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124节

魔戒之王_第124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6:3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4
在兵荒马乱之后的废墟中,竟然还问我们,怎么有资格好好休息!”

“有资格休息?”金雳说:“我才不相信哪!”

骑士们笑了。“毫无疑问的,这是好朋友会面的场景,”希优顿说:“甘道夫,原来这些就是你们失踪的朋友啊?今天可真是充满奇迹的一天。在我离开皇宫之后已经见识到了许多奇迹,但现在眼前竟然又出现了另一群传说中的人物。你们是不是传说中的半身人,我们之中有人称呼你们为哈比特兰?”

“王上,请叫我们哈比人。”皮聘说。

“哈比人?”希优顿说:“你们的语言好象改变了,不过,这个名字听起来倒是很恰当。哈比人!果然是耳闻不如一见啊。”

梅里再度鞠躬,皮聘跳了起来,也跟着深深一鞠躬:“王上,您太客气了,我希望您是真心的,”他说:“我也遇到了另一个奇迹!自从我离家之后已经见识过了许多国度,但之前从来没有任何人听过哈比人的事情。”

“我族是许久以前离开北方的居民,”希优顿说:“但我不想骗你们,我们知道的其实并不多。我们只知道在很远的地方,越过许多山脉和河流,有一群矮小的生物居住在洞穴或是沙丘中。但没有任何关于他们的传说,因为据说他们游手好闲,躲避人类的目光,可以在一瞬间消失,而且他们还可以将嗓音伪装成飞鸟的啁啾声。不过,看来似乎并不只是这样。”

“的确,王上,”梅里说。

“就以眼前的景象来说,”希优顿说:“我就没听说过他们会从嘴里喷烟。”

“这可不让人惊讶,”梅里回答:“因为这是一门我们已经有好几十年没有表演过的艺术了。在我们的纪年一零七零年时,是居住在长底的托伯。吹号者,第一次在他的花园中种植真正的烟草。至于老托伯是怎么发现这植物的……”

甘道夫打岔道:“希优顿,你不知道你面对着什么样的危 3ǔωω.cōm险,如果你表现出一丝一毫的耐心,这些哈比人就会在战场的废墟旁,和你讨论用餐的快乐、他们父亲、祖父、曾祖父或是九等亲的芝麻蒜皮小事。或许你应该利用其它时间,再来听听抽烟这档事的历史。梅里,树胡呢?”

“我相信他应该是在北边吧,他想去喝点干净的水。大多数的树人都和他一起走了,他们还在那边忙碌地工作着。”梅里对着冒烟的湖泊挥舞着手,当众人转头看去时,他们听见什么东西崩塌的声音,似乎山崩了一样,更远的地方则是传来轰轰,呼姆的声音,似乎有人正吹响着胜利的号角。

“没有人看守欧散克吗?”甘道夫说。

“有这些水就够了,”梅里说:“不过,快枝和其它的树人其实还在警戒中,水里面的柱子其实不完全是萨鲁曼的杰作。我想,快枝就在那个阶梯附近的巨岩旁。”

“没错,那边有个高大的灰色树人,”勒苟拉斯说:“他的手臂插在腰间,直挺挺地像是柱子般矗立在那里。”

“已经过了中午了,”甘道夫说:“我们从一早就没有吃任何东西,不过,我希望能够尽快和树胡见面。他没有留话给我吗?还是这些锅碗瓢盆让你忘记了他说的话?”

“他有留话,”梅里说:“我刚刚正准备要说,你们的一大堆问题打断了我的进度嘛!我正准备说,如果骠骑王和甘道夫愿意骑马到北方的墙边,他们会发现树胡就在那边,他会亲自招待两位。请容我补充一句,你们也可以在该处找到最上等的食物,那是由你们谦逊的仆人亲手挑选的。”他鞠躬说道。

甘道夫笑了,“这样好多了!”他说:“好吧,希优顿,你愿意和我一起去找树胡吗?我们必须绕点路,幸好还不算远。当你见到树胡之后,你会知道更多的。因为树胡就是法贡,也是树人之中最年长的领袖,当你和他说话的时候,你会听见世间最古老的语言。”

“我愿意和你一起走,”希优顿说:“再会了,哈比人!愿我们可以在我的宫殿中再会!那时,你们可以坐在我旁边,告诉我所有你们想说的东西:父祖辈或一切你记得起的小事都可以,我们也可以讨论老托伯和他的草药知识。再会了!”

哈比人深深鞠躬。“这位洛汗国的国王还真好!”皮聘压低声音说:“他人真不错,很客气呢!”

