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102节

魔戒之王_第102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4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6
骑士用更吃惊的神情看着他,但眼神却变得更为冷冽:“果然如同传说中的一样,黄金森林中有一位女皇!”他说:“根据传说,没有多少人能逃过她的罗网。这可真是邪说横行的日子!如果真如你所声称的一样,她祝福了你们,那你们必然也是编织罗网的恶徒和妖术师。”他冰冷的眼光扫向金雳和勒苟拉斯:“沉默的两位,你们为什么不说话?”他质问道。

金雳双手抱胸站了起来,右手缓缓地移动到斧柄上,暗色的眼眸中闪动着怒火。“骑士,亮出你的名号,我就会告诉你我是谁;然后,我可能还有更多东西可以给你。”他说。

“说到这个,”骑士低头瞪着矮人说:“陌生来客按照礼仪,应该先报出名号才对,不过,我还是先说出我的称号好了──我是伊欧蒙德之子伊欧墨,骠骑国第三元帅。”

“那么,骠骑国的第三元帅,让矮人葛罗音之子金雳警告你不要随口乱说;你侮蔑的人物高贵圣洁超乎你想象,这种行为只能用愚蠢来形容!”

伊欧墨的双眼闪动着愤怒的光芒,洛汗国的士兵们举起长枪,低语着开始靠近。“矮人先生,如果你够高的话,我会把你连胡子和脑袋一起砍掉。”伊欧墨说。

“还有我在,”勒苟拉斯用人眼无法分辨的速度弯弓搭箭,瞄准对方:“在你挥剑之前,就会被我一箭射死。”

伊欧墨举起剑,如果不是因为亚拉冈举起手,用身体挡住两人,一切可能会以悲剧收尾。

“伊欧墨,请听我一言!”亚拉冈大喊着:“如果你了解一切的真相,你会明白为何我的同伴如此愤怒。我们对洛汗国和它的子民都没有恶意,不管是马匹和人类都一样,在你挥剑之前,愿意倾听我们的解释吗?”

“好吧,”伊欧墨放下长剑:“在这个世风日下的时刻,洛汗国境上的陌生人最好不要如此咄咄逼人,先告诉我,你的真名。”

“请先告诉我你效忠什么人,”亚拉冈说:“魔多的黑暗魔君索伦,是你的朋友还是敌人?”

伊欧墨回答道:“我只服侍洛汗国的骠骑王,他是塞哲尔之子希优顿,我们并不听从远方黑暗大地的指挥,但我们也没有和它公开宣战,如果你在躲避他的追捕,最好赶快离开这块土地。我们的边境都处在纷争之中,还受到各种威胁;但我们只希望能够自由自在的生活,不需要服侍任何外来的君王,管他是善良还是邪恶。在比较平静的日子里面,我们会慷慨地欢迎来客,但在这样的局势中,不请自来的客人将会发现我们毫不留情且冷酷。直说吧!你到底是谁?你的主人是谁?你是奉谁的命令在我们的领土上猎杀半兽人?”

“我不听命于任何人,”亚拉冈说:“不管索伦的爪牙逃到什么地方,我都不会放过他们!这世界上没有多少人比我更了解半兽人,我会这样追杀他们是别无选择的;因为他们俘虏了我们的两位朋友,为了救回朋友,我们不惜步行数百哩。当然他们不可能乖乖就缚,我们也会用刀剑来计算敌人的数量,我们并非是手无寸铁的猎人。”

亚拉冈双手一挥,掀开斗篷,精灵制作的剑鞘闪闪发光,当他抽出安都瑞尔圣剑时,彷佛有道白净的火焰流泄而出。“伊兰迪尔万岁!”他大喊道:“我是亚拉松之子亚拉冈,我又被称作伊力萨王、精灵宝石,我是刚铎的埃西铎之直系子孙。这就是传说中断折的圣剑重铸!你要协助我还是阻挠我?赶快作出决定!”

金雳和勒苟拉斯惊讶地看着这位同伴,因为之前没有看过他以这样的气势说话;他的身形似乎突然间暴增,而伊欧墨则是缩小了,他们在他的脸上看见了有如石雕的君王巨像般的威严。在勒苟拉斯的眼中,亚拉冈的眉心闪起了白色的火焰,看起来像是闪闪发光的皇冠一样。

伊欧墨后退了几步,脸上也挂着同样吃惊的表情。他骄傲的眼神低垂:“这可真是怪异的年代啊,”他低声道:“梦幻和传说,竟从草地上凭空出现!”

“告诉我,大人,”他问道:“是什么让你驾临此处?你所说的黑暗预言到底是什么意思?迪耐瑟之子波罗莫花了很长的时间找寻这一切的答案,而我们借给他的骏马却独自跑了回来。你们从北方带来了什么样的末日预兆?”

