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魔戒之王 > 魔戒之王_第103节

魔戒之王_第103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6:54 更新时间:2021-08-19 20:33:33
还有高大的半兽人,比其它的半兽人更为骁勇善战和邪恶……不过,我们还是将敌人全都消灭了,但我们已经离开驻地太久,西方和南方都需要我们的驰援。你们愿意一起来吗?我们有多的马匹。圣剑绝对可以帮上我们的忙,而且,金雳的斧头和勒苟拉斯的弓箭也一定可以派上用场,但愿两位可以原谅我对于精灵女皇鲁莽的评论。我的所知和我的同胞们并无二致,我很高兴诸位能够告诉我背后的真相。”

“多谢您的说明,”亚拉冈说:“我也很想要和你一起去,但只要还有希望,我绝不会舍弃我的朋友。”

“我很遗憾必须这么说,但事实上已经没有希望了,”伊欧墨表示:“你们不会在我国的北境找到你们的朋友。”

“但我们的朋友也不在其它的地方。在距离东墙地区不远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一个线索,可以证明当时我们的朋友至少还有一人活着。不过,在该处和丘陵之间,我们就没有发现任何进一步的线索,但半兽人的前进方向也没有任何的改变,除非我的寻迹技巧已经退步了。”

“那么你认为他们的下场是什么?”

“我不知道,他们可能和半兽人一起被杀,尸体也被焚毁了。但既然你保证绝不可能,我也不会往这个方向担忧。我只能猜测,他们可能在战斗开始前,或是在被你们包围前,就已经被带入森林中。你确定没有任何人溜出你的包围吗?”

“我可以发誓,没有任何的半兽人逃出我们的包围!”伊欧墨说:“我们在他们之前赶到森林外形成围圈,如果在那之后还有任何生物脱逃,那么他们绝对不是半兽人,而是拥有精灵力量的生物!”

“我们的朋友和我们有着同样的打扮,”亚拉冈说:“而你们在光天化日之下,丝毫没有察觉到我们的存在。”

“我都忘记这回事了,”伊欧墨回答道:“在见识了这么多奇迹之后,实在很难斩钉截铁地作出任何判断,整个世界似乎都被颠覆了。精灵和矮人大白天走在我国的土地上,竟然有人能够活着赞扬精灵女皇的行谊,在我们远古的祖先加入马队之前断折的圣剑,竟然又重回人世间!凡夫俗子要如何在这种情境下,作出正确的判断?”

“像你平常一样的作出判断吧,”亚拉冈回答:“善恶的界线并没有改变,衡量它的标准在精灵、矮人和人类之间也没有任何的不同。作出最后决定的还是你自己,不管在黄金森林或是你家的屋檐下,都没有例外。”

“你说的很对,”伊欧墨说:“我对你并没有丝毫的怀疑,也很确定我自己该做些什么,但是,我必须受到家国规范的约束。除非我王恩准,否则按照我国的律法,是不能听任陌生人在国土上漫游的;在这段动汤的日子中,这项律法变得更为严苛。我已经恳求过诸位和我一起回宫,但你们拒绝了,我又不愿意以百人之力对抗你们三位。”

“我不认为你们的律法是针对这样的状况而定的,”亚拉冈说:“我也不是什么陌生人,因为我曾经多次来过此地,更曾经和骠骑国的骏马一起驰骋在这块草原上,只不过我当初所用的是别的名号和容貌。我之前没看过你,因为你的年纪还很轻;但我曾经和你父亲见过面,也见过希优顿。要是在从前洛汗国绝不会有任何君主逼迫我放弃这样的任务,至少我的目标很明显,就是继续往前走。伊欧墨,该是你作出决定的时候了!帮助我们,或至少让我们离开,不然,你只能选择执行洛汗国的律法了。如果你这么做,我只能保证你的战力将会大为削弱。”

伊欧墨沉默了片刻,最后开口道:“我们都不能再耽搁了!”他说:“我的部队必须立刻开拔,而时间拖得越久,你的希望也越渺茫。我决定了,你们可以离开,不只如此,我还会借给你们可以奔驰千里的骏马。我只要求一件事:当你们的任务完成,或是希望落空的时候,骑着这些马匹越过树渡口前往梅度西,来希优顿皇宫的所在地伊多拉斯谒见我王,这样,你们才能够向他证明我没有看错人。我相信诸位,因此我赌上了自己的人格,甚至是我的生命,别让我失望!”

“我不会的!”亚拉冈斩钉截铁地说。

※※※

当伊欧墨下令把马匹借给这些陌生人时,他的部属议论纷纷,都感到十分吃惊;不过,只有伊欧参敢公然劝诫元帅。

“或许把马匹借给这位自称是刚铎子孙的大人不算过份,”他说:“可是,有谁听说过把骏马借给矮人一族?”

