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112节

暗影法师_第112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2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

难道她是在试探我?

难得有人关心我,于是我发出一声所有怪物都会的叫声以表示我收到她想传达的信息。

她突然用双手握着我的右手,高兴地说:“太好了!我的名字叫卡芙莲。我们一起努力吧!一起守护我们的尼斯大人。”

为什么她的举动这么奇怪呢?毕竟她跟怪物相处的时间比我多,没有思考能力的怪物是不会对简单命令以外的说话作出反应的。

看来我是做错了。

“你有名字吗?”卡芙莲把我的手拖入她柔软的怀里。然后交叉着双手紧紧地扣着。

虽然不礼貌,但我没有回答她。搞不好,两面都是敌人的话,我这‘一生’就算是完了。

“没有名字的话,在战斗的时候很难互相照应的啊!我帮你起个名字吧!”她的样子看起来是那样的天真无邪,没亲眼看过还不敢相信她的杀人数目是排第二名的说,第一名嘛!当然是我们美丽的指挥官了。

她围着我转了一圈,她用那卫生局调查人员在检查饮食业时特有的目光巡视着我的每一寸肌肉。

“你的身体看起来像被烧伤一样,就叫……就叫……”她想了很久,每一次刚想说就被新的灵感打断。

果然,她比不上记忆中的我。

“叫焰魔好吗?”她小心地问。

我点了一下头,反正不是我的名字,叫什么都一样了。

“焰魔……焰魔……阎兽会不会好一点呢?我说。”是她说的。

反正都一样意思的,我没有开口。

“阎兽……阎兽……嘻嘻!干脆就叫淫兽吧!”她说。

接着的还是她在说。

“不过被加尤娜大人知道可不好办啊!加尤娜大人曾经说过,‘所有的捍卫者都应该得到基本的尊重。’那还是叫焰魔吧!”她说。

虽然我没有答过她一句话,但她还是不厌其烦地对我说着各种天上有的地下也有的。也让我对身处的世界有了更多的了解。

我并不讨厌她,根据我的记忆,我知道她跟以前的我有点相似,至少在喜欢聊天这点上是相同的。一个下午过去了,她也有她要忙的事。于是她亲吻了我残破的脸皮一口就离开了。

从她的聊资中,我了解到我们有两大敌对势力。其中一派是异教徒,他们的武装力量就是所谓的信条武士。他们的目的是铲除我们,他们的理由我非常了解,如果我是他们的话,我也会想铲除这种邪教势力的。相反,我不明白像卡芙莲这样的好孩子怎么也会跑到这里混。说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她们的信仰是什么。而另一个敌对势力是王国军,我不知道是哪来的王国。反正我知道这个山脉一定是归某个国家所拥有的。如果我是那个国家的统治者,我相信我也会派兵消灭这个奇怪的教团。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一次性地派多点人来呢?

我的期待很快就得到了满足,怎么思卡奈不叫我对抗王国军呢?我想它可能不会认为我能活到现在的。说起来,过了这么多天它都没有跟我联络过了。如果它把我忘记了,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吗?不过契约会让它知道我还活着的。

王国并没有派出正规军,说得也是,这种地方派大军来并不合适。相反的,派几个有猎人有治疗师的杂排军就最适合了。在我的面前分别有四个小队,每个小队都有5-6人,她们是女性为主,各自组成单独的战力集团互不干扰。由于她们是女性为主,修女们大多数的诱惑术都对她们无效,不过幻术还是起到了充分的作用。

第六节

就在我刚想冲上前分一杯梗的时候,一股奇怪魔力充斥着整个空间,名为‘宁静’的感觉占据着每一个女性的心。虽然这个不知算是‘诱惑’还是‘控制’的催眠术看来只对女性有效。但在我看来,这是现在最有效的招式,也解决了我的很多疑问。

转眼间,敌人变成了战友。我还没杀一个人,我们就赢了。真的赢得不光彩啊!

看来我是明白了为什么没有人攻得下这座城堡了。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看起来天真无邪的邪恶分子嘻嘻哈哈地跑来跑去,原来她们都被人洗了脑。而那股特殊的魔力正是尼斯主教放出的。虽然到目前为止我都还没有亲眼见过她。但感觉上,我所必须守护的她应该是一个野心饽饽,为求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家伙。居然有这么多人愿意为她卖命,越想就越觉得恶心。

此刻,一种名为‘讨厌’的感觉占据着我的心灵。

但是思卡奈为什么要派我来呢?不明白,越来越多的不明白困扰着我的心。但我知道,我只要执行命令就行了。其它的事根本与我无关。

修女们不在的时候,我把身边的一只怪物杀掉了。其它怪物并没有理会我自伤残杀的举动,只是在我从怪物尸体的胃里取走我想要的肉块后就立即飞扑过去分一杯梗而已。在这里,我又一次认证了大自然的定律,不知道一个手指头可以养活多少条虫子呢?

