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61节

魔戒之王_第61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3:5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其它人都惊讶的转过头,因为这是山姆的声音。



    “继续啊!”梅里说。



    “我只知道这些,”山姆红着脸,结巴的说。

    “这是我小时候从比尔博先生那边学到的。因为他知道我最喜欢精灵,所以时常告诉我这方面的故事。他也因为这样才教我识字。比尔博老先生真是博览群书,他还会写诗。我刚刚念的就是他作的诗。”



    “这首诗不是他作的,”神行客说。

    “这是一首叫作‘吉尔加拉德的殒落’,以古语写成的诗歌。这一定是比尔博翻译的,因为我从没听过这个版本。”



    “还有很多句哪,”山姆说,“全都是有关魔多的。我没有背那几句,因为它让我起鸡皮疙瘩。我从没想过自己也要去那个地方!”



    “要去魔多!”皮聘大喊。

    “希望我们不会落到这个下场!”



    “别大喊这个名字!”神行客说。

当他们靠近小径的南端时已经中午了,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沐浴在十月苍白阳光下的灰绿色斜堤。

    它像是座桥一样的通往山丘的北坡。众人决定把握天光,立刻攻顶。现在已经无法再遮掩自己的行踪,他们只能希望没有敌人或是间谍在监视他们。

    附近的山丘上没有任何移动的东西。即使甘道夫就在附近,他们也没发现任何的痕迹。

    

在风云顶的西坡上,他们发现了一个有遮蔽的凹坑,坑底长满了青草。

    山姆和皮聘带着小马和行李留在该处。其它三个人则继续进发。经过半个小时的攀爬之后,神行客轻松的登顶。

    梅里和佛罗多气喘吁吁的随后跟上。斜坡的最后一段又陡又崎岖。

山顶果然有一圈石造建筑的痕迹,上面盖满了累积多年的绿草。

    石圈中间有一堆破碎的岩石。它们外表焦黑,似乎被烈火烘烤过。石堆附近的草全被烧光,而石圈内的草地也全都枯萎焦缩,似乎有场天火落在石圈中。

    四周则没有任何其它的痕迹。

三人站在石圈边,发现的确可以看见四野的景象。

    大部分的区域都是毫无特征的草原,南方间或穿插着稀疏的林木,更远处还有一些水面的反光。

    古道像是缎带一样的从他们脚下的南边穿过,曲曲折折的延伸到东方去。

    道路上没有任何移动的事物。沿着道路往东看,他们就看见了迷雾山脉。

    较近的丘陵显得枯黄、死寂,在它们之后则是高大的灰色轮廓,更后则是在云间闪烁的白色山峰。

    



    “呼,终于到啦!”梅里说。

    “这里看起来真是一片狼籍!没有水、没有遮蔽。也没有甘道夫的踪影。如果他真的来过这边,我也不怪他待不下去啦。”



    “不见得,”神行客若有所思的看着四周。

    “即使他比我们晚到布理一两天,也很有可能先赶到这里来。如果有必要的话,他全力施展的骑术可是非常惊人的。”他突然间低头察看着石堆顶上的一块岩石。

    那岩石比其它的都要扁,都要干净;似乎躲过了山头的烈焰。他捡起石头仔细检查,翻来覆去的看着。

    “最近有人碰过这石头,”他说。

    “你看的出来这些记号是什么意思吗?”

佛罗多在石头的底部看到了一些刮痕。

    



    “看起来似乎是一横,一点,然后又三横,”他说。



    “左边的刮痕可能是代表甘道夫缩写的符文,只是旁边的三划不清楚,”神行客说。

    “虽然我不能确定,但这有可能是甘道夫留下来的计划。这些刮痕很精细,看起来也没经过多久的时间。但这些记号的意思可能和我们猜的完全不同,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游侠们也会使用符文,而他们常经过这里。”



    “假设是甘道夫留的,这会是什么意思?”梅里问。



    “我的推论是,”神行客回答,“这代表的是‘甘三’;也就是说甘道夫十月三号的时候来过这里,大约是三天前。这也说明了他当时一定相当的匆忙或危3ǔωω.cōm险,导致无暇留下更明显、或更清楚的讯息。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得提高警觉了。”



    “真希望有什么办法确认这是他留的,内容并不重要,”佛罗多说。

    “不管他在前面还是后面,知道他已经上路了让人安心许多。”



    “或许吧,”神行客说。

    “在我看来,我相信他曾经到过这里,遇到了危3ǔωω.cōm险。这里有烧灼的痕迹,我刚刚忽然想到三天前夜里的诡异光芒。我猜他是在山顶遭到了攻击,但最后的结果我就无法得知了。他已经不在此地,我们必须要靠自己的力量尽快抵达瑞文戴尔。”



