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130节

魔戒之王_第130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9-01-10 16:17:0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4
皮聘,这对你来说实在是很糟糕的状况啊!”他跪在皮聘的身边,这名哈比人双眼圆睁,动也不动地看着天空。“这是诅咒!他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又对我们做了什么?”巫师的神情苍白而忧虑。

他握住皮聘的手,弯腰倾听着他呼吸的声音,然后再把手放到他的额头上。这名哈比人抽搐了一下,他终于闭上了眼,大喊一声坐了起来,看着四周月光下的众人。

“这不是给你的,萨鲁曼!”他用尖利的声音大喊,躲开甘道夫的碰触。

“我会马上派人去拿。你明白吗?明白吗?”然后他就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逃走,但甘道夫温柔地抱住他。

“皮瑞格林。图克!”他说:“快醒过来!”

这名哈比人松了一口气,躺了回去,紧抓着巫师的手不放。“甘道夫!”他大喊着:“甘道夫!原谅我!”

“原谅你?”巫师说:“先告诉我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我,我拿了这颗水晶球,而且还往里面看,”皮聘结巴地说:“我看到了让我很害怕的东西,我想要走,但是走不了。然后他就过来质问我,他看着我,我就只记得这么多了。”

“这样不够,”甘道夫严厉地说:“你究竟看到什么,又说了什么?”

皮聘闭上眼,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但什么也没有说。每个人都专注地看着他,只有梅里不忍心地别过头去。但甘道夫的表情依旧不为所动。“快说!”他大喊着。

皮聘用迟疑、缓慢的语调再度开口了,他的声音慢慢的变得清晰、有力。

“我看见黑色的天空,和很雄伟的堡垒,”他说:“还有小小的星辰,它看起来似乎很远、很古老,但又十分的清晰。然后,那些星辰开始闪烁,似乎被什么有翅膀的东西遮住了。我想那些东西真的很大,但从水晶球里面看起来像是蝙蝠绕着高塔在飞。我想应该有几只,有一只直接朝向我飞过来,变得越来越大。它有种恐怖的──不,不行!我说不出口。”

“我以为它会飞出来,所以试着想要逃开;可是,当它遮住水晶球的时候,就消失了。然后它来了。它没有开口,没有说出任何我了解的语言。它只是看着我,我就知道他的意思。”

“‘你回来了?为什么这么久没有向我回报?’”

“我没有回答。他又问:‘你是谁?’我依旧没有回答,可是我觉得好痛苦,它又步步进逼,最后我只能说:‘我是哈比人。’”

“然后,突然间它似乎看见了我,对我哈哈大笑。那是种残酷的笑容。好象用刀子刺我一样。我挣扎了片刻,但它说:‘等等!我们不久之后会再见的,告诉萨鲁曼这不是给他的,我会派人立刻过来拿。你明白吗?就这样告诉他!’”

“然后他就低头看着我,我觉得自己仿佛碎成片片……不,不行!我不能再说了,后来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看着我!”甘道夫说。

皮聘直视着他的眼睛。巫师沉默地瞪着他。然后他的表情和缓下来,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他轻轻地将手放在皮聘的头上。

“好啦!”他说:“不用再说了!你没有受伤。幸好,你没有说谎,但这是因为他没有和你接触太久。皮聘,你是个笨蛋,但至少还是个诚实的笨蛋。更聪明的人或许会在这样的遭遇中犯下大错。不过,给我记住!你和所有的朋友可以逃过一劫,单纯的只是好运而已,这不会发生第二次。如果他在当下就质问你,那你一定会把所知全部告诉他,让我们全都身陷险境。但他太急躁了,他不只想要情报,更想要快点得到你,这样,他才可以在邪黑塔中慢慢对付你。别发抖!如果你想要介入巫师的事务,就必须准备好面对这样的状况。来吧!我原谅了你,别担心,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他温柔地抱起皮聘,将他带回床边。梅里跟在后面,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皮聘,把握机会躺着休息!”甘道夫说:“相信我,如果你以后又觉得手痒,可以告诉我!我可以治好这种病。亲爱的哈比人,请你记住,不要再把石头放在我臂弯里了!来,我让你们两个独处吧。”

甘道夫话一说完,就回到其它人身边。众人依旧心事重重地站在那水晶球旁边。“在我们最没意想到的时候遭遇了危 3ǔωω.cōm险,”他说:“那真是千钧一发!”

