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76节

魔戒之王_第76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4:5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6
我看不见你的未来,我也不知道你的任务该如何完成。魔影已经抵达了山脚下,甚至越过了灰泛河流域,魔影之下的一切都不是我能看清的。你会遇见许多的敌人,有些是光明正大的,有些是偷偷摸摸的,经过伪装的。你会在最出乎意料之外的地方找到盟友。我会尽可能地送出讯息,通知这广大世界中的朋友。不过,这块大地已经陷入了空前的危机,有的消息可能会落入错误的耳中,有些则不会比你的脚程快多少。”

“因此,我将替你挑选同伴,视他们的意愿和命运而决定和你共度的旅程。人数不能太多,因为这趟任务的成败关键在于速度和秘密。即使我拥有远古时代的精灵重甲部队,也只会引起魔多大军的报复,不会有太多的作用。”

“魔戒远征队的人数必须是九名,九名生灵对抗九名邪恶的死灵。除了你和你忠实的仆人之外,甘道夫会参加,因为这是他自始至终参与的使命,也可能是他努力的终点。”

“至于其他的,将必须代表这世界上爱好自由与和平的人们:精灵、矮人和人类。勒苟拉斯代表精灵,葛罗音之子金雳代表矮人,他们至少愿意越过迷雾山脉,甚至是到更远的地方。至于人类,你应该挑选亚拉松之子亚拉冈,因为埃西铎的戒指和他息息相关。”

“神行客!”佛罗多高兴地大喊。

“没错,”他笑着说:“我请求您再度同意在下与你作伴,佛罗多。”

“我本来想要哀求你跟我一起来,”佛罗多说:“只是我原先以为你会和波罗莫一起前往米那斯提力斯。”

“我的确要,”亚拉冈说:“在我赴战场之前,也必须要重铸断折圣剑。但你的道路和我的道路中间有好几百哩是相互重叠的,因此,波罗莫也会加入我们的队伍,他是个勇敢善战的人。”

“那么还剩下两个空缺,”爱隆说:“我要再考虑考虑,我应该可以在这里找到两位能征善战的人们和你一起去。”

“可是这样一来就没我们的位子了!”皮聘不满地大喊:“我们不想要被丢下来,我们想要和佛罗多一起去。”

“这是因为你们还不了解、不清楚眼前的路上到底有些什么。”爱隆毫不留情地反驳。

“佛罗多也不了解啊,”甘道夫出奇不意地支持皮聘的说法:“我们也都不知道。的确,如果这些哈比人知道有多危 3ǔωω.cōm险,他们就不会敢去了。但他们依然想要去,或者是希望自己敢和朋友一起去,否则就会感到羞愧和不快乐。爱隆,我认为,在这件事情上面你应该让他们的友谊胜过你的睿智。即使你选择像是葛罗芬戴尔这样的精灵贵族,他也不可能直杀到邪黑塔中,或者是靠着他的力量打开通往末日裂隙的道路。”

“你的口气实在很沉重,”爱隆说:“但我很怀疑,夏尔并没有免于危 3ǔωω.cōm险,我本来想要让这两人回去当信差,尽可能地拯救一切,照着他们的传统和习俗警告同胞,看看能做些什么。无论如何,我认为,这两位之中较年轻的皮瑞格林。图克应该留下来,我总觉得他不应该跟着一起去。”

“那么,爱隆大人,你得要把我关起来,或者是把我绑在袋子里面,”皮聘说:“不然我死也会跟着去。”

“那么,就这样吧。你就是其中的一员,”爱隆叹气道:“现在,九人小组已经齐聚了,七天之内你们就必须出发。”

伊兰迪尔圣剑在精灵巧匠的手下重铸了。在剑身上介于日月的花纹之间有着七枚星辰。剑身上还有许多带着神秘力量的符文,因为亚拉冈这次准备要和魔多开战,必须要有强力的守护才行。当宝剑重铸时,它发出刺眼的光芒,太阳的符号隐隐闪出红光,月亮则是发出柔顺的银光,剑锋显得无比锐利。亚拉冈重新替这柄宝剑命名为安都瑞尔,西方之炎。

亚拉冈和甘道夫自此之后,就经常密商着未来会遇到的重重危 3ǔωω.cōm险,并且在爱隆的屋子中找寻、阅读着许多的传说和古老的地图。有些时候佛罗多和他们在一起,但大多时候他相信两人的领导,把时间都花在比尔博身上。

在最后的那几天,哈比人们经常围坐在烈焰之厅中,倾听着露西安和贝伦一同找回那美丽精灵之钻的故事。到了白天,当皮聘和梅里四处乱跑的时候,佛罗多和山姆会待在比尔博的小书坊中。比尔博会念诵他书上的句子(看来距离完成还有一段距离),或者吟唱他的诗歌,又或者是记录佛罗多冒险的细节。

