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暗影法师 >暗影法师_第166节

暗影法师_第166节

作者:梦醒时分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4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5
个人渣!”科恩惊讶地问。

“嗯,我都听他的。”蕾依莎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然后说道:“那天,他不是很自信满满地说,让我到东方去修炼,回来以后杀掉他吗?既然是他自己说的,那就更有让他后悔的价值了,不是吗?而且说实在的,现在对我来说,哪里都一样。如果走在路上不小心死了,那就认命吧。”

蕾依莎,你死了,我会好伤心的……科恩想着。

科恩不知道那天晚上自己昏迷了以后,那只卑鄙的怪物是不是做过什么下流的事,他思前想后,想了一大堆安慰的话,可是却半句都没敢说出口。身为商人世家的一份子,科恩拥有着外交家的天赋,他知道一旦说出真心话,万一对方不领情就再也没有转弯的余地。他自问这是一场他输不起的赌博,眼看就要跟蕾依莎分手的时候,科恩鼓起最大的勇气,一咬牙就说道:“蕾依莎,我不会陪你到东方去的!因为我的父母在南方等着我,我想,他们现在一定是很担心我的!”

“嗯。我知道啊。”蕾依莎温柔地点了点头,微笑道:“有人关心,好让人羡慕哦。”

科恩话锋一转,说道:“但是,我也不会让你到东方的!”

“吓?”蕾依莎呆呆地看着科恩。

“反正你不是说过吗?对你来说,去哪里都一样!那就陪我到南方去吧!”科恩恶狠狠地说。

从来没有看过这样无理的科恩,蕾依莎惊讶地问:“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怕半路被怪物劫杀。你知道,现在的布尔摩多城有多危 3ǔωω.cōm险,我一个魔法学徒,很容易死在路上的。万一死在路上,那就再也见不到父母了,他们会好伤心的。蕾依莎,陪我回去好不好?”柔弱的科恩试探性地问道。

蕾依莎看到科恩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没想那家伙怕死怕到那份上还敢陪自己留在布尔摩多城,于是,忍不住笑了笑,说道:“好吧,我护送你离开首都势力范围,之后我们才分手。”

科恩摇摇头,认真地说道:“太不负责任了,要送就应该送到家里嘛!万一我回到家里,我的父母见到只有我一个,他们会以为我因为怕死,掉下你一个女孩子不管的。到时,如果我说你决定独自前往东方,他们又会觉得那太荒谬,认为是我编故事骗他们的。家里的仆人们都是大嘴巴,这事传了出去,你要我以为怎样抬起头做人?”

蕾依莎呆呆看着眼睛湿红的科恩,心想,要是被人知道是我一个女孩护送你才敢回家的话,你还怎样做人啊?于是问道:“你的父母这么不信任你吗?”

“是啊,你现在才知道吗?都是因为你害我被父母骂了一端,现在又想害我了,你要负责任哦!”科恩用撒娇地语气说道:“蕾依莎,别丢下我,求你了……”

“好吧,既然是这样,我就陪你回家向你的父母报个平安吧。都是我害你的,对不起了。嗯,别哭了,别哭了,乖……”蕾依莎温柔刷着科恩的眼泪说道。

科恩在心里暗暗为自己抹了一把冷汗,总算留住了,回去后再想其它办法留住她!尽管心里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守护蕾依莎,却被毫不知情的蕾依莎轻视了,科恩心里刚高兴完又是失落得一塌糊涂。不过只要能时常见到蕾依莎美丽的笑容,一切都是值得的!

夜里,梅偌和她的教团骑士们找到了白兔娃娃的埋藏之地。不过梅偌对蓝斯特的兴趣没有太多的兴趣,她下令让她的爪牙们四处挖掘,最终在子夜时分找回了那个金色的盒子。

此时,梅偌骑在战马上,一手抱着蓝斯特心爱的“白兔姐姐”,一手拿着自己送出去的那个金色盒子娇柔地抱怨道:“真是的,不想要就算了,还埋得这么深,真是浪费本小姐的时间!”

