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105节

魔戒之王_第105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7:0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6
了些烫嘴的东西进去;他觉得浑身一股热流通过,脚踝和大腿的疼痛消失了,他现在可以站起来了。

“下一个!”乌骨陆大喊道。皮聘看着他走到梅里身边,踢了他一脚;梅里发出哀嚎,乌骨陆粗暴地抓起他,让他半坐起来,把他头上的绷带扯掉,然后他从一个小木盒中挖出一撮黑色的东西抹在伤口上,梅里大声惨叫,拼命挣扎。半兽人们拍手大笑:“这家伙不能好好享受他的药啊!”他们嘲弄道:“根本不懂什么东西是对他好的。唉,我们以后再从他身上找乐子好了!”

不过,此时的乌骨陆可没有心情陪他们起哄,他必须尽快赶路,又得要安抚那些不情愿的跟随者。因此,他用半兽人的方法医治梅里,的确也很快见效了。在他强灌梅里那饮料之后,梅里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看起来脸色苍白,却似乎没有什么大碍。前额的伤口似乎不再困扰他,但那条褐色的伤疤将会永远跟随着他。

“嗨,皮聘!”他说:“你也来参加这场小冒险了啊?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吃饭和睡觉呢?”

乌骨陆大喊道:“闭嘴!别耍小聪明!不要乱说话,不准和你的同伴交谈。你们敢惹麻烦,我都会跟长官报告,到时你们会后悔。你们会有早餐和床铺可以睡的,就怕你们承受不起。”

半兽人的小队开始沿着狭窄的梯道,往底下满是迷雾的草原前进。梅里和皮聘之间隔了十几名半兽人,小心翼翼地和他们一起往下爬;到了最底下,他们终于踏上了草地,两位哈比人都觉得兴奋莫名。

“往前直走!”乌骨陆大喊道:“西偏北的方向,沿着这条河走。”

“天亮了我们要怎么办?”北方来的半兽人问道。

“继续跑,”乌骨陆回答:“不然坐在草地上,等那些白皮肤的家伙一起来野餐吗?”

“可是我们不能够在阳光下跑步。”

“我会在你们背后一起跑,”乌骨陆说:“你们最好认真跑!否则就永远看不到你们那个可爱的地洞了。我以白掌之名咒骂你们,带着这些没受训练的蛆有什么用?混蛋,还不快跑!趁着夜色快点跑!”

然后,整个队伍就用半兽人惯有的步伐开始奔跑。他们没有任何的秩序和队形,只是你推我挤的冲个不停,偶尔还会咒骂彼此,每名哈比人都有三个卫兵看守。皮聘远远落在后面,他怀疑自己还能够继续这样跑多久?自从当天早上以后,他就没吃过东西了,身边的一名守卫还拿着鞭子。不过,至少到这个时候,那种半兽人的提神饮料效力还持续着,他的脑子也跟着转个不停。他的脑海中,时常会浮现神行客专注地察看地面足迹,跟在后面不停赶路的影像;可是即使是游侠,也无法在这一团半兽人的足迹中分辨出什么异样。他和梅里的小脚印,早就被四周穿着铁鞋的沉重脚步给彻底掩盖了。

当他们跑离悬崖一哩多的时候,地形突然变成洼地,地面也变得又软又湿。四野都是在月光照耀的迷雾笼罩之下,前方的半兽人阴影被吞没在大雾中。

“喂!稳住!”乌骨陆从后方大喊道。

皮聘突然间灵机一动,立刻马上行动。他往右一晃,躲开了守卫的手,一头冲入大雾中,立刻趴在草地上。

“停!”乌骨陆大喊道。

众人陷入一阵混乱中,皮聘立刻跳起来继续奔跑,但半兽人紧跟在后,有几个家伙甚至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他眼前。

“看来这次是逃不掉了!”皮聘心想:“但还有机会在这块湿地上作些记号给后来的人。”

他将两手伸向咽喉,解开斗篷的别针;正当几只手臂伸过来抓住他的时候,他将这信物丢到地上。“或许这东西可能就这么掉在这边,永远不会有人发现!”他想:“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大费周章这么做,就算其它人逃离那场战斗,他们多半会跟着佛罗多走。”

一条鞭子卷住他的腿,痛得他不由自主大喊。

“够了!”乌骨陆跑上来大喊:“他还得跑上很长一段路,逼他们两个一起跑,用鞭子好好的提醒他们。”

“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他转过身对皮聘咆哮道:“我不会忘记的,你的处罚只是被暂时留在后面而已。快走!”

