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85节

魔戒之王_第85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6
桥梁了,看起来很窄很危 3ǔωω.cōm险。”

突然间,一道黑色的深渊出现在佛罗多面前。在大厅的尽头,地板陷落到一个无底的深洞中。唯一通往门外的道路是一座毫无倚靠,看来孤饯饯的石拱桥,长约五十尺左右。这是矮人们抵抗任何足以攻下第一大厅和外面走道的敌人所构筑的防御,因为敌人只能够一个挨一个的渡过这桥梁。此刻,甘道夫停下脚步,其他人跟着暂停下来。

“金雳,快带路,”他说:“皮聘、梅里跟在后面。直走,快上门后的那道楼梯!”

箭矢开始落在众人之间,又有另一支箭从佛罗多的身上弹开,另一支箭则是射穿了甘道夫的帽子,像是根黑色羽毛一般卡在那里。佛罗多忍不住回头打量这些敌人,透过摇曳的火焰,他依稀可以看见几百名的半兽人,他们扭曲的长矛和弯刀在火焰中反射着血红色的光芒。咚,咚,鼓声持续的响着,越来越大声,咚,咚。

勒苟拉斯弯弓搭箭,不过,这对他携带的短弓来说距离太远了些。正当他将弓弦拉开时,他的手却因为震惊而滑了开来,让箭矢落到地上;他发出了恐惧、惊讶的低呼声。两名身躯巨大的食人妖走了出来,扛着两块大石板,轰然一声丢在地上,当作越过火焰的桥梁。但真正让精灵害怕的不是食人妖,而是其后的景象。半兽人的阵形缓缓让开,似乎他们自己也觉得十分害怕,有什么东西走了出来。人眼无法看清楚这魔物的真实型态;那彷佛是块巨大的阴影,其中包覆着一个人形的黑色形体;难以想像的邪恶和恐惧之气蕴含在其中,同时也不停地往外散发。

他走到火焰前,光芒跟着黯淡下来,彷佛被乌云遮住一般,接着,他跳过地上的裂隙,地心深处的火焰涌出恭迎它的大驾,点燃了他背上的鬃毛,牵扯出一长条火焰来。空气中黑烟舞动,激发出末日将临的恐怖感。这魔物右手拿着如同火舌一般形状不定的刀刃,另一只手则拿着火焰构成的九尾鞭。

“啊,啊!”勒苟拉斯哭喊着:“炎魔!炎魔来了!”

金雳张大眼睛看着。“都灵的克星!”他大喊着,手一松,听任斧头落到地面,双手掩面。

“炎魔?”甘道夫低声叹息:“原来如此!”他踉跄退了几步,倚着手杖说:“难道这是天命吗?我已经累了……”

那缀着火焰的黑暗形体冲向众人,半兽人大喊着越过充作桥梁的石板。接着,波罗莫吹响了号角,震耳欲聋,如同排山倒海,万人争鸣的声响震慑了半兽人,连火影也跟着停下脚步。然后,那回声就如同被黑风吹灭的火焰一般突然停息了,敌人又再度开始前进。

“快过桥!”甘道夫鼓起全身力气,大喊着:“快跑!不要回头。我必须要守住这条路,你们快跑!”亚拉冈和波罗莫不管他的命令,依旧坚守住桥的另一端,并肩站在甘道夫身后,等待他。其他人则是呆呆地站在桥对面的门廊边,不忍心让领队单独面对敌人。

炎魔走到桥上,甘道夫站在桥中央,左手倚着手杖,但另外一只手握着发出耀目白光的格兰瑞神剑。他的敌人又再度停下脚步面对他,对方的阴影如同一对巨大的翅膀一般伸向他。他举起九尾鞭,每一道分岔开始闪动着光芒,发出嘶嘶声,他的鼻孔冒出火焰,但甘道夫毫不退让。

“邪灵止步!”他说。半兽人全都停了下来,现场陷入一片寂静。“我是秘火的服侍者、亚尔诺炽炎的持有者。邪灵止步!黑暗之火无法击倒我,邪淫的污顿之火啊!退回到魔影身边去!没有邪灵可以越过我的阻挡!”

炎魔没有回答,他体内的火焰似乎开始减弱,但黑暗则开始增加。他缓步踏上桥,突然间挺身站起来,张开的翅膀足足和整座大厅一样宽。但在这一团黑暗中,甘道夫的身影依旧清晰可见。他看来十分的矮小、孤单无助,如同面对风暴的枯萎老树一般。

从那阴影中挥出一道红色的剑光。

格兰瑞神剑激发出白光,回应对手的邪气。

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白炽的火焰四下飞舞。炎魔连连后退,火焰剑断碎成四下飞舞的白色岩浆。巫师的身形一晃,退了一步,又稳住脚步。

“没有邪魔可以穿透正义的屏障!”他大喝。

炎魔再度跳上桥梁,九尾鞭嘶嘶作响,不停地转动。

“他一个人撑不住!”亚拉冈一声大喊,跑回桥上。“伊兰迪尔万岁!”他大喊着:“甘道夫,有我在!”