最后一天早上,佛罗多和比尔博单独相处。老哈比人从床下拉出一个箱子。他打开盖子,在箱中翻弄着。

“这是你的宝剑,”他说:“但它已经断掉了。我为了预防万一,替你把它收了起来。但我忘记询问铁匠是否可以重铸这柄武器。看来现在也没时间了,所以,我想,或许你可以接受这柄武器,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他从箱子里面拿出一柄插在破旧皮鞘内的武器来。当他抽出短剑时,那经过细心照顾的锋利武器闪出冷冽的光芒。“这是宝剑刺针,”他说,边一点也不费力气的将它深深插入柱子中:“如果你愿意的话,收下它,我想以后再也不需要用到它了。”

佛罗多高兴地收下这礼物。

“而且,还有这个!”比尔博接着拿出一叠看来比外表要沉重的东西。他解开了好几层的布包之后,拿出一件锁子甲背心。这是由许多金属环所结成的,拥有如同布料一般的弹性,像冰一般的低温,如同钢铁一般坚硬。它闪烁着如同白银一样的光芒,上面点缀着白色的宝石。跟整套背心配成一套的是一条珍珠和水晶的皮带。

“这很漂亮,对吧?”比尔博将它对着光移动:“而且也很有用。这是索林给我的矮人锁子甲,我在出发之前从米丘窟把它拿了回来,和行李一起打包。除了魔戒之外,我把上次旅行的所有纪念品都带走了。但没想到将来会有用到它的一天,除了偶尔看看之外,我不需要这东西了。如果你穿上它,几乎不会感觉到额外的重量。”

“我看起来应该--我觉得应该很合适才对,”佛罗多说。

“我就是这样对自己说的,”比尔博说:“不过,别管看起来怎么样了。你可以把它穿在外衣之下。来吧!你这个秘密只能和我分享。千万别告诉任何人!我知道你一直穿着它会感觉好一点,我总觉得它可以抵抗黑骑士武器的攻击。”他低声说。

“好的,我收下它。”佛罗多感动地说。比尔博替他穿上,将刺针插在闪闪动人的腰带上。最后,佛罗多再穿上他饱经风霜的旧衬衫、裤子和外套。

“你看起来跟一般哈比人没什么两样,”比尔博说:“但你的内涵可与一般人不一样。祝你好运!”他转过身,看着窗外,试着哼出不成调的曲子。

“比尔博,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你对我太好了。”佛罗多说。

“那就别道谢!”老哈比人转过身,拍着他的背。“喔!”他大喊道:“你现在拍起来很硬了!不过,告诉你一件事,哈比人得要团结起来,特别是巴金斯家人更是如此。我只要求一件事情:尽可能的照顾好自己,把消息带回我这边来,同时也请记下任何你遇到的歌谣或是诗句。我会尽量在你回来之前把书写完,如果我有时间,我会想要赶快写出第二本书来。”他又走到窗户边,开始轻轻的哼唱。

我坐在炉火边思索,想着过去所经历的一切,看着那遍野的花朵和蝴蝶,还有那盛夏的世界;黄色的树叶和游丝,出现在那过去的秋天,银色的太阳和晨间的迷雾,清风吹上我的发际。

我坐在炉火边思索,世界未来的模样,何时冬至春不来,如同我以往所见它的模样。

世界上有无数的事物,我还一直未能得见:每个森林、每座涌泉,都有截然不同的世界。

我坐在炉火边思索,许久以前的人儿,以及未来的子孙,那些目睹我未曾得见世界的人儿。

我坐在椅子上思考,过去流逝的时间,一边倾听着门口的声音,还有游子归乡的蹒跚。

※※※

那是接近十二月底的一个冰冷、灰白的日子。东风扫过光秃秃的树干,穿越了山丘上黑暗的松林。残破的云朵在天空中翻滚着,显得又低又暗。当早来的傍晚开始落下阴影时,队伍整装待发。他们准备天一黑就出发,因为爱隆建议他们尽可能利用夜色进发,直到他们远离瑞文戴尔为止。

“你们必须要提防索伦的许多耳目,”他说:“我相信他已经得知黑骑士受创的消息,他将会暴怒不已。很快地,步行和飞行的间谍都会充斥在北方的大地上。在你们出发的时候,连天空上的飞禽都必须要小心才是。”

众人没有携带多少的武器,因为这趟旅程的关键在于隐密行动而非大开大阖的杀戮。亚拉冈除了安都瑞尔之外没有别的武器,他像是一般的游侠一样穿着锈绿色和褐色的衣物。波罗莫带着柄长剑,样式类似安都瑞尔,却没有那么大的来头;他还背着盾牌和那只巨大的号角。

