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魔戒之王 > 魔戒之王_第113节

魔戒之王_第113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7:37 更新时间:2021-08-19 20:33:34
    

三人沉默地站着,没有回应。



    “如果你们还是这种态度,可能会让人怀疑你们的任务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老人说:“幸好我知道一些内情,我相信你们在追踪两名哈比人的足迹。没错,哈比人!别这样瞪着我,假装你们好象从来没听过这名字一样;你们听过,我也不例外。好吧,再告诉你们,他们前天爬到这里来过,遇见了意料之外的人物。这样有没有让你比较安心一点?现在你们是不是想要知道他们被带到哪里去了?好吧好吧,或许我可以告诉你们更多的消息。我们为什么还站在这边?你们应该看得出来,这个任务已经没有那么紧急了,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吧!”

那老人转过身,走向悬崖边的一堆石头,自顾自地坐了下来。

    其它的人仿佛魔咒解除一般,也都回过神来。金雳的手立刻握住斧柄,亚拉冈拔出箭,勒苟拉斯拾起了弓。

    

老人一点也不在意,只是换了个姿势,坐得更舒服些。接着,他的灰斗篷被风吹了开来,他们这次终于确定的看见了底下穿着白色的衣服。

    



    “萨鲁曼!”金雳擎着斧头冲向前:“快说!快说你把我们的朋友藏到哪里去了!你把他们怎么样了?如果你不说,我就给你脑袋上一斧头,恐怕连巫师都没办法应付我这一斧!”

老人的动作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他立刻跳了起来,跃到一块大岩石之上。

    他站在那边,身形突然间变得无比巨大,低头俯视着所有人。他的兜帽和灰色的破烂衣物都被丢了开来,身上白色的服装显得格外耀目。

    他举起法杖,金雳的斧头从他手中飞出,掉落在地面上;亚拉冈的宝剑紧握在他僵硬的手中,此时也跟着发出刺眼的火焰。

    勒苟拉斯大喊一声,对着高空射出一箭,它化成一道火焰。



    “米斯兰达!”他大喊着:“米斯兰达!”



    “真高兴见到你,勒苟拉斯!”那老人说。

所有的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他的须发在阳光下如同白雪一样洁白,袍子散发着白色的光芒,他的双眼清澈雪亮,如同阳光一样直刺人心,他的手中握着无比的力量。

    众人的心中充满了惊讶、欢乐和恐惧,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最后,亚拉冈才回过神来:“甘道夫!”他说:“没想到你竟然在我们最需要你的时候出现了!我刚刚究竟是怎么了,竟然没有认出你!”金雳一言不发跪倒在地上,双手遮住眼睛。

    



    “甘道夫……”那老人覆颂着,仿佛在回想记忆中一个极少使用的字眼:“没错,就是这个名字,我以前叫作甘道夫。”

他从岩石上走下来,捡起地上的灰斗篷,再度将它披起;众人有一种太阳再度被云雾遮掩的感觉。

    “是的,你们还是可以叫我甘道夫!”他的声音又再度恢复成他们的老友和向导:“起来吧,我的好金雳!我不怪你,你也没伤到我。是的,老友们,你们的武器根本都没法伤到我的。高兴一点吧!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正好在一切扭转的关键,前所未见的风暴即将降临,但局势已经逆转了。”

他摸着金雳的头,矮人抬起头,突然间笑了:“甘道夫!”他说:“可是你为什么穿着白色的衣服?”



    “没错,我现在只穿白衣了,”甘道夫说:“你们其实也可以把我当作萨鲁曼,我扮演的是萨鲁曼应该担任的角色。算了吧,还是告诉我你们的故事吧!在我们分手之后,我越过了火焰和深水的考验,再度记起了许多我早已忘却的事物。我可以看见极远的情势,但却对许多近在眼前的消息视而不见。说说你们自己的状况吧!”



    “你想要知道些什么?”亚拉冈问:“如果是自从我们在桥上分离之后的故事,那可能要花上很长的时间。你可不可以先告诉我们有关哈比人的消息?你找到他们了吗?他们安不安全?”



    “不,我没有找到他们,”甘道夫说:“爱明莫尔高地之间的山谷被黑暗所笼罩,直到老鹰发现他们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两人的行踪。”



    “老鹰!”勒苟拉斯说:“我之前看到一只老鹰在很远的高空飞翔,大概是三天之前,在爱明莫尔正上方的空域。”



    “是的,”甘道夫说:“那位就是风王关赫,也是将我从欧散克塔救出来的巨鹰。我派他先到这边来侦察河边,收集情报。它的视力很好,但它无法看见所有在山中和树林内的事物;有些是它看见的,有些是我自己发现的。魔戒现在已经不在我能提供协助的范围之内了,没有一个魔戒远征队的成员能帮得上忙。它差点就被魔王发现,但它还是逃了开来。我在其中也出了一些力,当时我在高处,由于我和邪黑塔的搏斗,魔戒才能躲过一劫。因为这样,我非常非常地疲倦,稍后也为此沉思了很久。”



    “那你知道佛罗多的去向!”金雳迫不及待地问道:“他的状况怎么样?”



