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157节

暗影法师_第157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0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我正悠闲地靠在墙边啃着别人的手指,并吞掉骨头,手中黑色碎块随后再次放回盒子中。

尸巫忽然走到几步外的铁椅旁一刀切下去,接着走过来向我递过另一张热气腾腾的手掌说道:“这是最新鲜的了,殿下慢用。”

我看着那些明显不好吃的黑色液体正一滴一滴地掉下来,但又不好意思去拒绝,只好说声谢谢,然后握在手中继续吃着我的另一块手掌。一边听着那些诡异的惨叫声,一边观看着几米外的行刑过程。

正如哈米瑞所知道的,国王的正规军已经有一相当部分掌握在我的手中,尽管这些人能为我对付绝大多数的敌人,但是这些敌人之中却不包括即将去世的国王跟王后。

三天后,我比预想中还要快地来到首都。把哈米瑞那44名刀锋武者与布尔摩多城的56只吃尸鬼分别编成2支特种作战部队塞进贡品中。挂着王子的名头,一路无阻地来到王宫前,然后一脚把王宫的大门踢开。

让拥有更高基本作战能力的吃尸鬼挡在王宫的大门前,让拥有极优秀屠杀效率的刀锋武者冲到宫殿里面去。

那些试图阻拦我们的士兵一个接一个地在我身前被砍倒。我直直地走着,像在自己的城堡里散步一样悠闲地巡视着那些正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官员们。头发花白的老国王用难以置信的目光注视着我,而我则面无表情地走上前去,抽出双手利刃重重地自上而下把他砍落在曾经是他的王座上。

一条鲜丽的血弧挂在王座后的国徽上,就像一把修长的血枪刺穿那青蓝的铁盾。这标志着这个国家上一代骑士的时代即将划上句号,而我……需要新一代的骑士为我服务。

我转过身,发现几名刀锋武者正拖着数具女尸跑过来,其中一具戴着后冠。我走过去把她的头割下来,她张大了的嘴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能合上。看着老王国的血液正沿着他跨下不断流下来,于是我随手把王后的头颅放在老王国的跨下。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觉得看起来很有趣而已。我对身后的安德拉说:“你看,这……简直就是一项杰出的艺术!”

而跪在地上的安德拉则面无血色地回看着我,并说道:“是的,殿下,不……陛下,我想……的确如此。”

我一手摘下国王的王冠,在手指上转了好几圈,然后戴在自己的头上,用阴冷的声音对安德拉微笑道:“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我是来干什么的。杀光王宫内所有你不想见到的人,剩下的,你可以全部带走……把她们当作你的奴隶。好好享用吧!我的骑士!”

“谢陛下!”安德拉。

由于登基仪式太浪费时间,而且地下墓园建设在布尔摩多城,所以我让安德拉在旧首都给我封锁消息后,立即返回布尔摩多城,并宣布布尔摩多城为首都新址。

接着,就是扩军了。由于尊贵的国王被邻国间谍刺杀,我想,任何一位忠诚的国民会很乐意尽一点战争义务的,不过我却是打着要扩大王国正规军的名义在增加骷髅战士的数目。

要是与邻国开战的话,那么死亡一定会由边境开始。既然那些偏远地区的农民早晚会暴尸荒野,为什么不把他们提前征召起来呢?于是,每天都有新兵被送到首都接受培训,然后集中在地下墓园被秘密处决掉。骷髅一天一天地增加,它们不断往更深的地下挖掘,亡灵序列已经恢复了相当的一部分,剩下的……是‘囚魂’。

招魂塔是一种巨大的建筑,想要建造它而不被人发现是相当困难的,而关于地下墓园的存在本来就不是一件秘密的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多的流言被外国人所接受。看来想向‘友好’国分摊费用建造‘大型防御工事’的计划是不太可能实现的了。那么,移动怨灵塔便成为了我目前最大的研究目标。

因为只要利用移动怨灵塔攻下一座城,就不难再临时制造些低矮的标准怨灵塔来维持骷髅战士们的正常活动。

不过这过程却相当麻烦……

首先把上百人集中在地下墓园,为了更好地维持秩序,我们使用的是正规军,然后由梅偌执行血祭仪式,把这上百名奉命躺在魔法阵上的正规军全部当作活祭品献给混沌之神以召唤出深渊领主。不过我们要的不是深渊领主,而仅仅只是要他强大的肉体而已。在42只吃尸鬼的围猎之下,仍然牺牲了6只之多,才放倒了那位强壮的深渊领主。接着是剖开它的肚子,把里面的内脏全部掏空,量出所有必要的尺寸。由于除了我自己外没有别的亡灵巫师为我效力,所以所有跟傀儡有关的事务都必须由我亲自解决。花了好些天的时间才制造出适合的轻型怨灵塔,并把它塞进深渊领主的肚子里。为深渊领主的脑袋移植上必要的战术及战略作战系统,再通过炼金术把它炼制成‘囚魂’。

