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106节

暗影法师_第106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0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无人格魅力的货色,大概注定寂寞一辈子吧。”我说。

“真失望,为什么不可以改呢?我们……一起改!”依芙。

“抱歉,我不想改变我的生存方式,至少,目前这种生存方式被我认为是最有效的。改变的话,风险太大了。如果必须像你说的那样才可以得到幸福的话,我可以不要幸福的。”我说。

“讨厌!”依芙带着一点微微的怒意把头转到另一边。

依芙好像变了,不过又好像本来就是这样的。至少,这种困绕我的想法只维持到早上,当太阳姐姐出来了以后,不知道是不是依芙内心中稍微有点不可爱的黑暗面遭到压制,依芙再次变回了我心目中人见人爱的好依芙。

“呜……早上好啊!诺雅!依芙心爱的诺雅!”依芙坐起身子,刷了刷眼睛后高兴地说道:“要快点下去吃早餐哦!诺雅。”

“昨天……”我说。

“没事。别放在心里,诺雅就是诺雅,依芙的好朋友诺雅哦!呵呵。起床啦!起床啦!懒猪!”依芙一手扯落我心爱的枕头,然后就狠狠地给我来了一下。

“讨厌!讨厌!你才是猪呢!”我随手捡来一个不知道是谁的枕头,二话不说就是狠狠地拍回去。

在事物所一楼的食堂,跟一大群先生们女士们坐在一起吃过早餐后,我们的话题很快转移到某背叛者身上。

“说起来都是因为赤鲁!如果不是因为他和纷克斯,我们的感情可是一直都很好的!”依芙咬着两成熟的肉块恶狠狠地说道。

“嗯,是啊。他可帮了大忙呢!那你最近几个月有找过他吗?”我问。

“没有,依芙怕遇到纷克斯啦。”依芙。

“我想去找她。”我说。

“赤鲁吗?”依芙。

“不,两个都想找。我不怕纷克斯,上次她没杀掉我,现在大概也不会杀掉我吧。而且,我也有必须找到她的理由,我有些事,要问一问她。至于赤鲁,不过是个小角色而已,索赔是少不了的,例如说精神损失费和机遇损失费之类的。”我说。

“如果纷克斯不在,我们抢光他的财物,再杀掉他!好不好?”依芙放下手中的肉块认真地问道。

“这可不好。他是我的同学呢。再怎么说,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少数认识的人,最重要的是,未来买海上要塞还靠他来打折的。”我说。

“可是,他这样对我们……”依芙。

“其实也没什么嘛。依芙的双条手手还在,而我的手手呢……都还在。我们没因为他损失过些什么啊。”我笑道。

依芙小心看向星夜的方向,然后压低声音地说:“才不是呢!如果不是他,当时干掉星夜和歌奇娜拉,‘全预之眼’就是属于我们的了。”

“我才不想得到那个什么‘全预之眼’呢!”我说。

“为什么?是怕……”依芙小心翼翼地看着我。

“一是怕我们之间的决斗,虽然我没见过‘全预之眼’,但能让歌奇娜拉背叛星夜,也许我也会禁不住诱惑的。退一步说,即使我不去抢‘全预之眼’,难道依芙就对我这么有信心,而不会先发制人,一开始就干掉我以防止我后期干预吗?”我问。

“才不会呢!”依芙白了我一眼。

“二是怕失去自我啊!听你们说的,歌奇娜拉得到‘全预之眼’后性格大变,我想,要是连自我都失去了,那空有力量也没什么意义嘛!老实说,我还庆幸依芙没有得到它呢!要不,依芙现在很可能不会坐在我对面了。”我说。

“诺雅这种说法,依芙一点也不喜欢!”依芙。

“总之,只要赤鲁的额头上打上了小纷的烙印,我们就不能动他。反之,只要赤鲁还是自由之身,那就是我们之间的公共资源,扔在那里不用白不用,是一种浪费,就更别说要灭掉他了。”我说。

第二十七节

随即,离开事务所后,我拉着依芙来到赤鲁的据点。正确来说,应该是旧据点才对。因为很明显,赤鲁已经放弃这个地方相当一段时间了。

“那现在怎么办?”依芙。

“去找莫里西西尼的城主阁下吧。那么大的一座城堡,不可能被抛弃的。”我说。

“如果他们真的抛弃了的话,那我们就占了它!”依芙兴奋地说。

“不可能啦。城主在名义上又没得罪过我们,就算它真的害怕我们,只要把赤鲁卖掉就行了,没事干嘛要搬啊?难道你认为区区一个赤鲁抵得上一座城堡吗?而且啊。作为莫里西西尼的实质支配者,随便一支军队就能把我们追得满街跑了,又怎么可能会害怕我们呢?”我说。

