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87节

魔戒之王_第87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4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6
地上安全,”金雳说。他回头看着从丁瑞尔河谷一路流来的河水,再抬头看着黑暗的树顶。

“金雳,你说得很有道理,”亚拉冈说:“我们不会建造树屋,但如果可以的话,今晚可以像是树民一样居住在树上,我们已经在这路边待得太久了。”

众人现在远离小径,开始深入树林的阴影中,往西走,远离银光河的主流。他们在距离宁若戴尔瀑布不远的地方,找到几株聚集的树木。这些巨木都非常庞大,甚至高到看不见顶。

“由我来爬上去,”勒苟拉斯说:“不管是树下或是树上,都是我的老家。虽然这些树木对我有些陌生,只出现在歌谣的记载中。他们叫作梅隆树,意思是说它们会结黄花。但我从来没爬过这类树木,让我先看看它们的形状和生长的方向。”

“不管它们是什么树,”皮聘说:“如果它们可以让人在上面睡觉就真的很诡异了,只有鸟可以吧!我可不准备在树上睡觉啊!”

“那你可以在地上挖个洞,”勒苟拉斯没好气地说:“如果你们比较喜欢这样,那就尽管做。但如果你们想要躲开半兽人的追杀,手脚就得俐落点。”他轻而易举地跳了起来,抓住枝丫,一晃就摇到更上层的树枝去。但正当他摇晃着身体,想要继续往上摆汤的时候,树影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aro!”有个声音命令道,勒苟拉斯跳回地面,露出惊讶、恐惧的表情,他靠在树干上动也不动。

“统统不要动!”他对其他人低语道。“不要开口,不要动!”

他们头上的树顶传来轻笑声,以及另外一个操精灵口音的声音。佛罗多听不太懂对方在说些什么,因为迷雾山脉东边的森林精灵和西边的精灵所使用的语言并不相同。勒苟拉斯抬起头,用同样的语言回答。

“他们是谁?又说些什么?”梅里问道。

“他们是精灵!”山姆说:“难道你听不出来他们的声音吗?”

“没错,他们是精灵,”勒苟拉斯说:“他们还说你们的呼吸声大到让他们可以在黑暗中瞄准你们。”山姆急忙用手捂住嘴巴。“但他们也说你们不需要害怕,他们已经发现我们很长的一段时间了。他们在宁若戴尔的对岸就听见我的声音,知道我是他们北方的同胞,因此他们没有阻挡我们过河;在那之后他又听到了我的歌声。现在,他们要求我和佛罗多一起爬上去,因为他们似乎有些关于他和我们冒险相关的消息。他要求其他人在树底下暂时等一下,等他们决定到底该怎么做。”

从阴影中降下一条绳梯,那是由一种银灰色,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的材料所做的。虽然它看起来很纤细,但却可以承受好几个人的体重。勒苟拉斯飞快地爬上去,佛罗多则是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山姆是屏住呼吸,十分谨慎地跟着。梅隆树的枝丫几乎和树木本身垂直,因此他们上去的时候必须小心不被枝丫撞到。不过,到了顶端,枝干分岔开来,构成了一个许多分枝的平坦区域,在这一块区域上他们又看到有人造了一块木制的平台,过去被叫作了望台,精灵们则是称呼它为塔兰。他们透过平台中央的的一个孔穴出入,绳梯就是从这边垂下来的。

当佛罗多最后终于上到了望台时,他发现勒苟拉斯和另外三名精灵坐在一起。这些精灵都穿着暗灰色的衣服,除非他们突然行动,否则在树木的阴影中是完全没办法发现他们的。他们站了起来,其中一人拿出一盏发出银光的油灯。他举着油灯,照着山姆和佛罗多的脸。然后他把油灯的机关关上,用精灵语欢迎他们的到来,佛罗多有些迟疑地回应他们。

“欢迎!”这些精灵接着切换到通用语,说的速度十分缓慢:“除了自己的语言之外,我们极少使用外来的语言,因为我们通常都居住在森林深处,不愿和外人有任何的接触。即使是我们北方的同胞也与我们分离已久。幸好,我们之中依旧有些人必须到外地去收集情报、监控我们的敌人,因此懂得外界的语言。我就是其中一个,我叫作哈尔达,我的兄弟卢米尔和欧洛芬,却不太熟悉你们的语言。”

“但我们已经听说了你们前来的消息,因为爱隆的信差在从丁瑞尔天梯回去的路上曾经过这边。我们已经有很多年没听过哈比人、半身人这类的种族了,而且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居住在这个世界上。你们看起来并不邪恶嘛!既然你们和我们的精灵同胞一起来,我们愿意遵照爱隆的请求,和你交个朋友。我们一般来说通常不会领着陌生人穿越这块土地,这次我们会为你破例。不过,你们今天晚上就必须住在这里了。你们有多少人?”

