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113节

暗影法师_第113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2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凭着我的知识,我知道她并不是在为我按摩。我知道有一个叫‘尊严’的名词,可是我却没有这种东西,是好的还是不好的呢?

    在今天之前,我以为我已经拥有了情感,可是,此刻,我才知道……我还未拥有,因为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愤怒’。

    也无法按照常理地作出名为‘愤怒’的一种反应。



    “回答我,你觉得舒服吗?”她……还在问同一个问题。

在我以前的记忆找到这么一句话。

    



    “抛弃尊严是需要勇气的。但为了可以继续生存下去,我可以抛弃生命以外的所有东西。”

看来现在的我连抛弃尊严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尊严’。

    



    “我不知道什么是‘舒服’,不过如果这种感觉就叫‘舒服’的话,我会把它记住的。”我平静地说出我来到这里以来所说的第一句话。

    

第八节



    “你……合格了。”尼斯把美丽的大腿放开,然后跪在我面前,用洁白的双手轻轻贴着我丑陋的脸蛋,温柔地对我说:“你是我见过的第一只有智慧的妖怪,你真是魔化池制造出来的么?不知道……你原来是个怎么样的人呢?真想见一见呢!不过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新的生命了,你知道吗?你现在是我们的捍卫者。”

我无法知道她是凭什么判断我不是间谍的。

    但听到她的话,我不得不接受,我在别人眼中只不过是一只弱智的低等生物而已。

    



    “那……我们以后一起努力吧!”加尤娜笑着走到我身边拍着我肩膀说道。

    

看来她是忘了刚才踢了我两脚的说。

※※※



    “啊焰,你好聪明哦!你学得好快嘢!”尼斯拥抱着我。

在尼斯的教导下,我慢慢拥有了跟人类交谈的能力。

    不是我不认字,是想说的时候总说不出口而已。但是她却不厌其烦地教我那些我本来就懂的字。

    而我看着她温柔的脸时总想着睡觉。

我躺在她的柔软的怀里听着她讲课,闻着她身体的芳香,渐渐地,睡着了。

    

尼斯的样子无论何时看起来都很软弱,但其实她的意志比我要强大得多。

    她可以直接用自己的信仰同化拥有相同系统结构的敌人,也可以利用言语迷惑不同系统结构的敌人。

    不过她说那不叫‘妖术’,而是‘传教’,是一项她所背负的神圣职责。

    

关于她的信仰,我只知道她是信奉某个神的。至于是好是坏是干什么的,她没有向我提过,大概是因为我在她眼中是只宠物的缘故吧。

    但有一点我是知道的。也是我所感兴趣的,她是‘黑暗之爱’的追求者。

    而事实上,这里的所有人都是,但即使像她那样极具同化能力的人,也无法驾御魔族的意志。

    

也许我已经知道思卡奈的真正意图了。既然得不到稀利雅,就索性等待新的‘黑暗之爱’持有者诞生。

    至于它为什么派我来呢?可能是因为缺乏人力资源的它根本就调不出其他的使者来吧!

    也可能是为它生产‘黑暗之爱’持有者的工厂并不止这个地方。

我没有问她关于稀利雅的事,而她也没有主动告诉过我。

    

她知道我对各种情感有着浓厚的兴趣。

我想没有味觉的人也一定会对味道有着强烈兴趣的。

    

她教导我,不要试图掩饰自己的欲望。因为‘欲望’是一种很美好很美好的东西。

    它不仅是所有情感中最强烈的,也是所有智慧物种最真实的愿望。

至于怎么个美好,她没有解释。

    



    “你想要得到我的肉体吗?”她问。



    “我可以用它来当枕头吗?”我指着她那雪白的大腿问道。



    “当然可以。”这是她的回答。

结果,我并没有用尼斯的大腿当枕头,而是把头贴在她的大腿之间,因为感觉这样会舒服一点,而且,这个位置有我喜欢的香味。

    

她从没有介意过我丑陋的外表,但她对我说,外表是很重要的,因为它是跟大多数物种交流的渠道。

    在她的移魂大法帮助下,我也换上了美丽的外壳。一个14岁的肉体,拥有黑色而不算太短的短发,只是刚好过眼而已。

    不过在我的眼中还是短了一点。用卡芙莲的话说‘好可爱’。而加尤娜则笑着说‘很英俊’。

    

但我更喜欢拥有力量的肉体。于是,我还是暗地里改造着这个‘美丽’的肉体。

    我为它创造了一个隐性的形态,在需要的时候随时都可以转变成适合我的战斗形态。

    

