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114节

魔戒之王_第114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7:4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6
只会以为他们是古代绝种的生物。”

“才不只是洛汗国的传说呢!”勒苟拉斯辩解道:“不,大荒原上的每名精灵都会吟唱这些树人的悲歌,但是,树人只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中。如果我遇到树人,我真的会觉得自己又变年轻了!至于树胡,这其实是‘法贡’两个字翻译成通用语的称呼,但你似乎好象指的是一个人。这个树胡是谁?”

“啊!你问太多了,”甘道夫说:“我对他所知甚少,但光是这样的故事就足以让你们听上很久的时间了。树胡就是法贡,这座森林的守护者,他是树人中最年长、也是中土世界太阳下最古老的生物。勒苟拉斯,我真的希望你有机会可以遇见他,梅里和皮聘很幸运,他们就在我们坐的这个地方遇见了他。他在两天前来到这里,并且把他们带去远方山脚下他居住的地方。他经常来到这里静思,特别是在外界的传言让他心神不宁的时候。四天以前,我看到他在树林间穿梭,我想他发现了我,因为他停了下来;但我并没有开口,因为我当时满脑子都是忧虑,而且在与魔多之眼的搏斗之后非常疲倦,而他也没有开口叫我的名字。”

“或许他也把你当作萨鲁曼了,”金雳说:“但你似乎把他当做朋友,我一直以为法贡森林是很危 3ǔωω.cōm险的。”

“这算是危 3ǔωω.cōm险吗?”甘道夫大声说:“我也很危 3ǔωω.cōm险,除非你们亲眼见到黑暗魔君,否则我可以算是世界上最危 3ǔωω.cōm险的人。亚拉冈也很危 3ǔωω.cōm险、勒苟拉斯也很危 3ǔωω.cōm险,金雳,你被危 3ǔωω.cōm险所包围了……连你自己也很危 3ǔωω.cōm险。当然,法贡森林的确不平静,特别是对于那些执斧入山林的人来说更是如此;而法贡本人也很危 3ǔωω.cōm险,但他同样的也很睿智和友善。不过,现在他长期累积的怒气已经满溢了,整座森林中都充满了他的愤怒。哈比人的到来和所带来的消息,让这怒气决堤而出;很快的,它们就会化成滔天巨浪,但瞄准的目标是萨鲁曼和艾辛格的士兵。有件自远古以来就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即将发生了:树人将苏醒过来,了解自己拥有惊人的力量。”

“他们会怎么做?”勒苟拉斯惊讶地问。

“我不知道,”甘道夫说:“我想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他低下头,陷入沉思。

其它人看着他。一道阳光穿破云层,落到他放在膝盖上的手掌心,让他看起来彷佛被光芒所笼罩一般。最后,他抬起头,直视着太阳。

“快到中午了,”他说:“我们必须赶快动身。”

“要去找我们的朋友和树胡吗?”亚拉冈问道。

“不,”甘道夫说:“这不是你们该走的道路。我已经告诉你们希望之所在,但那也只是希望而已,希望并不代表事实,也不代表胜利。我们和所有的盟友们都处身在战争中,这场战争只有靠着魔戒才能够让我们确保胜利。这让我十分哀伤,更极端地恐惧:许多的事物可能被摧毁,甚至一切可能会失落在黑暗中。我是甘道夫,白衣甘道夫,但黑暗的力量依旧比我强大许多。”

他站起身,以手遮日看向东方,仿佛正观看着极遥远地方无人能见的事物。然后他摇摇头。“不!”他柔声说:“它已经离开了我们的掌握,至少我们应该为此感到高兴,我们不再会受到魔戒的诱惑。我们必须在几近绝望的状况下面对危机,但至少真正致命的威胁已经去除了。”

他转过身。“来吧,亚拉松之子亚拉冈!”他说:“不要后悔你在爱明莫尔所做的决定,也不要认为那是一场徒劳无功的追踪。你在一团混乱中理出头绪,作出了选择,那选择是正确的,我们也获得了回报。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能够即时会面,否则将错过最好的时机。你和同伴们的任务暂时结束了,下一个旅程则是你对人所许下的承诺,你必须前往伊多拉斯,谒见希优顿,因为他们需要你。安都瑞尔圣剑的光芒必须显现,才能战胜那场战斗。洛汗国已经陷入了战争,还有更邪恶的阴谋:希优顿身陷危机之中。”

“难道我们就不会再见到那些快乐的哈比人吗?”勒苟拉斯说。

“我不会这么说,”甘道夫说:“谁知道呢?别心急,去你该去的地方,心中怀抱着希望!去伊多拉斯吧!我也会和你们一起去的。”

