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140节

暗影法师_第140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8:2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4
若冰霜般的严峻眼神,我当然是不赌了。

还是没有办法吗?想了这么久都……

有办法让他们明明知道出了问题,可是短时间内却不能活动吗?

对了!我在这里坐了这么久,可吸的氧气却没怎么减少到。也就是说,空气是可以穿过结界的,那么,麻药是否也可以穿过去呢?麻药的话,虽然对我同样有害,但连他们都杀不死,怎么可能伤到我呢?

于是,我开始在我的体内生产神经毒素。并且屏蔽我的大多数机能。用控魔术来控制自己的肉体活动,用指甲把手指轻轻割开,让那些神经毒气自然地挥发到空气中。直到整个空间都达到一定浓度后,两名卫兵虽然依旧站着,但四肢都开始不受控制地轻微抽搐起来。

时机到了,我的左手化成黑色的披甲肢体,在手臂处伸出一节枪型肢体,用力把结界边缘的地面破开一小道口子。两个卫兵同时发出痛苦的呻吟,但那微不足道的声音并不能引来任何人。我把两个寄生虫轻轻放到破口边缘,让它们慢慢爬到目标所在处。

等待……是漫长的。这段时间内,任何访客都会破坏我的计划并且提前结束我的生命。等麻药散发到房间外面足够远后,很可能会惊动到其它人的,但不继续维持这种挥发状态的话,这两个卫兵一旦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我的生命就是时间再次结束了,而且这次将会是永远。

寄生虫并没有被两个卫兵发现,就在我的紧张注视下,其中一条虫子居然被一个抽搐着肌肉的卫兵踩死了,我的心也跟着痛苦地抽搐了一下,这意味着我的生存几率又减少了。随着麻药的作用时间越久,被发现的机会也越大,而我的身体状况将会变得更差。

第七十节

没有时间犹豫,我又多造了一条虫子,重新把它放到起点位置,继续细心地等待。也许,我应该一次性地做多点虫子的,但我却又不想用我这个肉体过多地做这种事,因为看到它们灭亡的那瞬间,我的心在发痛。

不过另一条虫子很成功地爬到了其中一名卫兵的颈椎位置,它慢慢熔入那个人的血肉中,跟他的神经相接合。看来这次我不需要再慢慢地等待了。我命令那名被控制的卫兵捡起地上的另一条虫子放到另一名卫兵身上。看着那名惊恐的卫兵的眼神渐渐变得平和后,我终于可以停止制造神经毒素了。我让另一名卫兵把自己的血分别吐到3个火炬上,让他的血把火炬口那不大的容积填满。而另一名则留着备用,一但这个方法无效,我还不至于绝望。

庆幸的是,整个行动非常成功,等到最后一个火炬被人血填满后,结界果然消失了。

我活动着早已麻痹的身体一步一步地跨出结界,直到最后一步,我引不住内心中的喜悦,微微笑了出来,那是一种无声的笑,但现在还不是安全的。

无法找到泰特瑞利亚之剑,我仍然是死路一条。找到了后还得从这里逃出去,然后就是寻找精灵部落。

我试着寻找异世界中无序哥哥的力量源,这次没有任何的障碍,我又一次握有了这块王牌。

如果用墓地的话,虽然可以杀光方圆一公里的人,但这样只会吸引更多的人来,把我牢牢地围在中间。而瘟疫实在是太精确了,用来制造混乱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混乱的过程中,泰特瑞利亚之剑必定是个重点保护的对象,只会让我更难找到它。剩下的就是毒雾,蝴蝶哥哥的毒雾是一种有智能的魔法毒素,它是不会伤害使用者本身的。而它,将是目前为止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开路工具。

不过发动‘毒雾’实在太慢了,所以我预先把它发动了出来。把那个毒气球加以压缩,最后注入到其中一个火炬的尸血中去,原本鲜红的血液马上变成墨绿色。然后我把那两名卫兵的四肢的骨头全部抽取出来,把绿色的毒液注到里面去,再用他们的血肉透过炼金术把骨头封起来,制成一支支的骨制毒气管挂在腰间。最后再用剩下的骨头做了一支专门用来开启毒气管的骨针和一支2米长的骨枪。

完成所有的工作后当然少不了推开门试一下效果了。用骨针刺穿其中一支毒气管,然后随便地把它掉在门外一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等了好几分钟,一连串的惨叫声过后,我推开门,走廊外已经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几乎每格五六米都放着一具。我十分满意地看着这一切,如果刚才有不小心杀了我认识的人的话,只能怪他倒霉了。