得到了尼斯的认同后,大家对我的态度都不再冷淡。而得到了‘美丽’的外壳,我的生活质量又上了一个台阶。

    这点,也让我意识到‘美丽’的重要性。

在尼斯的授意下,我不再吃尸体了。

    因为她说这样看起来会很可怜的,所以她让我吃熟的食物。其实我是有一点介意的,因为这些食物的组织大多数都被破坏了,所以我还是偷偷地捡其它怪物们吃剩的碎肉。

    而我这个举动也被爱我的修女们批评了很多次。

事实上,她们并不了解我的智力发展到什么层次,她们只知道我的情商相当人类5岁的小孩不到。

    于是,我多了一个奇怪的外号——狗狗。



    “狗狗乖!手手呢?”一位叫爱丝丽的修女问我。

我跪在爱丝丽的脚下向她递出右手。

    



    “乖!看!是姐姐送给你的,可爱吧?”爱丝丽为我戴上黑色的皮套。

我对她微笑着。

    

……



    “狗狗!过来啦!”爱丝丽向我挥舞着一节骨头。

我不知道那是属于什么生物的骨头,我只是知道自己对于不同的物种很有兴趣而已。

    于是毫不犹豫地飞扑过去,一口夺过她手中的骨头。



    “摸摸头。”爱丝丽的样子看起来比得到骨头的我还要高兴。

我爬在爱丝丽的美腿下啃着我手中的骨头.

……

在这里,我找到了我的幸福.

跟修女们在一起生活让我学会了怎样取悦别人。

    看到她们高兴的样子,我也感到很快乐。

拥有赤红色瞳孔的我抚摩着纤细的长剑站在城堡的了望台上。

    

在风雪下,我把冰霜放进嘴里,是冰冷的,但却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因为这是我家的冰!

    大家都喜欢我,而我也喜欢大家。我要守护这座冰雪下的城堡,我要捍卫我的家园!

    

第九节

可能是太久没有跟思卡奈的意志接触,所以我已经忘记了我是一名奴隶……这个事实了。

    

‘姐姐’这个名词是以前的我用来称呼自己尊敬和喜欢的人时用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发现以前的我用过‘哥哥’这个名词。但这是不要紧的,因为我心爱的尼斯姐姐已经高兴地接受了这个称呼。

    



    “姐姐,我好喜欢你哦!”这是我经常说的惯用语。

我像小鸟依人般依偎在心爱的尼斯姐姐身边,又像忠诚的猎犬般四脚爬爬地守侯在她的周围。

    我希望如此幸福的生活可以被永远留住。可惜,我知道自己的存在并不能给她带来任何的保证,因为真正想得到她的是我的主人。

    而我面对我的主人根本就无能为力。

房间里只有我和她两只生物,我到处爬来爬去,闻着她的味道。

    突然有一种占有她的想法萌生了。我想要她,我想得到她的肉体!

她因为信任我,才把我这只宠物放在她身边喂养我,可是此刻的我却把她扑倒在地,我用双手压在她的秀发上。

    我用饥渴的眼神望着她的肉体,目光中流露出贪婪的神色,欲望充斥着我的灵魂。

    

尼斯姐姐先是惊讶,然后顺从地放下双手,用永远不会变质的温柔目光注视着我。

    

此刻,我感到的一种名为‘约束’的东西。

我突然跳开,退到一旁像做错事的孩子般缩成一团。

    

我的身体因为害怕而颤动着。



    “不要试图掩饰你的欲望。你想要吗?我的肉体。”她微笑着走到我身边,声音是那么甜蜜。

    

一种莫明的恐惧感涌上心头,我突然觉得我心爱的尼斯姐姐很恶心和很丑陋!

    我知道,那是心灵的枷锁!是思卡奈对我的灵魂的约束。

我痛苦地挣扎着,在地上翻来覆去的。

    

尼斯姐姐显得很担心,她向我伸出缓助的双手,但此刻一个怨毒的声音刺伤我的灵魂。

    



    “她是我的!”

伴随着那个声音,痛楚穿遍了我全身。

我一手拍开尼斯姐姐的手,无视她对我温柔,我拼命地逃走。

    

又回到了风雪下,此时已经感觉不到温暖,我的脸上封满了冰霜。

    我跪倒在雪地上,此刻,我才明白失去自由的真正意义。受到心灵枷锁的影响,我感到珍贵的情感正不断地流失,所有我所感受到的爱都不再属于我。

    我试图挽留它们,可是却做不到。

渐渐地我又重新变回冰冷的我,悲伤很快地消逝,取而代之的是绝望的空洞。

    我知道那是思卡奈特意留给我的礼物,以作为一种惩罚。

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回到城堡里,我看到修女时感觉到她们只是会走路的肉块。

    



