也算是我的朋友了,她好我好嘛。先为她未来的胜利高兴一个!

“茜雅,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预祝你胜利。”我说。

“说‘胜利’就太言重了,又不是战争。不过还是谢谢你。我爸爸和舅父的出身不同,我爸爸认识我妈妈时不过是个小商人,而舅父则是个大家族的公子,单凭外公给他的两支护卫舰队的实力,只要是智力没什么问题的人就不可能落到现在这等景况。就连一向看不起爸爸的人,今天也难得地放下了头颅,这个时候,我不跑上去踩上两脚,我将来还怎样在商场立足?”茜雅。

跟茜雅告别后,我和紫衣没有在昨天的餐厅里进餐,而是选择了靠近港口的餐厅。

紫衣一边吃一边问起刚才茜雅说过的话,她如是说:“为什么茜雅姐姐要这样对她妈妈的哥哥?我觉得茜雅姐姐不是坏人啊!”

“茜雅当然不是坏人,她跟我们告别时还给了我两张下午茶优惠券呢!你看过这么心地善良的坏人吗?”我挥了挥手中优惠券说道。

“下午茶优惠券?有什么用的?”紫衣。

“像我们这个时段吃的东东就称为‘下午茶’,而用了这个东东是可以少付一些钱的,而钱呢!钱都是好东东,不管是哪国哪个地区的钱,也不管是用什么铸造的,总之能少付一些就是一件好事,会做好事的人就自然是好人了。你说是不?”我说。

第二十三节

“可是我还是不懂啊?为什么茜雅姐姐不想在我们面前说这些?”紫衣。

“想必是些不见得人的对话吧。你想想看,她爸爸现在贷款给谁?一名拥有两支护卫舰队,拥有至少一条独立战舰生产线的大人物啊!即使是落难,但能够帮到这样的大人物,那得花多少钱才行?

照茜雅的话说,她爸爸认识她妈妈时不过是个小商人,而茜雅的年纪也不大吧?她爸爸能在二十年时间里由一个小商人过渡为一名大财主,想必是有原因的。走私偷税漏税这些顺应道德的活儿自然不用说,可这年头每个人都在干这种事,也不见得能比别人多攒些许,所以说嘛!那些像贩卖人口啊,毒品交易之类的肮脏勾当自然不会少他的份。

至于说到茜雅想谋夺她舅父的‘帕斯特级’战舰生产线,战舰是用来干什么的?虽然说战舰也可以用来载货,但居我所知‘帕斯特级’战舰是属于远程炮轰舰,绝对是杀戮用的利器。靠这个来攒钱的人自然不会干净得到哪里去,像她们这些内心不洁的商人自然是不希望有外人掺和进去的。”我说。

“那……茜雅姐姐是好人吧?”紫衣怯生生地问道。

“茜雅当然是好人,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所以没有必要再重复地问一次的。”我说。

“可是……她们为什么要干这样的事?”紫衣。

“茜雅不是说过了吗?她的理想是成为贵族嘛?贵族是什么?贵族都是一些只有踩在别人的头上才能得以生存的生物,难道你没见过贵族吗?”我问。

“踩在别人的头上才能得以生存?茜雅姐姐不是这样的人,不可能是!”紫衣。

“说起来,茜雅贩卖人口的嫌疑也挺大的呢!要不,你说她为什么要跑来跑去的,这里也不见得有什么特产,如果是需求货物的话,没理由连个理事都没留下,反倒是思维尔特的奴隶不知道是从哪里运来的。”我说。

“小艾哥哥认为跟茜雅姐姐有关。”紫衣。

“我对这件事没有追究的理由,我只是随口说出自己的一些看法罢了,如果紫衣妹妹真的那么介意,你可以选择留在这里调查一下。”我微张着眼睛看了一下紫衣,发现此人已经有点心动了,真是个天真的好孩子。

“可是……”紫衣。

“放心吧,我会回来接你的。因为我还有点事,所以就不能陪你一起调查了。为了联系方便,你就为我在你的空间项链里开辟一个我的专用空间吧。以后你一有消息就写个纸条什么的,扔进去,我看到了,也好接应你吧。”我说。

“小艾哥哥,谢谢你,你对我真好。”紫衣的眼睛有点微红的。

“这里有小袋钱币,你要拿好哦。可不是叫你分给别人用的,我回来的时候要见到至少半袋完好的哦!如果可能的话,你就直接懒在茜雅家里吧。这样调查方便,居住也省钱。”我说。

“可是,我们已经跟茜雅姐姐告别了,而且这样会打扰到茜雅姐姐的。”紫衣。

“打扰就打扰嘛!告别了可以再相遇嘛!总之,事事要顾着身子。好了,我先走。我会去埋单的,优惠券不用白不用嘛!紫衣妹妹,哥哥不在的时候要乖哦!来,让哥哥摸摸头。”我高兴地说着,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摆脱了一件包袱,等罗洛有空的时候把她接回去就完事了。

“小艾哥哥再见。”紫衣。

接着,临行时,我又不放心地问道:“紫衣,你会写字吗?”

