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读书网 > 魔戒之王 > 魔戒之王_第128节

魔戒之王_第128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6:52 更新时间:2022-08-02 21:27:10
说道。“我们可以和平相处,”他话声一凛道:“在你和你所有的计谋和努力全都被摧毁之后,在你的邪恶主上赐给你的一切全都被铲平之后,我们可以拥有和平。萨鲁曼,你是个骗子,是个玩弄人心的毒蛇,你伸出友谊之手,我却看到魔多的利爪在其后。你这个冷血的禽兽!即使你是为了正义对我宣战,你要怎么解释被烧得漆黑的大地,和孩童的尸体?况且,就算你比我睿智十倍,也不代表你有资格为了自己的利益夺人国家!你的部下在圣盔之门杀死了哈玛,并且践踏、破坏他的尸体。当你被吊在窗外,任由秃鹰蹂躏的时候,我才会放过你们。我真是有辱伊欧一族,虽然我是个不肖子孙,但我也不需要向你低头。放弃吧,你的欺瞒之声已经失去了魅力!”

骠骑们如梦初醒地看着希优顿,他们主人的声音在萨鲁曼的乐声之后,听起来沙哑而粗鲁。萨鲁曼一时间被怒气冲昏了头,他靠在栏杆上,彷佛想要用拐杖击打希优顿。许多人突然间看到了一幅毒蛇袭人的景象。

“秃鹰!”他嘶声说,众人都因为这瞬间的转变而打了个寒颤。“混帐!伊欧皇族算是什么东西?他们不过是一群骑马强盗,住在稻草屋里、喝着肮脏的水,孩童和畜生斯混在一起!你们自己已经偏安太久了。绞刑索已经渐渐靠近、慢慢地收紧,最后会把你们通通都勒死!”他的声音又变了,彷佛正慢慢的压抑自己的怒气。“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你身上,马王希优顿,我根本不需要你和你的这些小丑,你们逃得快,冲得慢。我很久以前就给予你超过你身份地位的赏赐,但你拒绝了。为了你好,我又再度提出,却反而遭到你的恶言相向。罢了,罢了,回去你们的茅草屋吧!”

“但是,甘道夫!我最替你感到可惜,替你觉得丢人。你怎么能够忍受这样的同伴?甘道夫,你至少是有尊严、自傲的人物,拥有高贵的心肠和远见,难道到了现在,你还是不愿意听我的忠告吗?”

甘道夫动了动,抬头看着:“有什么话,是你在我们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没有说的?”他问道:“还是,你有什么话要收回?”

萨鲁曼楞了片刻。“收回?”他似乎有些迷惑。“收回?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你却不领情。你太过自大,不听外人的建议,只是一意孤行。但是,你偶尔还是会犯错,误解了我的用意。在上次的会面中,恐怕是我太过急躁了,失去了耐心,我真的很后悔,因为我对你并没有恶意,即使现在你带着这一群无知的暴力之徒来拜访我,我还是不会怪你的。为什么呢?我们不都是最古老的人种,是中土世界最优秀的生物吗?我们的友谊可以替大家带来许多的好处。我们现在携手,还是可以共创美好的未来,挽救这个脱序的世界。让我们敝开心胸,不要理会这些下等生物的干扰吧!就让他们等待我们的决定!因为,我愿意尽释前嫌,重新接纳你,你愿意听我的话吗?你愿意上来吗?”

萨鲁曼这最后一搏,几乎投注了他所有的力量,四周围观者无不动容,但这次的影响完全不了──他们听见的是一名国王和蔼地责备一名偶尔犯错、却依旧备受敬爱的宰相,但他们却被关在门外,倾听着一扇不会对他们打开的大门,像是淘气的小孩偷听父母之间的对话,在旁边思索着到底会有什么影响。这两个人的确是超凡脱俗的一对,他们本来就该结盟,甘道夫应该走入高塔,在欧散克塔的房间中讨论着凡人无法理解的事务。门会关起来,他们就会乖乖地在门外等待,等候交办的工作或是处罚。即使在希优顿的脑海中,这个想法也像是霉菌一样的落地生根,让他开始怀疑:“他会出卖我们,他会抛弃我们一走了之。”

然后,甘道夫爽朗地笑了,这些幻觉全都于瞬间消失。

“萨鲁曼啊!萨鲁曼!”甘道夫笑着说:“萨鲁曼哪,你真是选错行业了,你应该去当国王的弄臣,模仿他的咨询大臣,相信这样可以骗到一些东西糊口。哈,还对我来这招!”他停了下来,喘口气道:“了解彼此?恐怕我已经超越了你的理解范围了。至于你,萨鲁曼,我太了解你了,我会清楚地记住你的说法、你的论点。上次我和你见面的时候,你还是魔多麾下的狱卒,我本来会被送到那边去,幸好,客人从屋顶逃了出去,他下次再从大门进去的时候会更加小心。不过呢,我想我应该不会上去。萨鲁曼,听我最后说一次!你愿意下来吗?艾辛格比你幻想中的要弱多了。离开这里会不会比较好?或许转而帮帮另一边?萨鲁曼,好好想想!你愿意下来吗?”