    “狗狗!来啦!”我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我知道那是爱丝丽的声音。

我趴在地上摸着脖子上的皮套,远远地望着爱丝丽,仿佛看到‘主人与狗’的幻觉,不过此刻的我已经无法回到那只幸福的狗了。

    于是我站起来,又重新回到用两条腿走路的日子。

没有情感的记忆又增加了,发生过的事,我全部都记得,但没有感情的我想不明白那些不合理的事情是怎样产生的。

    情感再一次被夺去,我已经忘记了上一次我用了多少时间才能恢复正常。

    



    “狗狗,你怎么了?”爱丝丽关心地问我。

我没有回应她,只是直直地向前走。

    

我来到了第一次见到尼斯的地方,哪怕是恶心的感觉也好,我希望能对她有一点感觉。

    

可惜在这个地方,我什么都找不到。

望着‘圣女之选择’,我一步步地向前走,我感到有个东西在呼唤我,是一种空洞的我无法抗拒的诱惑。

    

这个时候,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卡芙莲的声音。



    “焰魔!不要去哪边!你会死的!”

我不理会她说的话,继续向前走,‘判定之流’注意到我的存在,它们从平静中惊醒,试探地围在我身边。

    我没有理会它们,而卡芙莲则在我身后惊奇地望着面对死亡的威胁却能如此平静的我,她对我的担心,我一点都感受不到。

    

‘判定之流’的判决是残酷的。一瞬间,平静的水面上伸出一只只利爪,它们疯狂地向我扑来,而我则不闪不避地继续向前走。

    很快,我就被包围了,但我并不打算逃走,因为我已经没有地方可以逃了。

    

******

张开眼睛,我看见两只小白兔,还有卡芙莲那丑陋的容貌。

    

她为什么在我身上睡觉呢?不!我发现是我正躺在卡芙莲的大腿上。

    

为什么她的脸会变得如此恶心?

查阅我的记忆,对照两种不同的‘美丽’,我知道是我的审美能力出现了问题。

    难怪我会觉得心爱的尼斯姐姐变得恶心,一定是思卡奈的杰作。

不过还好,思卡奈并不了解我的能力,其实我是主修催眠术的,所以很快我就恢复了正常。

    

卡芙莲的脸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而我却觉得她变回从前的漂亮了。

    

第十节

虽然没有真正的情感,但我也在丢失情感的同时尽力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

    我把我这几个星期以来的情感数值化了,虽然是无法还原的有损失记录,但尽管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炫--書∧網至少我知道什么情感有什么用。

    对号入座的话,至少我知道哪些人是我所爱的。看来又得重新积累了,但想来这次事件我也有得益,因为我知道了思卡奈是靠什么控制我的。

    

在我的灵魂里除了我的思维系统以外还有另一个名为‘心灵枷锁’的独立系统。

    它的作用是监视和通信。当发现我的行为出现问题时就立即阻止我并向思卡奈发出信号。

    不过当我一想到怎样才能把它切除出来的时候就觉得全身刺痛。现在看来我唯有慢慢想个好办法欺骗它才行了。

    

卡芙莲听到我的惨叫声,眼睛慢慢挣开,看来她是醒来了。



    “我为什么还没有死?”我问。



    “你昨天怎么了?不是叫你要吃熟的吗?你现在是一个人类来的。看!现在一定是吃坏肚子了。”卡芙莲低下头说道,她的浅蓝色的秀发贴在我的嘴上,我看到她的脸上有泪痕。

    



    “我……无法通过‘圣女之选择’。”我说。



    “那是当然的,因为只有女性才有可能通过啊!”卡芙莲说道。



    “为什么?只有女性才有这个权利?”我问。



    “一个人是不可能拥有所有权利的。你也拥有我所没有的权利啊!”卡芙莲说道。

    



    “例如呢?”我问。



    “例如你天天什么都不用做,就这样爬来爬去的,但是却能令所有人都喜欢你,那就是你是特权啦!我可办不到啊!”卡芙莲用羡慕的眼神望着我。

    



    “哦!”我点点头应道。



    “别再做傻事了,你是大家的宠物,是大家共同拥有的财产,失去了你,大家都会伤心的。我还有其它事要做,你慢慢休息吧!”没有什么医学常识的卡芙莲见我好像没有什么外伤便轻轻地用她抱着的枕头取代了她柔软的大腿。

    

于是我呆呆地望着卡芙莲那渐渐离我而去的大腿问道:“可以亲我吗?”



    “当然可以。”卡芙莲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又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下。

    



    “就这样?可是我想要你的口水啊!”我可怜巴巴地望着卡芙莲渐渐离我远去的嘴巴欲求不满地说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