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156节

暗影法师_第156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9:5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看哥普杜拉先生的脑袋坏得相当严重!

哥普杜拉先生平静地说道:“看来你还有点学问,啊,那你可要专心了。”

接着哥普杜拉先生把卡嘉莉的短裙轻轻拉起一点,那些浑浊的排泄物经过短裙后,当流到雪白的大腿上时竟然非常不可思议地变成了金黄色的液体。在火光的影射下化成了一层金色的光网,一点一点微弱的光芒在这个流动着的丝网上跳动着。

“看到了吗?这就是魔法!这就是我最伟大的魔法!魔法……简直就是为了这一刻而被创造的!”哥普杜拉先生自豪地说着,然后脸上又重新出现了温柔,他轻轻贴着卡嘉莉的大腿闭上眼睛,小心地用脸蛋摩擦着。

“你拥有多少个像卡嘉莉这样的女孩子可以被你这样用?”看到卡嘉莉总是维护着哥普杜拉先生,我羡慕地问道。

“什么是这样的!那样的!重要的人只要有一个就够了。太多的话,会无法专心地爱一个人的。对现在的我来说,我只爱卡嘉莉一个人,而卡嘉莉也只爱我一个人。倒是我想问你,为什么你要带面具,一名巫妖不可能连自己的脸部都无法照顾到的。”哥普杜拉先生一边伸出舌头陶醉地添着那双裸露在液面上的雪白大腿上以及那些的金色液体,一边向我问道。

“那是因为我不需要一张完整的脸,因为看着镜子中那个人时,无法联想到他是我。”我说。

“你是多久前有这种想法的?”哥普杜拉先生。

“一个月左右吧。”我说。

大概也就是那个时候得到了这张脸的,但是,不管是蓝斯特,还是焰魔,都不是真实的我!

“有这种想法的巫妖,最多两年,之后一定会变成怪物的。”哥普杜拉先生。

“我想不用那么久,当这张脸没用的时候,我就会把它撕下来。”我说。

哥普杜拉先生没有再说话,他在卡嘉莉的衣服上一次吸入了相当多的黄色粘液,再拥抱着卡嘉莉,用手轻抚着卡嘉莉粘满粪便的黑色长发,深情地用嘴巴交换着那些液体。

我没有问哥普杜拉先生,嘉莉娜是谁,也没有问为什么排泄物的气味不是属于卡嘉莉的。不过当我想到这个世界会不会有……只爱我一个的姐姐时……或许是……更多的姐姐,她们只要每个分一点给我就够了,我不需要得到她们的全部。

事实上即使是玻璃与牙齿摩擦发生的那种尖锐的声音也没有惊动到深情热吻中的他们。可当我一块一块地咬碎那些玻璃时,哥普杜拉先生还是惊讶转过头来了。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然后又吸了一口才恶狠狠地说道:“你这只畜生竟然吃了我心爱的杯子?”

“卡卡……卡卡”我刚把最后杯底的那一块碎片送进口中,一边咬碎那些玻璃,一边吃惊地问道:“难道……这个也是珍藏的……我……我只是想摄取更多的……那个什么液体罢了。”

为了不刺激哥普杜拉先生,我故意把话题扯到那个什么液体里去,并用贪婪的目光注视着长桌上那瓶黄色液体。

“啊……这个不能给你!”哥普杜拉先生突然跑到那瓶黄色液体处,一手把它紧紧地抱在怀里,然后做着各怪异的动作,试图要把它藏起来。

而此时,卡嘉莉突然在我身后轻轻按着我的脸,用手护在我的头上,她用她的嘴巴温柔地把里面的液体自上而下地送进我的口中,然后温柔用手指轻轻按住我的嘴巴,对我说道:“要全部都吞掉。”

虽然口腔中的液体含有有毒物质,但考虑到可以把卡嘉莉的口水分离出来,我还是照做了。

“好乖。”卡嘉莉温柔地抚摩着我的头。

好温柔……好温柔……姐姐……这就是姐姐的感觉!

“卡嘉莉……姐姐……”我轻声地说道。

“姐姐?”卡嘉莉。

“没有!我什么都没说!”因为非常担心地触怒只爱哥普杜拉先生的卡嘉莉,所以我马上摇摇头。

“你很喜欢我吗?”卡嘉莉把头贴过来问道。

“唔……唔!”我点了点头。

“谢谢你。”卡嘉莉添了我的脸蛋一口,然后温柔地说道:“不过,我是属于我心爱的主人的。而你,会有等待着你的另一半,所以你得起程去寻找她。懂吗?”