“皮聘怎么样?”亚拉冈问。

“我想应该都没事了,”甘道夫回答:“他并没有受到太久的影响,哈比人的恢复力又十分惊人,这个记忆和恐惧感可能会很快的消退,或许还太快了些。亚拉冈,你愿意收下这个欧散克塔的水晶球,好好保管它吗?这是个危 3ǔωω.cōm险的任务。”

“或许危 3ǔωω.cōm险,但并非对每个人都危 3ǔωω.cōm险,”亚拉冈说:“至少有个人是理所当然该继承它的。这一定是伊兰迪尔宝库中的真知晶球,是由刚铎的国王们安置在这里的。既然我的时机已近,我愿意收下他。”

甘道夫看着亚拉冈,在众人的惊讶表情中,他掀起盖布,鞠着躬将晶球献给亚拉冈。

“请收下,王上!”他说:“这不过只是物归原主罢了。但请容我补充一句,你还不能够使用它!千万小心!”

“我已经等待、准备了这么多年,怎么会急于一时呢?”亚拉冈说:“这是说不准的,行百里者半九十,许多错误常常是在最后犯下的。”

甘道夫回答:“至少请你不要大肆宣扬,不只你,还有在座的诸位!尤其不能让哈比人皮聘知道它在何处。因为它的诱惑或许会再度施展,因为他根本不该去用它,甚至是碰触。他在艾辛格就不应该碰触它,我的动作应该更快一些的。但当时我只顾着监视萨鲁曼,最后才发现这是什么。到了现在,我才能够绝对确定这块石头的真正来历。”

“是的,不会再有疑问了,”亚拉冈说:“至少我们知道艾辛格和魔多之间的联系方式了,许多谜题都获得了解释。”

“我们的敌人拥有诡异的力量,但也同时拥有诡异的弱点!”希优顿说:“古谚有云:‘恶有恶报’就是这样的。”

“这已经证实了许多次,”甘道夫说:“但这次我们的运气实在太好了。或许这名哈比人替我阻挡了一次极大的危 3ǔωω.cōm险。我之前本来想要亲自测试这枚石头,看看它的用途,如果我这样做了,可能就在他面前展露了行踪。就算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我还是没准备好面对这样的考验。即使我拥有力量逃脱,光是被他在时机到来之前发现,就是极大的危 3ǔωω.cōm险。”

“我想,时机已经到了。”亚拉冈说。

“还没,”甘道夫说:“他正好处在短暂的疑惑中,我们必须好好把握。

魔王还以为这枚水晶球还在欧散克塔中,当然了,他没有理由怀疑。因此,哈比人是被关在那边,在萨鲁曼的逼迫下使用那颗水晶球,是种对他的折磨。魔王的心中将会充满了这哈比人的声音和影像,可能要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发现他的错误,我们必须把握这段时间。我们之前已经太松懈了,现在必须快点。艾辛格的邻近地带已经不再适合久留,我会立刻带着皮聘往前走。这比让他一个人躺在黑暗中安全多了。”

“我会留下伊欧墨和十名骠骑,”国王说:“他们明天一早就和我一起出发,其它人则可以跟随亚拉冈,任何时间都可以出发。”

“就照你说的做,”甘道夫说:“但你们必须尽快躲进山脉的掩蔽中,前往圣盔谷!”

※※※

就在那一刻,阴影笼罩了他们,原先明亮的月光突然间被遮蔽了。几名骠骑惊呼一声,抱住脑袋,彷佛想要躲避天空降下的袭击。他们觉得无比的恐惧和冰冷,有个巨大的有翼生物飞过月亮,像是块巨大的乌云。它盘旋了片刻,又往北飞去,速度比世界上任何的狂风都要快。星辰也为之失色。最后,它消失了。

众人浑身僵硬地站起来,甘道夫抬头看着天空,双手紧握着拳。“戒灵!”他大喊着:“这是魔多的信差。风暴将临了,戒灵已经渡过了大河!快点出发!快!不要等天亮了!全速进发!”

他立刻跑开,召唤着影疾前来,亚拉冈跟在他后面。甘道夫一把捉住皮聘,扛着他说:“这次你和我走!”他说:“影疾将会让你看看它的脚步有多快!”

然后,他就跑向他就寝的方向,影疾已经在该处等候了。巫师背起一小袋行李,跳上马背。亚拉冈将皮聘抱起来,放到甘道夫的臂弯中,将他包在斗篷和毯子里面。

“再会!快点跟上来!”甘道夫大喊着:“出发,影疾!”

骏马头一扬,尾巴在月光下甩动着,然后它就一跃向前,掀起尘土,如同北风一般地消失在群山间。

※※※

“这还真是一个祥和的夜晚啊!”梅里对亚拉冈说。“有些人的运气可真好。他睡不着,想要和甘道夫骑马遛遛──咻!现在他不是走了!却没人主持正义,把他变成石像以儆效尤!”