“刚铎永存!”波罗莫也跟着大喊冲上桥。

就在那一刻,甘道夫举起手杖,大喊着击向脚下的桥梁,手杖在他手上碎成赍粉。一道让人目眩的白焰窜起,桥梁发出断折的声音,在炎魔的脚下碎裂开来,他所站着的那一整块岩石都跟着落下无底深渊,其他的部分则如同一座石舌,危颤颤的悬在空中。

炎魔发出惊天动地的喊声,落了下来,黑影跟着消失在深渊中。但就在他落下前,他手上的九尾鞭一挥,卷住了巫师的膝盖。他摇晃了几下,徒劳无功地试图抓住岩石,就这样落进无底深渊中。“你们这些笨蛋,快跑呀!”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大喊。

火焰消失了,整个大厅陷入一片黑暗。远征队的成员惊恐地不能动弹,眼睁睁地看着队长落入深渊中。就在亚拉冈和波罗莫刚踏上地板的瞬间,桥梁其余部分也跟着落了下去,亚拉冈的一声暴喊惊醒了众人。

“来!我带你们走!”他大喊着:“这是他最后的遗嘱。跟我来!”

他们步履不稳地冲上门后的阶梯。亚拉冈带着路,波罗莫走在最后。在楼梯的顶端是一条宽广的走道。他们沿着走道飞奔,佛罗多听见山姆在他身旁啜泣着,他发现自己也忍不住跟着边跑边哭泣。咚,咚,咚,的鼓声依旧跟在后方,现在变得缓慢,彷佛在哀悼什么一样。咚!

他们继续往前跑。前方出现了刺眼的光芒,巨大的通风口将外界的光线引导进来,他们跑得更快了。接着,一行人来到一个被东方的窗户照得十分明亮的房间,他们狂奔过这个房间,冲过一扇破碎的大门,来到充满耀目光芒的门廊前。

一群半兽人躲在两边的门柱中看守着大门,但大门本身已经倾倒在地上。亚拉冈满腔怒火正好无处发泄,一眨眼就砍下了守卫队长的脑袋,其他的半兽人见情势不对,纷纷开溜。远征队无暇顾及这些家伙,只是一个劲的跑出那古老的大门、陈旧的阶梯,离开摩瑞亚的土地。

终于,他们在绝望中来到了阳光照耀的山谷中,感觉到微风吹拂在脸上。

在脱离弓箭的射程之前,他们不敢停下脚步。眼前就是丁瑞尔山谷,迷雾山脉的阴影笼罩其上,但东方的光芒毫不松懈地照耀着大地。这大概是正午过后一小时,太阳炽烈,白云则是高挂天空。

他们回头看去。黑暗的入口在阴影中大张着。他们可以听见微弱、遥远的缓慢鼓声,咚。一阵黑烟飘了出来,其他什么都看不见。河谷四下一片空旷。咚。他们这才有时间感受应有的痛苦和折磨,有些人站着掩面,有些人则是哭倒在地上。咚,咚。鼓声渐渐的消失了。

 第一部-第十八节 罗斯洛立安

(第一部魔戒远征队)

第十八节罗斯洛立安

“唉!我们不能再待在此地感伤了。”亚拉冈说。他转向山脉的方向,高举圣剑。“再会了,甘道夫!”他大喊着:“我跟你说过,如果你进入摩瑞亚的大门,千万小心!没想到我的预感竟然应验了!没有了你,我们还有什么希望呢?”

他转身向远征队的成员说道:“即使没有希望,我们也必须坚持下去,”他说:“至少我们还有复仇的机会。坚强起来,擦干眼泪!来吧!我们眼前还有很长的道路,很多的事情要做。”

他们站起身,环顾四周。谷地北方延伸入两座山之间的阴影中,在其上则是三座光辉闪耀的山峰:赛拉布迪尔、法怒德何、卡拉霍拉斯,这些就是构成摩瑞亚外观的三大山峰。在阴影之间的山脚下水气缭绕,如同薄纱包围着一连串如同阶梯般不断上升的瀑布。

“那就是丁瑞尔天梯!”亚拉冈指着瀑布说。“如果我们的命运没有这么乖违,我们应该是沿着那些瀑布进入这山谷。”

“如果卡拉霍拉斯没有这么残酷就好了!”金雳忍不住说:“它竟然还能够冷笑着面对太阳,看着我们遭受的折磨!”他对着最远处的冰峰诅咒着,最后因太过激动而转头不愿再看那些山峰。

往东方看去,山脉的延伸突然间终止了,众人可以看见远方模糊的地形轮廓,在南边则是极目所见绵延不绝的迷雾山脉。不到一哩之外,略低于他们脚底的地方有另一座湖,那是座圆长形的大湖,看起来如同一支刺进北方谷地的枪尖一般。湖水的南半部已经脱离了山脉投射下的阴影,露出在阳光下。但湖水依旧十分幽暗,就像是从通火通明的房间,往外观看万里无云的暮色一样。湖水四周有着美丽的草地,将它包围成一个完整的弧形。