 第二部-第九节 残骸和废墟

(第二部双城奇谋)

第九节残骸和废墟

甘道夫和国王一行人往东骑去,准备绕过艾辛格残破的城墙;但亚拉冈、金雳和勒苟拉斯则留了下来,他们让阿罗德和哈苏风在附近吃草,在哈比人身边坐了下来。

“好呀,好呀!这场追猎终于已经结束了,我们好不容易会面了,却是在一个完全没想到的地方。”亚拉冈说。

“既然伟大的人物们去讨论重要的事情,”勒苟拉斯说:“这些猎人或许可以从朋友身上知道那些谜团的真相。我们一路追踪你们留下的痕迹到森林里面去,但有许多事情让我们感到十分好奇。”

“而我们也有很多事情想要请教你们呢,”梅里说:“老树人树胡告诉了我们一些东西,但总觉得意犹未尽呢。”

“没问题,不过待会儿再说,”勒苟拉斯说:“我们是辛苦出力的人,你们应该先告诉我们之前的经历。”

“这件事也还不急,”金雳说:“吃完饭之后可能听起来会舒服些。我头很痛,时间又过了中午了。你们这些懒惰虫应该找到不少吃的东西吧?如果有好吃好喝的,可以勉强消我心头的怒气啦。”

“没问题!”皮聘说:“你们要在这边吃,还是在萨鲁曼的卫哨室废墟里面吃?它就在拱门底下那边。我们刚刚在这里野餐,因为得注意道路上的动静。”

“恐怕没那么专心吧!”金雳说:“我可不愿意在半兽人的屋子里面吃饭,更别说碰任何半兽人污染过的食物。”

“我们可不敢要你这样做,”梅里说:“我们也已经受够了半兽人。别忘记,艾辛格还有许多其它的种族。萨鲁曼还算聪明,不敢完全信任半兽人,他有人类看守大门,我想这是他最忠实的仆人。反正哪,他们可是相当受到宠幸,拥有很不错的补给品唷!”

“有烟草吗?”金雳说。

“不,我想没有好到那个地步,”梅里笑着说:“不过,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我们可以等到吃完午餐再说。”

“那我们就去吃午餐吧!”矮人这才觉得轻松多了。

哈比人在前面带路,一行人通过了拱门,在左边找到了一连串的阶梯,在顶上有一扇门,那扇门直接通往一个大房间,远端则有其它的小门,甚至还有壁炉和烟囱。这个房间是由岩石所打造的,过去可能十分的昏暗,因为它唯一的窗户是面向隧道的。不过,由于屋顶已经被打破,外面的日光就直接流泄进来,壁炉内还正燃着熊熊的火焰。

“我生了一些火,”皮聘说:“在大雾里面烤火感觉好多了。附近柴火很少,我们能找到的几乎都泡湿了。幸好壁炉里面还藏了不少,而烟囱也没有被堵塞。有火真的很方便,我帮你烤些面包吧!不过,这些面包恐怕已经有点久了,大概做了三四天吧。”

亚拉冈和同伴们在一张长桌的尽头坐了下来,哈比人则跑进另一扇门中。

“这边是储藏室,幸好没被水淹到,”皮聘拿着盘子、杯子、碗、刀叉和各种各样的食物回来。

“金雳大爷,你也不需要闻到味道就皱鼻子,”梅里说:“树胡说,这些可不是半兽人的东西,而是人类的食物。你想喝葡萄酒还是啤酒?里面还有一桶啤酒,味道不错喔!这是顶级的腌猪肉,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也可以替你切一些培根,帮你煎一煎。真抱歉没有蔬菜啊,过去几天补给可能稍稍受到了一些影响吧!除了奶油和蜂蜜之外,我也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让你夹面包,这样满意吗?”

“啊,还算满意啦,”金雳说:“我的怒气一看到食物就阵亡不少罗!”

三人很快地狼吞虎咽起来,两名哈比人也跟着凑热闹似地开怀大吃:“我们可不能坐在旁边发呆,这样未免太失礼了!”他们说。

“你们今天早上可还真是有礼貌啊!”勒苟拉斯笑着说:“不过,如果我们没来,可能你们也会继续再吃下去吧。”

“或许吧,为什么不呢?”皮聘说:“我们可是和半兽人周旋了很久,在那之前又都吃得很少,很久没有开怀大吃了哪!”

“啊,的确是,”金雳从杯边打量着两人:“哇!你们的头发比我们上次看到的时候又浓密了许多,甚至变得更卷了些。我打赌你们好象还长高了一点,我不知道像你们这种年纪的哈比人还会长高啊?这个树胡可没让你们饿着吧?”

