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127节

魔戒之王_第127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6:4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4
望树人们可以酿出他们爱喝的那种饮料,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看见甘道夫翘着胡子回到我们面前。在树人走掉之后,我们觉得又饿又累,但我们并没抱怨,实际上,我们的努力换来丰富的报酬。在那一阵忙乱之中,皮聘发现了这些残骸中的宝物,吹号者牌子的烟草,‘抽烟比吃东西爽多了!’皮聘说,所以最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我们现在都了解了,”金雳说。

“只有一件事情例外,”亚拉冈说:“夏尔南区的烟叶怎么会来到艾辛格,我越想就越不对。我之前没有来过艾辛格,但我曾经到过附近,对于在夏尔和洛汗之间的荒地相当了解。已经有许多年两边没有任何货物的往来和贸易,至少不是公开的。我猜,萨鲁曼应该和夏尔的某个人有秘密的往来,巧言或许不只出现在希优顿的皇室中。桶上的制造日期是什么时候?”

“我看看,”皮聘说:“这是一四一七年份的,是去年的──不,应该说是前年的,那年的烟草很不错。”

“啊,好吧,我希望邪恶的事情都已经告一段落了,再不然,其它的状况我们可爱莫能助了,”亚拉冈说:“我认为等下应该把这小事告诉甘道夫,枝微末节往往会影响大局。”

“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梅里说:“下午都快过完了。我们四处逛逛吧!神行客,如果你想的话,现在可以走进艾辛格了,只是,风景并怎么不漂亮喔!”

 第二部-第十节 萨鲁曼之声

(第二部双城奇谋)

第十节萨鲁曼之声

一行人穿越了几成废墟的信道,站在一堆石块上,眺望着欧散克塔和上面的无数窗户。依旧有股邪气笼罩在整座塔的周围。积水现在几乎已经全部消退了,不过,放眼望去依旧有许多的水洼还装满了水,上面漂着各种各样的残骸。里面整块平原是已经干了没错,但地面上还是盖满了泥泞,露出许多黑色的洞穴,到处都可以见到东倒西歪像喝醉酒一样的柱子。在这个巨大破碗的边缘,有许多地形被彻底改变的斜坡和小丘,像是经历过一场巨大的暴风雨一样。在那之后,则是树人们入侵所选择的翠绿色山谷。他们可以看见,荒原上有许多骑士小心翼翼地从北方走过来,他们已经逐渐往欧散克塔的方向靠近。

“那是甘道夫,还有希优顿和部下!”勒苟拉斯说:“我们过去和他们会合吧!”

“小心走!”梅里说:“如果你们不小心,可能会摔到洞穴里面去。”

他们勉强跟着残破不堪的道路走向欧散克塔,脚步一时间快不起来,因为地上所铺的岩石都破碎不堪,布满了泥泞。骑士们看见他们正在靠近,在岩石的阴影之下停了下来,等待他们一起会合,甘道夫骑向前去和他们打招呼。

“好啦,树胡和我刚刚讨论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也做了几个计划,”他说:“我们也好好地休息了一下,现在我们必须要继续任务了,你们也都已经休息和用过餐了吗?”

“是的,”梅里说:“不过,我们可是边讨论边吞云吐雾,但是,我们依然觉得这样对付萨鲁曼不够狠。”

“是吗?”甘道夫说:“我并不这么认为,在离开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个任务要做:我得要拜访一下萨鲁曼。或许这会很危 3ǔωω.cōm险,甚至是徒劳无功,但这还是必须要做的。愿意的人可以和我一起去。但请千万小心!也不要松懈!这可不是放轻松的时候。”

“我要去,”金雳说:“我希望见见他,看看他是否真的和你长得很像。”

“矮人先生,你要怎么分辨呢?”甘道夫问道:“如果他觉得有必要,萨鲁曼在你的眼中或许会看起来和我一样,经过了这么多,难道你还不能够了解他的邪恶吗?好吧,或许我们到时候就会知道了,等下他搞不好不敢在这么多人之前露面。不过,我已经说服所有的树人离开他的视线,或许我们可以让他走出来。”

“到底哪里危 3ǔωω.cōm险?”皮聘大惑不解地问道:“他会用箭射我们?还是往窗户外面丢火焰?或者是他可以从远距离对我们施法?”

“如果你们不小心提防的靠近,最后一个是最有可能的,”甘道夫说:“但我们实在无法推断他到底能做什么、会做什么。被逼到角落的野兽是最危 3ǔωω.cōm险的,萨鲁曼还拥有许多你们连猜都猜不到的力量──小心他的声音!”

