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82节

魔戒之王_第82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2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6
疑问时询问他的意见,但做出最后决定的永远都是甘道夫。摩瑞亚矿坑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金雳这名矮人的想像。对甘道夫来说,过去在这里冒险的记忆,这次也没有多少帮助。但是,不论通道多么复杂曲折,只要能够通往他的目的地,他就绝不会退缩。

※※※

“别害怕!”亚拉冈说。这次的暂停比以往要久,甘道夫和金雳交头接耳了好一阵子,其他人则是紧张地在后面等待着。“别害怕!我曾经和他一起经历了许多冒险。虽然都没有这么黑暗,但是如果你去瑞文戴尔打听一下,你会听到许多他冒险犯难的英勇事迹。只要有路,他就不会迷失。他不顾我们的恐惧,强行带我们进入这里,但以他的个性,他也会负责的带我们离开这里,不管这会让他付出多少代价。他比精灵女皇的爱猫,还更能够在黑暗中找到出路。”

幸好远征队拥有这样的向导。因为他们在匆忙逃进洞穴内的时候,并没有携带任何燃料或是可以制造火把的道具。如果没有任何的光源,他们可能很快的就会遇上悲剧。因为此地不只有许多岔路必须做出选择,更有很多的地洞和陷坑,甚至还有脚步声会跟着回响的深井。墙壁上和地板上都有很深的裂隙,他们脚下也时常出现各式各样的深沟。有些深沟甚至宽达七尺,皮聘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奋力跳过这深沟。底下还传来汨汨的水声,彷佛有某种巨大的水车正在黑暗中运作。

“绳子!”山姆嘀咕着。“我就知道如果忘记带这样东西,就一定会用到它!”

※※※

由于这些随处可见的危 3ǔωω.cōm险不停的出现,他们行进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慢。他们已经开始觉得自己是在山底下永无止尽的原地踏步。他们已经非常疲倦了,却又不敢随便找地方休息。佛罗多在逃过一劫之后心情变好许多,用餐和瑞文戴尔的秘传饮料,更是让他神清气爽。但是,现在,一种深沉的不安和恐惧,开始再度袭向他。虽然他被毒刃刺伤的伤口,已经在瑞文戴尔被治好了,但是那伤口还是在他的心上留下了痕迹。他的感觉变得更为敏锐,可以感受到许多之前浑然不觉的迹象;另一个征兆,是他黑暗中视物的能力变得更强了,队伍中除了甘道夫之外,可能没人看得比他更清楚。而且,他还是魔戒的持有者;魔戒挂在他胸前的项练上,有时会变得十分沉重。他可以确切的感觉到前方有邪恶的气息,而后方也有邪恶紧紧相逼;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只是将剑柄握得更紧,继续不动声色地往前走。

他身后的队员极少开口,即使偶尔有也只是交头接耳的低语。除了他们自己的脚步声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金雳矮人靴子的闷响、波罗莫沉重的脚步、勒苟拉斯轻盈的步履声、哈比人低微不可闻的声音,以及亚拉冈缓慢、坚定,大步跨出的声音。当他们停下脚步时,除了偶尔传来的滴水声之外,四下一点声音都没有。但佛罗多开始听到,或者是开始想像出一种诡异的声音:有点像是赤脚走路的微弱声响。它一直不够近、不够大声,让他无法确定是否真有其事;但只要远征队开始移动,那脚步声就不会停止。但这绝对不是回音;因为当队伍停下来的时候,这脚步声往往会继续一段时间,最后才跟着停下来。

※※※

他们是在日落之后进入矿坑的。这段时间以来,除了几次暂停之外,他们已经毫无休息的走了好几个小时。甘道夫此时突然停下来认真地开始检查方向。他面前是一个宽大的拱门,通往三条通道,所有的方向都是往东;但最左边的道路往下,最右边的道路则是往上,中间的道路持续往前,平坦、却非常狭窄。

“我根本不记得有这个地方!”甘道夫站在拱门之下,不知如何是好地说着。他高举手杖,希望能够找到任何足以协助他决定道路的蛛丝马迹,但一点痕迹都找不到。“我已经累到没办法清楚思考了,”他摇着头说:“我想你们至少跟我一样累,或者更疲倦。我们今晚最好就留在这边休息了。你们知道我的意思吧!虽然这里面是永恒的黑夜,但外面的时间应该早就过午夜了。”

“可怜的比尔!”山姆长吁短叹的说:“不知道它怎么样了,希望那些恶狼没有抓到它才好。”

他们在拱门的左方发现了一个半掩着的石门,不过,手一推就打开了,里面看起来是沿着石壁开凿出来的一个大房间。

“别急!别急!””皮聘和梅里一看见有地方可以休息,立刻兴高采烈地冲向前;甘道夫连忙大喊:“稳住!你们还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让我先进去吧。”

