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139节

暗影法师_第139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8:2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4

“不是啊!怎么了?”蕾依莎。

“不,没什么。刚才散步高兴吗?”我说。

“散步有什么高兴不高兴的,无聊死了。这个地方真不适合我。不过我还是想看一看科恩的老师是不是一个跟他一样傻的人。”蕾依莎笑着说。

笑得太自然了,在现在这个状况下反而破坏了某种和谐感。刚才一定发生了某些事的,我隐约感到有点不对劲,但又想不明白是什么问题。这里是人类的魔法学院,本来就是一个相当危 3ǔωω.cōm险的地方,现在又出现得太多变数了,我隐约感到一丝阴谋的气息。无论这些隐藏在暗处的人是否存在,先试着去破坏这种部署吧。

“不如先回到科恩的家里去吧!蕾依莎看起来太疲劳了。”我说。

“才不呢!焰,你不像是这么关心我的人啦!你今天是怎么了?”蕾依莎质问道。

真是笨!我并没有说这种话的经验,其实我应该说我自己不舒服才对的。不过现在一切已经太迟,看来只得靠发难了。

“焰,你觉得蕾依莎不舒服吗?可是我看到她满精神的,至少比我精神多了。”科恩说。

“那就当我不精神好了,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我已经知道精灵族的所在,正如你们所知道的,我现在还在赶路呢!”我说。

第六十八节

“焰,不要这样。你今天是怎么了?好不容易等到学校开门,现在副院长也同意了。为什么不差这几步,我真的好想看看我的老师对焰有什么看法哦!也许焰是个难得的奇才呢!对任何事都充满好奇心,单是这一点就很难得了。而且焰的魔力看起来一点也不弱。焰啊!就当时临别前,陪我去吧!我求你了。”科恩可怜地望着我,让我不忍心拒绝他。

也对,我手中有泰特瑞利亚之剑,还有无序哥哥的力量。我实在太多优势了,我根本没有理由害怕那些老掉牙的法师。或许这一别以后就永远都不会再见面了,还是陪科恩去见一见他那位老师吧。就看看花了两年时间才让科恩学会一个低级魔法的法师是个怎样的笨蛋也好。

“好吧,那就去一趟吧!”我说。

“太好了,我就知道焰其实是对我很好的。”科恩的眼里留着一点点泪光。

“什么跟什么嘛!现在是你对他好,不是他对你好啊!你可还记得你被人欺负时是谁救你的。现在只是去见一个你想让他见的人而已。能够跟一名魔法导师见面,他应该高兴都来不及才对!”蕾依莎凶巴巴地说。

在法师塔第三层,我们见到了谢蒙法师。科恩很高兴地拉着我的手跑到这位中年法师身边,向他介绍我。而谢蒙法师则说,我看起来的确有几分资质,想给我做个小小的魔力测试,看看我的魔力等级到底是多少。

不过这个谢蒙法师在我眼中,真的不怎么样。如果要伤害我的话,罗素安科多法师还比较难说,如果是这个谢蒙法师的话,还是节省一点吧。渐渐听着谢蒙法师说的那些谬论,我也放轻松了一点。

虽然我自己对自己的力量很清楚,但我还是很想知道他们是怎样评价我的,也好让我用相同的方法跟他们做对比。在一个四四方方的装置前,谢蒙法师吩咐我把手放在一个透明的球体上。球体里面布满了浮动的丝线,当我把手靠近球体时,这些五颜六色的丝线便一条一条隔着球体的表面靠到我的手上。

“你现在要集中所有的注意力。”科恩在旁边提醒道。

而装置四边的4个不同颜色的小球开始不规则地发出幽暗的亮光。

“这些连接线在感知你的魔力,精神放轻松地就行,不用太紧张,在集中一点点注意力,对了!”就在谢蒙法师说出‘对了’时,炫#書*網收集整理我突然感到那个球体不断地吸收我的魔力。

是魔力测试的正常感觉吗?太急速了!魔力流失得越来越快了,失败了?