“讨厌,它敢用军队对付我们,依芙就把它的尾巴给切了!”依芙恶狠狠地用小手比划着。

“说好了,这话可不能在它面前说哦。”我说。

在莫里西西尼中心城最繁华的地段,被护城河环绕着的城堡屹立在那里,十多米高的大门依旧气派,尾随着黑袍接待者,来到那条终日躺在金子上的红龙面前,看着它那缺少运动的身体并没有变得肥胖,似乎越发不可思议。

“尊贵的城主阁下,我们又见面了,很高兴能再次见到你。”我说。

“说实话,我比较喜欢见到金子,如果是宝石的话,我会更高兴的。你们找有我什么事,没事就快滚,我还要睡觉!”城主。

“我想找到赤鲁,不过他似乎搬走了。不知道怎样才能联络到他。”我问。

城主穿出爪子,从它的睡床里捉起了一些金币,然后又松开两个爪子,看着金币‘哗哗’地下落,眼睛里带着几分迷茫,用忧伤的语气说道:“老了……就什么都想不起了……唉……”

那条该死的贱龙!真是讨厌!

于是,无奈之下,我只好拿出一小袋金币。说道:“尊贵的城主阁下,你看这个……可否让你联想到一些重要事情?”

“就这么点?我可是很健忘的……唉……”城主又叹了一口气。

“那算了,我另外找人打听,尊贵的城主阁下多保重。”我收回了钱袋拉着依芙转过身装着将要走的样子。

“你等等,我虽然最近记忆不好,但还是能为你们找到向导的。”城主。

“向导?”我问。

“嗯,向导。”城主美美地笑道。

离开城主府后,我气呼呼地说道:“那头贱龙,收几枚金币就把手下给卖了!”

当然,我之所以生气不是因为觉得赤鲁可怜,而是因为我又少了几十枚可爱的金币。

“诺雅,向导在哦。”依芙。

“我明白的,情绪有点不稳定,向导先生,你刚才没听到什么奇怪的话吧?”我问。

“那头贱龙,前两个月的工资拖到上个月才发,你看它像条没钱的龙吗?简直就是天底下最贱最市侩的无耻龙了!”那名向导咬牙切齿地回答我。

“听说它那张床在扩大。”我说。

“的确在扩大!可是我的钱包里的钱则一天比一天少!”向导。

“真是麻烦!怎么那家伙要换地方啊!既然不能躲避我们,那有什么意义?”依芙。

“也许他最近在炒楼吧。”我说。

赤鲁的新据点是码头附近一所批发市场,据说目前还处于正常营业状态,那意味着那里停放了相当多的货物。因为问路的对象是赤鲁的老板,那条认为原则可以用钱来衡量的滑头龙,所以赤鲁有足够的时间思考怎样应付我们。如果他老人家决定逃跑的话,那批发市场的货物恐怖来不及运走。相反,如果他要对付我们的话,只要没有小纷协助,他大概是无法取胜的吧。

不过,我却忽然像起那个叫‘守猎者’的肌肉男,那天在遗迹分手后就再也没见到他了,要是对手是他……三个打一个……应该仍然是我们胜吧?毕竟上次只是我和波斯两个打一个而已。

推开批发市场二楼的门,赤鲁已经恭候多时,似乎一点都没有接受暴打的觉悟,轻松愉快的笑脸,接着就是塞给依芙两个可爱的古董花瓶,只是出场见面的一瞬间就化解了依芙的进攻性。

“依芙啊,你看看这些礼物,全都是北方运来的哦!可爱吧?我知道你一定喜欢的,随便挑!随便挑就是了。说起来,自从在遗迹分手以来,我就一直记挂着你们呢!不过没想到,原来露露真的还在你们手里啊?”接着赤鲁为依芙递上一件又一件精美的礼物,只是依芙放下古董花瓶后依然力不从心地发现东东太多了,根本拿不了那么多。

“诺雅,快来帮助啊啊!”依芙。

“别急,什么原来露露还在我的手上,根本一点诚意都没有呢!城主的向导说你在批发市场,这恐怕是你们一早就定下来的协定吧?也就是说,这里最多也只是赤鲁的第二据点而已。赤鲁知道我们会来,所以就马上赶过来了吧?而这个批发市场里的东东还没几件是真正值钱的,恐怕都是打算用来赔罪的吧?既然是这么,还挑什么?我们直接装箱运回事物所就是了,根本没必要用手拿的。”我说。