他小心翼翼地走进去,其他人则是跟在后面。“你看!”他用手杖指着地板正中央。一行人这才看见有一座深井的洞口。附近有许多断裂的生锈铁练,有些还伸入那个深井的洞口中,附近则都是岩石的碎片。

“你们刚才可能会不小心跌进去,现在搞不好还在猜测到底什么时候会摔到地面,”亚拉冈对梅里说:“在你们还有向导的时候,最好请他带路。”

“这里似乎是个守卫营房,是用来看守外面的三座通道的,”金雳说:“这个洞很明显的给守卫用的,上面原先还有一个石盖。可是,现在那个石盖因为不明原因而破掉了,我们最好小心一点。”

皮聘的好奇心让他忍不住要往井内看。当其他人正在整理毯子,准备靠墙铺床的时候,他悄悄地溜到井边,往内打量着。一阵冷风从底下不可见的深渊扑面而来。在该死的好奇心怂恿下,他捡起一颗石头,把它丢下去。在底下传来任何声响之前他觉得心跳了好几次。然后,从很远的地方,彷佛传来石头落进深水里面的声音。噗通!但是在许多隧道的放大和回响之下,这声音很快的传了出去。

“那是什么声音?”甘道夫低呼道。当皮聘承认他的所作所为之后,甘道夫松了一口气,但他还是很生气:“你这个图克家的笨人!”他低声怒骂道:“这可是次严肃的任务,不是哈比人的散步郊游。下次你最好把自己丢进去,就省了我们很多麻烦。不要再搞鬼了!”

过了几分钟,四下还是一片寂静。不过,从遥远的地深处传来了微弱的敲打声:咚当、当咚。他们纷纷停下手边的事情,侧耳倾听着。当回音消失之后,他们又继续听到咚当、咚当、当当、咚。这听起来像是某种让人不安的讯号,但是,不久之后这敲打声也跟着消失,不再出现。

“除非我耳朵坏了,不然这一定是锤子的声音,”金雳说。

“没错,”甘道夫说:“我不喜欢这种感觉。这或许和皮聘那颗愚蠢的石头没有关系;但它很有可能吵醒了某个不该醒来的力量。你们最好不要再做这类的傻事!希望我们这次可以不受打搅地好好休息。皮聘,你,就是第一班值夜的人,这算是对你英勇行为的奖赏,”他伸着懒腰缩进毯子内。

皮聘一脸无辜样地在黑暗中坐在门边,但他依旧不安的频频回首,担心会有什么恐怖的怪物从井里面爬出来。即使只用张毯子,他也想要把井口盖起来;但就算甘道夫看来已经睡着了,他也不敢再靠近井边。

事实上,甘道夫只是躺着不动,不出声而已。他正在努力思考着之前进入矿坑的一点一滴,试图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只要转错一个弯,可能就会铸成大错。一个小时之后,他爬了起来,走到皮聘身边。

“去找个地方睡觉吧,小子,”他温柔地说:“我想你应该很想睡觉的。我睡不着,所以就由我来值夜吧。”

甘道夫在门边坐了下来:“我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嘀咕着:“我想抽烟!从大风雪那天早晨之后,我就没有尝过烟草的滋味了。”

皮聘睡着前最后看见的景象,是老巫师蹲在地上,用满布老茧的手护住火焰。那阵火光照亮了巫师的尖鼻子和他吐出的烟圈。

※※※

叫醒所有人的是甘道夫。他自己一个人整整守了六个小时的夜,让其他人好好休息了一晚。“我在守夜的时候下定了决心,”他说:“我不喜欢中间那条路给我的感觉,我也不喜欢左边那条路的味道:底下有什么恶臭的东西在作怪,这是我的向导本能告诉我的。我决定走右边,我们又该继续往上爬了。”

他们持续不停的走了整整八个小时,中间只有两次短暂的休息。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危 3ǔωω.cōm险,也没听到任何异响,眼前只有甘道夫手杖的光芒,像是鬼火一般在前面领路。他们所选择的道路继续往上攀升,他们似乎走在一段一段的斜坡上,越往上走,斜坡就越宽广、越平缓。走道两边完全没有任何的分岔或是房间,地板则是平坦无缺陷,没有陷坑或是深沟。很明显的,他们所踏上的地方以前曾是条很重要的大道,也让他们行进的速度比昨天快上许多。

他们就这样走了大约二十哩,直直的朝着东方前进。不过,如果以直线距离来看,多半只有十五哩左右。随着一行人越走越高,佛罗多的精神越来越好,但他依旧有种受到压抑的感觉;有时他依旧听见,或是觉得自己听见队伍后面传来那持续的、不属于回音的脚步声。

