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162节

暗影法师_第162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呢?

放下白兔姐姐后,我的心里充满了不安。

也许我该把我心爱的白兔姐姐藏起来的。

一声巨大的踢门声打乱了我的心思,是伐木工扎克。

“你踢坏我的门了。”我说。

扎克用平淡的语气大咧咧地说道:“我都听说了。”

“你是说梅偌突然失踪这件事吗?”我问。

扎克突然愤怒地喊道:“谁要去管那只妖女!我是说你要跟巫妖们结盟的事!”

“霍摩德这个大嘴巴,那你有什么看法吗?”我继续坐在我的办公椅上悠闲地问。

“你的所作所为我都知道了。我现在只想杀掉你!”扎克在我面亮出了他的斧头。

“如果你想杀我的话,以你的性格不会凉在门口说那么多。”我说。

“给我一些金币,我要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还有,我要把我所有的女人一起带走!”扎克。

“你的女人?我记得你是我的宫廷近卫武士。她们什么时候成为你的女人了?”我问。

“是的,我的女人!你有意见?”扎克再次亮出他的大斧头。

“不,没有。”我平静地说道。

反正巫妖们到达这里后,过不了多久我就会离开这里的。届时宫殿的清洁工作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待我下次回来时,我没有期望过这里的女仆还有一个是活着的。既然扎克只是想为我清走宫殿里那些没用的垃圾,我自然不会反对。

接下来,我这位贵宾和格努士不仅完成了他们的清洁任务,还额外洗劫了我半个金库,这是我此前没有想过的。临别时,格努士对我说,他们需要足够多的生活费以养活这里的所有人,作为一名有道德的骑士,为了感谢我这些天以来的照顾,他决定留给我半个金库的储备,但绝不是为了支持我的事业。

随后,安德拉赶到我身边说要支缓我,我已经对他说了不用追了,可他仍然坚持要带走剩下的半个金库的储备。我想,安德拉会这么做,说明霍摩德已经叛变了。都怪我恐吓他说要收走他的人头,看来我太少看他自立和游说方面的能力了。

不过这个族群很奇怪,他们虽然在叛变,但却不选择杀掉自己的前主,而宁愿选择自身的离去。也许这就是他们心目中最低限度的忠诚吧?

一个不受欢迎的政府忽然失去了军事和政治的支撑人物,那还能剩下些什么?面对突然变得空荡荡的城堡,就连我……也会觉得阴森的。

我有做错吗?

不,没有!

我的亡灵序列至今为止都在高速地发展着。地下墓园堆满了剥之不尽的尸体,活行尸们正在向更深的地底挖掘,缺乏武器的骷髅战士们已经拥有了为自己制造武器的能力,我的地下城在亡灵们日以继夜的劳役下已经开始逐渐成形。

我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只是等待!

尽管一些如意的计划被破坏了,不过面对唯一支持自己的人的失踪,忽然觉得这一切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把白兔姐姐和那个金色小盒子放进棺材中,依依不舍地看着白兔姐姐。我想,这很可能已经是最后一眼了。

尽管好想紧紧地抱着她,但我终究不想让自己肮脏的双手弄脏她,所以我只是摘下了头上佩带的皇冠,温柔地放进她的手中。

再见了,我心爱的白兔姐姐,希望我还能再回来探你。

把棺材关上后再密封起来。

本来想把棺材投进城堡旁边的湖里的,但这样太容易被发现了,所以我最终决定在郊外找个风景好的地方把它埋起来,只要埋得深一点,就很难会被人发现的。这里不会有盗墓者,也许数千年后这里还是一个宁静的小树林。

第一百一十五节

回到城里的时候发现街道少了很多人,到处都是空荡荡的房屋,像死城一样。平日见到我就关上的窗户,现在都趟开着,只是里面一个人也没有。凄厉的哭声和痛苦的呻吟声从市场里阴暗的角落传出,菜人仍然被捆绑着,偶尔有几个残缺者在碎肉中蠕动着他们的肢体。

在我放走了我刚骑过的黑马后,首都里依然陪伴着我的……只剩下我的蓝亚特龙。可是它却不是自愿追随我的。至少在目前为止,我没有给予它自由的打算。独自坐在城堡的外走廊中,我感觉不到平日那些厌恶的目光,反而多了一份寂寞。我试着闭上双眼,回忆着白兔姐姐入土的那一幕。她独自躺在棺材里,目光是那样的寂寞。

或许我该把她带走的。不!她的安全更重要。

好想拥抱着她,即使是现在,仍然好想,不知道她想不想拥抱着我呢?