“如果是你先拿起那水晶球,而不是他,现在又会怎么样?”亚拉冈说。

“你搞不好会惹上更大的麻烦呢。谁知道呢?你能跟我走搞不好算是走运哩。我们马上出发。快去准备好,把皮聘没带走的东西一起拿来。快点!”

※※※

影疾奔驰在平原上,不需要引导也不需要催促。还没过一小时,他们就越过了艾辛河渡口。身后就是骑士的墓冢和那些冰冷的长枪。

皮聘已经慢慢恢复了。他觉得很温暖,吹在他脸上的风则是相当提神醒脑。

他和甘道夫在一起。水晶球和那月中黑影所带来的恐怖正渐渐消退,那些都被遗留在山中的迷雾或是噩梦中。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甘道夫,我不知道你不用马鞍的,”他说。“你没有马鞍,也没有马嚼!”

“若不是因为影疾,我也不会用和精灵一样的方式骑马,”甘道夫说:“影疾不愿意承受任何鞍具的负担。不是你骑影疾,而是它自愿载你。当然,得要它愿意才行。除非你自己跳下去,否则它会让你一直留在马背上。”

皮聘问:“它跑得到底有多快?从风声感觉起来非常快,但又很平稳。脚步好轻喔!”

“现在的速度是世间马匹的极限了,”甘道夫回答,“但这样对它来说还不算快。地形在这里有些倾斜,也比较崎岖。你可以看看白色山脉在星空下靠近的速度有多快!山峰像是黑色的枪尖一样朝我们逼近。不多久,我们就会来到分岔路口,进入深溪谷,也就是前天晚上的战场。”

皮聘沉默了片刻。他听见甘道夫柔声对自己哼着,用许多语言唱着同样一首歌,两旁的景物飞快的往后逝去。最后,巫师换了一首皮聘听得懂的歌:在风声中有几行字清楚的飘进他耳中:

高大的船和伟壮的国王共有九名,是什么让他们越过大海来到此境?

为了和七星、七晶石一树圣白相逢。

“甘道夫,你在说些什么?”皮聘问。

“我刚刚在背诵一些歌谣,”巫师回答,“我想,哈比人可能连曾经知道的这些歌谣都忘光光了。”

“这可不见得,”皮聘说。“我们也有很多自己的歌谣,或许你不会感兴趣。但我从来没听过这首歌。这首歌的内容到底是什么?什么是七星、七晶石?”

“这是有关于古代的国王和‘帕兰特里’的故事,”甘道夫说。

“那又是什么东西?”

“那个字代表的是‘可以望远之物’。欧散克塔的晶球就是其中一个。”

“那这其实不是,不是──”皮聘迟疑了,“不是由魔王所打造的罗?”

“不,”甘道夫说。“也不是萨鲁曼作的。这超越了他的能力,也超越了索伦的能力。‘帕兰特里’是来自于西方皇族之前的种族,艾尔达马大陆上的诺多精灵所创造的,甚至是法诺王子亲自打造的,距今的年代久远到无法用年月的单位来度量。很遗憾,没有什么东西是索伦不能够拿来供作邪恶之用。萨鲁曼也真是不幸,我现在才推测出来,这颗真知晶球多半就是他堕落的根源。任何胆敢使用超乎自己力量的装置,都会身陷危 3ǔωω.cōm险。但真正该怪的其实还是自己。愚蠢!竟然将这样东西密藏起来,希望藉此获益。他对议会的成员从来没有提过这样东西。我们根本不知道有任何的帕兰特里躲过了刚铎古代的大战。在议会之外,人类和精灵甚至都已经忘却有这样东西的存在,只有在亚拉冈的同胞所拥有的历史歌谣之中才代代相传。”

“古代的人类拿这个东西来做什么?”皮聘兴奋的发现,自己竟然一次获得了那么多问题的解答,不禁好奇这样的好运究竟会持续多久。

“可以看见远方,利用思想和对方交谈,”甘道夫说。“因此,这些法器才能够在漫长的历史中守卫刚铎、并且让刚铎团结在一起。他们将这些真知晶球置放在米那斯雅诺、米那斯伊希尔,以及艾辛格墙内的欧散克塔。统御这所有晶球的宝物则是被保管在毁灭之前的奥斯吉力亚斯的星辰圆顶下。其它则是在很遥远的地方。由于没有任何的歌谣流传下来,因此没有多少人知道这晶球所藏放的地方。不过,在爱隆所保存的记载中,据说这些宝物藏放在阿努米那斯、阿蒙苏尔以及俯瞰卢恩海湾的塔丘上。”

“每枚真知晶球都可以和彼此交谈,但在奥斯吉力亚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