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67节

魔戒之王_第67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4:1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6
喊着转过头,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开始手舞足蹈地说:“大人!真高兴看到你安然无恙!甘道夫叫我过来看看你是否已经可以下床了,我还以为他在开玩笑。”

“我已经准备好了,”佛罗多说:“我们走,去看看其他的同伴们!”

“我可以带你去找他们,大人,”山姆说:“这个屋子很大,而且有些奇怪。你永远都会遇到新的房间,而且还猜不到什么时候眼前会出现转角,而且还有精灵耶!这里、那里都是精灵!有些精灵像是国王般尊贵又有王者风范、有些像是儿童般天真烂漫,而且还有好多的音乐和歌谣--不过,从我到这以来还没有多少机会享受这些事情,但我开始慢慢了解这地方的风格了。”

“山姆,我知道你之前都在忙些什么,”佛罗多搂着他的肩膀说:“你今晚应该要放开胸怀,好好享受。来吧,带我逛逛!”

山姆带着他通过几道长廊,越过许多阶楼梯,来到河边陡坡旁的一座高地花园中。他看见朋友们都坐在屋子面东的门廊上闲聊。底下的山谷中已经盖上了一层阴影,但山脉的边缘依旧还有太阳的余晖。天气相当温暖,溪水奔流和瀑布的声音十分喧闹,傍晚的空气中充满了树木和花草的香气,彷佛爱隆的花园依旧停留在盛夏的华美时光中。

“万岁!”皮聘跳了起来:“这位就是我们高贵的朋友!快让路给佛罗多,魔戒之王!”

“嘘!”甘道夫从门廊后的阴影之中说道。“邪物无法入侵这座山谷,但我们也不能够轻易提及他,魔戒之王并非佛罗多,而是魔多邪黑塔的主人,他的邪气已经再度伸向这个世界!我们困守在碉堡中,外面的世界却已面临夜暮。”

“甘道夫最近常常说这种话鼓励我们,”皮聘耸耸肩:“他老是觉得我该被好好管一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里就是没办法觉得闷闷不乐、觉得末日将临,如果我知道现在该唱什么歌,我老早就大声地唱了起来。”

“我自己也感觉想要唱歌,”佛罗多笑着说:“只不过现在的我比较想要大吃大喝!”

“我们很快就可以治好你,”皮聘说:“你果然是个鬼灵精,好死不死就在我们要吃饭的时候出现!”

“这可不只是顿饭,这是个宴会!”梅里说:“甘道夫一通知我们你已经好起来之后,我们就马上开始准备。”他话还没说完,马上就被许多铃当声打断了;这是召唤他们进大厅的铃声。

爱隆之屋的大厅挤满了人,大部分都是精灵,不过也有几名其他种族的宾客。爱隆如同以往一样坐在长桌尽头的王座上俯视众人,他的一边坐着葛罗芬戴尔,另一边则是甘道夫。

佛罗多惊奇地看着他们;因为他之前从来没有看过在许多传说中现身的爱隆;而葛罗芬戴尔,甚至是连他以为自己早已熟识的甘道夫,都跟着散发出让人无法逼视的尊贵气魄来。

甘道夫身形比其他两个人矮,但他的白色长发、飘逸的美髯和宽阔的肩膀,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名从古老传说中走出的王者。在他饱经风霜的脸上,浓密的眉毛之下隐藏着黑炭色的双眸,如同炭火一样,会在时机成熟时突然迸出火焰来。

葛罗芬戴尔高大强壮,他拥有一头金发,英俊的五官毫无惧色,充满了欢欣之情。他的双眼精光逼人,话声如同音乐一样悦耳;旁人都看得出来他胸怀智慧,手握权柄,绝不是可以小看的人物。

爱隆的面孔似乎不受岁月的影响,非老亦非少,上面却留着许多欢乐和悲伤的痕迹。他的头发如同破晓前的阴影一样黑暗,上面套着一个小小的银冠。他的双眸如同清澈的傍晚一样的灰湛,其中隐隐透出星斗般的光芒。外表看起来,他似乎是经历无数岁月洗礼的睿智国王,但他所散发出来的气魄又如同身经百战的壮年战士一般。他就是瑞文戴尔的主人,精灵和人类中最出类拔萃的顶尖人物。

在长桌的中央,有一张靠着壁上挂毯、有着遮篷的椅子。椅子上坐着一名美貌让人惊叹不已的绝世美女,她拥有和爱隆一样的气质,佛罗多推测她多半是爱隆的亲属之一。她外表看来年轻,却并非如此单纯。她的秀发上没有任何的风霜,而洁白的玉臂及面孔更是洁白无暇、吹弹可破。她的双目中也同样有着耀目的星光,也同样如同无云的夜晚一样澄澈。但她却散发着一股皇后一般的高贵气质,她的美目流转之间都充满了睿智和深意,彷佛是看透世事的智者占据了她年轻貌美的身躯。她头上套着装饰着宝石的银网,闪烁着白色的光芒。她白色的外袍则没有任何的装饰,除了腰间一条银叶缀成的腰带。