不!这个根本不是测试。剧烈的疲劳迅速袭来,我差点连站都站不稳。

“焰!你怎么了!”科恩刚把话说完就已经被蕾依莎一记手刀敲晕在地上。

“你……”我刚想开口,蕾依莎的剑刃就已经靠到我的脖子上。

“不想抹脖子的话,就给我老实点。”蕾依莎平淡地说,那种语感就像决斗当晚一样冰冷而精明。

“魔女别动!”罗素安科多法师威严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虽然此刻的我依旧保持着冷静和良好的判断力,但反应还是太慢了。当我还未来得及引导无序哥哥的魔力填补到我精神上的空白前,在三楼上半隔层的二十多名箭手已经分列就位,他们的箭头要么对准我的头颅,要么就是对准凯瑟。即使在场的两名魔法师真的如我所想只是三流魔法师,但单是蕾依莎架在我脖子上的那张漂亮的剑刃就可以在我发动魔法前把我的脖子给抹了。

“看来我们不仅被蕾依莎出卖了,没想到连科恩都被他们收买了。是我打得他太多了吗?”凯瑟苦笑一声。

事后,我和凯瑟被分开放置,凯瑟被关在哪里,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现在被一个结界装置困着而已。这个装置隔绝了我跟异世界之间的联系。如果是平时能被我找到这样一个装置,我一定会非常高兴的。但现在,我却无法借用无序哥哥的力量了。而凭我自身的魔力恐怕是无法破坏这个结界的。

两把剑都被收走了,而在这间牢房内却不止我一个,还有两名卫兵。我已经观察了他们好几个小时了,他们守在结界外,眼中流露出深严的目光直视着我,仿佛我就是他们的军国一般。结界的半径是1米多,周边有三支高约1米多的火炬,上面点燃着淡蓝色的火焰。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必定跟这个结界有关。

怎么……我感到自己好像真的没有方法逃出去似的。是我太笨了吗?明知道是陷阱都还要踩上去……

又过了一会儿,我已经不再自责了,而是在想方法逃离这个结界。

罗素安科多进来了,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不要浪费气力了,你是逃不掉的。”罗素安科多笑道,笑得好像他真的很高兴似的。

“你会把我绑到火刑架上烧死吗?”我问。

“不会,虽然我也很想把你钉在火刑架上烧,那将会是我毕生的荣耀。我能想象在广场中心的审判情景,想象那来自广大人民的欢呼声。但是对于我们现在的处境来说,那太奢侈了,我们现在还没有打算让魔军知道我们得到了泰特瑞利亚之剑。那将是我们击败魔军的秘密武器。所以还是把你秘密处决比较合适,你应该不会反对吧?”罗素安科多说。

“难道你们没有打算把泰特瑞利亚之剑送回精灵族手里吗?”我说。

“送回去?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罗素安科多显得有点莫名其妙,思考了一下便问道:“对了,科恩也好像问过我类似的问题,其实真正想知道精灵部落下落的人应该是你吧?我很奇怪,一个魔鬼为什么要背叛魔王,并且把它们顾忌的武器送到它们的敌人手中呢?难道是为报仇吗?”

太好了!既然他们跟泰特瑞利亚之剑不是同一阵线的,那么我跟泰特瑞利亚之间的承诺依然有效。我还没有绝望的道理。

“是的,为了复仇。你们有战胜魔军的信心吗?”我问。

“魔鬼,不要以为我们跟你同一阵线。虽然我很高兴你把泰特瑞利亚之剑送我们的手中来,但是魔鬼就是魔鬼,你的下场只有一个。”罗素安科多冰冷地说:“虽然我不知道你和那些跟你一样卑鄙的魔鬼有过什么过节,但是我能确定,你也必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的下场只有一个……是现在吗?”我问。

“别急,放心吧!我们没有一颗残酷的心灵,你不会在死之前受到任何不必要的折磨。也许你的命还有一点点的利用价值,我们还得商讨一段时间。”罗素安科多说。

“如果我能出去的话……我会送你一份礼物的。”我说。

“我不会因为你的礼物而背叛我的国家,任何诱惑在我面前都是没有意义的,但我还是很想知道现在的你能送我什么。落难的魔鬼。”罗素安科多说。

“蜡烛和弔唁,还有一场盛大的葬礼。”我说。

“呵呵,我也一把年纪了,那先谢了。你好好休息吧!幽默的魔鬼。”罗素安科多笑着说。

第六十九节

罗素安科多在离开前,把一个瓶子中的液体小心翼翼地倒到那三个分立在我周围的火炬上,然后又吩咐那些卫兵看好那些火炬后才离开。

看来,关键就是那3个火炬,但我怎样才能让它们熄灭呢?