尽管在我和梅偌的合力下仍然花费了近一个月的业余时间才炼制出一只‘囚魂’,而且无论进攻还是防御都比不上生前还是深渊领主的时候,但作为有独立判断力和战斗力的指挥单位已经足够了,因为它所支撑的100名骷髅战士足可以干掉几名比单个深渊领主还要强大的死亡骑士。

我们都相信第二只或者第三只所花的时间将会更短。是的,我们将有能力一只一只地依次把这些单体战斗力仅次于深渊领主的‘囚魂’生产出来!

第一百零五节

******

维奈瓦尔王国这几个月以来变化实在太大了。尽管大多数人都相信这个国家已经受到邪恶巫师的诅咒,但是却没有太多的人意识到一切事变起源于蓝斯特王子的性格突然反常。

是的,因为王族本来就是一个遥远的名词。然而,这种想法仅仅存在于民间。蓝斯特王子……啊,不,现在应该是蓝斯特陛下了。此刻,他的心腹霍摩德正忐忑不安地跪在地上打量着他。

一向野心饽饽的布尔摩多城首席内政官霍摩德现在已经被提升为维奈瓦尔王国首席内政官了,似乎这还是得益于蓝斯特陛下仍然很喜欢这种由内政、军事、宗教共同构成的三权分立官僚系统的关系。尽管惜日的同僚卡索徒已经被陛下的新宠安德拉取替,但无可否认,蓝斯特陛下的爱才之心是有的,而且是少有的。

与霍摩德同样心术不正的骑士格努士因为被现任首席军务官安德拉除去职务,一气之下竟然想到要刺杀蓝斯特陛下为自己效忠的国君报仇,可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却变成了‘格努士夜闯皇宫被人捉奸在床’,而且那个捉他的人居然是有‘伐木工’之称的大块头扎克。

蓝斯特陛下得知此事后,不仅没有发怒,而且还表现得相当高兴。是的,那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他真的很高兴呢!他首先面带笑容地对扎克说道‘听说扎克先生每天夜里都坚持要为我巡视女仆们的房间。我为你能在未来的工作中找到快乐而感到欣慰,以后宫殿的安全就全权交给你了。我心爱的宫廷近卫队队长。’然后又对被捉奸在床的格努士先生说道‘很欢迎你的加入,你是我见过最勇敢的勇士之一,相信同时也是一位最值得尊敬的骑士。维奈瓦尔王国的骑士啊!请成为我的左右手并效力于我吧!’

传统观念让霍摩德并不认为格努士有资格被称为一名骑士,但是拥有着所有无耻贵族该有的特质,霍摩德不会介意蓝斯特陛下的是非观念。霍摩德压根底不知道良心为何物,他此刻之所以忐忑不安,他所担心的并不是君王的下流,也不是他的无耻,而是……蓝斯特陛下似乎已经疯了,是的,他已经不能再称为一个正常的‘人’了……

霍摩德一点都不认为自己正身处于华丽的皇宫中,蓝斯特陛下太朴素了!这里一点都不华丽,而且,由一路经过的走廊看来,这里甚至比最阴深的地牢还要阴深。跪在地上脸色发白的霍摩德凝视着王座旁满地的白兔娃娃,它们每个都足有一个儿童般大小,但是无论是脖子上、短小的手臂上、同样短小的大腿上以及那毛耳耳的肥腰上都或多或少地被扣上了漆黑的锁链。还有天板上也吊着一些,唯一没有被锁上铁镣的只有蓝斯特陛下怀中的‘白兔姐姐’,也就是唯只……据说里面塞满了女仆制服的布娃娃。

没有人会用锁链去禁锢那些本来就不会动的布娃娃,如果这仅仅只是哪个淘气的小女孩的恶作剧的话,气氛可能远没有此刻的诡异。可是这里是严肃的皇宫,虽然不久前还仅仅只是王子的宫殿。另外还不得不说,这里的气氛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尤其是地面和墙壁用的全是冷色调,以及那些根本就不会有人刻意去擦掉的新旧血迹。再有就是‘白兔姐姐’头上戴着的竟然是本应戴着王后头上的后冠,而蓝斯特陛下手里握着的似乎是一杯血茶,正轻轻递往‘白兔姐姐’的嘴边。刚刚碰了一下,又自顾自地喝掉杯中之物,接着食指一抵,就把那雪白的小瓷杯也塞进了嘴里。