“我的另一半?”我问。

“别担心,将来……你一定会找到属于你的,因为你是你……而只爱你一个的人。不过……当然,你也得只爱她一个。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感觉到幸福的。”卡嘉莉。

因为我是我……而只爱我一个?

这样的人……会有吗?

根本不可能存在!

我所喜欢着的尼斯姐姐……我最喜欢的尼斯姐姐……根本就不可能只爱我一个。

尼斯姐姐喜欢着的是大家。只爱我一个的尼斯姐姐……那不可能真正是尼斯姐姐,所以也不可能是我所喜欢着的尼斯姐姐。想要得到尼斯姐姐,一定要一次性得到所有的修女,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卡嘉莉根本就不理解我的处境。

“我不需要一个只爱我一个的人,我所要的……是一群愿意分一点爱给我的姐姐们。只要一点……一点就够了!因为如果每个姐姐都愿意分我一点的话,那我就会拥有好多好多的爱。”我说。

第一百零三节

“原来你所要的‘爱’,是那样的‘爱’吗?那要不要在这里住几天?我的主人和我都会很爱你的。”卡嘉莉温柔地摸着我的头发,样子好甜好甜。

“真的?”我高兴地张了张嘴巴问道。

卡嘉莉点了点头然后又对我笑了笑。

“可是……你们不是说过,你们只爱对方吗?”我说。

“是啊,但也不是在这之中容不下任何人。事实上,在这里还有一个我的主人和我都爱着的人。我的主人努力让她的气味注满整个房间,就好像……一直一直地守护在我们身边一样。”卡嘉莉。

“如果我留在这里,哥普杜拉先生所分到的‘爱’一定会减少的,这样你还会不介意吗?”我不安地问。

“不会的,因为你所说的那种‘爱’是一种会增加的东西,人越多反而会有越多的‘爱’被制造出来。跟我们刚才说的那种‘爱’不是同一种东西。”卡嘉莉。

“‘爱’就是强烈的‘喜欢’,因为‘爱的人’多了,所以分得的‘喜欢’就减少了。不就是这么回事吗?”我说。

“可是,‘爱’的人太少,就没有办法制造更多的‘爱’啊!”卡嘉莉。

看来卡嘉莉一定也是被思觉错乱困绕着的,因为她说的东西存在明确的前后矛盾!

“不懂。在我看来,‘爱’的表现就是时间的付出。如果简单地用时间来衡量的话,由于一个姐姐的时间是有限的,所以付出的‘爱’也是有限的,根本就不可能因为分到的人越多而制造得越多。如果卡嘉莉和哥普杜拉先生都只爱着对方,那么你们之间的所有时间都必须投放到对方身上。如果我留在这里的话,要不就是我被无视了,要不就是你们的时间被投放到我身上。所以,如果我得到‘爱’的话,那么这些‘爱’一定是从你们的‘爱’中抽取出来的,所以你们的‘爱’必然会减少。”我说。

“看来每个人对爱的定义都不一样呢!那你是不愿意留下来了?”卡嘉莉。

“嗯!对不起,我吃了你们家的杯子。”我说。

其实我想吐出来的,可是已经吞了。

“没关系。我们还有很多,倒是我担心你的肚子会不会痛,竟然把整个杯子吃掉了?”卡嘉莉。

好想……好想拥抱着卡嘉莉姐姐,可是……她已经有她爱着的人了……

“啊,我不会碰那个瓶子的。你不用藏了!”我突然大声地说。

“真的?”抱着瓶子东躲西躲的哥普杜拉先生突然停下来问道。

“我向你保证。无论是那些瓶子还是温柔的卡嘉莉都是属于哥普杜拉先生的。另外,哥普杜拉先生现在看起来已经很快乐了,所以不可能是战争中的利益得到方。我想,没有必要让你卷入我将要发动的战争中。很高兴能见到你,再见。”我微笑着站起来说道。

“为什么说不想我卷入战争?你来这里不是为了说服我参战的吗?”哥普杜拉先生。

“因为我想记住自己曾经见过一位生活得幸福快乐的巫妖,这很难得。我用我自己那卑微的名义祝福你们。”虽然我不太想见到你们在我面前幸福快乐的表情!

“啊?这样啊,那就当作是我们报答你的祝福,我送你几只毒鬼吧!”哥普杜拉先生。

“那……太感谢了。”看来我没有白来。

离开的时候,哥普杜拉先生送给我一个瓶子,他说那是他特制的调味料。我添了添盖子上的沾液,发现那是卡嘉莉姐姐的味道。虽然我很想拿走,放进我的食物中,或者涂抹在任何一只我喜欢的小白兔上,但最后我还是决定把它还给哥普杜拉先生。

当我再次见到梅偌的时候,她正在大厅抱着我的披风对我说道:“殿下,我很诚恳地期待着一件事,不知道你能否为我实现?”