    “我不敢确定,他暂时逃离了一次极大的危3ǔωω.cōm险,但他眼前还有许多的挑战。他决定单独前往魔多,而他也出发了。我就只知道这么多。”



    “不是单独一人,”勒苟拉斯说:“我们认为山姆和他一起去了。”



    “是吗?”甘道夫的眼中精光一闪,脸上露出微笑:“真的吗?我现在才知道,但我并不觉得惊讶。很好!非常好!你让我放心了,你们最好再多告诉我一些。坐到我身边来,告诉我你们的旅程。”

※※※

三人坐在他的脚边,亚拉冈从头开始叙述一行人的故事。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甘道夫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听着,并没有询问任何的问题。

    他的手放在膝盖上,眼睛也一直闭着;最后,当亚拉冈说到波罗莫战死,以及他的尸体被放在大河上的情景时,老人叹了一口气。

    



    “亚拉冈吾友,你并没有说出所知或是所推测的全部!”他静静地说:“可怜的波罗莫,我没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这对他来说是极端严苛的考验,他是一名战士,也是流有高贵血液的王族。凯兰崔尔告诉过我他有危3ǔωω.cōm险,幸好他最后还是躲过了万劫不复的结局,我替他感到高兴。如果只从波罗莫的角度来看,我们带来那两位年轻的哈比人其实是好的,不过,他们所扮演的角色还不只如此。他们被带到法贡森林来,这两名哈比人的到来,就像是落在山坡上的小石头一样,乍看虽然不显眼,却会启动惊天动地的山崩。即使在我们谈话的时候,我也可以听见那土石松动的声音。在大难来临的时候,希望萨鲁曼最好在他家中面对这一切!”



    “亲爱的朋友,有件事情一直没有改变,”亚拉冈说:“你依然还是很爱说谜语。”



    “什么?谜语?”甘道夫说:“不!我刚刚是在大声的自言自语,这是我的老习惯了。我习惯对众人中最睿智的家伙说话,因为实在没体力对那些年轻人解释一切。”他又笑了,但这次,这声音听起来像是温暖的阳光一样和煦。

    



    “即使以古代人类的眼光看来,我都已经不再算是年轻了。”亚拉冈说:“你愿意说得更明白一些吗?”



    “我又该说些什么?”甘道夫暂停片刻,思索着:“如果你想要知道我到底在想什么,我只能说,刚刚所讲的都是我对于目前局势的看法。当然,魔王也早就知道魔戒已经离开了夏尔,而它目前的持有者是一名哈比人。他现在也知道离开瑞文戴尔的远征队人数,以及每个人的种族,但是,他依旧还不确定我们的目的和用意。他推测我们都会前往米那斯提力斯,因为如果是他,他也会这么做。根据他的思考模式,我们这样的计划会对他造成极为沉重的打击。他目前正惶惶不可终日,不知道会有哪个掌握权柄的伟人出现,拿着魔戒挑战他、以战争推翻他,取代他的地位。他根本没想过我们只想推翻他,不想找人取而代之;我们竟然想摧毁魔戒的这个计划,也根本从未出现在他最黑暗的噩梦中。毫无疑问的,你也看得出来我们的幸运和希望之所在。由于他幻想中的战争,他被迫仓促掀起战争,认为自己必须要把握时机。他相信如果是自己先发制人,只要伤害够大,或许可以不用发动接下来的攻击,因此,他为最终战争所准备的兵力,必须比计划中更早开始行动。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如果他把所有的力量用来守卫魔多,倾全力搜寻魔戒,那我们才真正只能臣服于他;不管我们使用什么样的方法,最后魔戒和持有者都无法躲过他的搜寻。幸好,他的目光在世界各地犹疑,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家门,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米那斯提力斯之上。不久之后,他就会发动全部的兵力攻打该处。”



    “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派出阻挠远征队的部队已经失败了。他们没找到魔戒,也没有带回哈比人的俘虏。即使他们只做到了后者,对我们也会是沉重的打击,甚至可能导致整个计划的瓦解。不过,我们还是别想太多,免得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至少目前来看,魔王的计划失败了。这都要多谢萨鲁曼!”