萨鲁曼的脸上掠过一道阴影,然后就变得死白。在他来得及隐藏之前,围观的众人都看见了他面具底下的恐惧和担忧,不敢离开这个自认为安全的地方。他迟疑了一瞬间,众人也跟着屏住呼吸。然后他开口了,声音冰冷凄厉,他已经被骄傲和仇恨给征服了。

“我会下来吗?”他模仿着对方说的话:“手无寸铁的人会打开门和强盗谈判吗?我在这边就可以听清楚你要说什么。我可不是笨蛋,我也不相信你,甘道夫。他们不在我看得到之处,但我知道那些木头恶魔们随时准备等你的号令。”

“狡诈的人本身必定多疑,”甘道夫疲倦地回答:“但你不需要担心自己的小命。如果你真的了解我,就会知道其实我并不想要杀死你,也不想要伤害你,只有我才能够保护你。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自由地离开欧散克。”

“这听起来真不错!”萨鲁曼轻蔑地说:“听起来真像是灰袍甘道夫的说法:那么包容、那么体贴。我知道你会喜欢上欧散克塔的,当然,我能够离开这里对你来说是更好的。但我为什么要离开?你所谓的‘自由’又是什么?我想应该有条件吧?”

“离开的原因,你应该自己看得很清楚,”甘道夫回答:“其它的你则可以想得到。你的仆人全都被消灭了,你的邻居和你反目,你试着想要背叛新主人。当他的眼睛下次转到这里来的时候,将会是被怒气所充满的血红眼。但是,当我说‘自由’的时候,我的意思就是‘自由’;你可以不再受到束缚、不再受到牵绊,自由自在地去你想去的地方,甚至是魔多。但你必须要先将欧散克塔的钥匙和你的手杖交给我。这就当作是你善意的抵押品,稍后会再归还给你。”

萨鲁曼的脸孔因为愤怒而扭曲,眼中闪动着红光。他狂笑着说:“稍后!”他大喊着,声音变成嘶吼:“稍后!是啊,我想应该是等到你也拿到巴拉多的钥匙之后吧!还有七王之冠、五巫之杖,以及比现在伟大多了的称号。这可真是个谦逊的计划啊。这里面根本不需要我的帮助嘛!我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忙,别傻了!如果你想要把握机会对付我,还是等你清醒一点之后再来吧!带着这些跟屁虫到处晃吧!再见!”他转身离开了阳台。

“回来,萨鲁曼!”甘道夫用极富威严的声音说。众人十分惊讶地发现,萨鲁曼竟然真的转回头,彷佛被硬拖回来一样。他靠在栏杆上气喘吁吁地看着外面。他的脸上遍布皱纹、脸颊凹陷,握住手杖的双手变得跟爪子一样狰狞。

“我还没准你走,”甘道夫严厉地说:“我还没说完。萨鲁曼,你变成了一个无知的人,让人同情。你还有机会改过向善,但你竟然决定留下来,为了自己的错误而感到悔恨。那就留下来吧!但我警告你,你要出来就没有这么简单了,除非等到东方的邪恶之手过来抓你。萨鲁曼!”他的声音变得更加严厉与威严:“看清楚了,我不再是被你出卖的灰袍甘道夫。我是死而复生的白袍甘道夫。你现在什么颜色都不是了,我在此剥夺你巫师的身份和参与议会的资格!”

他高举起手,用清朗的声音大声说道:“萨鲁曼,你的手杖将断折……”喀拉一声,萨鲁曼手中的拐杖断成两截,杖头落在甘道夫的脚下。“去吧!”甘道夫说。萨鲁曼惨叫一声,狼呛地倒退离开。就在那一刻,塔上丢下来一个沉重的闪亮物体,它撞上铁栏杆,差点打中甘道夫的脑袋,最后将他所站的地板附近砸凹了一块。栏杆发出一声巨响,跟着掉了下来,但那圆球却毫发无伤,它一直沿着楼梯往下滚。那是颗黑色的水晶球,球心仿佛着火一般,在它滚到楼梯之外前,皮聘跑去捡起那水晶球。

“该死的家伙!”伊欧莫大喊,但甘道夫不为所动。

“不,这不是萨鲁曼丢的,”他说:“我猜,这也不是他授意的,那是从上面的一个窗子丢下来的,我猜是巧言先生没瞄准的临别礼物。”

“或许瞄得很不准,但那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恨你,还是比较恨萨鲁曼,”亚拉冈说。

“或许是这样吧,”甘道夫说:“这两个家伙不会过得太舒服的,他们会彼此猜忌、互相攻击。这也是相当不错的处罚,如果巧言可以活着走出欧散克塔,就算是他赚到了。来,小朋友,让我拿!我可没叫你动手啊,”当甘道夫一看见皮聘似乎抱着沉重的东西走上阶梯时,立刻转过身大喊。他走下阶梯,匆忙地自哈比人手中接下黑球,小心翼翼地包在斗篷中。“交给我来处理,”他说:“这可不是萨鲁曼会随便丢弃的东西。”

“不过,他可能还有别的东西能够丢,”金雳说:“如果我们辩论完了,最好先离开他们的射程!”