我需要一个姐姐。不!有力量的同伴更重要。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三天并不是转眼就过去的,但我却饿着肚子等过去了。可是我的盟友并没有如我所愿地出现。接下来数十个小时中,我有了那么一点点想进食的欲望,一条偶尔爬到我脚边的蜈蚣很不幸地被我塞进嘴里。

再次闭上了眼睛,倾听着从走廊吹过的风声,仔细地听着,非常仔细地听着。时间继续在流逝,除了风声,还有昆虫爬过的声音,以及各种各样有生命的活物发出的声音,它们在呼吸着,是的,它们在呼吸着……

突然,所有的声音都停下了。它们似乎感觉到危 3ǔωω.cōm险,如潮水般密集的脚步声过后,又是一片宁静,直到我挣开眼睛站起来时,我的盟友的旗帜出现在我的城门外。我静静地移步到城墙上,看着出现在我眼前的四支军队。

在随后的数个小时里,我接见了除恶臭之王哥普杜拉外的五大巫妖。痛苦之王哈米瑞、诅咒之王法格特、残酷之王莎绨拉和幽灵之王约马兰。它们四位都分别有着一个与之不相称的称号。正如痛苦之王哈米瑞,我很怀疑他的刀片面具只能让他自己感到痛苦。

就在我们围着一张由20块人皮织成的大陆地图畅饮着同伴的鲜血时,17条鬼龙、163只幽冥恶灵、407只冰霜幽灵、800位邪恶女妖、1500只石像鬼、2000位寄生女妖正悬停在我们的上空,300名鬼武士、700只地穴蜘蛛和2772只刀锋武者积满了整个首都广场,另外还有97名不死鬼之王、200名地鬼、200名暗黑行刑者集结在城堡内庭。用五大巫妖的领袖法格特的话说,这支集团军战斗力足以跟3900名人族骑士相抗衡。

诅咒之王法格特作为五大巫妖的领袖,他是一位佩带诅咒面具的尸巫,同时也是一名强大的元素法师。他曾经致力于研究石像鬼的量产技术,而他带来的寄生女妖和地鬼均是强大的战术部队。无论数量或是质量,他的贡献均是四位巫妖中最大的。

幽灵之王约马兰表面上是一只冰霜幽灵,但他的身体实际上是一些更具体的东西,像气体,又像是液体。在带蓝线的黑袍下全身透明,里面的血管里流淌着蓝色发光的血液。据说他用了过去近三十年的时间成功研究出杀伤力比石像鬼更强大的量产型空中兵种——幽冥恶灵。尽管如此,但他珍藏的17条鬼龙仍然是目前联盟中最强大的快速反应力量。

残酷之王莎绨拉体内流着的是‘邪恶女妖’的血。身后一双蝙蝠般的翼膜是她们这一族最显注的特征,而天生的火系掌握则让她们有别于‘夜女’这个诱惑系的种族。‘邪恶女妖’是我们习惯的称呼,事实上外面的人更多地称她们为‘邪恶寡妇’或者‘邪恶淫妇’。因为她们是通过虐食配偶的方式进行繁殖的。她们可以通过她们吃过的食物选择出最具生存力的血统,而通过虐食配偶可以储备更多的营养生育下一代。据说一名‘邪恶女妖’在营养充足的情况下可以在一个星期之内产下两百个后代。

“蓝斯特,我们在这里是否需要许下一些誓言?或许我们得先选出一位盟主。”法格特问道。

“如果我们必须以投票方式选出我们的盟主的话,你成为盟主是必然的结果。实际上即使是我,也会选择你的。但是,如果可能的话,我更希望这个联盟没有盟主。”我说。

“你拥有4万名骷髅剑士。难道你就没有想过让你自己成为盟主吗?”法格特。

“所有的巫妖都是王者,我相信没有巫妖会愿意被统治的。我们今天站在这里,我不希望只是为了选出一位王者之中的王者,然后建立一个所谓的帝国。这在我眼中,根本就毫无意义。我所希望见到的是一个属于我们的共和国,一个属于我们的……平等的国度。一个可以称为家的地方……”我说。

“真是一个……无聊的想法。”莎绨拉含着我的血,用那乐曲般带着诱惑的魔音说道:“你的血很香浓,我很喜欢。因为那是食物链顶层残酷者体内所流淌着的甘露。但是……我并不喜欢喝笨蛋的血,尤其是笨蛋当中最愚蠢的那种。”

“我希望拥有真正的同伴,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话,才能表达我目前的想法。我是一个笨蛋,愚蠢的笨蛋,但是我愿意用我目前所掌握的所有力量作为赌注!我现在唯一想说的话是……我将永不背叛联盟!”我说。

“永不背叛……”约马兰重复着我的话,然后说道:“这是最近这一百年来听过最有趣的话。如果那是真的……该有多美好。”

“永不背叛,至死不谕。”哈米瑞举起自己的血杯对我说道:“我愿意向我们的鲜血立誓,即使这个联盟只有你和我。永不背叛,至死不谕!”

