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111节

暗影法师_第111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1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在绷带外的皮肤早已老化。

尽管她看不到我此刻的表情,但我还是冲她笑了一笑。

‘笑’是那个好心的酒客教我的。那种感觉很好,我……很喜欢。

我告诉她,我会接受她的意见绕道而行的。由她灵魂的轻微扭曲,我知道她也在笑。

事实我并没有绕道而行。走在雪山上,我被几位修女捉住了。披风掩住了我的眼睛,虽然我看不到她们的美丽,但一路打探以来,由诗人的口中,我知道她们每一个都有着绝美的容貌和迷惑男人的技巧。

她们把我带到山上的一座古堡内。凭着我的灵息,所有的景物都是模糊单色的。从大小不一的砖块和墙壁上的裂缝看来,我感觉不到诗人口中的优美。

跟随着三人,穿过阴暗曲折的走道。我来到了城堡的主殿,里面有很多像在接受救济般排着队的人。带着我的修女示意我过去排队,她们把我放在那里就转身离去了。大概在她们看来,我也跟其他旅人一样,被她们‘迷惑’了吧。队伍中的人类一个一个地减少,他们去了哪里呢?对于她们来说,人类的肉体并不能给她们过多的安全感,她们需要的是有实力的捍卫者。

在队伍的正前方有一个圆形的水池,但凭着黑暗的气息,我知道里面装着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人,一个接一个地跳进去,有些跳了下去就是一辈子了,他们是幸运的一群。不幸运的,沿着石梯爬上来的,是血肉模糊的怪物。我看到其中一个被凉在一旁的,它的牙齿从肚子里长出来,大肠掉得一地都是,它艰难地试着站起来,可是暴露在身体以外的器官突然破裂,当场死亡。我知道在它死的时候一定是非常痛苦的,因为它的神经非常发达,大概是人类的三四倍,但它死的时候并没有对周围的环境作出任何的贡献。就这样默默地痛苦死去的并不只它一个。在我面前,十个人跳下去就只有两三个变成至少可以称为合理的新生命体。

思卡奈曾经吩咐过我,绝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怎样保护尼斯主教就自己看着办。我并不明白为什么,也没有打算要弄明白。怎样才能在不表露身份的情况下保护我的‘公主’呢?看着身下绿色的溶液,我心中找到了答案。

随着我身前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减少,终于轮到我了。不过我……并不介意。因为变成什么都一样,遍地都是尸体。我想或许在尸体堆中能找一个更能保护我的‘公主’的躯体。

善良的修女看我站了这么久都不跳下去,便走过来温柔依偎着我,对我说道:“放心吧!跳下去这个美丽的大浴池是件很舒服很舒服的事。看……她们在向您挥手呢!还不赶快下去陪她们,她们可是会很伤心的哦!”

我望着浮着‘各种’不同生物尸骨的液体。是她的眼睛有问题还是我的眼睛有问题啊?

第三节

好心的她帮了我一把,随着修女一用力,我这个老人家就掉进溶液里去了。

溶液在腐蚀我的身体,它们像是有自己的意志一样,在它们的‘眼中’,我只是一具尸体而已。于是,它们抛弃了我。那我……要怎样上去呢?要是让修女们看到我丝毫没有改变,一定会怀疑的。

在池底,我找到了一个魔法阵,是封印用的魔法阵。我想,我一定不会是第一个发现它的人。因为这个大浴池里浮着那么多杂物,我就是不信她们会不换水。我细心地阅读着它的文字,是很古老的文本。但‘古老’这个名词对我有利。因为我拥有最古老的记忆。

在我认真地阅读文本的同时,我头顶上还不时进行另一项跳水运动。我抬起头,看着各种类型的生物进化时那动感的一刻。其中一名成功变成了新生命以后,游到我身边看着我。这是它一生中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因为下一名跳水运动员在修女以为前一名选手失败的同时已经跳下来了。于是两者牵引在一起组成一名双头怪人,而我则在它们底下看着他们结合时的动感一刻,要是它还不愿意离开的话,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一名三头甚至四头怪人出现呢!