“我们带来的是是自由选择的机会,”亚拉冈说:“把我的话转述给希优顿:战争即将爆发,他可以选择和索伦并肩作战或是对抗他。世间一切都将改变,人们将不再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事物,但是,这些东西我们可以稍后再谈。如果时机恰当,我会亲自和骠骑王见面。但现在我急需诸位的帮助,至少让我知道目前的状况。你刚刚已经知道,我们在猎杀一群抓走我们朋友的半兽人部队,你有什么情报可以透露给我们?”

“你们不需要再追了,”伊欧墨说:“半兽人已经被我们歼灭了!”

“那我们的朋友呢?”

“我们只有找到半兽人而已。”

“这真是太奇怪了!”亚拉冈说:“你有搜寻那些尸体吗?有没有不属于半兽人的死者?他们的体型比较小,在你们眼中看起来和小孩一样,没有穿鞋子,身上披着灰色的斗篷。”

“我们没发现任何侏儒或是小孩的踪影,”伊欧墨说:“我们清点了所有的死者,将尸首彻底破坏,最后并且依照我们的习俗,把尸体堆积起来烧掉,那里现在还在冒烟呢。”

“我们说的不是小孩或是矮人,”金雳说:“我们的朋友是哈比人。”

“哈比人?”伊欧墨大惑不解的反问,“他们是什么生物?这名字听起来好奇怪。”

“他们的确也蛮奇怪的,”金雳说:“但他们是我们的好朋友。就眼前的状况看来,你们似乎已经听说了米那斯提力斯的谜语,谜语中提到了半身人,这些哈比人就是半身人。”

“半身人!”伊欧墨身边的骑士哈哈大笑:“半身人!这些只是出现在北方童话和儿歌里面的矮家伙罢了,我们到底是活在当下?还是在讨论远古的传说啊?”

“这是有可能同时发生的,”亚拉冈说:“因为只有后人才会将我们的历史化为传说。你觉得应该脚踏实地吗?这块土地将来也会变成人们的传奇的!”

“时间很紧迫了!”其它的骑士假装没听见亚拉冈所说的话:“大人,我们必须赶快往南走。我们别管这些作梦的野人了吧。或者我们也可以绑住他们,带他们到国王面前。”

“别着急,伊欧参!”伊欧墨用自己的语言说道:“先别吵我,命令部队集结在大路上,随时准备赶往树沐河。”

伊欧参喃喃自语地退开了,开始对马队的其它成员下令。很快地,他们就退了开来,让伊欧墨和这三人独处。

“亚拉冈,你所说的每件事情都很奇怪,”他说:“但是,我看得出来你说的是实话。骠骑国的战士不说谎,也不会轻易被欺骗,但你并没有说出全部的真相。你愿意告诉我一切,好让我能够更了解你的任务吗?”

“我是许多天以前从伊姆拉崔出发的,相信你也在那首诗中听过这个地名。”亚拉冈回答道:“波罗莫和我同行,我的任务是和迪耐瑟之子,一起前往米那斯提力斯,协助他们对抗索伦。但是,我们的队伍另有其它的任务,我没办法告诉你;灰袍甘道夫是我们的领队。”

“甘道夫!”伊欧墨倒吸一口冷气:“骠骑国上上下下都听过甘道夫的名号,但是,我必须警告你,他的名字不再获得骠骑王的信赖。自从我们有记忆以来,他曾经在此作客多次;有时间隔数月,有时间隔好几年,他一向都是宣告奇异事件的通报者,现在有人也把他叫作邪恶的使者。自从他去年夏天来过之后,一切都起了天惊地动的变化,从那时开始,我们和萨鲁曼之间起了猜忌。以前,我们一直把他当作盟友,但甘道夫现身,警告我们艾辛格正在备战。他声称自己被囚禁在艾辛格,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请求我们援助他,但希优顿王不相信他,因此他离开了。千万别在希优顿的面前提到甘道夫的名字,他会大为震怒的,因为甘道夫取走了他被称为影疾的神驹,那是洛汗国万千马匹中的顶尖之选,是只有骠骑王才能够骑乘的皇家宝马,它是吾祖伊欧能通人语的神驹之直系子孙。七天以前影疾回到我国,但国王的怒气并没有稍歇,因为那匹马现在野性难驯,不愿意让任何人骑乘它。”

“原来影疾终于从北方回到了它的故乡,”亚拉冈说:“因为甘道夫和它告别了。啊,遗憾的是,甘道夫可能再也无法骑乘这匹神驹了,他已经落入了摩瑞亚的黑暗深渊,再也无法行走在人世间了!”