佛罗多正在打量的这位女子,就是凡人极少有缘得见的精灵:亚玟,爱隆之女。据说她继承了露西安倾国倾城的美貌,她被同胞们称呼为安多米尔,因为她是精灵眼中的暮星。她大多数的时间都待在母亲的同胞之间,亦即是山之外的罗瑞安,是最近才回到父亲居住的地方。而她的兄弟伊莱丹和伊罗何则是正在外面执行父亲赋予的任务。他们和北方游侠并肩策马奔驰,猎杀邪恶,永远不敢遗忘母亲曾在半兽人手中受到的折磨。(译注一)

佛罗多从没看过,也没想过世界上会有这么美丽的生灵;而且,当他看到自己竟然在爱隆的主桌上也有一个位置,得以身处于这么多美丽高贵的人儿之间,更是让他受宠若惊。虽然他坐在大小适中的椅子上,又垫了很多个软垫,但他还是觉得自己十分渺小,有些格格不入。不过,这种感觉很快就过去了。

这场宴会宾主尽欢,而美食佳肴也没有让客人有丝毫分心的机会,他过了相当久的时间之后才抬起头来,也才有机会打量左右邻居。佛罗多的右边坐着一名看起来地位相当高的矮人,他的胡子又白又长,几乎如同他所穿着的雪白上衣一样的洁白,繁戴着银色的腰带,脖子上挂着缀有钻石的银练子。佛罗多停下嚼食的动作,看着他发呆。

“欢迎欢迎!幸会幸会!”矮人转过来对他说。他甚至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向他鞠躬:“葛罗音听候阁下差遣。”他这个躬又鞠得更深了。

“佛罗多。巴金斯听候阁下及阁下的家人差遣,”佛罗多猛地站起来,把软垫打翻了一地,但还是按照礼数正确地回答:“您是否就是那位伟大的索林。橡木盾十二位伙伴之一的葛罗音大人呢?”

“你说的没错,”矮人捡起软垫,好心地扶着佛罗多坐回位子上。“我就不需要对您多问了;因为我已经知道您是我们著名的朋友比尔博的亲戚和继承人,请容我恭喜您的康复。”

“多谢您的关切。”佛罗多说。

“我听说您经历了不少冒险,”葛罗音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四位哈比人千里迢迢地赶到这里来?自从比尔博和我们一起旅行以来,我就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了。不过,由于甘道夫和爱隆似乎不愿意对此多谈,或许我也不该多问?”

“我想我们现在最好还是不要谈这件事,至少目前暂时不要。”佛罗多礼貌地说。他猜测即使在爱隆的居所中,魔戒依旧不是可以轻松谈论的话题。反正,他目前也想要暂时忘却这些烦恼。“不过,我也很好奇,”他补充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才让您这位地位崇高的矮人大老远地从孤山跑到这里来。”

葛罗音看着他。“如果您还不知道,我想目前也暂时别谈这件事情。我相信不久之后爱隆大人就会召见我们所有人,到时就会听到很多相关的情报。不过,除了这些烦心事之外,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聊!”

接下来整顿饭的时间,两人都不停地交谈着。不过,佛罗多听得比说的多,因为,在此地感觉起来,夏尔的消息显得微不足道;而魔戒又是他无法透露的机密。相形之下,葛罗音就有很多关于荒地北边的消息可以告诉他。他从葛罗音口中知道:现在比翁的儿子,长老郁比翁现在已经成了许多人类的领袖;他们的领土位在迷雾森林和山脉之间,没有任何的半兽人或是野狼胆敢进入。

“没错,”葛罗音说:“如果不是比翁一族的人,从谷地到瑞文戴尔之间的领土早就被邪恶势力给吞并了。他们为了保持高山隘口和卡洛克渡口的畅通而拼死奋战,但他们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他摇摇头说:“像以前的比翁一族一样,他们依旧不喜欢矮人,但他们还是很可靠的,在这样的乱世中,这就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了。谷地的人类是对我们最友善的族群了。巴德一族人真是好人,神射手巴德的孙子依旧是他们的领袖,布兰德是巴德之子巴恩的儿子,他是个善于领导统御的国王,他们的疆界现在远到爱斯加极南和极东的地方。”

“您自己的同胞呢?”佛罗多说。

“有很多可以说的,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葛罗音道:“不过,大多数还是好消息:截至目前为止,我们还算幸运;只是我们依旧无法躲过时代的阴影。如果您真的想要知道我们的状况,我很愿意和您分享。不过,您一觉得无聊,就立刻告诉我!俗谚有云:矮人一谈到工艺,嘴巴就停不了。”