“不管对什么年纪的人来说,那都是段很长的路,”亚拉冈说:“我担心在我们赶到之前,战斗就结束了。”

“我们到时就会知道了,到时就知道了。”甘道夫说:“你们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没问题,我们会一起行动的,”亚拉冈说:“但我猜得到,如果你想的话,其实会比我还要早到达那边。”他站起来,意味深长地看着甘道夫。其它人瞪着两人,看着他们面对面地站着。亚拉冈那人类的身影十分高大,如同盘石一般坚定不移。他的手放在剑柄上,看起来彷佛是刚脱离迷雾之海的君王,踏上低等人类的湾岸一样。在他面前则是一个苍老的身影,白色的袍子闪着光芒,仿佛有一种经历岁月磨练的神光隐匿其中,超越了君王的力量。

“甘道夫,我说的对不对?”亚拉冈终于说:“只要你想做到,任何事情都可以比我更快达成。这让你理所当然成为我们的队长和舵手。黑暗魔君有九名骑士,但我们拥有一名力胜千军的白骑士。他通过了火焰和深渊的考验,众人将对他无比的(炫)畏(书)惧(网),我们愿意跟他上山下海。”

“是的,我们愿意一起跟随你!”勒苟拉斯说:“但首先,甘道夫,我必须知道你在摩瑞亚到底怎么了,好让我心安。你愿意告诉我们吗?难道你就不能多花一点时间,对朋友解释你是如何逃出的吗?”

“我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甘道夫回答:“时间已经不够了。但即使我们有一整年的时间可以耗用,我也不会告诉你们一切。”

“那就请你把握时间,把你愿意说的部分告诉我们!”金雳锲而不舍地追问:“来嘛!甘道夫,告诉我们你和炎魔决斗的最后结果是如何!”

“别提起他的名字!”甘道夫的脸上彷佛闪过一阵痛苦的乌云,他沉默地坐着,看起来苍老如风中残烛。“我不停地往下掉……”他最后终于慢慢的说,似乎连要回忆起这过程都非常痛苦。“我一直往下掉,他也跟在我身边,我被他的火焰包围,遭到严重的烧伤。然后我们一起落入了深水之中,一切都归于黑暗;死亡之潮无比的冰冷,我的心脏险些为之冻结。”

“都灵之桥下的深渊很深,从来没人度量过。”金雳说。

“但它还是有尽头的,是在人所未见、光明也无法达到的彼端,”甘道夫说:“最后我终于来到了大地的根基之上。他还是在我身边,他的火焰已经熄灭了,但他化身成黏稠的形体,比缠人窒息的毒蛇还要致命。我们在地心深处不停地搏斗,时光似乎停止流逝。他紧抓住我,我也不停地抵抗,最后他逃进黑暗的隧道中。金雳,那些并不是都灵的部下所建造的,在远比矮人家园还要幽深的地底,那是被无名的生物所挖掘出来的隧道,连索伦都不知道这些生物。虽然我曾经目睹了他们,但我不愿意在此提出,让诸位的心头蒙上阴影。在那绝望的环境中,敌人成了我唯一的希望,我紧追着他不肯放弃;就这样,最后他终于带我来到了卡萨督姆的秘道中。他对这些地方实在是了若指掌,我们一直往上走,直到我们来到了无尽之阶。”

“这个地方已经失传很久了,”金雳说:“许多人说这个地方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但其它人则认为它已经被摧毁了。”

“它的确存在,也没有被摧毁,”甘道夫说:“它从最底层的地牢一路通往最高阶的山峰,是一段高达数千阶的螺旋楼梯。它的尽头是雕刻在西拉克西吉尔峰之内的都灵之塔。在那座山峰的积雪之中有一个孤单的开口,旁边则有一块平地俯瞰着整个笼罩在云雾之中的大地。该处的阳光炽烈,但脚下却完全被云雾所遮蔽。他一跳出来,我随即跟在后面,正好看见他全身冒出新的火焰来。没有人看见这一切,或许,在未来的岁月中,将会有歌谣描述那段巅峰之战。”甘道夫突然间笑了:“但歌词能写些什么呢?底下的人头抬头望去,只能看见峰顶笼罩在暴风雪中。他们听见隆隆雷声,看见耀目的闪电,以及火舌不停地在山峰上吞吐。这样还不够吗?我们四周升起了浓密的水气,那是蒸气和白烟,冰雹如同暴雨般落下……我打倒了敌人,他从高处落下,撞毁了大块的山壁,从此再也没有爬起来。接下来,我失去了意识,在昏迷的状况下四处漫游,经历了许多的磨难。我又被赤裸裸地送了回来,让我可以把所有的工作都完成。我就这么不着寸缕地躺在山顶。身后的高塔已经化为粉尘,出口也消失了,阶梯上则是落满了破裂、烧焦的岩石。我就这么束手无策地躺在孤绝的山峰上。我瞪着天空,看着星辰运行,每一天都如同一个纪元般地漫长。我依稀可以听见耳边传来世界各地的声响、歌谣声、哭泣声以及岩石承受极大重量的闷哼声。就这样,风王关赫最后找到了我,把我带离了绝顶。”