※※※

皮聘或是梅里,都不太记得接下来的旅程到底是什么情形,他们就在半梦半醒的浑噩恍惚情况下,持续受到折磨,希望也变得越来越渺茫。他们不停奔跑,绝望地试图跟上半兽人的步伐,残酷的鞭子精确地不损伤筋骨,只给他们带来热辣辣的痛苦。如果他们踉跄几步或是倒了下来,士兵们就会拖着他们继续前进。

提神药所带来的温暖已经消失了,皮聘觉得又冷又难过;接着,他俯身仆倒在地上,一只有着利爪的手粗鲁地将他提起,他又被像是一袋马铃薯般的背着往前跑。他觉得四周越来越黑暗,这倒底是因为天黑还是他的眼睛瞎了,皮聘一点也分辨不出来。他依稀感觉到许多半兽人要求停下来,乌骨陆似乎大喊了什么,他觉得自己被丢到地上,就这么躺着又进入了黑暗的梦乡。但他并没有脱离痛苦太久,很快的,又有另一双手毫不留情地将他扛起,晃得他天旋地转,最后才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发现此时已经是清晨了;一声令下,他又被粗鲁地丢到草地上。他在草地上躺了片刻,绝望地试图醒来。他觉得头晖脑涨,但从身体的燥热程度来看,他似乎又被喂了一点半兽人的饮料。一名半兽人低头看着他,丢给他一块面包和一条肉干,他狼吞虎咽地吃下那发酸的灰色面包,但舍弃了肉干。他的确很饿,不过还没饿到敢吃半兽人丢给他的肉干;他连想都不敢想,这块肉原先是属于什么生物的。他坐了起来,看着四周,梅里距离他不远,他们坐在一条激流的旁边,远方出现山脉的轮廓,那座山脉正反射着太阳的第一线曙光,眼前的斜坡上则是黑蒙蒙的一整块森林。半兽人之间又起了激烈的争论,似乎北方的半兽人又和艾辛格士兵起了争执,有些家伙指着南方,有些则是指着东方。

“好吧,”乌骨陆说:“那就让我来决定吧!我之前告诉你们,不准再自相残杀了;不过,如果你们宁愿舍弃千里迢迢才取得的奖赏,那么尽管放弃吧!我会接收他们的,就像平常一样,让善战的强兽人收拾一切吧。如果你们害怕那些白皮肤的家伙,那就走啊!快跑!森林就在那边!”他指着前方说:“快进森林!这是你们的唯一希望,快滚!最好在我砍掉几个脑袋让你们恢复理智之前赶快走!”

在一阵纷乱和咒骂之后,大部分的北方人都沿着小河跑向山脉,人数大约有一百多人。留在哈比人身边的则是至少有八十名的高大、壮硕的艾辛格士兵,他们都背着巨弓,拿着阔剑;几名身材比较高大、胆子较大的北方人也留了下来,加入他们的行列。

“现在我们该对付葛力斯那克这家伙了,”乌骨陆说,但是,连他的部下都开始不安地看着南方。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乌骨陆低吼道:“那些该死的马夫已经知道我们的行踪了。史那加,这都是你的错,你和另外一个斥候应该把耳朵砍掉才对。不过,我们是战士,搞不好到时有马肉或是更好的肉可以吃。”

此时,皮聘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指着东方。那个方向现在传来了沙哑的喊声,葛力斯那克又出现了,他带来了一百多名和他一样长臂弯腿的半兽人,他们的盾牌上都漆着红色的巨眼。乌骨陆走向前去迎接他们。

“你又回来了?”他说:“最后还是认同我们,是吧?”

“我回来是为了看看你们有没有服从命令,俘虏是不是完好无伤。”葛力斯那克回答道。

“是唷!”乌骨陆说:“浪费时间。在我的管辖下当然不会有问题,你回来又有什么目的?你刚刚走得很匆忙,是忘了什么东西吗?”

“我漏了一个蠢蛋没带走!”葛力斯那克吼道:“但他身边还有很多精壮的士兵,就这么牺牲太可惜了。我知道你会带他们淌进混水中,我是来协助他们的。”

“真是太好了!”乌骨陆大笑着说:“不过,除非你有种大战一场,否则你是走错路了,路格柏兹才是你该去的地方。白皮肤的家伙快要来了,你那位尊贵的戒灵到哪里去了?如果戒灵的名声不是虚有其表的话,你带他们来可能可以派上一些用场。”

“戒灵,戒灵!”葛力斯那克舔着嘴唇,浑身发抖的重复道,仿佛光是这几个字就让他嘴里有了苦味:“乌骨陆,你愚蠢的小脑袋根本不明白刚刚的行为有多愚蠢!”他说:“戒灵!啊!名声不假!有天你会希望自己没有说过这句话。死猴子!”他恼怒大喊:“你应该知道戒灵是王之眼的爱将,要想出动有翼戒灵,恐怕时机还没到。他不会让他们出现在河对岸的,他们是为了大战和其它重要的事情而准备的。”