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欧散克塔之下,整座塔黑漆漆的,岩石闪着光泽,仿佛是潮湿的一般。这里的岩石拥有许多面锐利的边缘,彷佛刚经过斧凿。在树人的怒火爆发之下,欧散克塔唯一受损的痕迹,只有塔底附近的几个裂缝和几块碎片。

在塔的东方,两块巨岩交会之处,有一座巨大的门;该处离地相当的高,门上则是一扇紧闭的窗户,俯瞰着一座被铁条所封闭的阳台。通往大门的则是二十七阶宽大的石阶,是用同一类黑岩雕凿出来的。这是高塔唯一入口,上面的许多窗户从远方看来,像是兽角之上的许多小眼。

在楼梯前甘道夫和国王双双下马。“我先来,”甘道夫说:“我曾经来过欧散克,知道这里的危 3ǔωω.cōm险。”

“我也去,”国王说:“我已经很老了,不再惧怕任何的危 3ǔωω.cōm险,我希望能够和折磨我这么久的敌人谈谈。伊欧墨可以跟我来,免得我这双老腿不争气。”

“就这么办!”甘道夫说:“亚拉冈应该跟我来,其它人都在楼梯口等。如果发生任何事情,相信他们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不行!”金雳说:“勒苟拉斯和我都想要一起去。我们分别代表的是各自的种族,我们要跟在你们后面。”

“那就来吧!”甘道夫话一说完就爬上了阶梯,希优顿走在他身旁。

洛汗的骑士们不安地坐在马上,将阶梯团团围住,边用担忧的眼神看着高塔,害怕国王会遭到什么危 3ǔωω.cōm险。梅里和皮聘坐在楼梯口,觉得不被重视,而且还不怎么安全。

“从门那边一路踩烂泥就走了快半哩路!”皮聘嘀咕着:“我真希望可以悄悄地溜回守卫的房间!我们来这边干嘛?又不需要我们。”

甘道夫站在欧散克塔的门口,用手杖敲打着大门,门上传来空洞的声音。“萨鲁曼,萨鲁曼!”他用十分威严的声音大喊道:“萨鲁曼快出来!”

有一段时间毫无任何的回应。最后,门上的窗户打开了,但里面看不到任何的人影。

“是谁?”一个声音说:“你们想要干嘛?”

希优顿吃了一惊。“我听过那个声音,”他说:“我诅咒我听到它的每一天。”

“巧言葛力马,既然你已经变成萨鲁曼的跑腿,就快去把他找来!”甘道夫说:“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

窗户关上了,他们静静地等着,突然间,另一个低沉优美的声音说话了,它的每字每句都如同音乐一般魅惑人心,不疑有他的人聆听这个声音,稍后多半什么也记不起来;即使他们听得懂,也只能发呆,因为浑身上下几乎都没了力气。大多数时候他们只记得很高兴听见那声音,只要是他说的话都一定无比睿智、极端的有道理,他们内心的欲望逼着他们必须立刻同意,才显得自己很聪明。当其它人说话的时候,后者的声音相较起来就显得沙哑、粗鲁不堪;而如果旁人胆敢指责萨鲁曼的声音,他们心中就会不由自主产生一股怒气。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效力只有在萨鲁曼说话的时候才会持续,当他对其它人说话时,他们会露出微笑,就像人们看穿魔术师的诡计时一样。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光是听过一次那声音就足以让他们迷失自我,对于被这声音征服的人来说,不管他们走到天涯海角,那温柔的声音都会一直跟随着他们,不停地低语、不停地呢喃……没有任何人能不受到这话音的影响,只要话声的主人还能控制这声音,单单只是拒绝这声音所下的命令,就必须要极强大的意志力才能办到。

“怎么样?”那声音问了一个非常有礼貌的问题。“你们为什么要打搅我的休息?难道你们无论黑夜白天都不愿意放过我吗?”那声音听起来,彷佛是心地善良的人,因为受了无故的骚扰而感到悲伤。

众人惊讶地抬起头,因为他们都没有听见任何人靠近的声音;接着,他们才发现有一个身影站在阳台上低头看着他们。那是一名披着厚重斗篷的老人,旁观者很难判断那斗篷到底是什么颜色,因为它的色泽会不断变幻。他有一张长脸和饱满的额头、一双极难测度的深邃黑眸,但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似乎受到极为不幸的对待和遭遇,还有些疲惫。他的须发全是白色的,但在嘴唇和鬓角边,依旧有着黑色的发丝。