我又静静地思考着。

果然,除了我自己以外,还是没有人可以帮得了我的。如果我的肉体被消灭了,即使灵魂还在,失去了泰特瑞利亚之剑的我都还是会被思卡奈当垃圾一样处理掉的。

不知道凯瑟现在怎么样了呢?她有能力逃出去吗?但即使她能逃出去也一定不会来救我的,因为到目前为止她已经被两名同伴出卖了,她没有理由再去救另一个跟她不相关的人。这样只会增加她的风险罢了。

也许科恩并不知道实情,但这件事他也肯定掺了一脚,也许他的老师向他承诺了某些好处。如果没有他的配合,他们不可能成功的。如果昨天不是在科恩家里住了一晚的话,他们不可能作出好的部署。我实在太愚蠢了。

看来,跟那些有感情的活人相处多了,我的情感也变得丰富了,但我的智力却在不断地衰退。

不过……我并不喜欢为这种事后悔。

在他们未出结果之前,我都还是有时间的,而充足的时间将会转化成希望。虽然现在不一定充足,不能再浪费时间胡思乱想了。

在这间半封闭的房间内,目标是让3个火炬熄灭,而可以利用的物资除了那3个火炬本身外就是2个卫兵和我身处的结界装置了。但除了部署在地面就在我正下方的结界魔法阵外,卫兵和火炬都是我无法用手碰到的,要怎样把它们联系起来呢?

我可以使用的魔法并不受到限制,但问题是失去了外力的我,根本就没有能力靠暴力破坏这个结界,而破解的话倒是不难,难就难在这个结界是对内封闭的,我必须在外面才可以进行破解。

剩下的时间有可能很多,几天,甚至几十天,也可能就到下一分钟为止。

如果没有把握而随便尝试,对我没有任何好处,只有坐着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

接着,我把零零星星的可能性组织起来。

用我魔化后的左手,应该能破开地面一点点的。虽然要在地底下挖条隧道是不可能的,但却可以把我的一部分有生力量带到结界外面去。例如说,蝴蝶哥哥的瘟疫。可以让死后的人变成活行尸,然后让那2个卫兵给我把那些火灭了。但问题是以我自己的魔力并不能发动这么一个强大的魔法,即使只是需要其中的一小部分力量都做不到。全因为这个魔法不是真正属于我自己的。没有足够的魔力就不能发动,但结界的力量显然并不只是肉眼能看见的那一层,应该还有一层是用来封锁我跟异世界的联系的。

那么,如果把自己体内的血改造成效果相仿并且容易挥发的尸毒,也是有可能的。但那样的话,有害的血液将进入我的血循环系统,会破坏我身体的各部分器官。如果先把我身体的器官改造成适合这些毒素,那太花时间了。没有半个月是很难有成果的。如果放弃我这个肉体,重新变成一具活行尸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但我却不是太愿意接受这种做法。全因为这个肉体可以说是我和尼斯姐姐剩下的唯一联系了。如果我愿意轻松地实施对它的改造的话,我想我早就不需要害怕那些卑鄙的箭手了。

如果把我体内的一部分组织抽取出来再加以改造呢?那样的话,把我自己的一小部分组织改造成寄生虫会不会更方便一些呢?关于死亡系统所研究的虫类武器,在冥界的记忆中还是有一些的,而且大部分都是相当方便实用的契文,就像我当初复活那些尸体一样简单。

我在卫兵面前假装看着自己的手掌发呆,在左手的食指上,调动体内的过剩营养,让它长出一个多余的肉瘤来,再利用身陈代谢把这个肉瘤分离出来。

米饭般大小的肉瘤顺着手指滚到手掌中来。望着这个从自己用了这么久的肉体上分离出来的小家伙,心里的感觉说不出的奇怪。

为难你们了,我可怜的孩子啊!

我发动了一个契文,让它们进一步分裂成两个跟我的肉体再也没有血缘关系的小生命。这些小生命通体血红,长得像动物的神经一样,伸出一条一条纤细的触手,在我的手心缓慢地爬行着。

然后问题又来了,我要怎样才能把它们送到卫兵身上去呢?

如果我在这里魔化我的左手,他们一定会认为我想反抗的,到时引来更多人的话,就不是对付他们两个那么简单了。还是说,我应该先假装反抗。造个小洞,把寄生虫送出去后,等到他们知道我失败了并且平静下来后才动手呢?

但要是被发现的话,他们很可能因为害怕我再次逃跑而提前处决我的。

他们一面严肃地看着我,我的任何太大的举动都会引起他们的怀疑,但破坏地面不可能无声无色。该怎么办呢?我在思考着。

渐变……

也许我试着实施轻度的反抗,让他们明知道我是殊死挣扎的话,他们会对我的暴力行为放松警惕的。但也许会加强也说不定,要赌吗?看着他们那冷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