“永不背叛……”约马兰也跟着举起了自己的血杯。

我也跟着高举血杯,然而,谁也没有首先喝下去。因为我们心里期待着,这里所有的巫妖都会紧跟着举起自己手中血杯。同伴……我希望能够跟大家成为永不言弃的同伴。

接着,在我凝视着的三个血杯中又多了一个,那是莎绨拉的杯子。此刻,她已经收起了刚才的鄙视,认真地说道:“如果大家都这么想的话,我也愿意以我们鲜血立誓。”

“为什么还不动手,大家都在等我表态吗?”法格特问道。

我们中谁也没有答话,只是在默默地等待着。

“好吧,既然来了,我也不会收兵的。我承认我有想过成为王者之中的王者,但必须没有王者的话,我法格特也不会稀罕的。”法格特终于伸出了他的手。

就在这一刻,五只外形各异的手高举着相同的血杯交织在一起。虽然这个誓言没有任何的魔法约束,但我的心却在振动着。

第一百一十六节

法格特作为五大巫妖的领袖,他首先带头说道:“永不背叛……至死不谕。”

接着,哈米瑞扫视着众立誓者,最后凝视着我,目光坚定地说道:“永不背叛,至死不谕。”

‘至死不谕’,即使到死的那一刻,也不会结束。这么一句简短的话语,却无比地沉重,几乎压得我回不过气来。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只希望‘永不背叛’,而‘至死不谕’却不是我的选择,可是在这庄严神圣的一刻,我的思绪被牵动了。接着,我坚定地跟随道:“永不背叛,至死不谕!”

“永不背叛,至死不谕。”莎绨拉。

“永不背叛,至死不谕。”约马兰。

临时议事厅里回荡着我们严肃地声音,我们轮着说出这句誓言,说的时候甚至丝毫不带感情,但是却让我感到无比地真挚。同时收回手,一口饮尽杯中之液。

过了一会儿,待心情冷却下来后,莎绨拉突然冷漠地问道:“不是说还有4个家伙未到吗?我们为何要这么早立誓?”

“不知道,或许我们可以等它们抵达后再立一次的。”约马兰说道。

显然因为刚才立誓的时候大家都挑红色的血来喝,导致约马兰有点介意。我刚刚喝的那杯是莎绨拉的血。实际上我们是立誓,不是立约。一切都只是形式上的行为,喝的是谁的血都没有影响。放下杯子后,我又拿起一杯莎绨拉的鲜血放到嘴边仔细品尝着。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始终认为女性的血比较鲜美。

“我还想要一杯,你的血。”我拿着空杯子递到美丽的莎绨拉面前。

“你的血,我刚才已经喝过了。他们的血,我很久以前就已经喝过了。可是,我好像没有看到你喝哈米瑞的血啊?难道你对他毫不关心吗?”莎绨拉。

“我已经添过哈米瑞的刀片了,上面还粘着他的皮的。实际上,我对他目前的身体构造已经相当了解,我想没有必然喝他的血了。当然,如果你坚持的话。”我说。

“原来如此。如果没有必然的话,我暂时不想割脉了。你想要的话,可以直接从我的脖子上吸的。不过我建议你不要用刀子。如果你的行为超出我的预算,说不定我会捉碎你的脖子的。”莎绨拉冷漠地说道。

“如果不方便的话,还是算了。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先确定联盟的目标,订立战略任务,以及初部编组部队。当然,详细的部署还得所有约定的巫妖抵达后才能确定。

首先,由于我们目前在大陆中心,可以向大陆任何一个方向发动进攻。作为主动方,这是一个很大的战略优势。但是,我们却没有战略纵心,这不利于后期坚守。

我的建议是,至少一名巫妖负责留守我们目前的所在地,并以此作为战略根据地,同时负责抵御东南两个方向的进攻。另外编组两支部队负责出征,每支部队由至少两名巫妖带领。其中一支为主力军,战略任务是向西运动。允许视情况有选择地决定具体战略任务。最理想的情况是把人族军、魔王军以及西方亡灵全部吞掉。至于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