“这真糟糕!”伊欧墨说:“至少对我和一些人来说是这样的,不过,如果你见到国王,就会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想。”

“这件事背后所象【炫|书|网】征的危 3ǔωω.cōm险,远远超过世人所能想象,不过,他们可能要在今年稍晚的时候,才会体认到它的恐怖。”亚拉冈说:“当伟人殒落之后,居其下者必须起而代之。从甘道夫牺牲之后,我的任务就是引导队员们从摩瑞亚一路前进,我们穿过了罗瑞安森林,因此,我建议你最好弄清楚真相之后才下断语。接着,我们沿着大河安都因来到了拉洛斯瀑布,波罗莫就是被你们所消灭的那些半兽人所杀。”

“你们所带来的怎么都是不幸的消息!”伊欧墨大惊失色地说:“波罗莫的战死,对于米那斯提力斯有着莫大的伤害,对我们来说也是极大的损失。他是个值得尊敬的好汉,这里每个人都对他极为敬仰。他极少前来洛汗国,因为大部分时间他都在东方边境作战;但我有幸曾经亲睹他的容颜,在我看来,他比较像是伊欧那些热爱自由的子嗣,而不像米那斯提力斯那些肩负重责大任的人们。如果他的时机到来,他将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将领。不过,刚铎那边为什么没有通知我们这个坏消息呢?他是什么时候阵亡的?”

“四天前,”亚拉冈回答:“从那天傍晚开始,我们就日夜兼程的赶路,没有停歇。”

“徒步追赶?”伊欧墨吃惊地反问。

“没错。”

伊欧墨眼中露出了敬佩的神情:“神行客这个称号,恐怕不及于你实力之万一,”他说:“我觉得你应该叫作疾风之足,你们这三位所创造的奇迹应该让众人传颂不已。不到四天,你们竟然横越了一百三十五哩的大地!伊兰迪尔一族果然名不虚传!大人,您现在有什么吩咐吗?我必须赶快回到希优顿身边,在部下的面前我不敢畅所欲言。我们的确还没有和那块暗黑大地开战,而我王身边却又有佞臣毫不停歇地进献谗言;不过,我也看得出来战争即将到来。我们绝不可以在此刻背弃多年的盟友刚铎,只要他们开战,我们必将和他们并肩抗敌,至少我和身边的人都是这样想的。东洛汗是第三元帅的领地,正是我的管区;我已经下令撤走所有牲口,将它们移居到树沐河之后,在此只留下守军和行动快速的斥候。”

“那,你们并没有对索伦进贡吗?”金雳问道。

“我们不曾这样做,也永远不会!”伊欧墨眼中闪动着光芒:“不过,据传有人刻意在散布这类的谣言。几年以前,暗黑大地的君王希望能够用高价向我们购买马匹,但我们拒绝了他,因为他会将这些骏马运用在邪恶之途上。然后,他派出半兽人来劫掠,抢夺走我们不少的牲口;他们只挑黑色的马匹带走,因此,我族中已经极少有黑色的良马了,因为这样,我们和半兽人之间有着极深的仇怨。不过,这段时间,我们主要的威胁还是来自于萨鲁曼。他声称这块土地全都是他的管辖范围,我们已经和他陷入了数月之久的拉锯战。他招募半兽人、狼骑士和邪恶的人类加入他的部队,而他也封锁了我国东西两边的隘口,让我们有可能同时受到东西两方的夹击。这样的对手实在非常难缠,他是名诡计多端的巫师,拥有很强的法力和各式的伪装,据说他曾乔装成甘道夫一样的老人四处打探消息。他的间谍可以穿透天罗地网,连飞禽都在他的指挥之下打探我们的情报。我很担心,不知道这将会如何收场,因为,他的盟友似乎并不只驻扎在艾辛格。如果你们有机会来到我王的皇宫,相信你们会懂我的意思的。你们会来吗?我把你们当作是处于迷惑困境中的援军,难道我误会你们了吗?”

“只要我们可以抽身,一定会立刻赶过去!”亚拉冈回答道。

“为何不现在就来呢?”伊欧墨坚持道:“在这动荡的年代中,伊兰迪尔的后裔将会给伊欧的子嗣带来极大的帮助。即使在我们说话的当口,西洛汗也正陷入战火之中,我担心战况会对我国极为不利。我这次策马北上并没有得到我王的许可,因为我一离开皇宫,该处就缺少了卫戍的兵力。但此地的斥候回报有一群半兽人在三天之前越过了东墙地区,其中还有一些穿戴着萨鲁曼的白色徽记。我担心那是我最害怕的事情:欧散克塔和邪黑塔之间的联盟;因此,我出动我自己家族的马队,两天前的傍晚在靠近树人林的地方包围了他们,并且在昨天黎明发动了攻击。我竟然在战斗中牺牲了十五名战士和十二匹战马!因为半兽人的数量比我原先所预估的要多上许多。途中有些半兽人越过大河,加入了他们的阵容;你可以在这里往北走一段路的地方,清楚发现他们的足迹,还有其它的半兽人则是从森林中出现加入他们,而且,在他们的队伍中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