我望着我手中这块粘满胃酸的肌肉,回忆起那个被吃掉的死者死亡时那种不甘的眼神。我不再犹豫地把它放进嘴里尝试分析它的构成,我知道我这个动作在别人眼中也许是残酷的。但此刻的我却是那么地单纯,因为只想完成我的研究而已。

修女们在我眼中是残酷的存在,但是卡芙莲给我的感觉却是无比地单纯。我不知道我对‘单纯’的理解是否有问题,但是我觉得我对‘残酷’的理解至少跟一般人没什么分别。

因为单纯所以显得残酷吗?

每当没有事做的时候,事实上也是绝大多数的时候,我除了冥思外就是根据自己的记忆推倒出我以前的性格。尽管在所难免地出现了一定的差距,但我还是很乐意去做。因为我知道性格是会根据环境而改变的。

在以前的记忆中我找到了一些现在的我无法理解的话,其中一句是这样说的。

“‘单纯’就是‘残酷’的本源,‘美丽’之所以美丽是因为怀有某种企图,充满罪恶的‘美丽’是奴役人们最好的‘道具’,向往美丽的人们都是邪恶的存在。”

失去了美丽的肉体,我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我希望我的身体更加丑陋,但是我对美丽还是有着某种执着,这点连我自己都不明白,是因为我也是归属于邪恶的存在吗?

几天后,我还在原来的地方呆着。由于我所呆的地方是主要通道,所有进出的人都必须经过我的视线。很多的新面孔出现了,但也并不陌生,因为在对战时,她们中的很多我都见过。但不同的是,她们的头发都变成了浅蓝色。应该说,她们的容貌都变得比原来漂亮了。不管是哪一个,皮肤都是那么的晶莹洁白,完全找不到半点瑕疵。身材更加是好像为了某个目的而被设计出来的。换一种话说,她们现在都具备了她们面对敌人时最具杀伤力的武器——魔性的肉体。

此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天信条武士要说那句‘拿出你们的勇气’了。

不过,在我的眼中,她们再怎样漂亮都只不过是一堆‘碳水化合物‘(肉加血的意思)而已。没有强大的意志为前提,她们根本就控制不了我。相反,真正令我担心的是尼斯。因为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要守护她,但我却(炫)畏(书)惧(网)还没有见过面的她。我知道她拥有极其强大的意志,我担心遇到她后会失去了我现在唯一拥有的思考能力。

在我的记忆中,曾经看到过一个画面。

一种寄生虫为了繁殖,控制了一个蜗牛,让它很乐意地爬到一只鸟眼前,然后被吃掉。

求生的本能令我不希望成为那只蜗牛,但是现在的我还是被我以外的意志控制着的啊!不知道吃我的鸟什么时候会出现呢?

“早啊!”卡芙莲突然在我身后拍了我一下,虽然我早就知道她在我的身后,但是还是有点惊讶。

我好想问她这些人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们也签了魔族的奴隶契约?又或者是经过精神和肉体的改造?可是我张开嘴叫了一声,也没对她说出什么。要不是她的健谈,我想根本就没有人找我聊天的说,在这里我成为了最成功的职业聆听者。我用心地听她说出每一句话,在完全满足了她的欲望的基础上没插任何的发言。

其实,我是知道的。不停地自顾自说话也是一项技艺。曾经,我也有过这项技艺,但是现在的我连开口说话都做不到。

本来就很开朗的她因为有了我这位听众变得更开朗。而她丰富的情感也渐渐的同化了我。由于我强大的学习和接受能力,除了复杂的情感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有外,我基本上都有了。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渐渐的,我也有了想开口跟她说话的冲动。但不幸的是,由于长期没有开口说话,尤其是我对着她习惯了点头和摇头,一时间我也说不出像样的话来。于是我跟她的友谊也就一直地停留在这种一面倒的供求关系中了。

第七节

其实她有很多的聊天对象,可是她却找到了一只不会说话的怪物,基于这点让我更没有信心开口,难不成她有某种不喜欢别人说话的嗜好?