“他是没有,”梅里说:“但是树人靠着喝东西过活,光喝东西可是很难让我填饱肚子的。

树胡的饮料可能营养充足,但我们总觉得要有些可以嚼的食物才能够填饱肚子,即使是精灵的干粮也会吃腻的。”

“你们喝了树人的水,对吧?”勒苟拉斯说:“啊,那么我想金雳没有看错,法贡森林的饮料可是有不少传说的哪。”

“这块土地有许多奇异的传说,”亚拉冈说:“但我却从来无缘亲身一探。来吧,告诉我这些传说,也好好描述一下这些树人吧!”

“树人是……”皮聘说:“树人──树人每个都不一样,但他们的眼睛,他们的眼睛真的很特别。”他嗫嚅了几句,最后又闭上嘴。“喔,好吧,”他继续道:“你们应该已经从远方看过这些树人了,至少他们看见了你们,回报说你们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我想,在你们离开这里之前,应该会看到更多的树人,你们会有自己的看法的。”

“等等,先别急!”金雳插嘴道:“我们说故事的顺序错乱了,我要从一开始来听这个故事,先从我们远征队分散的那天开始说起吧。”

“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会仔细地告诉你,”梅里说:“如果你们吃饱了,可以先把烟草塞到烟斗里面。至少我们可以暂时假装还在布理,或是在瑞文戴尔,好好的轻松一下!”

他掏出了一个装满烟草的袋子。“我们有一大堆喔,”他说:“在离开这里之前,你们爱拿多少就拿多少,皮聘和我今天早上可做了不少资源回收的工作,水上漂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我们找到了两个小桶,我想是从某个仓库里面被冲出来的吧,当我们打开桶盖的时候,发现里面装满了这些东西:顶级的烟草,而且还没有坏呢!”

金雳捏了一些,在手掌中揉搓着,又闻了闻。“摸起来很好,闻起来更香!”他说。“这真的很棒!”梅里说:“我亲爱的金雳啊,这是长底叶!桶子上面还有吹号者家的标签,很明显呢!我不知道这是怎么跑到这边来的,我想,多半是萨鲁曼专用的吧。不知道这东西会运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不过,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是啦,”金雳说:“如果我有烟斗就更好了,唉,我的在摩瑞亚还是什么时候弄丢了。你们有没有找到烟斗呢?”

“不,恐怕没有,”梅里说:“我们没找到,在这房间里面也没有,萨鲁曼喜欢自己享受。我想,就算现在去敲欧散克塔的大门跟他要烟斗,恐怕也没什么用吧!看来我们得要一起分享好东西啦。”

“等等!”皮聘说。他把手伸进外套的胸前口袋,掏出一个绑在绳子上的小袋子。“我竟然收藏了两个比魔戒还要珍贵的宝物──这是一个,我自己的旧木头烟斗,还有另一个,以前没用过的新烟斗。我带着这两样东西到处跑,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的烟草用完之后,我也不认为路上还会找到烟草。不过,现在还是派上用场了。”他掏出一个扁扁的小烟斗,递给金雳,“这样你总该不生气了吧?”他说。

“我对你们的不满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金雳说:“高贵的哈比人,这让我反过来倒欠你们很多哪!”

“好啦,我要回去外面看看状况如何了!”亚拉冈说。

他们走出门外,在大门前的石堆旁坐了下来。现在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山谷的风景,烟雾在清风吹拂下全都飘走了。

“让我们轻松一下吧!”亚拉冈说:“我们可以坐在废墟旁边聊天,让甘道夫在别的地方忙吧,我很少觉得这么累。”他将灰色的斗篷裹起来,藏住身上的锁子甲,双腿一伸躺了下来,接着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大家看!”皮聘说:“游侠神行客又回来了!”

“他从来没离开过,”亚拉冈说:“我既是神行客,也是登纳丹,我属于北方也属于刚铎。”

他们沉默地吸了一阵子的烟,阳光照在众人身上,太阳缓缓西沉入西方山谷的云中。勒苟拉斯躺在地上,专注地看着天上的变化,边低声哼着歌。最后,他坐了起来,“可以了吧!”他说:“已经过了很久啦!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抽烟,雾气也都散去了。你们到底说不说?”

“好吧,我的故事一开始的时候是:我醒了过来,发现自己浑身被绑住,身在半兽人的营地中,”皮聘说:“让我算算,今天是几号?”

“是夏垦历的三月五号,”亚拉冈说。皮聘扳着手指计算着。“才不过九天以前!”他说。

夏尔的历法中每个月只有三十天。

“我还以为我们被抓了一年了咧!好吧,虽然其中有一半像是噩梦一样,但我可以清楚地知道中间过了非常恐怖的三天。如果我忘记任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