“喂喂,诺雅!你怎么能这样说话,我赤鲁在你眼中是个这样的人吗?如果不是那天那该死的老太婆用我的生命威胁我,我才不会帮她的忙呢!你以为我会跟钱过不去吗?我弄死了自己的主要客户,对我有什么好处,信用,可是很重要的无形资产呢!”赤鲁生气地说。

“赤鲁,现在这里,你是最没有资格生气的,我们都可以生气而你却不可以!”我气呼呼地说道。

“行行,是我错了,我错……大家自己人别不高兴,随便挑,随便挑,呵呵,全部拿去的话,就太不厚道了,这是不行的,即使我们都已经这么熟了,但你问我的话,我还是会说不行的,毕竟做这种小本买卖也不容易啊。”赤鲁笑咪咪地说。

“那我不问你总行了吧?反正你的主业是强盗。”我微笑道。

“呵呵,呵呵。”赤鲁苦笑着。

“纷克斯,没有跟你在一起吗?”我问。

“当然没有,她在的话,我还敢叫她老太婆吗?你真以为我嫌命长了。”赤鲁。

第二十八节

本来今天只是打算探望一下赤鲁的,了解他的近况,然后找个可爱的借口原谅他。谁知道他却耍了这种小聪明,试图用小礼物收买我可爱的依芙,由此可见,赤鲁当初拟订这项计划的时候大概是认为我不会再回来了。以至破坏了我原本那充满善意的计划。不过话说回来,我们是不会让他失望的,经常让别人失望可不是奋发向上的好孩子的所为!

于是,我们为赤鲁的批发市场进行了大约2小时的大扫除,甚至还动用到外来雇员为赤鲁免费运走好几车‘垃圾’。

“呼噜噜……”装着可爱地随便乱叫两声后,我越发感慨自己的天真与善良。而一向热忠于捡破烂的赤鲁虽然皱了好几次眉头,可终究没有掉下半滴眼泪,由此可见,赤鲁的骨子里其实还是爱干净的……可爱的赤鲁。

其后,尽管我仍然怀着本来那充满善意的意图,希望邀请赤鲁成为我们的合伙人,但先不说我事前没有征得依芙的同意,再者,眼看赤鲁貌似越发心理不平衡,为了避免他乱提要求,我看今天还是算了吧。

不过改天的话,我一定要多给依芙进行思想工作,原因是依芙似乎还停留在那种认为利益瓜分者越多越不利的思想阶段呢!对于那些期望能找到厉害的伙伴,寻求共同利益最大化的先进团体来说,这种独吃的作风是很缺乏竞争力的。我可怜的依芙之所以不明白,很有可能是因为她至今还没体验过‘团队’的好处。

跟赤鲁告别后,今天最大的心愿在于……我还没看到我们的战舰呢!呜呜……好想快点看到哦!

路上,我向依芙提到合伙人这个敏感话题。

“讨厌!为什么要让赤鲁加入,依芙才不要呢!‘原谅他’已经是极限了!但让他加入的话,谁知道他会不会再次因为生命受到威胁而背叛我们呢?”依芙。

“即使我们提出邀请,他老人家还不一定会答应呢!但要是他答应的话,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来的。”我说。

“为什么?”依芙。

“退一步说,即使他是个已经被收买了的间谍,只要他能为我们创造价值,或者提高让我们创造价值的可能性,那就比他站在外面不为我们服务要好得多。而且啊,赤鲁是个利己主义者。利己主义者最大优点在于,他们的聪明是可以通过计算衡量的,属于确定因素。

赤鲁是个有血有肉的好孩子,他也一样有着属于自己的那份感情,只不过那份感情不是向我们开放的而已。对于赤鲁来说,当‘背叛我们’所得到的利益大于‘不背叛我们’所得到的利益时,就只能选择‘背叛’。他上次之所以选择了纷克斯,而舍弃了我们,是因为纷克斯给予他的利益更大,所以我们应该检讨我们自己,是不是我们做错了什么,或者我们根本就没有把赤鲁当作同伴的觉悟,所以也就谈不上什么背叛不背叛了。

至于说到今后,只要是站在‘生命受到威胁’这种巨大诱导面前,不仅仅赤鲁,谁都有背叛的可能。所以我们不能因为赤鲁背叛过一次就认定那家伙是个坏孩子的。说得可爱一点,‘我们原谅赤鲁’。说到不可爱的地方,假如‘我们不原谅赤鲁’的话,那种由于自身情感认知而导致的错误判断,它所带来的损失最终还是伤害了我们自己。”我说。

“他不加入就算了,为什么说我们不原谅他就会伤害到我们自己,那太言重了,他值吗?”依芙。

“赤鲁来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