“‘伸出援手的老友啊,我注定要成为你的负担!’我说。”

“‘你以前或许算是个负担,’他回答:‘但现在你已经不同了。在我的爪下,你轻得如同天鹅的羽毛一般,阳光几乎可以穿透你的身体。事实上,我认为你根本不需要我了,如果我松开爪子,你可能会随风飘扬呢!’”

“‘千万别松手!’我大呼道,这时才觉得生命重新在体内跃动:‘带我去罗斯洛立安!’

“‘凯兰崔尔女皇派我来,就是这么说的。’他回答。”

“因此,我就这么抵达了卡拉斯加拉顿,发现你们已经离开了。我在那里流连了一段时间,让那块大地给我带来一切的医疗。我的确获得了医治,也获得了一件白袍。我和他们商谈,也获得了许多忠告。因此,我有许多的消息要告诉你们其中一些人。女皇命我告诉亚拉冈这段话:

登丹、伊力萨王现在人在何处?

为何你还不知如何自处?

失落的王储重现之时即将到来,灰衣的队伍也将从北而来。

但汝之道路将充满黑暗:亡者镇守着那道路通往海岸。

她对勒苟拉斯则是说:

勒苟拉斯,绿叶在树下已经历许久汝已度过快乐的时光,但务需注意那大海不朽!

若汝听见岸边的海鸥鸣叫,汝之心将不再甘于被森林围绕。”

甘道夫沉默地闭上眼。

“她没有给我任何的话语吗?”金雳低头道。

“她的话语让人有不祥的感觉,”勒苟拉斯说:“对于收到的人来说却又含混不清。”

“我还是觉得不公平!”金雳说。

“那又该怎么样?”勒苟拉斯说:“难道你宁愿她预测你的死期?”

“是的,如果她无话可说。”

“怎么搞的?”甘道夫张开眼问道:“啊,我想我明白她的意思了。金雳,真抱歉!我刚刚在思索那讯息的意义。但事实上,她的确有话要告诉你,那既不黑暗、也不伤悲。”

“‘给葛罗音之子金雳──’她说:‘代我向他问好,执吾发者,不管你到哪里,我的心思都与你同在。但务需小心,不要将斧头砍向错误的树木!’”

“真高兴你能够和我们重逢,甘道夫,”矮人手舞足蹈地用矮人语唱着歌:“既然甘道夫的脑袋不可动,让我们找颗理所当砍的脑袋来动手吧!”

“时机应该不会太远了,”甘道夫起身说道:“来吧!老友重聚,已经占去了我们不少的时间,现在该赶路了。”

他又再度披起破旧的斗篷,开始带路。一行人跟着他,很快地就从高地走下来,进入森林,

回到了树沐河的河岸边。他们一言不发,直到再度来到法贡森林边缘的草地为止,四周还是没有任何马匹的踪迹。“他们没有回来,”勒苟拉斯说:“这次恐怕要走很远了!”

“我可不能走路,事态紧急!”甘道夫说,然后,他抬起头,吹出一声嘹亮的口哨声;那声音清澈响亮,让其它人都觉得无比惊讶,很难想象这种声音会是出自老人之口。他吹了三次口哨,从遥远的地方,众人听见有马匹的嘶鸣声,乘着东风飘送过来,他们等待着有奇迹发生。不久之后,就传来了马蹄声;一开始只有躺在地上的亚拉冈可以感觉到,接着声音稳定增强,其它人也都可以听见。

“来的不只一匹马,”亚拉冈说。

“当然了,”甘道夫说:“一匹马可载不了全部的人哪!”

“有三匹马,”勒苟拉斯看着平原的彼端:“你看看它们跑得多快!你看,那是哈苏风,旁边是吾友阿罗德!但领头的是一匹十分高大的骏马,我之前没有看过他。”

“你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看见这么美丽的神驹了!”甘道夫说。“这是影疾。它是众马之王,连洛汗国之王希优顿都不曾看过比它优秀的骏马。你们看,它是不是闪着银光,跑起来如同激流奔腾?它是来找我的,它是白骑士的座骑,我们将要并肩作战!”

正当老法师还在说话的时候,那匹马依旧冲势未缓地奔向他;它的毛皮闪耀,鬃毛在急驰下跟着狂风飞舞,另外两匹马则紧跟在后。当影疾一见到甘道夫的时候,它立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