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171节

魔戒之王_第171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4
着迪耐瑟在他的眼前不停衰老,彷佛他坚强的意志中有什么紧绷的东西断了线,让他沦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或许是伤心或许是悔恨所造成的,他在那张坚毅的脸上看见了泪水,这比怒气更让人难以忍受。

“王上,不要哭,”他结巴的说:“或许他会好起来的,您问过甘道夫了吗?”

“不要拿巫师来安慰我!”迪耐瑟说:“那愚蠢的最后一线希望已经幻灭了,魔王找到了它,他的力量开始增强,他可以知道我们的想法,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我无情地派出自己的亲生儿子,冒那不必要的危 3ǔωω.cōm险,现在,他躺在那里,血液中有着剧毒。无奈啊,无奈啊,不管战事如何演变,我的血脉都将从此断绝,刚铎宰相的家族也将从此终结,人类的皇族将落入贱民统治之下,最后我们将被全部灭绝。”

许多人来到门口,求见城主。“不,我不出去!”他说:“我必须要留在儿子身边,他在死前或许还会开口,距离那时候也不远了。你们想要跟从谁都可以,即使是那个只知道死抱着一线希望的灰袍傻瓜也无妨,但我只会留在这里。”

※※※

因此,甘道夫接掌了刚铎最后一个城池的防卫系统。只要他一出现,人们就士气大振,将那魔影的记忆赶出脑海。他日夜不休地在要塞和城墙之间来回,从南到北巡视城墙的每一个段落,多尔安罗斯王穿着闪亮的盔甲随侍在侧,他和他的骑士依旧拥有努曼诺尔人皇者的血液。看见他们的人们会低声说着:“古老的传说或许是真的,那些人的身体里面或许真流着精灵的血液,毕竟宁若戴尔的人民,曾经在那边居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然后,就会有人在这一片灰暗中唱起有关宁若戴尔的歌曲,或是远古流传下来的安都因的颂歌。

但是,当甘道夫离开之后,人们又再度被阴影所笼罩,热血也跟着冷却下来,刚铎的荣耀化成飞灰。就这样,他们度过了另一个黯淡、恐惧的白天,进入了绝望的夜晚。在第一城中已经有多处被烈火吞没,城墙上的守军已经有多处陷入了无路可退的窘况。但是,也没有多少人还紧守着自己的岗位,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害怕地逃入了第二座城门。

距离战场很远的地方,大河上搭建了更多桥梁,一整天都有更多的部队和武器越过大河,最后,攻击终于在半夜发起了。先锋部队穿越了火焰壕沟之间刻意留下的通道,冲向城墙。即使在城墙上弓箭手的猛烈攻势之下,他们还是不顾生死的冲锋,不过,事实上城墙内并没有留下足以击溃他们攻势的守军。即使在火焰的照明下,刚铎一向自傲的弓箭手也因为数量上的差距而无法对敌人造成多大的伤害。在确定了城中的士气已经崩溃之后,隐身在幕后的将领指示全军发动攻击,在奥斯吉力亚斯建造的巨大攻城塔开始缓缓的穿越黑暗,被推向城墙。

信差们再度冲进了净白塔,由于事态紧急,皮聘还是让他们进来了。迪耐瑟缓缓将目光从法拉墨的脸上移开,沉默地看着他们。

“王上,第一城已经陷入了烈焰之中,”他们说:“您有什么指示?你依然还是城主兼任宰相。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听从米斯兰达的指挥。人们逃离了城墙,让我们的防卫露出空隙。”

“为什么?这些笨蛋为什么要逃?”迪耐瑟说:“晚死不如早死,反正我们迟早都会被烧成焦炭。回去你们的篝火边!我呢?我要留在我的火葬场!火葬!迪耐瑟和法拉墨不需要墓窖。不需要!我们才不会安息在这里的土地上,我们会像是野蛮人的国王一样烧成飞灰。西方的势力失败了,回到你们的火焰中吧!”

信差们立刻转身逃了出去。

迪耐瑟站了起来,松开法拉墨发烫的手。“他在发烧,一直发烧,”他哀伤地说:“他灵魂的圣堂已经崩溃了。”然后,他走向皮聘,低头看着他。

“永别了!”他说:“帕拉丁之子皮瑞格林,永别了!你的服役时间很短,现在也快结束了,我解除你的职务。去吧,选择你最想要的死法,你想和谁在一起都可以,即使是那个让你面对这死亡的蠢蛋也可以。把我的仆人找来,然后就走吧。永别了!”