“看起来很像,却又有所不同,”金雳嘀咕着说。

“不过你们毕竟都来了,”那温柔的声音说:“这其中至少有两个人我认识。我太了解甘道夫了,他绝对不会来这边寻求帮助或是解惑。但你就不同了,骠骑王希优顿,从你身上飘散的睿智风范和聪敏的外表看来,你依旧是个不辱及伊欧皇家的伟大君王。喔,伟大的赛哲尔之子啊!你为什么以前不以朋友的身份前来?我非常想要见见你,亲眼目睹这位西方最强大的君主,特别是在这几年,我更是想要将你从那邪恶的馋言和误解中解救出来!难道这已经太晚了吗?即使我已经受到了这么重的伤害,洛汗国的子民们也在其中出了不少力,但我依旧想要拯救你,让你从不可避免的灭亡末日中逃出。不要再继续执迷不悟了,只有我可以帮忙你啊。”

希优顿张开嘴,仿佛想要说些什么,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抬头看着萨鲁曼的面孔,和那双幽深的黑眸,接着又看看身边的甘道夫,似乎迟疑了一下子。甘道夫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沉默地站着,仿佛某个演员正在静悄悄地等待上场表演的机会。骠骑们起初开始骚动,纷纷大声赞扬萨鲁曼所说的话,但随后也像是一般中了魔法的人一样,沉默下来。在他们眼中看来,甘道夫就从来没有这么尊敬、睿智的对王上说过话,甘道夫对待国王的态度实在傲慢自大又不敬。一道阴影划过他们心中,他们对未来极大的危 3ǔωω.cōm险感到忧虑,或许骠骑国正在甘道夫的带领下踏向灭亡,而萨鲁曼则提供了一个救赎之路,让他们沐浴在希望之光的怀抱中。气氛越来越沉重──

打破这沉默的是矮人金雳,“这个巫师所说的话都是谎言!”他低吼着,边握住腰间的斧头。“在欧散克的语言中,协助代表的是破坏,救赎代表的是屠杀,任谁都看得出来,我们来这边可不是为了向你卑躬屈膝的。”

“不要激动!”萨鲁曼说,在那一瞬间,他的声音似乎开始动摇,他的眼中有道光芒一闪即逝。“葛罗音之子金雳,我不是在对你说话,”他说:“你的家园在远方,当然对此地的动汤不安不屑一顾。但你并不是自愿要卷入此地的危机当中,所以我也不会责怪你在这场战争中所扮演的角色;事实上,我还很敬佩你的勇气。但是,我请求你,请先让我和洛汗的国王,我的好邻居、以及过去的好友谈谈。”

“希优顿国王,你的想法呢?你愿意和我和解,接受我多年累积的知识所能够带来的好处吗?我们是否可以一同携手对抗邪恶,让双方的善意开出和平之花,给这块土地带来更美好的未来?”

希优顿依旧没有回答,没有人看得出来他是在强忍怒气还是起了动摇。伊欧墨开口了。

“王上,请听我一言!”他说:“我们总算体会到之前人们警告的危 3ǔωω.cōm险。我们历经血战,终于获胜,为什么要站在这边,听任一个油腔滑调的老骗子卖弄言词?被困住的猎物当然想要和猎人讨饶。他能够给您什么样的帮助?他唯一想的就是从这危机中逃出。您怎么可以向这个出卖同伴的杀人凶手让步?别忘记死在渡口的希优德和圣盔谷中的哈玛之墓!”

“邪恶的毒虫,如果我们要讨论油腔滑调,恐怕阁下才是其中的佼佼者,”萨鲁曼说,现在众人都可以明显地看出他的怒气。“但是,别这样,伊欧墨!”他又换成温柔的嗓音:“每个人都必须扮演自己的角色,你的责任是舞枪弄剑,你也因此获得了极高的荣誉。请你服从王上的命令,砍杀那些被认为是敌人的对手,政治是你不能理解的复杂事务。或许,等你将来继承了王位,可能会知道国王必须要慎选朋友。萨鲁曼的友谊和欧散克塔的力量,是不可以被轻忽的宝物,不管我们之间有多少误解、冲突都一样。你赢了一场战斗,但并非整场战争,而且这次你获胜的关键是下次不会再出现的。或许,下次这幽暗的森林会出现在你家门前,它们漫无目的、毫无理智,对人类一点好感也没有。可是洛汗王哪,难道因为英勇的战士求仁得仁,在战场上牺牲,我就得背负杀人凶手的罪名吗?如果你们单方面宣战,即使我不愿意,人们也会因此而死。如果这样就算是杀人凶手,伊欧的皇室岂不是满手血腥;在过去的五百年中他们不是杀死了无数敌人、征服了许多对手?但是,他们稍后也和许多的对手签订和约,一切都不过是政治的问题而已。希优顿,我俩之间是否能化干戈为玉帛?毕竟这是我们两人的责任。”

“我们可以从此和平相处,”希优顿最后终于口齿不清地勉强回答。几名骠骑大声欢呼。希优顿举起一只手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