我低下头继续做我的研究,因为我知道,要是我不在执行任务的同时增强自己的力量的话,我就永远只能是个小小的奴仆而已。

渐渐的,我进入了冥思,一股意志融入我的意志。

黑暗中,只有我和她两个在一起。我是一个漂浮在空间中的蓝色晶体,在我的身上散发着柔和的蓝光。而她是一个拥有着紫色瞳孔的美丽淑女,在她的身上爬满了荆棘。

“你是谁?”我问。

“我的名字叫稀利雅。”她的声音非常柔和动听,跟思卡奈的声音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同。

我知道她在试图诱惑我,控制我。而她也意识到自己失败了。单是一句简单的自我介绍,如果我不是思卡奈的使者,受到契约的保护,我知道我已经是她的人了。

“你是来自黑暗的使者?你来这里有什么企图?”尽管她的用语不存在基本的尊重,但她的语气很客气。她情感的波动让我知道我在这里既不是客人的身份也不是所谓的‘捍卫者’。

“我的主人不愿意表露它的身份。但是你可以放心,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尼斯主教。”我不明白她放不放心关我什么事,但是我还是说了。

“你的主人的身份我已经知道了。它就是把我封印在此的魔族。我,不想接受它的帮助。”温柔的她丝毫没有生气,但是她很排斥我,这点我是知道的。

“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误会,但是我的主人对我的命令是绝对的。我……必须服从。”我说。

“我明白了。你……也是一个可怜的人。”她难过地说。

她的存在对于我来说,本来就是一种诱惑。我不明白思卡奈为什么要封印她,难道是为了独占她吗?但是它们的关系对于身为奴仆的我来说并不重要,现在必须做的是完成我的使命。

随着冥思的结束,我一手捉住一名刚刚跳下来的人。把他异变了的眼球挖掉,并在自己的眼眶里换上那个不对称的眼球。试着收集周围所有可以用的物资,把它们融进我的左手中,虽然不合理,但是也只是做个样而已。再脱掉披风,慢慢爬出液面,此刻暴露在修女们面前的我是一个全身被腐蚀得血肉模糊却还被部分残破绷带所包裹的怪物。

脱掉了盖过头的披风,影入眼底的是一个色彩缤纷的世界。年轻美丽的修女们穿着性感统一的服装,每一个的腰间都挂着纤细的宝剑,我……也想要一把,不过我看我是不需要的了。

没有任何一个修女觉得意外,于是看起来强壮的怪物留守在重要的地方,而像我这类看起来只能挨一剑的炮灰就被调配到城堡的外围。连基本的巡逻也不用做,就呆在那里等到有人来攻城时,只要挡在最前面消耗敌人的体力就行了。美丽的大姐姐是这样对我说的。

混在跟我一样令人恶心的怪物中过了平淡的几天。这些天就在这半径数公尺的范围内徘徊,我敢说没有人比我更熟悉我脚下的几格街砖了。

在这些天冥思的时候,稀利雅那充满魔性的美貌经常从我的记忆之海中浮出水面。紫色的瞳孔,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但现在的感觉跟以前好像有点不同,却说不出那里不同。菲利斯的记忆里也有类似的记载,名为‘黑暗之爱’的存在,是所有残酷心灵所向往的归属。

无论她是什么和拥有什么,我只知道她对我的诱惑是致命的。我希望再次见到她,并且占有她!至从菲利斯夺去了我的情感,我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欲望。

第四节

就在今天,我听到了一个震动我心灵的声音,但那个声音是发自敌人的。

“继承着古老信条的勇士们啊!你们是最圣洁的武士!不要被邪恶的妖女所迷惑,更不要被她们肮脏的肉体粘污你们纯洁的心灵。拿出你们的勇气,杀光她们吧!”

看来信条武士终于来‘解救’我们了,随着战争祭师的战歌响起。披着银甲手持十字长剑的他们气势汹汹地冲过来,一转眼的工夫就让我身前的‘同类’搁倒了一大片。不过喊叫声和哀号声并不是我们的专利。一只比我的轮廓大数倍的肉盾把一名信条武士按倒在地上,肉盾长在肚子上的大嘴巴用力地撕咬着信条武士那包裹着身体的盔甲,血液慢慢从完好的盔甲缝隙中流出。

说到肉盾,最让我不明白的是,在我们这堆肉盾中居然还会有所谓的指挥官,更奇怪的是她并不是在我们身后指手划脚,而是手持双剑带领着她的姐妹们跟那些入侵者杀成一片。看着她优美的剑法,我终于明白我们的作用并不是单纯的肉盾,而是分散敌人的视线。让那些美丽的修女侍卫能大显身手,看着她的剑术和妖术的完美配合。很明显,她不需要我保护,甚至对于她来说,现在的我只是个负累而已。