反正凯瑟如果不能逃掉的话也就只有死路一条,被称为‘魔女’的人应该不会有好下场的,不过一个连死灵法师都可以接受的国家为什么要捉魔女呢?我搞不明白。至于科茵被毒死的话,只能够怪他运气不好了,相反我的运气也不比他好,就当是意外好了。蕾依莎嘛!她死掉不是更好吗?像她这样的人才,活着实在太可惜了。我需要她死掉后为我服务。

在一所房间内,我找到两个还活着的人,我问他们泰特瑞利亚之剑的所在。如果他们说不知道,我可以接受,但他们居然说就算知道也不肯告诉我。于是我让他们两人明白被钉在火刑架上的滋味,我用骨枪把他们的双腿废了,让他们失去逃走的兴趣,然后用手中的骨针小心翼翼地沿着他们中其中一个人的手指一节节地做着穿刺运动。我告诉他们中的另一个人,当我刺到第三针的时候,要是他还不愿意告诉我的话,那下一个对象将会是他,并且直到他死为止都没有第二次换人的机会。

发生在别人身上的痛苦往往是难以想象的,即使是最勇敢的勇士,也不太容易接受另一名勇士难以接受的痛楚将会转移到自己身上,当我刺到第三针时,被威胁者的恐惧与自私终于战胜了他的意志。他告诉我只知道泰特瑞利亚之剑以及罗素安科多法师的所在,但这正是最关键的重点。

我拦腰刺穿了两人后,便向着目标房间进发。所到之处,随地都是尸体。在某大楼的二楼一扇大门前,我停下了脚步。安静地结束了两名卫兵后,轻轻推开门。只让门露出一小个角度,我往里面投进了一支毒气管,然后关上门等里面的人冲出门。但出符我的意料的是,里面只是骚动了一小会后就静下来了,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人从里面冲出来,按照溶进血中的毒气的扩散速度,是没有可能一瞬间注满一个大型会议室的,为什么没有人逃出来呢?难道还有另一扇门?

不过毒气还没有消失,他们不可能迂回来袭击我。于是我再次推开门走了进去。跟我的想法并不吻合,房间内的确不是只有我进来的一扇门,而里面的人也显然没有死光,倒在地上的是有几个,但更多的却跟老法师罗素安科多站在一块。

此刻的罗素安科多见到我进来,一面惊吓的样子,但此刻的他却无法对付我,因为他正苦于支持一个防毒结界。他们是白痴吗?还是以为自己的魔法是万能的。在这种情况下居然不逃跑而选择留在结界内,不是自己困着自己吗?还是说,他们认为自己的结界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呢?幸好,这些笨蛋在刚才的混乱之中竟然没有去取走会议室中间的泰特瑞利亚之剑。既然是这样,我也不好为难他们了。不过让自己失去机动力,无疑是最错误的做法,我会让他们明白这个道理的。

我走到大型会议室正中间轻轻拿起泰特瑞利亚之剑,她兴奋地震动着她的剑刃,我不得不对泰特瑞利亚说:“幸好,那些家伙的目的跟我不相同,他们只是想利用你的力量达成他们的目的而已。要不,你一定会舍弃我的,是吧?”

“不会,我会坚守我们之间承诺。”泰特瑞利亚说。

接着,我又对罗素安科多抱歉地说道:“很抱歉,亲爱的罗素安科多法师,除非你主要把你的结界消掉。否则,我想我在短时间内不可能送你那份约定的礼物了。”

罗素安科多的脸露出了非常勉强的笑容:“卑鄙的魔鬼,如果是那场盛大的葬礼,还是留给你自己吧!”

“承信是很重要的一种东西,我也不好失信于你。这样吧,我补送另一份礼物给你好了。”我取出最后一支毒气管说道:“这个东西是专门为了阁下而制作的。由于是第一次制作,所以我也不知道好不好用。甚至连这些毒气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挥发都不知道。亲爱的阁下,你最好有耐性一点,什么时候你把结界消掉,也许就是你们的死期了。也许在下一分钟,这些毒气就会消失,也许是几天后,也许是几十天后,你最好有心理准备。当然,前提是你有足够的魔力维持这个结界。在这个过程中,你不会知道你此刻的努力会不会保住你今后的性命,就像你刚才送给我的那场游戏一样的有趣。我不是没有现在就杀掉你的方法,而是当作报答你没有马上把我杀掉。我希望你也跟我一样拥有一次活下去的机会,以及好好享受一下默默等待死亡的乐趣。”