    “瑞文戴尔还有多远?”梅里疲倦的四下打量着。在风云顶上看起来,天地变得十分宽广。

    



    “从布理往东走一天,有座遗忘旅店。我不知道是否有人曾经从那边开始度量过古道的长度,”神行客回答。

    “有人说它很长,有人的看法则正好相反。这条路已经历史悠久,人们只要能够抵达目的地就不会在乎那么多。我只知道我从这边走过去要花多少时间,在天候良好、没有意外的状况下,从这边到布鲁南渡口要十二天。大道在该处跨越从瑞文戴尔流出的喧水河。由于我们接下来无法走大道过去,我推测至少还要两星期。”



    “两星期!”佛罗多说。

    “这之间可能会发生很多事情。”



    “的确,”神行客说。

他们沉默的站在山顶的南端。在这个彷佛与一切隔绝的地方,佛罗多第一次真正意识到走投无路和危3ǔωω.cōm险的意义。

    他对于命运将他带离了可爱的夏尔感到无比的遗憾。他瞪着这条该死的大道,一路看向西边─他故乡所在的地方。

    他突然间发现大道上有两块黑影正缓缓的往西走,定睛一看,他又发现了有另外三个黑点正往西和他们会合。

    他低呼一声,紧抓住神行客的手臂。



    “你看,”他往下指去。

神行客立刻趴了下去,跟着将佛罗多拉了下来。

    梅里警觉的跟着蹲下。



    “怎么一回事?”他低声问道。



    “我不确定,但我必须为最糟糕的状况做准备。”神行客回答。

他们缓缓把头抬起,从石圈间的缺口往外看。

    天色已经渐渐灰暗,从东方飘来的云朵遮住了正在西沉的太阳。三个人都能够看见那些黑影,但梅里和佛罗多都无法看清楚他们确切的形貌。

    不过,有种感觉告诉他们,那几个黑影就是一直紧追不舍的黑骑士。



    “没错,”神行客锐利的目光确认了众人的忧虑。

    “敌人接近了!”

他们小心的伏身离开,沿着北坡往下走,试图和同伴会合。

    山姆和皮聘也没有闲着。他们花时间将附近的区域逛了个遍。他们在不远之处找到了清澈的山泉,附近有最近一两天才留下的脚印。

    两人也在凹坑内找到了营火和匆忙扎营的痕迹。坑洞边缘有几块落下的岩石,山姆在岩石后面找到了一些整齐堆放的柴火。

    



    “不知道甘道夫是否来过这里,”他对皮聘说。

    “从柴火堆放的样子看来,这人是有计划要回来的。”

神行客对这发现大感兴趣。

    “我刚刚真该留下来亲自检查这块区域,”他边说边迫不及待的走到山泉旁检查脚印。

    



    “果然和我担心的一样,”他走回来说。

    “山姆和皮聘踩乱了该处的脚印,现在变得难以分辨。最近有其他的游侠来过此处,是他们留下这些柴火的。不过,附近也有几个不是游侠的足迹。至少有一组是在一两天之前由沉重的靴子所造成的。至少有一组。我不太能够确定,但我觉得该处有许多穿靴子的脚印。”他停了片刻,双眉紧锁的思考着。

    

哈比人脑中全都不约而同的浮现了披着披风、穿着靴子的骑士身影。

    如果那些骑士已经来过这里,神行客最好赶快带他们走。山姆一听到敌人就在几哩外的地方,马上开始用厌恶的眼神打量着这个坑洞。

    



    “神行客先生,我们是不是应该尽快离开?”他不耐烦的问道。

    “天色已经晚了,我不喜欢这个地方;它让我觉得很不安心。”



    “没错,我们必须要马上决定该怎么做,”神行客抬头打量着天色和气候。

    “这么说吧,山姆,”他最后说,“我也不喜欢这个地方。但是我实在想不出来在天黑之前能够赶到什么别的地方去。至少我们可以暂时在这里躲一躲,如果我们离开这里,反而更容易被敌人的耳目发现。我们现在唯一的选择只剩下退回之前所走的路,那里的风险和待在这边一样大。大道一定正被人严密的监视,但如果我们要往南走,藉着该处的地形隐匿行踪,我们就一定得经过大道才行。大道的北边,靠这座山丘的地方一连好几哩都是平坦毫无遮掩的。”



    “这些骑士们看得见吗?”梅里说。

    “我是说,平常他们似乎好像都用鼻子闻,不用眼睛看。至少我感觉在白天的时候是这样。可是,当你发现他们的时候,却立刻叫我们趴下来,而且你现在还说如果我们贸然行动,可能会被发现。”