我渴望得到更强大的力量。‘安全’这种感觉,随着我对周围的了解,变得越来越来淡薄。强大的肉体并不是最安全的依靠,但是连这个所谓的力量依靠都没有的话,我还有什么保障呢?

随着我的力量一天天地开始壮大,我的行为也变得大胆和放肆。在没有修女注意到的时候,为了我的实验,我偶尔会结束一些‘同类’的生命。我把它们的血液吸进我的体内,试图分析和研究它们的构造和组成,试着合成出更完美的战斗躯体。

这一天,我偷偷地离开了城堡,入眼的是漫天白雪。

“漂亮。”一只丑陋的怪物用沙哑的声音向天空赞美道。

因为上山的时候没下雪,而这次是我第一次见到这种美丽的自然景观。

我觉得好喜欢这种自然界的力量。在我看来,它是没有被意志所左右的奇迹。

我在想,为什么‘雪’要那么漂亮呢?难道‘雪’也是邪恶的存在?是以前的我错了吗?还是说,我没有理解话中的意思呢?

走在大雪下,我像小孩子般欢快愉悦地笑着。不过我知道如果有人看到我现在的模样,也只会认为是一只发疯的怪物在到处乱跑乱叫而已。

不过我并不知道,可疑的我已经被我那位美丽的指挥官注意到了。

※※※

今天,卡芙莲对我说,尼斯大人要接见我。在她的脸上,我看到了欣喜的笑容。可惜,她对尼斯之所以要突然接见我这只怪物的原因是会错意了。

在卡芙莲的带领下,我来到了这座破旧城堡的最底层。原来邪灵圣殿的入口就在此处。它是一座由蓝色水晶雕刻而成的华丽建筑,像雪一样美丽的水晶,居然是邪恶的象【炫|书|网】征。跟我记忆中代表邪恶的颜色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事实上,我知道‘邪灵圣殿’也不过是外人对它的称呼,对于修女们来说,她们的信仰才是最神圣的。

卡芙莲对我说,要进里面就必须通过名为‘圣女之选择’的桥梁。只有拥有纯洁心灵的人才能进到里面。因为不洁净的灵魂会被‘判定之流’所吞噬。

我向前走了几步,看着清澈的‘护城河’底下全是白骨,而且大多数是女性的骨头。

我沉默地望着那些白骨,想着她们原本是些怎么样的人。

卡芙莲走到我身边,她告诉我,每年的某个时候都有很多修女希望能走一次这条‘圣女之选择’。而她,也一样,梦想有一天能走过去。但是看着下面的白骨,她胆怯了。

我想,男性的骨头大概是入侵者们留下的吧。

我……不知道是什么吸引着她,信仰……应该是一种可怕的力量吧!但我……不愿意见到她消失。

站了不久,一位拖着兰色长裙光着腿的圣女缓缓步出。之所以说是圣女,是因为她是从圣殿里走出来的。跟在她身后的修女侍卫正是我的指挥官加尤娜。

尼斯坐在城堡最底层的宝座上,她的宝座非常地朴素,而她的衣着也足以显示了她的朴素。跟站在她身边戴着银饰物的加尤娜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但我知道加尤娜的饰物是具有某种魔力的,所以我也知道这种对比代表着力量的差距。

我……并没有过多的词语能形容她们两人给我的感觉。

“就是它了,尼斯。”加尤娜不同于卡芙莲,她没有在‘尼斯’的名字后加上‘大人’或者‘主教’之类的字眼。

难道她们是平级?我在想。

“下跪!”加尤娜对我喊道。

“我的奴仆啊!为了证明你的忠诚,来添我吧!”尼斯的声音非常优美,而又极具诱惑性。她媚笑地向我伸出一条光着的大腿,她的眼睛注视着自己的脚趾头,而我……也明白她的意思。

于是我便四脚爬爬的,爬到尼斯的身前,加尤娜见状立即快步走到我身边,狠狠地抽踢了我一脚。“叫你跪过去!你听不懂吗?”

“加尤娜大人!”卡芙莲合着双手为我哀求道。

“你现在可以退下了!”加尤娜毫不理会卡芙莲,继续狠狠地在我身上踏了一脚。

我知道在这里是不讲所谓的人道主义的。于是我慢慢地跪到尼斯的脚下,正当我准备添她的脚趾时,她突然缩开自己的美腿。正当我不解的时候,她又把她的美腿踏在我的头上揉弄着。

“舒服吗?被羞辱的感觉。”尼斯温柔地问。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