拥有着柔顺深蓝色长发的她在我眼中也是个异类。到目前为止,我所看到的修女全部都是浅蓝色头发的,怎么只有她一个是深蓝色头发的呢?再说也只有她一个拥有两把佩剑。

不容我思考,一名信条武士已经杀到我面前。银白色的利刃在我面前闪着寒光,那是受洗后所拥有的特殊光芒,我知道它能伤害我的灵魂。于是抬起左手,一支骨矛从我手臂的延伸线上穿破我的皮肉直直地刺穿他的心窝,他用不相信的眼神望着我,然后慢慢地倒下。

我的这个举动让更多本来不想注意我的信条武士注意到我的存在,这应该能说是我的荣幸吧!他们愤怒地向我扑来。而我也只有捡起长剑,一把砍断那只异变臃肿的左手。尽管没有任何灵魂的连接,但这个动作还是让我有些后悔,受洗过的剑果然是对我有一定的伤害,一种名为‘痛’的感觉第一次传遍我现任的肉体。我不想有第二次了,而看着眼前近乎疯狂的敌人,我觉得一点保障都没有。

我举起剑试着使出我的独门剑法,但是却不幸地发现我拿着的剑无法汇聚灵力。难道受过神圣洗礼的剑也是剑中的异类?不过庆幸的是那把剑是我目前为止所用过的最好的剑。一把能轻易刺穿肉体的剑。

迎面而来的一剑砍在我的肩上,我感到一种不喜欢的感觉,便一剑刺向身前的武士,然后他就全身脱力地倒在我面前了。我知道这并不完全是我个人的功劳,他们之所以会那样地脆弱是因为在我身后立着无数的咀咒雕象。但相信它们不会跟我争功劳的,而那些修女也不会注意我这个垃圾有多少贡献的。

然而,我发现我错了。

当最后一名信条武士倒下来时,他面目狰狞地望着杀他的修女。可是当我走到他面前时却看到他的眼里充满了对死亡的渴望,而我也很乐意地给了他致命的一剑。

“你为什么要杀他?”美丽的指挥官走到我身边问我。

“杀……杀……杀……”我用沙哑的声音给她回应。

“以后不要杀没有反抗能力的人。”她的话让我感到不解,但我很快就明白个中玄机了。因为她转头对其它的怪物说道:“把还没死的人拖进魔化池里去,我们需要更多的奴隶!”

看着她,我感到一种安全感。我,很喜欢她。

因为她是个我可以理解的生物。有利用价值的东西就应该被保留,而我对于她来说也应该算是有利用价值的东西之一。

“你!干得很好。”她对我说。可是她却没有告诉我……她的名字,也没有问我……我的名字。对于她来说,我只不过是只行尸走肉的怪物而已。到下一次信条武士进攻的时候,我想,她应该不会记得我了。

又是寂寞的等待,我咀啄着地上的尸体,而其它的怪物也做着相同的事。不同的是,它们不管吃多少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而我可不一样,我需要更强壮的肉体,我必须进化。否则,我必然死在这里。

一种想法浮现出来,我认为思卡奈根本就不是真心想要帮助稀利雅的。我,在思卡奈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件捡回来的垃圾而已。而它却派我来这里做一些根本不合适我的工作。如果稀利雅是‘黑暗之爱’的持有者,思卡奈一定比我还要想得到她的。虽然我是这样想着,但一切都仅仅是我觉得无聊时所作出的猜想而已。

第五节

想着不实际的东西,我忘不了在地上捡骨头和碎肉。我不断改造我的肌肉组织和骨骼的成分。一切都只是实验而已。不过我有大量的时间可以打发,也有大量的实验材料可以使用。

一个星期后,我已经真正意义上地脱胎换骨了,即使美丽的指挥官阁下真的想记住我丑陋的容貌都已经变成不可能的事了。

被粘满血迹的残破绷带所包裹的是裸露结巴的陈旧肌肉。不需要握剑的左手换成被坚硬黑色甲壳所包裹的怪物肢体,手背的位置点聚着几颗钉刺。白色的掩幕挡在血眼的前方,让人看起来好像拥有着红色的瞳孔一样。这种瞳孔在怪物中并不会少见。

我并不介意恶心,但我相信那些女士大概会介意的。于是我收集了一些没有怪物会去吃的武士斗篷,用炼金术做出一件适合我的黑色法师大衣。

一位修女发现到我异常,走过来。在她看来很少怪物会像我一样体面的。

她试着用她那漂亮的眼睛诱惑我。

“杀……杀……杀……”而我则装成没有思考能力的低等生物。

她感到有点失望,她用纤细的手放在我那恶心的脸上。温柔地对我说:“我留意了你有一段时间的了,还以为你跟其他的妖怪不同的说。可惜…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