“这就是镜影湖,幽深的卡雷德--萨雷姆!”金雳哀伤地说:“我还记得他告诉我:‘愿你见到它的时候能够获得平安喜乐!但我们没办法在那边耽搁太久的时间。’现在,我想我很久都不会再有平安喜乐了。不能耽搁的是我,他却必须永远留在那个鬼地方。”

众人沿着大门外的小径继续往下走。小径十分狭窄,又因为年久失修而支离破碎,许多地方都掩没在杂草中。不过,依旧看得出来这里曾经是通往矮人王国的一条主要干道。在道路旁的许多地方还有岩石雕刻的作品,以及翠绿的桦树和迎风飘逸的枞树。一个往东的大转弯,让他们来到了镜影湖旁边的草地上,离小径不远的地方,矗立着一个顶端断裂的石柱。

“这就是都灵的础石!”金雳大喊道:“我临走之前,一定得再看看这里的美景!”

“那就快一点吧!”亚拉冈回头看着摩瑞亚的大门:“太阳西沉得很快,或许在天黑之前那些半兽人不会出现,但我们一定得在日落前远离这个地方。今晚应该会是新月,大地会很黑暗的。”

“跟我来吧,佛罗多!”矮人大喊着离开小径:“我可不能让你离开前没看过卡雷德--萨雷姆。”他沿着绿色的长坡往下跑,即使佛罗多又累又难过,他还是被那蓝色的湖水所深深吸引,山姆跟在他后面。

在那块都灵之础石旁,金雳停了下来,抬头看着。石柱历经风吹雨打,上面的符文也已经无法阅读。“这根石柱,是纪念是都灵第一次在这里俯瞰镜影湖。”矮人说:“在我们离开之前,绝对不可以错过这景象!”

他们弯腰看着黑色的湖水,一开始什么都看不到,接着慢慢地,他们看见了倒影在蓝色镜面中壮丽的群山,山峰如同顶端套上白色火焰一样雄伟,除此之外还有一大块蓝色的天空。即使天空中太阳依旧炙热,他们还是可以看见幽深的湖水中有着星辰闪烁,从他们低头的身影中看不见任何的阴影。

“喔,美丽壮观的卡雷德--萨雷姆!”金雳说。“里面沉眠着都灵的皇冠,直到他苏醒为止。再会了!”他鞠躬为礼,接着急忙跑上山坡,再度回到路上。

“你们看见了什么?”皮聘问山姆道,但陷入沉思的山姆没有空闲回答他。

※※※

这条路现在转向南,开始急速地下降,穿过了山谷两边合拢的臂弯。在距离镜影湖不远的地方,他们又找到了一池如同水晶一样清澈的清水,它们从池水的边缘一滴滴流下,落入一条深邃多岩的河道上。

“这就是银光河的源头,”金雳说:“别急着喝,它很冰哪!”

“很快的,它就会变成一条湍急的河流,汇聚许多其他的山泉,”亚拉冈说:“我们的道路和它的路径有很长一段距离是相合的。因为我必须遵照甘道夫的遗志,率领各位沿着银光河往森林前进,前往它和大河安都因汇流的地方。”众人看着他指的方向,注意到小溪跳跃进山谷中,一路流向泛着金光的遥远彼端。

“那里就是罗斯洛立安森林!”勒苟拉斯惊叹道:“那是我族同胞所居住的最美丽地方,没有其他地方的树木能够生长得如同这里一样。即使是到了秋天,树叶也只是转成金黄,并不落下。只有到了春天新叶长出时,这些老叶才会落下,让枝丫上挂满黄花,森林的地面一片金黄;由于树干都是灰白色的,到了那时会构成一片金顶银柱的绝顶壮丽景象。我们幽暗密林的歌谣中依旧赞颂着这个地方,如果我们能够在春天站在那些树下,我的心必定会雀跃不已!”

“即使在冬天,我也会感到无比的高兴!”亚拉冈说:“但我们还有许多哩的路要走。早点开始吧!”

刚开始,佛罗多和山姆还勉强可以跟上众人,但亚拉冈的步伐越来越快,不久之后他们就开始脱队。自从今天早上以后,他们就什么东西都没吃。山姆的割伤如同火烧一样热辣辣地疼痛,他觉得头重脚轻。即使天空高挂着太阳,但在经历过摩瑞亚的闷热之后,这里的空气似乎还是冷冰冰的,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佛罗多则是觉得每一步都很勉强,必须经常大口吸气才能跟上。

终于,勒苟拉斯转过头,发现他们已经远远地落后,于是赶快上前和亚拉冈说了几句话。其他人跟着停了下来,亚拉冈叫波罗莫跟着他一起跑回来。

“对不起,佛罗多,”他满怀关切地说:“今天发生了好多事情,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