于是,葛罗音开始详述整个矮人王国的风土人情。他很高兴可以遇到一名这么有礼貌的倾听者;因为即使佛罗多很快就迷失在众多的异邦地名和人名之间,他也没有露出疲态,或是转移话题。事实上,对于丹恩还是山下矮人国度的国王这个消息,他非常感兴趣。丹恩现在已经老态龙钟(他刚过完两百五十岁生日),富有得让人难以想像。在侥幸从惨烈的五军之战中生存下来的十人队伍中,还有七名队员依旧建在:德瓦林、葛罗音、朵力、诺力、毕佛、波佛、庞伯,庞伯现在胖到已经没办法从客厅走到饭厅了,光要把他抬起来就得请六名年轻的矮人使尽全力才行。

“那巴林和欧瑞以及欧林呢?”佛罗多问道。

葛罗音的面上掠过一阵阴影。“我们不确定,”他回答道:“我会来此地寻求瑞文戴尔居民的协助,就是因为巴林的遭遇,今晚我们还是先别谈这件事情吧!”

葛罗音继续描述着同胞们的丰功伟业,让佛罗多知道他们在谷地和在山脉中进行了多么艰苦的工程。“我们的表现非常不错,”他口沫横飞地说。“但是在冶金学上面我们比不上祖先的成就,许多的秘密都已经失传了。我们可以打造坚固的盔甲和锋利的刀剑;但我们再也打造不出恶龙来袭前那种品质的武器和盔甲了。我们只有在开矿和建筑方面超越前人的成就。你该看看谷底和山脉中的渠道,还有那些蓄水池!你该看看那些用五色鹅卵石铺设的大道!还有地表下众多雕梁画栋的幽深城市,还有山侧那些高耸入云的螺旋宝塔!看过这些华丽的建筑之后,你才会知道我们可不是坐吃山空。”

“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去看看,”佛罗多咋舌道:“比尔博如果能看见恶龙史矛革破坏一切之后欣欣向荣的景象,一定会很吃惊的!”

葛罗音看着佛罗多,微笑道:“你真的很喜欢比尔博,对吧?”

“没错,”佛罗多回答:“我宁愿放弃亲睹世界上所有华丽宫殿的机会,只要能再见比尔博一面。”

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宴会终于告一段落。爱隆和亚玟起身离开大厅,其他人都秩序井然地跟在后面。大门打了开来,众人跟着越过宽广的走廊,来到另一个更大的大厅中,此地没有任何的桌子,只有两侧柱子之间各有一座燃着熊熊烈火的壁炉。佛罗多发现甘道夫就在身边,“这是烈火之厅,”巫师说:“如果你打起精神,应该可以听见许多的歌谣和故事。除非是特殊节日,否则此地一向是空旷安静的,平日是想要找地方沉思和冥想的人们的去处。此地的炉火终年不息,但却没有其他的照明。”

当爱隆走向大厅内为他准备好的座位时,精灵的乐手开始演奏甜美的音乐。人群慢慢地进入大厅,佛罗多欣喜不已地看着许多张美丽的面孔;金黄色的火光在他们的脸上和发稍闪烁着。突然间,他注意到在对面壁炉边不远的地方,有个小小的黑色身影靠着柱子坐在矮凳上。他脚边摆着一个水杯和一些面包。佛罗多一开始以为他生病了(瑞文戴尔的人不知道会不会生病),所以才没有参加宴会。他的头似乎紧靠着胸口,正陷入沉睡的状态中,他的面孔则是被斗篷的阴影所遮挡住。

爱隆走向前,站在那沉默的身影旁。“醒来啦,小贵宾!”他露出笑容说。接着,他转过身对着佛罗多比了个手势。“佛罗多,现在是你美梦成真的时候了,”他说:“这就是你想念不已的那名朋友。”

那身影抬起头,拨开兜帽。

“比尔博!”佛罗多一认出对方,立刻冲向前。

“好{炫&书&网}久不见,佛罗多小朋友!”比尔博说:“你终于还是赶到这里来了。我之前希望你能够安然无恙地到这里来。好啦,好啦!原来这场盛大的宴会都是为了庆祝你的康复啊,你玩得还愉快吧?”

“你为什么没出席呢?”佛罗多大喊道:“为什么我之前都没办法见到你?”

“都是因为你睡着了,我可是探望过你好多次了哪!我每天都会和山姆一起坐在你身边看着你。至于这个宴会,我现在已经不那么热衷这类的事情了,而且,我也有别的事情要忙。”

“你在忙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我坐在这里思考呀!这些天我常常这样做,而这里又是最适合这样做的地方。怎么会有人会叫我醒过来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