“八名,”勒苟拉斯说:“我、四名哈比人、两名人类,其中一名是亚拉冈,拥有精灵之友的西方皇族血统。”

“我们在罗瑞安,听过亚拉松之子亚拉冈的名号,”哈尔达说:“我们的女皇十分信任他,看起来一切都没问题。不过,你怎么只有提到七个人?”

“第八名是个矮人。”勒苟拉斯不情愿地说。

“矮人!”哈尔达震惊地表示:“这就不好了。自从黑暗年代以来,我们就没有和矮人打过交道了。我们不准矮人踏上这块土地,我不能让他通过。”

“但他是来自孤山,是可靠的丹恩之子民,也是爱隆的朋友,”佛罗多说:“爱隆亲自挑选他成为我们的同伴,他一直都很值得信任,并且展现出过人的勇气。”

三名森林精灵交头接耳了一阵子,用他们自己的语言质问勒苟拉斯。“好吧!”哈尔达最后才勉强说:“虽然我们并不喜欢这样的结果,但看来我们别无选择。如果亚拉冈和勒苟拉斯愿意监管他,替他的行为负责,他就可以通过,但我们必须要蒙上他的眼睛。”

勒苟拉斯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

“不要再争辩了,你们必须留在这里。自从许多天前,我们看见一大群的半兽人往北朝向摩瑞亚,沿着山脉边缘行军之后,这里的警备就加强了许多。恶狼竟然胆敢在森林的边缘嗥叫,让我们很担心。如果你们真的是来自摩瑞亚,那么危机并没有远离你们,明天一早你们就必须赶快出发。

“那四名哈比人可以爬上来和我们一起睡,因为我们并不担心他们。旁边的树上有另外一个了望台,其他人必须待在那里。你,勒苟拉斯,必须为你朋友们的行为向我们负责。如果出了任何问题,只管叫我们!随时注意那名矮人!”

勒苟拉斯立刻爬下楼梯,传达哈尔达的讯息。梅里和皮聘一听到好消息就立刻爬上绳,当他们爬上去之后,似乎有点害怕和喘不过气来。

“哪!”梅里喘着气说:“我们把你们那一份的毯子和我们自己的毯子都搬上来了,神行客把其他的行李都藏在很厚的干叶子底下。”

“你们不需要把那些笨重的东西带上来,”哈尔达说:“冬天树顶的确有点冷,不过今天晚上吹着温暖的南风。而且,我们还有食物和饮料,可以驱走寒意,除此之外,我们也有多的斗篷和衣物可以借你们用。”

哈比人毫不客气的接受了第二顿更为丰富的晚餐,然后他们将自己紧紧地裹在精灵的斗篷和自己带来的毯子里面,试着想要睡觉。不过,虽然他们累得不得了,但只有山姆很轻松地睡着了。哈比人怕高,即使他们的屋子里面有楼梯,也绝对不睡在二楼。这个了望台跟他们理想中的卧室实在不一样--没有墙壁、甚至连栏杆都没有,只有一边有面薄薄的廉幕,可以视风向而调整。

皮聘因为害怕,继续唠唠叨叨地罗唆了一段时间:“我希望如果在这里睡着,不会滚下去,”他说。

“我一旦睡着,”山姆说:“不管是不是滚下去,我一定会继续睡。咳咳,话说得越多,就睡得越少啊,希望你懂我的暗示。”

※※※

佛罗多又躺了一会儿,看着树顶稀疏树叶之外的明亮星辰。在他闭眼之前,山姆就已经开始打鼾。他依稀可以看见两名精灵动也不动地盘腿坐着,低声交谈。第三名精灵则是爬到下面一层枝丫去继续守望的工作。最后,他终于在宁若戴尔的呢喃和微风的吹拂下睡着了,耳边彷佛还不停听见勒苟拉斯唱的歌。

稍晚的时候,他突然醒了过来,其他哈比人都还在睡觉,精灵们则消失了。一弯新月透过树叶间的空隙洒下月光,风也停了下来。他可以听见不远的地方传来粗哑的笑声和许多的脚步声,中间还夹杂着金属撞击的声音。这声音慢慢消失了,似乎正在往南边持续深入森林。