“什么事?”我问。

“我希望你能先借用哥普杜拉先生的客用浴室洗个澡,或许……我的意思是,回去以后再认真地洗一次。”梅偌小声地说。

“不用了,那些沾夜干了以后自己会掉下来的。对了,哥普杜拉先生要送我们几个只毒鬼,你先把它们送回去找个不易被发现的地方安置起来吧。接下来的会面,我自己去就行了。还有,披风暂时不用还我了。”我说。

“看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的,那我就放心了。”梅偌点了点,转身离去。

骑在蓝亚特龙那特制的龙鞍上,穿过几座小山和树林,我找到了梅偌口中的‘残酷殿堂’。那是一座由无数利刃状材料筑成的城堡。立于树林之中,就像一具从地底中冒出地面的刺杀武器。

在那灰黑色的钢制大门前,我向数名全身披甲的守卫出示了介绍信,然后在一名尸巫的带领下进入正门后的荆棘大堂。走在金属长廊上,长廊两边布满了一米多长密密麻麻的钢针,而天花板上则挂满了滑轮和带铁钩的链条,不难想象这些东西是清理尸体的时候用的。

穿过荆棘大堂后,室内依旧到处都是冰冷的金属,每向前踏出一步都能听到那种只属于金属的回响声。那些行刑器具被随意地堆放在过道上,没有半点残余的血迹,显得格外冷酷而严肃。

在走廊尽头,在那高高的王座前,我与‘痛苦之王’哈米瑞展开对话。

尽管哈米瑞先生的表情被封印在一张用刀片砌成的面具后,又或者说,由于他的脸上插满了细小的刀片,以至我无法看清他的脸。但是,由于哈米瑞先生是个热爱沉默的巫妖,同时他热爱任何能制造痛苦这种感觉的活动。所以我很快就得到了让我感到满意的答复。

哈米瑞先生从他那用刀片砌成的面具上拨出一小块,然后向我抛出。当我轻巧地用两根手指接住由上方抛落的刀片时,发现刀片上不仅残留着鲜红的血液,而且刀片向里的部分,那尖锐的钩槽上还撕破了哈米瑞先生脸上的一小块皮肉。

哈米瑞用他那一贯冷酷严肃的声音说道:“带着我的令牌,你能得到一支让你满意的小部队,另外,我的大部队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组建完成。”

“我期待着。”我说着转过头去,把刀片的反面转过来,我发现上面刻着一些奇怪的文字,我猜测那是门牌号码。

第一百零四节

我舔掉刀片上的皮肉和鲜血后把它交到一名尸巫的手中。随后,它带领我经过一个接一个的牢房。在一些漆黑金属栅架的背后,一双双只有四根手指的墨绿色手臂拼命往外伸,似乎想要捉住某些事物,可是却什么东西都没有捉到。最终,一群全身墨绿色,高1米半,远看像腐尸一样的亚人种被集中起来排成一列。

不管它们口中正在咕噜着些什么都难逃同一个命运。

它们依次被铁钩挂起掉进一个高炉中!

那些沸腾的黑色液体把它们吞噬。

它们在挣扎着,并用那……很可能是它们这个种族中最凄厉的声音惨叫着,然后被铁钩再次吊起来,放置在一张银色铁椅上。每当那个时候就会有数名尸巫围上去,尸巫们会把全身沾满黑色液体的亚人种钉在铁椅上,再把它们左手的手腕整齐地锯去,装上76厘米长向前弯的刀刃。接着是它们右手中间两根特别长的手指得被切去一半,装上更长的铁爪。最后,它们的脸会被钉上白色的骷髅面具。那些面具除了用于紧固的6根铁钉外,还有4根长针是直接插入脑部的。

本来还在行刑过程中呱呱直叫的亚人种,一被插上那4根长针就会马上安静地闭上嘴巴,然后根据尸巫们的指示走到一旁去排队。

我身边为我带路的尸巫说道:“总共44名刀锋武者,尽管他们并不需要接受训练,但最快也得装备到今天晚上,殿下要留下来休息一晚吗?”

“不了,尽管如此,但我还是对你们的效率感到非常满意。对了,不知道我是否可以吃到如此美味的食物?”我指着铁椅边一盒刚被切下来的手掌问道。

“当然可以。”尸巫说道。

于是,我拿起一块,先是把那些已经凝固的黑色胶状物剥去,接着一口塞到嘴里,鲜美的血肉说明那是经常活动并且有力的手指。

“需要加点调味料吗?”尸巫问。

“不了,我喜欢天然的味道。不管吃的是什么,只要是新鲜的就行了。”此刻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