“已经都说完了,”甘道夫说:“我们走吧。”

众人转过身,准备离开欧散克塔。骠骑们对国王欢呼、对甘道夫敬礼。萨鲁曼的魔咒已经被解除了,他们清楚地看见他听话的前来,又挟着尾巴乖乖离开。

“好啦,都忙完了,”甘道夫说:“我现在得赶快去找树胡,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应该猜得到吧?”梅里说:“难道会有别种结局?”

“的确不太可能,”甘道夫回答:“但也不是完全的绝望,我有理由还是要试试看,有些是出自于同情,有些则不是。首先,萨鲁曼必须了解到他自己声音的力量已经渐渐减弱了,他不可能同时扮演暴君和顾问的角色。在计划成熟时,他就刚好掉入陷阱,试着对眼前的敌人个个击破。然后,我给了他最后一个相当公平的机会,请他舍弃魔多和自己的计划,并且借着协助我们来补偿这一切。他当然知道我们的需要,他本来可以给我们相当大的帮助,但他选择袖手旁观,选择躲在欧散克塔中,他不愿意服务,只愿意指挥。他现在只能活在魔多的恐怖阴影下,但他还梦想着可以乘势而起。真是愚蠢!如果东方的邪恶势力蔓延到艾辛格,他会被活活吞掉。我们不能够从外面摧毁欧散克塔,但谁知道萨鲁曼在里面可以做些什么?”

“如果萨鲁曼不屈服呢?你会怎么对付他?”皮聘问道。

“我?什么也不做!”甘道夫说:“我完全不会对他怎么样,我不想要压制谁,他会怎么样呢?我也不知道,我惋惜的是有那么多好的东西被困在塔中衰败,不过,幸好对我们来说情况还不太坏。命运真是个有趣的东西!仇恨经常会反而伤到自己。即使我们真的闯进欧散克塔,恐怕也不会找到什么比巧言刚丢下来的宝物更珍贵的东西了。”

一声突然被阻断了的尖叫声,从上方的窗户中传了出来。

“看来萨鲁曼也是这样想,”甘道夫说:“我们离开吧!”

一行人转身回到已成废墟的大门。他们还没走过拱门,树胡和几名其它的树人就从阴影中走了出来。亚拉冈,金雳和勒苟拉斯惊讶地看着他们。

“这就是我的三位伙伴,树胡,”甘道夫说:“我已经和他们谈过了,但你还没见过他们。”他一个接一个的介绍这三人。

老树人仔仔细细地打量每个人,并且和每个人谈话。最后,他对着勒苟拉斯说:“你是大老远从幽暗密林来的啊,亲爱的精灵?那里以前曾是座很大的森林呢!”

“现在还是,”勒苟拉斯说:“但还没有大到让我们会厌烦新的树木。我很想要去看看法贡森林,之前我曾经走入它的边界,差点就不想离开。”

树胡的眼中泛着满意的光芒:“我希望在不久之后你可以得偿所愿!”他说。

“我会的,如果我有这个荣幸,”勒苟拉斯说:“我已经和朋友打赌了,如果一切都很顺利,我们将在您的允许之下拜访法贡森林。”

“任何和你一起来的精灵,我们都欢迎!”树胡说。

“我说的朋友不是精灵,”勒苟拉斯说:“我指的是金雳,这位矮人。”金雳深深一鞠躬,但他的斧头偏偏不巧地匡当一声掉落在地面。

“呼姆,嗯!啊,”树胡面露不豫之色看着他。“拿着斧头的矮人!呼姆!我对精灵很有好感,但你的要求未免过份了些。你们之间的关系真少见!”

“或许很少见,”勒苟拉斯说:“但只要金雳还活着,我就不愿意孤身进入法贡森林。他的斧头不是用来砍木头,而是用来砍半兽人脖子的。喔,法贡,法贡森林的主人哪,他在战场上砍了四十二名半兽人!”

“呼!真不错!”树胡说:“这就好多啦!好吧好吧,事情还没发生呢,我们也不需要提早担心吧。不过,我们得要先分手了。甘道夫说你们天黑之前就要走,骠骑王也急着回家了。”

“是的,我们必须现在就走,”甘道夫说:“很遗憾必须把你们的看门人一起带走,希望没有他们你们也不会有问题。”

“应该没什么问题啦,”树胡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魔戒之王】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https://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