“魔鬼!你这个魔鬼!”罗素安科多愤怒地重复着那句早已对我没有新意的称呼。

第七十一节

“别妄想有人会来救你,或者找到一些愿意牺牲的人来给你测试空气质素。走廊外面的尸体,将会把那些可怜而无知的勇士们吓住,他们只会远远地呆站着为你们祈祷。当然,如果你被怒气充昏了你原本冷静的头脑,想要提早结束这场游戏跟我一战的话,我得提醒你。身为副院长的你,现在身边搭上了十多名跟你一样尊贵的生命。我个人认为他们不一定愿意陪你一起死,你最好还是努力支撑一阵子。因为你现在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最后,在临别之前,我还想问你一句,我心爱的逆十字剑到底在哪里?”我问。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死也不会!”罗素安科多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你强硬的态度只会增加牺牲者的数目而已。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像阁下一样的伟大和视死如归的。只要多杀几个人,多折断几根手指头,我便会知道我想知道的一切。”我说。

“你不能这样做,他们是无辜的!”罗素安科多怒道。

“你错了,亲爱的罗素安科多法师,当利益发生冲突时,没有人会是无辜的。即使他们不是实际参与者,即使他们纯洁得像科恩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但他们却是最终的得益者。真正无辜的,只有我心爱的逆十字剑。它只是一件用来杀人的工具,它本身是没有罪的,但却被你们这些并不无辜的人困住了。我必须把它拯救出来,让它能够再次尝试到鲜血的滋味。再见了,如果阁下喜欢这块整洁的地板,并且乐意倒在这里长眠的话,也许今后都不会见了。”我说。

“我会活着找你报仇的!我一定会活着的!”老当益壮的罗素安科多法师对着我咆哮道。

“好吧。单是你一个活着还不够的,这样的话,你还是不能报仇,也得连我也活着才行。先谢谢你对我的祝福,我也希望我们还能再次见面。再会了,亲爱的罗素安科多法师,你让我享受到一份难忘的乐趣,我也希望这段日子能够让你回味。”我说着便转身离开了。

穿过又一条走廊,我被一个熟悉的身影吸引着。那是蕾依莎!

“你在等谁?”我问。

“等你呀!”蕾依莎提起双刃剑高兴地说道。

“那你现在可以滚到一边去了。”我提起泰特瑞利亚之剑划出一道蓝色的火弧说道。

蕾依莎震惊地呆望着我,好一会后,两行泪水沿着脸蛋的曲线流下。“为什么?为什么像你这种人竟然可以使用泰特瑞利亚之剑,而我却不能?告诉我,让我死得眼闭吧。”

没想到泰特瑞利亚之剑的威名,竟然强大到可以让蕾依莎放弃跟我一战的念头。

“因为我们有着崭然不同的目的。我是为了把泰特瑞利亚之剑送回她的家乡,而你们却想把她牢牢地握在手中。对于泰特瑞利亚之剑来说,你们跟那些吸血鬼并不没有什么不同。差别只在于,你们并不害怕她,也没有把她的力量封印起来的打算。可以想象,如果有方法可以强行驾御泰特瑞利亚之剑的话,你们是不会犹豫的。”我说。

“难道你找到强行驾御泰特瑞利亚之剑的方法了?”蕾依莎惊讶地问。

我呆呆望着她,可能我有点高估她的理解能力了,一向精明的蕾依莎竟然也有这么笨的时候。

“我没有找到驾御泰特瑞利亚之剑的方法,也没有兴趣知道。至于你,我现在还不想杀你。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我的另一把剑在哪里?我不想浪费时间去找。”我说。

“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的。”蕾依莎。

“临别前,我还是希望跟你的小白兔们告别。”说着,我一剑甩开蕾依莎的剑。此刻的蕾依莎正处于不打算反抗的状态,我很轻易就在她的衣服上开了一条足以让我看清楚一片雪白乳肉的裂缝。

“做什么!你这个混蛋,不许你羞辱我!”满脸泪水的蕾依莎愤怒地手护在胸前。

“你挡住我的视线了。现在的天气还不是很冷,可以把手移开吗?”我问。

看来是我太明文了,得撕掉她的衣服才行。否则的话,她那双手会很碍事的。

突然,从手臂上传来轻微的震动。看来是尊贵的泰特瑞利亚之剑又投诉我的错误使用方法了。我自己的剑又不在,真是麻烦。

如果蕾依莎早出生十年的话,现在一定是很漂亮的了。

可惜,现在的我还不适合拥有她。还是等她再长漂亮一点才占据她吧。

“再见了,蕾依莎。反正你的时间还多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