“梅偌大人,现在怎么办?”骑士团长问道。

“混沌之神并不需要代言人,但却需要一名务实的执行人,既然是蓝斯特自己主动放弃的话,那就由你来接替吧。呵呵……”梅偌。

“梅偌大人,属下不敢。”骑士团长惊恐地说道。

“骗你的,这么重要的角色,当然是由本小姐来接替了。”梅偌。

第一百二十三节

******

军队在移动着,越过国境后,哈米瑞的快速屠杀部队正式与我们分离。它们将尽力避免与正规军作战,以妇女作为最优先屠杀对象,其战略目标是‘为分割线提供缓冲地带’,另外战略价值还体现在‘保证在战局失利后能够约束敌方势力的膨胀速度’。

以5000骷髅剑士为主力的部队一路挺进,吃尸鬼们为我们砍下阻碍前进的树木。偶尔与几个不知名的生物相接触,战斗过后分吃免不了阻慢我们前进的步伐。直到出征的第三天,我的骷髅剑士为我们捡回了一只智慧生物……更确切地说,那是一只自称‘画家’的生物。

那家伙2米多高,青灰色的赤裸身体,夹着一个木架子站在帕克斯和我的面前。我承认,我从未见过该种生物。

“加入我们和死……”我发出沙哑的声音说道。

“尊贵的先生们,我是一名画家。”画家说道。

“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奇怪的生物,我只想知道你能为我们带来些什么?”帕克斯问。

“我是一名画家,一名追寻自由和真理的画家。我既不愿意加入你们……尽管你们的确很尊贵,也不打算选择死亡。”画家摇摇头说道。

“我们这里有的是战士,它们是屠杀的机器,它们都愿意见到你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而不愿意见到你死亡的,只有你一个。”我说。

“我可以用我的杰作来交换我的生命,这个世界倘若失去了我,那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天地万物都会感到它们那无与伦比的伤痛!”画家摇着头充满遗憾地说道。

“那你就为我画一幅画像吧!作为我的自传的一幅插画。如果能让我满意的话,那你将不会变成一具尸体。”帕克斯。

“没问题,你一定会非常满意的!”画家青绿的嘴脸露出一个恶心的笑容。

“它该不会有什么奇异的能力吧?说不定会把你的灵魂吸进它的画里面。”我问帕克斯。

“你太迷信了,我从来不相信这个,我的历史,由我自己创造!”帕克斯露出属于他的那个充满自信的笑容。

两个小时过去了,帕克斯一动不动地坐在他的坐架上。无论这只自称画家的生物有何种奇特的能力,它已经为它身后的城市争取了至少两个小时的防御应变时间,它以一己之力拖住了一支能让我们自豪的军队。不过,看到它的作品后,我并不介意再拖上两个小时。

“我也想要一幅,属于我的画像。”我说。

帕克斯转过头来看着我,而画家则更是充满了不解,它甚至张开嘴巴小声地问道:“尊贵的巫妖先生,你那副无比尊贵的容貌……打算怎样画呢?”

盖在布带下的是残破的血肉,即使我没照过镜子却还是知道的。于是,我问道:“你是打算拒绝吗?”

“不,因为那很难得。我从来没在这么近的距离内画过一名如此……让我印象深刻的巫妖……是的!巫妖……伟大的巫妖!”画家转头望向帕克斯:“不过……你们答应过不会杀我的。”

“我保证,你不会变成一具尸体的!”受到质疑的帕克斯不耐烦地回答道。

“那我就放心了。”画家。

两个小时以后,我满意地拿到我心爱的画像,是的,我说我满意。里面一只骑在一头巨大的地行龙身上的黑袍生物……恐怕就是我了。画家并没有画出我的容貌,我甚至怀疑我的蓝亚特龙才是这两个小时以来的主角。

“你真是个人才。”我简略地说。

画家再次露出它那个标志性的恶心笑容。

接着,我一口咬掉画像中右上角的太阳,然后把画抬起,缺口对着天空的太阳打量起来。

“你居然……你居然损坏我画的画?”画家疑惑地问。

“我觉得这样好看多了。”我往身后挥了挥手,说道:“把那只生物封进怨灵塔里。”

画家的笑容不见了,两只冰魔一左一右地架着它离开,它发疯般地喊道:“你不能这样做!你会后悔的!你们这些不讲信用的魔鬼!恶魔!恶魔!”

帕克斯轻轻地抬起指头,画家马上被身边的冰魔冻成冰条,周围的环境也随之安静下来了。帕克斯说道:“它不会变成尸体的,你知道,我一向很守信用。”

“是的。”我说。

“但我们已经浪费了足够多的时间在它身上了,如果它有什么企图的话……”帕克斯。

“没关系,足够多的阻力可以节省我们大量的时间,我们的重点只是怎样把对方吃掉。在兵力足够的情况下,与其偷袭一座空城,还不如直接打击敌方的主力,这样可以避免敌方主力在我们不愿意遭遇的时候突然出现。”我说。

随着部队的推进,铲平了沿路的两个小村庄后,人皮地图上第一座标志性城市终于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我甚至没有兴趣知道它原本叫什么名字,因为它的新名字,我们早就为它想好了,是我们分割大陆开拓希望的‘启征之城’。