“的确没有过,”金雳回答:“也不劳你担心,这件事情不会发生。我宁愿步行,也不想要坐在这么自由自在的尊贵生物背上,还必须承受他人的嫉妒。”

“你一定得骑马才行,否则你会拖累我们的!”亚拉冈说。

“来吧,金雳好友,你可以坐在我背后,”勒苟拉斯即时伸出援手:“这样就没问题啦,你也不需要借马或是担心别人的眼光。”

亚拉冈获得的是一匹高大的暗灰色骏马,当他翻身上马时,伊欧墨说道:“它的名字叫作哈苏风,愿它能够带来比他的前任主人加鲁夫更好的运势!”

勒苟拉斯则是获得一匹体格较小、但看来性格刚烈的马匹,它的名字叫作阿罗德。勒苟拉斯接着要求他们替他解下马鞍和缰绳。“我不需要这些东西,”他身轻如燕地一跃跳上马背,出乎众人意料的,阿罗德乖乖地让他骑在背上,任凭他发号施令,

精灵一向是这样和善良的牲畜打交道的。金雳坐在他身后,死命地抱着勒苟拉斯,模样看起来并不会比小船上的山姆轻松。“再会了,愿你们能够找到所寻找的目标!”伊欧墨大喊道。“希望你们能够赶快回来,让我们的刀剑一同在战场上闪出火花!”

“我会的,”亚拉冈说。

金雳说:“我也会的,我们还没解决凯兰崔尔女皇的事情,我还想要教你说话的礼仪呢。”

“到时我们就知道了,”伊欧墨说:“我今天见识了这么多的奇迹,如果将来可以在矮人的斧头底下学习对精灵女皇的尊敬,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再会了!”

众人随即策马离开,洛汗国的骏马果然名不虚传,过不了多久,金雳回头一看,发现伊欧墨的马队已经距离他们十分遥远了。亚拉冈并没有回头,他一边急驰,一边低头贴近哈苏风的颈边,观察着地面的足迹。不久之后,他们就来到了树沐河边,也发现了伊欧墨之前所说的,从东方沃德出现的足迹。亚拉冈跳下马,仔细地观察地面,然后再度上马,继续往东骑了一段距离,小心翼翼地不践踏到这道痕迹。然后又下马检查四方,来回走着以便确定这些人的去向。

“这里没什么特别线索,”他回来之后表示:“主要的足迹,已经被这些马队回来时给践踏破坏了。他们之前的路径一定比较靠近河边,但这条往东的足迹十分清晰,我找不到任何回头往安都因河走的脚印。我们现在必须慢慢来,确定两旁没有任何不引人注意的脚印。从这里开始,半兽人一定已经发现了追兵,他们可能会试着在被追上之前带走俘虏。”

※※※

在继续赶路的时候,天色渐渐灰暗,灰色云朵笼罩着四野,一阵迷雾将太阳的光芒遮掩。法贡森林长满树木的斜坡越来越靠近,西沉的太阳无力地照在黑暗森林上。他们并没有发现任何脚印脱离行军路线,却时常发现半兽人的尸体倒卧在地上,背上或咽喉被灰色羽箭刺穿。快到傍晚,他们来到了法贡森林的边缘;在树林附近的草地上,他们找到了焚烧尸体的火堆遗迹,灰烬依旧冒着热气,在火堆旁则是一大堆的头盔和盔甲、破碎的盾牌和断折的刀剑,以及各种武器和装备。在正中央则是一根木桩,上面插着一颗半兽人的脑袋,破碎的头盔上还可以看见白色的徽记;在距离树沐河流出森林的不远处有一座土丘,那是新起的坟,四周的草地还看得出刚挖过的痕迹,上面插着十五根长枪。

亚拉冈和同伴在这块战场上四处搜寻,但是夜色毫不留情地落下,让众人身处于光芒微弱、迷蒙的暮色中。一直到天黑为止,他们都没有发现梅里和皮聘的踪迹。

“我们已经尽力了,”金雳哀伤地说:“自从离开湖边之后,我们已经解决了许多难解的谜团,但眼前的问题让人无法理解;我认为哈比人的尸骨,可能已经和半兽人混在一起了。如果佛罗多还活着,这对他来说会是最坏的消息;我担心在瑞文戴尔等候的那个老哈比人也会哀伤欲绝;爱隆当初就反对他们跟着一起来。”

“但甘道夫并未反对,”勒苟拉斯说。

金雳回答道:“甘道夫不也是跟着来了,并且是第一个牺牲的人,他这一回真是走眼了!”