“你似乎知道的很多嘛!”乌骨陆说:“我猜知道得太多恐怕对你不好,至少艾辛格的强兽人这次可以像以前一样替大家收尾。别站在那边发呆!还不快振作精神!其它的矮笨蛋都已经逃到森林里面去了,你们最好跟上去。你们这次没办法活着回到河对岸了,没错,正是如此!动作快!我就在你们后面。”

※※※

艾辛格的士兵再度扛起梅里和皮聘,然后大队就启程了。他们日夜不停地奔跑,中途只有换人接手来扛时,才稍微停顿一下。不知道是因为体力和速度上的差距,或者是葛力斯那克的计谋,艾辛格的士兵慢慢地超越了魔多的半兽人,让葛力斯那克的手下只能紧跟在后。很快的,他们也赶过了前面的北方半兽人,森林越来越接近了。皮聘全身淤青,他觉得头痛欲裂,半兽人身上的恶臭和坚硬的盔甲,又毫不留情地摩擦着他。

他只能看见眼前是一双不停摆动的双腿,仿佛是由钢铁所铸造一般丝毫不会疲累,就在这噩梦一样的场景中不停晃动着。

到了下午时分,乌骨陆的部队已经完全赶过了北方的半兽人,这一行人低头不敢正视冬天的残阳,舌头还无力地从嘴中吐出。

“低等生物!”艾辛格的士兵取笑道:“你们都快被烤熟啦!那些白皮肤的家伙会赶上你们,把你们吃光的。他们就要出现啦!”

葛力斯那克从后方传来的叫声,证明这并非是开玩笑,以极快速度奔驰的骑士,的确已经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虽然他们距离尚远,但已经慢慢地赶上来,似乎会像是流沙一样无情地吞没他们。艾辛格的士兵迈开大步,用更快的速度奔驰,让皮聘吃惊不已,在他眼中,这似乎是漫长比赛的最后冲刺。然后,他注意到太阳已经渐渐西沉,落到了迷雾山脉之后,魔多的士兵抬头看见这景象,也立刻加快了脚程。黑暗的森林十分靠近了,众人已经越过了森林的外缘,地形也已经开始慢慢上升,变得越来越陡,但半兽人的脚步并没有丝毫减缓的意思。乌骨陆和葛力斯那克都不停地叫喊着,催促自己的部下往前冲。

“他们的速度够快,他们会逃走的!”皮聘心想。接着,他勉强转过头,用一只眼看着背后的景象;一看之下,才发现在东边紧紧追赶的骑士已经和半兽人们并驾齐驱,平原的地形更无阻于他们的奔驰。落日的余晖照在长枪和头盔上,也映像着他们白金色的头发;他们正在驱赶这些半兽人,避免他们散开来,同时还沿着河边消耗他们的体力,希望能减少他们最后的反抗。他开始思索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种族,他真希望自己在瑞文戴尔多看些书籍,仔细地阅读那些地图和史料。可是,在那些日子里,似乎都是由更厉害的人在负责策划旅程,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失去甘道夫,甚至和神行客分手,更别提连佛罗多都已经不在他身边了。他对洛汗国唯一的记忆,就是甘道夫的神驹影疾是从这里来的,至少这听起来让人觉得满怀希望。

“可是,要怎么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半兽人呢?”他想:“我想他们在这里,应该从来没听过哈比人。我会很高兴看见半兽人能够都被消灭,但我也很希望自己可以活下来。”事实是,很有可能他和梅里在被洛汗人发现之前,就会被杀死。马队中似乎有几名弓箭手,十分擅长在急驰的马背上射击。他们会飞快地靠近,射杀那些落后的半兽人;接着,骑士们会在如同来时一样迅速地撤离对方的射程之外;半兽人只能够盲目地随便射击,不敢停下来瞄准。这样周而复始的重复了好几次,刚好有支箭射进了艾辛格士兵的行列中,皮聘眼前有一名半兽人就这么倒了下来,再也没有起来。

夜色慢慢降临,骑士依旧没有采取决定性攻击的态势。许多半兽人已经战死,但现场大约还有两百名半兽人。不久之后,半兽人们来到了一块高地上,森林的边缘已经十分靠近了,或许不到一哩,但他们也无法再靠近森林一步。骑士们已经收拢了包围圈,有一小队的半兽人不听乌骨陆的号令,闯向森林,最后只有三人活着回来。“好吧,我们落到这步田地,”葛力斯那克轻蔑地说:“真是英明哪!我希望乌骨陆可以带领我们逃出这次的危机。”

“把那些半身人放下来!”乌骨陆不理葛力斯那克的嘲弄:“你,陆格达,派两个人看守他们,除非那些该死的白皮肤闯了进来,否则不准杀他们。明白吗?只要我还活着,就得让他们留在这里。但是你们不能让他们叫喊,也不能让他们被救走。绑住他们的腿!”

两人的腿就这样被无情地捆住,但至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