这是哈比人在不休息的状况下所能够走的最长距离,他们一路上都想要找到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突然间,左右两方的墙壁消失了。他们似乎穿过了某种的拱门,进入了一个空旷、广大的地方。他们身后是热烘烘的暖空气,眼前则是扑面冰凉的冷风。众人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在门口张望着。

甘道夫似乎很高兴:“我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他说:“我们终于来到可以住人的地方了!我猜我们已经离东边不远了。如果我没猜错,我们的地势很高,比丁瑞尔出口还要高得多了。从空气流动的感觉看来,我们应该是在一个宽广的大厅中,现在可以冒险弄点真正的照明了。”

他举起手杖,瞬间四下闪起一阵如同闪电的亮光。巨大的阴影立刻往四面投射,他们这才头一次看见顶上高远的天花板,还有许多雄伟的石柱支撑着它。四面则是一座宽广的大厅,黑色的墙壁经过打磨,如同玻璃一样闪亮。他们还看见另外三个拥有同样黑色拱门的入口,一个就在他们正对面,另外两方则各有一个。接着,光芒就消失了。

“我们现在先这样做就够了,”甘道夫说:“过去山边曾经开凿了很大的窗户,可以将阳光引进矿坑中位处上方的洞穴。我想我们现在就在这个地方,不过外面天还是黑的,所以我们现在看不出来。如果我没猜错,明早就可以看见阳光照进这里。现在我们最好先不要乱跑,把握机会休息。截至目前为止一切都很顺利,黑暗的道路已经快要结束了。不过,我们还是不要掉以轻心,要走出地底还有很长的一段道路。”

一行人当晚就在这巨大的洞穴大厅中过夜。他们挤在一起躲避外面冷风所带来的酷寒,外面的冷风似乎找到地方直接钻进这里。他们觉得自己被无边无际的黑暗、空旷所包围,又在永无止尽的阶梯和隧道之间感到无比的压力。哈比人曾经听过最异想天开的谣言,也比不上这里的恐怖和壮丽的景象。

“这里一定有过非常非常多的矮人,”山姆说,“每个人都比地鼠还要忙碌五百年,才能够挖出这么大的洞穴!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他们平常应该不会居住在这些黑漆漆的洞穴里面吧?”

“这些才不是什么洞穴,”金雳说:“这是个伟大的地底国度,是矮人故乡之城。在古代的时候,这里并非是黑漆漆的死域,而是充满了光明和美丽的都市,至今依旧在我们的歌曲中流传。”

他站了起来,在黑暗中开始用低沉的声音吟颂,众人聆听着这曲调在空旷的大厅中回响。

世界初开,山脉翠绿,月亮皎洁无痕,岩石小溪未有痕迹,孤身的都灵方才爬起,他命名了原先无名的山丘和谷地,尝试了未有人品尝过的井溪;他停下脚步,看着镜影湖,看见如冠般的星辰现出,如银线上的宝石,在他头上飞逝。

世界美丽,山脉高耸,在远古时代,那格斯隆德的伟大国王堕落之前,美丽的贡多林已败亡,就在那海外以西,都灵的世界依旧美丽。

雕刻出来的王座让他称王,众多的石柱排列成行,金色的屋顶银色的地砖,门上还有神秘的符文钻。

阳光星辰和月亮,照耀在闪光的水晶灯旁,不受黑夜云朵遮掩,永世美丽耀眼。

铁锤击打铁砧,凿刀工匠的工艺真;炉火中铸刀,铁铺中打剑矿工挖坑,石匠兴建。

绿宝石、珍珠和蛋白石,金刚打造成鱼鳞时,盾牌与头盔,斧头与宝刀,还有那成千上百的长矛。

都灵的子民不担忧,在那山下养尊处优:竖琴飘仙乐,诗人颂诗歌,大门号角响起不为动干戈。

世界灰白,山脉苍老,炉火也已不再烧;没有竖琴弹奏,没有仙乐传听,只有黑暗飘扬在都灵的大厅。

黑影出没他的古墓,在摩瑞亚,在凯萨督姆,星辰依旧出现,在黑暗,无风的镜影湖间:皇冠长埋在黑暗的水深,直到都灵从长眠中再生。

“我喜欢这首诗歌!”山姆说:“我到时候一定要学起来。在摩瑞亚,在凯萨督姆!但是,让我们想起那美丽的水晶灯,只是让眼前的景象变得更沉重。那些珠宝和黄金还在这里吗?”

金雳沉默不语,在唱完了他的歌谣之后,他不愿意再多说一个字。

“珠宝和黄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