    “我在山顶的时候太大意了,”神行客说。

    “我当时一心只想要找到甘道夫留下的痕迹,可是,我们三个人一起站在山顶那么久的时间实在太显眼了。黑骑士的马看得见,我们在布理学到的教训告诉我们,黑骑士可以指使人类和其它的动物来当他们的耳目。他们观看白昼的方式和我们不同。我们的身影会让他们看见独特的影子,只有正午的太阳才能消弭。而他们在黑暗中可以看见我们所不知道的许多痕迹和形体:那时才是我们最该害怕的时候。在任何时候,他们都可以闻到生物的血肉,这让他们又渴望、又痛恨。除了鼻子和眼睛之外,他们还有其他的感官。我们一来这边,就可以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因为他们会让我们觉得不对劲。而他们可以更清楚的感觉到我们。除此之外,”他压低声音说,“魔戒会吸引他们。”



    “难道我们真的无路可逃了吗?”佛罗多慌乱的看着四周。

    “我一动就会被发现和追杀!如果我留下来,还会吸引他们过来!”

神行客拍拍他的肩膀说。

    “一切都还有希望,”他说。

    “你并不孤独。我们可以把这里准备好的柴火当做前人给我们的暗示。这里没有什么遮蔽或掩护,但火焰可以身兼两角。索伦可以将一切用在邪恶之途上,火焰也不例外。但这些骑士不喜欢火焰,也会(炫)畏(书)惧(网)那些手持火焰的人。在荒野中,火焰是我们的朋友。”



    “或许吧,”山姆嘀咕道。

    “除了大喊大叫之外,这也是另一个告诉别人‘我们在这里’的好方法。”

※※※

他们在这坑洞最低、最不起眼的地方升起了营火,开始准备晚餐。

    夜色渐渐降临,气温越来越低。他们突然间感觉到饥肠辘辘,因为自从早餐之后他们就什么都没吃了。

    不过,受限于环境,他们只敢草草的准备晚餐。前方的路上只有飞禽走兽,是个人烟罕至的恐怖地方。

    偶尔会有游侠经过那块平原,但他们人数不多,更不会久留。其它的旅客更少,但可能更邪恶。

    食人妖有时会在迷雾山脉的北边山谷中出没。少数的旅客都只会取道大路,而这些大多数都是自顾自赶路的矮人,对陌生的过客不理不睬。

    



    “这些食物要怎么撑到目的地?”佛罗多说。

    “我们过去几天一直省吃俭用,这顿饭也不例外;但我们已经吃掉了比计划要多的食物。如果我们还必须旅行两星期以上,这铁定不够的。”



    “世界上还有其他的食物,”神行客说,“莓子、植物的根、药草,有必要的话我也可以狩猎。在冬天来临之前,你们不需要担心饿肚子的问题。不过,收集食物很累又很耗时,我们不能在这上面浪费时间。请勒紧裤袋,好好想想到爱隆那边要怎么大吃大喝吧!”

气温持续的降低,天色越来越暗。

    他们从这个凹坑往外看,只能看见灰蒙蒙的大地逐渐消失在黑暗中。夜空慢慢出现了星斗。

    佛罗多和伙伴们瑟缩在营火前,披着所有的毯子和衣服。神行客则是照旧只披着斗篷,坐得远远的,若有所思的抽着烟斗。

    

到了晚上,夜色降临之后,火光开始成了唯一的照明。神行客开始讲故事,希望降低大家的不安。

    他知道很多许久以前精灵和人类的历史和传奇,更知道很多远古的善恶事迹。

    他们有些好奇他的年纪到底多大了,又是从那边学到这么多知识的。



    “告诉我们吉尔加拉德的故事,”当他讲完精灵王国的故事时,梅里突然插嘴道。

    “你知道比你之前说的还多的事情吗?”



    “我知道,”神行客回答。

    “佛罗多也知道,因为这和我们的命运息息相关。”梅里和皮聘转头看着佛罗多,后者一言不发的瞪着营火。

    



    “我只知道甘道夫告诉我的那部分,”佛罗多缓缓说。

    “吉尔加拉德是中土世界最后一名伟大的精灵国王。吉尔加拉德在他们的语言中是星光的意思。他和精灵之友伊兰迪尔一起进入--”



    “不行!”神行客插嘴道,“当魔王的仆从就在附近时,我们最好不要讲述这个故事。如果我们能够到达爱隆的住所,你们就应该可以听到完整的故事。”



    “那么再告诉我们一些古代的故事嘛!”山姆恳求道。

    “告诉我一些在精灵迁徙之前的故事。我好想要多听一些关于精灵的传说,这可以帮助我抵抗黑暗。”



    “我说个提努维儿的故事好了,”神行客说,“不过,我只能说个经过简化的版本。因为这个故事原先很长,结局则是无人知晓,而且除了爱隆之外也没有人能够记得真正的传说到底是怎么叙述的。这是个很美的故事,却又有些哀伤,就如同中土世界的所有传说一样。但它依旧可以让你们觉得精神一振。”他沉默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