“不会,但我会找人代我写的,你放心。我一有空就给你写字条。”紫衣。

“乖……”我说。

再次登上运输舰时,我的房间只有我一个人,也许是想去莫里西西尼的人很少吧。总之,身边已经没有所谓的同伴了,这样反倒有点空虚感。不过空虚是短暂的,因为我一见到船舱没人,马上就召唤出我可爱的猫猫和狗狗,怀里抱着一只小的,身旁则挨着一只大的。虽然每天都相处在一起,可是能真正地用手手摸到毛毛的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毕竟我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只靠精神上的满足感活着。

“猫猫……”雪白的尼露菲斯在我的怀里亲昵地叫着,而波斯则十分不耐烦着站起了身子,围着房间转起圈圈来,像在视察自己的领地一样。显然这个领地太小了,它老人家不高兴,于是,它露出锋利的牙齿恶狠狠地叫着。由于心灵相通,我知道它有咬东东的欲望,也许是被封印得太久了,即使是钉在墙壁上的铁板,它也有想要咬一口的意愿。

在运输舰上平平安安地过了三天,舰上没有发生大型械斗,也没有遇上海盗或是巨型吃肉动物,更没有哪国的某位公主被人追杀追到我的房间来。虽然有点沉闷,不过海上的日子或许本来就是如此。不过事物有时也不总是一成不变的,例如说,当我离开我的房间时,水手意外地发现我的房间只剩下一张床,另外三张变成了麻花。水手不解归不解,这事总得有个责任人的,所以即使他们没有证据指控我,可我还是得赔了钱才能离开。

当我再次踏上陆地时,我十分清楚地知道脚下的沙子不是沙滩的沙子,而是沙漠的沙子!虽然大家都是沙子,可是身价却全然不一样。到海滩渡假的好孩子们也许很喜欢脚底下踩着沙子的那种感觉,可是沙漠中的家伙们却一点都不喜欢,尤其是现在刚好又是正午,太阳来得最凶的那个时候,即使穿着长靴还是能感受到脚底下的温度。

回到临时根据地时,发现东东都被搬空了,随便找到一间空房,然后立即脱掉盔甲,换上纯白的治疗师袍,转换个发型声音什么的,一下子就搞定了。接着抱起手边的露露,带上波斯下了楼,经打听后发现依芙大姐居然搬走了!不得不敬她老人家一句大姐了,你老人家没事干嘛要搬!

“天啦!我该怎么办!我千辛万苦,踏遍了半个大陆才来这里的说!”我忍不住抱着头大叫一声。

“你转过一个街口就能见到她了。”邻家的某位大姐如是说。

“哦……是这样啊。谢谢……”我弱弱地说着,刚才……刚才好像有几个路人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的说,痛苦……

“姐姐……请问,如果方便的话,你可以带我过去吗?”我问。

“放心啦!她门口那块门牌大着呢!”邻家某位大姐说。

“那好吧,我先去找找,说不定回头还要麻烦你呢。那先谢谢了。”我说。

接着,在某宅大门上看到个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依芙的事务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就是依芙的新居了。

第二十四节

面对着短暂的陌生感在事务所门前思考了片刻后,刚想走进去参观一下马上就发现一位身穿蓝色女仆服的女孩此时已经站在门口的正中间呆呆地看着我,接着便是没头没脑的一句:“诺雅?原来你没死啊?”

没有反应过来的我只好呆呆应道:“还好啦。”

“可是……”依芙犹豫了片刻后才开口说道:“已经没有空房了。”

“不能像以前那样跟你睡在一起吗?”我吃力地用十分虚弱的语气问道。

依芙依旧站在门口小声地说道:“可是,依芙的房间已经睡了另外一个人了。”

谁?我想追问,可是却开不了口,感觉好像一段时间没见生疏了似的。或许依芙喜欢跟谁睡在一起根本就不是我有资格去关心的。跟依芙相处了两个多月,而分开的日子却长达三个月。也许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情,使我们的距离变远了。也许当时被困在炼骨战舰上的时候已经埋下了注定冷漠的种子。

可是,不谈感情,改为谈利益的话,人死了后,财产的份额还是会保留一段时间的,我好歹交了首期,在依芙身上的投资可是一点没少的,怎么几天没出现就像个从没出现过的人物似的?说起来,“依芙的事务所”?那是啥意思?是只属于依芙的事务所吗?难道依芙即使没有合作伙伴,也仍然能干得很好吗?那对于就我所认识的依芙而言,好像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面的太阳,然后再看向依芙,淡淡地问道:“你不打算请我进去喝一口水吗?”

“诺雅,别这么说啦。说得我们好像刚认识一样。我们可是很要好很要好的好朋友啦!依芙一点都不喜欢冷漠的诺雅。回来就好,依芙刚才只是没有反应过来而已啦。你想想看,明明是一个已经挂了几个月的人,莫明奇妙地跑出来站在你面前,让你看到,你也会像依芙一样变成呆子的。”依芙跑过来拉着我的手说道。

我把被依芙拉着的手强行收回来问道:“依芙,你以为我死了啊。那我问你,我‘刚死’的时候,你有为我伤心吗?”

依芙想了想后,问道:“这个问题重要吗?”

“你只要回答我就好了!”我说。

“依芙是好孩子,依芙不喜欢对自己的好朋友诺雅说谎的。这样,你还是确定你想听吗?”依芙淡淡地问。

“你请说。”我说。

“在遗迹那里的时候,依芙在战舰上找不到诺雅。当时很害怕,不知道诺雅要是真的死了的话,什么时候轮到依芙自己,所以依芙没有继续寻找。离开遗迹后,依芙回想起来,一点也不后悔,反而觉得当时的决定是最正确的。因为要是诺雅被杀了的话,继续找只会增加依芙被杀的可能性。如果诺雅没有被杀的话,那只剩下两种可能。第一种是被纷克斯捉走了,那依芙留在哪里继续找也没用,有用的话,诺雅就不会被捉走了。依芙这么说,诺雅不生气吧?”依芙问道。

“暂时不生气,那另一种可能性呢?”我问。

“在危急的情况下,诺雅丢下昏迷的依芙独自逃走了。这也是可能的,依芙有说错吗?”依芙冷冷地问道。

“你认为我会丢下你逃跑?”我问。

“如果昏迷的人是诺雅,而且就倒在依芙脚边,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