了望台中间的洞口突然冒出一颗头。佛罗多警觉地坐起来,这才发现那是披着灰衣的精灵,它看着哈比人。

“是谁?”佛罗多问。“Yrch!”精灵低声说,边跳上了望台,将绳梯卷起来。

“半兽人!”佛罗多说:“他们在干嘛?”但那精灵已经消失了。

接下来没有任何更进一步的声响,连落叶的声音似乎都静止下来,悄悄地等待变化的发生。佛罗多浑身发抖地蜷缩在斗篷内,他很感激精灵们,否则现在可能会在地面上被这些怪物抓个正着;但他又觉得这些树除了可以隐藏他们的形迹之外,其实没办法提供什么保护。根据传说,半兽人的鼻子和猎犬一样灵,而且也会爬树。他拔出了宝剑刺针,看着它发出如同蓝焰一样的光芒,接着又缓缓黯淡下去。即使宝剑不再对他示警,但那种不安的感觉依旧没有离开佛罗多心头,甚至还变得更强烈。他爬到了望台的开口往下看,几乎可以确定自己听见了树下传来低微的脚步声。

这不是精灵,因为这些森林的居民行动时几乎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然后他听到一种动物嗅闻时发出的声音,彷佛有什么东西在搔爬着树干的声响。他屏住呼吸,凝视黑暗中。

底下有某种东西正在缓缓往上爬,对方的呼气声透过紧闭的牙关发出嘶嘶声。接着,佛罗多看见一双苍白的眼睛越来越靠近,它们停了下来,眨也不眨地看着上方;突然间,它们转了开来,一个影子溜下树,消失在黑暗中。

哈尔达随即手脚俐落地爬上了望台:“刚刚我在树上看到了一种从来没见过的生物!”他说:“那不是半兽人,我一碰到树干他就马上逃跑了,他看起来很小心,似乎又对爬树很在行;否则我还真会以为他是你们哈比人的一员。”

“我没有用箭射他,因为我不敢弄出任何不必要的声响,我们可不敢和敌人正面作战。刚刚才有一大队半兽人通过,他们越过了宁若戴尔河--诅咒那些玷污河水的脏脚!接着沿河往下走。他们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因为他们在你们所在的地方停了一下子,好像在搜寻些什么。我们三人无法对抗近百名的敌人,所以我们溜到他们前方,制造出一些诱敌的声音,吸引他们进入森林。”

“欧洛芬现在已经赶回聚落警告我们的同胞,这些半兽人再也无法走出这座森林一步。在明晚之前,森林的北方边界就会有更多的精灵驻守,不过,在此之前,你们还是必须天一亮就往南走。”

※※※

东方露出曙光,阳光照过梅隆树黄色的叶子,让哈比人们以为这是一个夏天清爽的清晨。蓝色的天光透过摇曳的枝丫展露笑颜,佛罗多从了望台的一边看去,发现整个银光河像是流经一片金黄色大地一般的壮观。

当众人再度出发的时候,天色尚早,空气中也还有股冰冷的气息。这次,他们是在哈尔达和卢米尔的带领下前进。“再会了,甜美的宁若戴尔!”勒苟拉斯回头大喊。佛罗多回头一看,从掩映的枝丫中可以看见白色的水沫,“再会!”他不由自主地也跟着说。在他看来,这辈子可能再也无法看见这么美丽,能够将百变的音符融合进水流声中的溪水。

他们回到原先的小径,继续沿着银光河西岸前进,有很长的一段道路,他们都是沿着河往南走。地面上还有许多半兽人的脚印。但很快地,哈尔达就转身走进树林中,在被阴影笼罩的河岸边停了下来。

“河对面有一名我的同胞,”他说:“虽然你们可能看不见他,”他发出如同鸟叫声的呼喊,从一株小树之中出现了一名精灵,他也是穿着灰色的衣服,但褪去的兜帽下金发闪闪发光。哈尔达露了一手将灰色绳子轻易丢到对岸的绝技,对方抓住这绳子,将它绑在靠近河岸的树上。

“正如你们所见的一样,赛勒布兰特河从这里开始已经相当的湍急,”哈尔答说:“它流得很急,河水深而且非常冰冷,除非有必要,否则我们根本不敢在这么北边的地方涉足这条河。不过,在这种必须小心提防的日子中,我们又不敢架设桥梁。这就是我们过河的方法!跟我来!”他将绳子的另一头绑在另一株树上,轻巧地跳上绳子,如履平地跑到对面又跑回来。

“我可以这么走,”勒苟拉斯说:“但其他人可不行,难道要他们游泳吗?”

“当然不是!”哈尔达说,“我们还有两条绳索。一条绑在第二条上面,大概在肩膀左右的高度,另一条则绑在两者之前固定,这样这些外地来的客人就可以顺利通过了。”

当这座简便的绳桥做好以后,远征队的成员这才能够通过;有些人小心翼翼、缓缓地通过,其他人则是更为轻松地通过。在哈比人之中竟然是皮聘表现最好,他只用一只手扶着绳子,眼睛直盯着对岸,头也不回地走过去。山姆则是笨手笨脚,不停看着底下的河水,彷佛那是万丈深渊一般。

当他终于安全通过时,总算松了一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