    “那萨鲁曼没有出卖我们罗?”金雳问道。



    “他依旧是个叛徒,”甘道夫说:“这是毫无疑问的。不过,这听起来很奇怪,对吧?艾辛格的阵前倒戈似乎是我们所承受最大的打击。被我们当作统领和指导者的萨鲁曼拥有极为强大的力量,他威胁洛汗国的骠骑不得支持米那斯提力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邪恶的势力从东方入侵。但是,叛徒是把两面刃,萨鲁曼也有私心想要抢夺魔戒,据为己有,至少想抓到几名哈比人供作他邪恶计划的驱使。因此,在索伦和萨鲁曼的尔虞我诈之下,他们唯一达成的任务,就是在恰到好处的时机将这两名哈比人带到法贡森林来,如果不是这命运的安排,这两人可能根本没机会出现在这里!这样一来,他们的情报和计划都出现了极大的漏洞。多谢洛汗国的骠骑,这下子魔多不会知道这场战斗的结果了。但黑暗魔君知道有两名哈比人在爱明莫尔被俘,并且违抗他手下的命令被强迫带到艾辛格去。现在,艾辛格也成了米那斯提力斯之外的一大隐忧;如果米那斯提力斯陷落,萨鲁曼恐怕也会唇亡齿寒。”



    “真可惜我们的朋友将这两大势力分隔开来,”金雳说:“如果艾辛格和魔多之间没有其它国家作为分隔,我们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



    “如果这样,那获胜者将会拥有比任何一方都要强大的力量,而且也不会再有任何怀疑,”

甘道夫分析道:“但艾辛格是无法对抗魔多的,除非萨鲁曼先弄到魔戒,现在这已经永远不会发生了,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危3ǔωω.cōm险,有许多事情他依旧被蒙在鼓里。他急着想要捕获猎物,因此迫不及待离开基地,想要观察和监督他的手下;但这次,他来得太晚了,战斗已经结束,他也没有在这边停留太久。我观察过他的思绪,发现了他的疑虑。他不擅长野外追踪的技巧,因此,他相信那些骑士杀死了所有的人,并且将尸体全都烧光了。但他看不出来这些半兽人是否带着俘虏,他也不知道他的部下和魔多的爪牙之间的争执,更不知道有翼使徒的事情。”



    “有翼使徒!”勒苟拉斯惊呼一声:“我在萨恩盖宝激流上,用凯兰崔尔的弓射了他一箭,让他从空中坠落。他让我们恐惧不已,那到底是什么生物?”



    “是你无法用弓箭杀死的敌人!”甘道夫说:“你杀死的只是他的座骑,但骑士很快就获得了新的座骑,因为他是九戒灵之一,骑着有翼的座骑。很快的,他们所带来的恐惧将会侵袭我们盟友的军队,遮蔽阳光的温暖。但他们暂时还不能跨越大河,萨鲁曼也没机会知道戒灵的新伪装。他的全副心神都集中在魔戒上。魔戒曾出现在那场战斗中吗?有人找到魔戒了吗?如果骠骑王希优顿偶然发现了它的力量怎么办?他所看见的只有这些,因此,他回到艾辛格,加强对洛汗的骚扰。在这段时间中,有一个更靠近的危3ǔωω.cōm险他浑然不觉,只是不断地的动脑对付洛汗,他忘记了树胡这号人物。”



    “你又在自言自语了!”亚拉冈笑着说:“我不知道树胡是什么人。我大概猜到了萨鲁曼的两面作战计划,但我看不出来哈比人到法贡森林这件事有什么重要的,最多不过是让我们徒劳无功地紧追数百哩而已。”



    “等等!”金雳大喊一声:“我还想先知道一件事情,昨天晚上我们看到的是你──甘道夫,还是萨鲁曼?”



    “你们看到的绝对不可能是我!”甘道夫回答:“所以,我必须假设你们看到的是萨鲁曼。很明显的我们看起来很相像,所以我可以原谅你想砍掉我脑袋的冲动。”



    “很好,很好!”金雳说:“我很高兴那不是你。”

甘道夫又笑了:“是的,亲爱的矮人,”他说:“幸好我没有到哪里都被认错,这经验我可很丰富哪!不过,当然啦,我也不会责怪你对我的欢迎仪式。当初我们还不是把萨鲁曼当作盟友,和他商讨机密大计,却没想到正是和魔王在打交道啊。金雳,但愿有一天你可以同时看到我们两人,那时再作出判断吧!”



    “可是那些哈比人呢!”勒苟拉斯打岔道:“我们为了找他们走了很长的一段距离,你似乎知道他们在哪里。他们现在在哪里?”



    “和树胡以及树人们在一起。”甘道夫说。



    “树人!”亚拉冈大惊道:“古代传说树林中有高大的树人,原来是真的?世界上还有树人吗?如果那不是洛汗国的传说,我也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魔戒之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