霍摩德聆听着那些‘咔咔咔咔’的……咬碎杯子所发出的声音,嘴唇又是一阵发白。陛下等下,会不会随手把我杀掉呢?看着地上早已经干枯的新旧血迹,霍摩德的冷汗一滴一滴地掉下来。

“我的首席内政官啊,没见到我和白兔姐姐在喝下午茶吗?你找我什么事?”蓝斯特陛下抱着柔软的白兔姐姐露出诡异的笑容并用阴狠的语气问道。

“是这样的,陛下,由于本国大量征兵,已经导致部分边缘地区出现粮食紧张的情况了,民间对陛下不利的流言也随之越来越多。另外,不少贵族对陛下的高压统治感到相当不满,他们对陛下的政策感到不理解,他们表示并不希望与友好国家发生不必要的战事。如果不赶快采取相应的措施,这样下去恐怕会出现大规模暴动。”霍摩德用尽量温柔的语气说道。

蓝斯特陛下那张本来冷酷的脸变得更阴冷,他恶狠狠地质问道:“你的意思是……某些地方由于出现饥荒导致政治不稳定吗?”

蓝斯特的脸似乎时刻都笼罩在阴影中,让霍摩德看不清他的表情。霍摩德听到这样的话立即被吓得一慌一慌的,他以为陛下是在责怪自己的无能,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因为暴君的决定往往是最不可理喻的,尤其是那些即疯癫又变态的暴君。当然,霍摩德并不知道蓝斯特陛下此刻是完全没有任何恶意的,而且蓝斯特陛下大概还会以为自己说话的语气一向很温柔吧!要不,部下们为什么总会回以更温柔的话语呢?

事实上,蓝斯特并不知道,先入为主的观念已经根深蒂固地殖入每个人内心深处,让所有认识自己的人把自己当作恶心的代名词。不管自己怎么努力想让人们改变这种想法,但往往事与愿违。是的,人们总能因为看到蓝斯特的嘴脸联想到吸血虫,联想到恶心,联想到丑陋,联想到世上一切最能让人呕吐的事物。蓝斯特就是肮脏的代名词,他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就连蓝斯特自认为最温柔的微笑也总能让人们联想到最恶毒的嘲讽。

不过,蓝斯特并不是对一切都视而不见的,他……也在用心地感受着……人们对他的歧视,并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处境。只是,不管女仆们在口中重复念多少遍‘我爱你’,那种孤独感仍然无法挥去。渐渐的……原本不美丽的心灵变得更不美丽,原本恶毒的心思变得更恶毒。

接着蓝斯特陛下贴着白兔姐姐的大耳朵轻轻说着些什么,然后又亲切地在白兔姐姐的脸蛋上添了两口,表情渐渐变得温柔起来,他用霍摩德不敢想象的……就像小女孩一样的稚气声音说道:“饥荒……好可怕哦!不能让饥荒发生……不能!”

霍摩德刚想问应该怎样避免饥荒发生,可是蓝斯特陛下突然换上了原本阴冷的声音转过头来对霍摩德咬牙切齿地说道:“白兔姐姐说饥荒会死很多人的,她认为这样是不对的!”

第一百零六节

“是的,陛下。”霍摩德好想用手擦掉额头上冷汗,不过他始终没有胆量把手抬起来,其实蓝斯特陛下并没有要求过任何人向他下跪,事实上从不向他下跪的人也不是没有,但霍摩德在蓝斯特陛下面前就是想不起双脚是怎样用力的。

接着,蓝斯特陛下认真地解释道:“让那些有能力为国家贡献的人饿死的话,国家是要承受损失的。既然是这样,就让那些有能力交税的人吃掉那些没有能力交税的人好了,反正没有能力交税的人活着也没什么用。把那些没有资格活着的人填充到肉类市场里面去,饥荒问题不就解决了吗?要知道,人肉可是健康食品呢!随着人口的减少,暴动也会减少的。不过请记住,所有的‘菜人’去肉后所剩下的尸骨都要运回来首都的地下墓园。”

“是的,陛下……那么……请允许属下告退。”霍摩德吞了吞口水非常不安地看着蓝斯特陛下,他甚至害怕得忘记自己前一刻说过些什么,只是想着要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而已。

“好的。”蓝斯特点了点头。

霍摩德刚站起身来走了没几步,蓝斯特陛下那阴狠的声音再度响起:“且慢。”

“是……是的,不知陛下还有什么吩咐?”霍摩德的冷汗正一滴一滴掉下来,衣服里湿了一大片。

“霍摩德,听说你的家族人口增加了不少。”蓝斯特淡淡地说着,唯一暴露在面具外的那个狰狞的眼睛半挣着,好像将要看破一切事物般地深沉和锋利。

“那……”霍摩德。

饥荒……吃人……我的家族人口太多?霍摩德不明白陛下这是暗示些什么,可是越想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