“这在山脉和谷地中将可以响彻云霄,”他说:“让所有刚铎之敌逃窜吧!”他将号角凑到嘴边用力一吹,巨大的号声在山谷中回汤,所有在瑞文戴尔的人一听见这声音立刻都跳了起来。

“下次你最好不要贸然吹动这号角,波罗莫,”爱隆说:“除非你又再度回到国境内,而且有了极大的危 3ǔωω.cōm险。”

“或许吧,”波罗莫表示:“或许日后我们必须要在黑夜中行动,但我每次出发的时候都会吹号,不喜欢像个小偷一样的鬼鬼祟祟。”

只有矮人金雳从一开始就穿着锁子甲,因为他们十分擅于负重,他的腰间插着一柄宽大的战斧。勒苟拉斯背着一柄弓和一筒箭,腰间插着一柄长刀。年轻的哈比人们都带着从古墓中弄来的宝剑,但佛罗多带着的则是宝剑刺针。而他的锁子甲如同比尔博所希望的一样,是悄悄的穿在衣服底下。甘道夫拿着手杖,腰间却带着格兰瑞--敌击剑,这和孤山中与索林陪葬的兽咬剑正是一对。

爱隆也叮嘱每个人必须加上温暖的厚衣,外套和斗篷也都镶上了毛皮边。额外的装备和衣物以及食物则被放在一匹小马身上,这匹小马还是他们在布理所买的那匹可怜的小动物。

待在瑞文戴尔的这段日子在它身上创造了奇迹,它变得毛皮丰润,似乎又恢复了青春年少。是山姆坚称它一定要来,否则比尔(他对它的称呼)会吃不好睡不好。

“这只动物几乎可以说话了,”他说:“如果他再继续留在这里,可能真会说话。它看我的眼神就像皮聘先生的说法一样:如果你不让我跟,老子就自己来。”因此,比尔担任驼兽的工作,不过,它却是队伍中唯一看来兴高彩烈的成员。

他们的欢送是在大厅中举行的,他们现在只在等待着甘道夫从屋子里面出来。敝开的大门中流泄出温暖的黄光,许多的窗户内也都闪动着光芒。比尔博瑟缩在毛皮大氅内,站在佛罗多身边。亚拉冈坐在地上,头放在两腿之间;只有爱隆知道这对他来说代表着什么。其他人则是黑暗中几个不引人注目的灰影。

山姆站在小马身边,发出啧啧声,边阴郁地瞪着底下哗哗的流水;他对于冒险的渴望这时落入了最低点。

“比尔,老友,”他说:“你不应该和我们一起来的。你可以留在这边,吃着最好的干草,等到明年春天一来,就又有新鲜的牧草可以吃。”比尔摇摇尾巴,什么都没说。

山姆调整一下背包,紧张默念着里面所有的东西,希望自己不要忘记任何东西。他最珍贵的宝贝厨具、只要有机会就会装满的小盐盒、一大堆的烟草(但我打赌最后还是会不够),打火石和火绒盒、羊毛袜、被单,以及许多主人将来会需要的杂七杂八东西,到时他可以自信满满的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他一项一项的清点。

“绳子!”他嘀咕着:“竟然忘了绳子!昨天晚上你还在对自己说:‘山姆,来段绳子怎么样?如果你没有,你一定会想要的。’看吧,我现在想要,却来不及了。”

就在那一刻,甘道夫和爱隆一起走了出来,他将队伍召唤到身边:“这是我最后的叮咛,”他压低声音说:“魔戒持有者这次的任务是要前往末日山。他只有一个责任,绝对不可以丢弃魔戒,或是让它落入任何魔王的爪牙手中。只有在最危急的时候,才可以把它交给身边的伙伴,或是参与过我们会议的成员。其他人则是没有任何义务,只须尽力协助他。只要有机会,你们可以分散,或是回来,或是朝向别的方向前进。你们走得越远,要回头就越困难。但你们并没有受到任何誓约的牵绊,没有任何人可以逼你们走不想要走的路。因为你们还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所在,也不知道未来会遇上些什么。”

“当道路黑暗时,说出再会的人是没有信心的人,”金雳说。

“或许吧,”爱隆说:“但我希望还没见过日落的人,也不要发誓走在黑暗的道路上。”

“但誓约却可以巩固动摇的心灵,”金雳说。

“或是让它断折,”爱隆回答:“不要看得太远!只要抱持着希望就好!再会了,愿人类、精灵和所有爱好自由的人祝福你们。愿星光时常照耀在你们脸上!”

“祝……祝你们好运!”比尔博冷得发抖:“看来,佛罗多小朋友应该是没办法写日记了。不过,回来的时候我要你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