城墙9米高,上面分列了两排强弓手,手持一人高的黑弓,肉眼可辨的约有1000人。无护城河,黑铁架城门后站满了手持长枪的轻骑兵,数目不明。城墙内三座了望台上也分别立着少数几名魔法师,每座了望台分别张开了探测敌方真实数量和坐标用的‘真视术’。可以想象城墙后很可能还有投石器之类的人造武器,最坏情况是敌方可能藏有神殿魔法装置以及实力高强的巫师,不过就眼见的数量以及敌方不敢出城的防守策略来看,敌我双方的战力不在同一数量级内。

既然敌方不出城,那么我们第一步要做的自然是布置怨灵塔了,先让5支每支500只骷髅剑士的囚魂部队上前列成一排一排的骨墙,以半包围的阵列防止敌方骑兵突然出城偷袭。另外5支同等力量的囚魂部队留作后备队。被围在中央的蒙特雪人在冰魔的护卫下,放下一座一座的便携式怨灵塔,开始把它们改装成怨灵哨塔。而吃尸鬼则全部派出去绕城侦察,邪恶女妖负责空中侦察,地穴蜘蛛留守本队中央以防御敌方可能的空袭。

完成以上部署后,原本烈日下的中午变成了下午,我们希望等到入夜后再进攻,因为按照人族的作息时间,这个时期的敌人是最累的,而且视力会随着光线减少而大幅度降低。

午夜时分,了望台上的‘真视术’变得格外明亮。

第一百二十四节

“至今为止,城墙上一共换了三批人,虽然我无法辨别他们是否同一批,但敌方的强弓手仍然极有可能在2000人以上。而且根据吃尸鬼的报告,敌方城墙并没有特别低矮或者脆弱的位置。”帕克斯说。

“登城的话,敌方城墙上的人员太多,而我们没有准备足够多的绳索,也没有10米以上的梯子。挖地道没有合适的工具,没几天挖不通的。攻城门的话,骷髅剑士的力量不足以破坏铁制城门,而让蒙特雪人上前的话,大量的死亡会导致我们今后缺乏怨灵塔的运输工具。那么剩下的选择就是用冰魔攻城门或者用骷髅剑士堆土登城了。”我说。

“9米高,堆土太慢了,反正两样都是耗材,还是用我的冰魔吧。转变为水元素傀儡后,强行进入城门内战斗,趁机打开城门。”帕克斯说。

“这里不靠近水源,而且液化后,魔力散失得太快了。”我说。

“没关系,有人的地方总会有水的,而且我们没有可能失败,进城后要补充魔力,有的是资源。”帕克斯说。

“很好,就照你说的办。1000骷髅剑士同时堆土,分散敌方注意力。如果他们只有弓箭的话,这将是一场一面倒的战斗。”我说。

夜里,5支前列囚魂部队分别放出200只拿着土袋的骷髅剑士,让它们以不规则的稀疏散列式前进,另外50只冰魔从怨灵塔护卫队中分离出来,缓慢地跟在骷髅剑士后面。

“别让冰魔跟太近了,进入射程才液化也不迟。”我说。

“我明白的。”帕克斯说。

随着骷髅剑士距离城墙越来越近,天空中的箭矢像小雨点一样不规则地洒下,这些箭的准头很差,即使射中也只是插在土袋上。不过即使他们能射准一点,也无法阻止没有要害的亡灵生物前进的。

我们没有亲自攻城的打算,就远远地看着骷髅剑士们靠近城墙掉下土袋中的填充物,然后又后退,接着又是下一批上前,从城头降下来的箭雨则一次比一次稀疏。

毫无悬念,城门很快分出了胜负,几名武士被冰柱钉在城门外,而冰魔们则在城门内侧与敌方步兵交战着。

接着,我挥了挥手让还在堆土的5支前列囚魂部队随地掉下它们的土袋转移去支缓城门的战斗。两个小时后,当那些后备队还在城墙外捡土袋的时候,我已经站在‘启征之城’的城楼下欣赏夜景了。

更深的夜里,我们接见了一名自称‘民意代表’的骑士,他叫‘格拉讷’。事实上我不知道这位骑士大人刚才滚到哪里去了。只是对于投降者,我自今还没有拒绝的习惯。但问题是,帕克斯是想要成为神的巫妖,自然没有信仰任何神,而我,目前也是无信仰者,所以我们无法为这位骑士找到合适的契约公证人。

“为什么刚才我们在攻城的时候,你们不投降,难道你认为你们现在还投降的资格吗?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暗影法师】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