“甘道夫的建议,并不是以个人的安危为优先考量的,”亚拉冈说:“有些事情即使最后的结局并不好,还是必须要有人去做。我认为现在还不能够离开这个地方,不论如何,我们都该等到第二天天亮。”

他们在距离战场不远的一株树下扎营,那树看起来像是栗子树,但树上却留着许多去年的褐色枯叶,在晚风中哀伤地摇动着。

金雳打了个寒颤,他们每个人只有带来一条毯子。“我们可以生火吗?”他说:“我已经不在乎危 3ǔωω.cōm险了,就让那些半兽人如同飞蛾扑火一样迎向我的斧刃吧!”

“如果那些不幸的哈比人身处在森林中,火焰也可以吸引他们过来,”勒苟拉斯说。

“火焰可能吸引的,可能不是半兽人也不是哈比人,”亚拉冈说:“我们现在十分靠近萨鲁曼这个叛徒的领土,而且,这里也是法贡森林的边缘,据说在这边伤害树木会有可怕的下场。”

“但是洛汗国的军队昨天才在这边燃起大火,”金雳反驳道:“你也看得出来,他们还砍了一些树木,他们昨晚还不是睡了个好!”

“他们人多势众,”亚拉冈说:“而且他们极少前来这里,因此不了解法贡森林的恐怖之处,况且他们也不需要进入森林。但我们的道路可能必须踏入森林中,我们一定得小心,绝对不能砍倒任何活着的树木!”

“其实根本不需要,”金雳说:“骑士们留下了很多的残枝断叶,附近也有很多枯木。”他立刻去收集柴火,并且为了生火而忙得不可开交。亚拉冈依旧靠着大树,沉默地思考着;勒苟拉斯则是看着森林,仿佛正倾听着远方传来的特殊声响。

当矮人好不容易升起火之后,三人走到火堆边休息。勒苟拉斯猛然抬起头,指着身边晃动的树干。

“你们看!”他说:“这些树木看到火焰也很兴奋!”

或许这是光影愚弄了众人的眼睛,但在三人的眼中,这些树木似乎真的伸出枝丫,想要靠近火焰。高处的枝丫低下来,原先枯萎的褐色树叶也靠近火焰晃动着,仿佛像是流浪汉对着火堆揉搓双手一样。

众人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因为原先遥远的威胁,突然间在他们面前露出了真面目,没有人清楚它的真正用意到底是什么。不久之后,勒苟拉斯开口了。

“赛勒鹏警告过我们不要太深入法贡森林,”他说:“亚拉冈,你知道原因吗?波罗莫所说的传说到底是什么?”

“我在刚铎和其它的地方听过许多传说,”亚拉冈接口道:“但如果不是赛勒鹏的警告,我只会把这当成是人类在真相消逝之后所编造出来的梦幻,我本来想要问你这件事情的真相。如果连和森林朝夕相处的精灵都不知道,人类又怎么可能有资格回答呢?”

“你的见识比我广得多,”勒苟拉斯说:“我的土地上并没有这类事物,只有在我们的歌曲中描述了欧乐金,人类口中的树人许久以前居住在此地。法贡森林是个非常古老的地方,连精灵也不敢小看这里。”

“没错,这里的确非常古老,”亚拉冈说:“和古墓岗的森林一样古老,范围还大得多。爱隆说这两座森林之间有些关连,是远古森林的最后保留之处,当时精灵四处游历,人类还在沉睡之中。但是,我认为法贡森林还隐藏着某些自己的秘密,我却无法明白到底是什么。”

金雳说:“我也不想要知道!千万别因为我,而打搅了法贡森林的居民!”

最后,他们决定抽签排出守夜的顺序,金雳抽到第一个,其它人躺了下来,几乎立刻就睡着了。“金雳!”亚拉冈睡意浓重地大喊:“记住,在法贡森林里面千万不要伤害任何树木,也别为了收集枯木而深入这座森林,让火自己熄灭就好!有需要的时候随时叫我!”

话一说完他就睡了。勒苟拉斯此时已经双手交迭在胸前,闭上眼陷入了沉睡。金雳瑟缩在营火旁,若有所思地抚摸着斧头。树木摇晃着,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的声响。

突然间金雳抬起头,他在营火光芒的边缘看见了一名弯腰驼背,倚着手杖、披着厚重斗篷的老人;他的宽边帽子拉得十分低,遮住了全部的面孔。金雳站了起来,吃惊地说不出话来,但随即想到这可能是萨鲁曼的伪装。亚拉冈和勒苟拉斯,都因为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而坐了起来,看着同样的方向。那名老人一言不发,没有任何的动作。

“老先生,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的地方吗?”亚拉冈跳起来,友善地问道:“如果你觉得冷,不妨过来烤烤火!”他走向前,但那老人已经消失了。四周完全找不到他的任何蛛丝马迹,众人也不敢冒险再往外找。月亮此时已经落下,四野一片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魔戒之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