“王上,我不会说永别的,”皮聘跪着说。突然间,他又恢复了哈比人的精神,他站起身,直视对方的双眼。“我会接受你让我离开的命令,大人,”他说:“因为我真的很想要见到甘道夫。但他并不愚蠢,除非连他都愿意放弃生命,否则我绝不愿意放弃生命。但是,只要您还活着,我就不愿意职务被解除。如果他们最后杀进了要塞,我宁愿站在你身边,好好的挥舞一下身上的这柄宝剑。”

“半身人先生,如你所愿吧,”迪耐瑟:“但我的生命就到此结束了,找我的仆人进来!”他转过身继续看着法拉墨。

皮聘离开了他,把仆人找了进来。他们是六名高大英俊的男子,但却因为这召唤而浑身发抖。不过,出人意料之外的,迪耐瑟只是命令他们在法拉墨的床盖上温暖的被褥,把床抬起来。

他们照做了,将法拉墨扛着离开了这厅堂。他们缓缓步行,尽可能不打搅到这发烧的伤患,迪耐瑟倚着拐杖跟在后面,皮聘则是走在众人的最后。

他们走出了净白塔踏入黑暗,气氛凝重得彷佛是参加丧礼一般,低垂的乌云在火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病态的红光。他们无声地穿越广大的庭园,在迪耐瑟的命令之下,于那枯萎的圣树旁停了下来。

除了下城的喧闹之外,一切都寂静无声,他们可以清楚的听见水滴从枯枝上哀伤地落入池水中的声音。然后,他们继续走到要塞的门口,卫兵们惊讶但无可奈何地打量着他们。一行人转向西,最后来到了第六城后方墙上的一座门前。人们称这作梵和伦,因为只有举行丧礼的时候它才会打开,除了城主之外没有其他人可以使用这条道路,唯一的例外是负责清洁维护陵寝的工作人员。在门后是一条蜿蜒的小路,在九转十八弯之后,才会来到明都陆安山阴影下众王和宰相安息的陵寝。

一名看门人居住在路旁的小屋中,他拿着一盏油灯满脸恐惧地来到门口。在城主的命令之下,他打开大门,大门无声地往后滑开,他们拿走他手上的油灯,走了进去。在摇晃的油灯光芒映照下,古老的高墙和石柱显得十分阴森。他们缓慢的脚步声不停地回响着,直到他们来到死寂之街,拉斯迪南,这街道位于苍白的圆顶和空旷的厅堂,以及早已亡故的人们的画像之间。他们走进了宰相陵寝,将重担放了下来。

皮聘不安地看着四周,发现自己身在一个宽广的大殿中,彷佛整个地方都被包围在深沉的黑暗中,只有油灯的光芒穿透这厚重的包覆。在这微光之中,他依稀能够辨认出许多由大理石雕刻成的石桌;每张石桌上躺着一具双手交叠的尸体,头枕在冷冰冰的岩石上,但最靠近众人的一张石桌上空无一物。在迪耐瑟的命令之下,他们将法拉墨和父王肩并肩排在一起,用一张裹尸布将他们盖住,仆人们接着低头垂首在两边站好,彷佛是在谒陵一般。然后,迪耐瑟低声开口道:

“我们会在这里等待,”他说:“但别找香料师过来。带干燥的柴火过来,堆放在我们身边和身下,在上面倒满油。听我的号令,你们可以将火把丢上来。不要多说,只管照做就是了。再见!”

“王上,谨遵指示!”皮聘立刻转过身,害怕地逃离这亡者居住的地方。“可怜的法拉墨!”他想:“我一定得赶快找到甘道夫才行,可怜的法拉墨!他需要的不是泪水而是医药啊。喔,我到底能在哪里找到甘道夫?我想,一定是在最忙乱的地方,他搞不好没时间分身来对付将死的疯人。”

到了门口,他转身对一名留下来看守的仆人说:“你的主人失去理智了,”他说:“动作慢一些!只要法拉墨还活着,请你们不要带火过来!在甘道夫到之前什么事也不要做!”

“米那斯提力斯的统治者究竟是谁?”那人回答道:“是迪耐瑟王?还是灰袍圣徒?”

“看起来如果不是灰袍圣徒,那就什么统治者都没有了,”皮聘说,在此同时他使尽浑身解数飞奔上那蜿蜒的小径,穿过那惊讶的看门人身边,走出大门,继续不停地奔跑,直到要塞的入口处。当他经过的时候,卫兵向他打招呼,他认出了贝瑞贡的声音。

“皮瑞格林先生,你要去哪里?”他大喊着。

“我要找米斯兰达,”皮聘回答道。

“王上的命令一定很紧急,不能够被我所拖延,”贝瑞贡说:“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赶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王上究竟去哪里了?我才刚上哨,但我听说他走向那封印之门,仆人们还扛着法拉墨走在前面。”

“没错,”皮聘说:“他们的目标是死寂之街。”

贝瑞贡忍不住低下头,隐藏眼中的泪水。“他们说他已经快死了,”他叹气道:“现在他终于还是走了。”

“不!”皮聘说:“时候还没到,即使是现在,我想我们还是有机会阻止他的死亡。可是,贝瑞贡,城主在他的王城陷落之前就崩溃了,他已经发疯了,会做出很危 3ǔωω.cōm险的事情来。”他很快地转述了迪耐瑟的诡异话语和动作。“我必须立刻找到甘道夫才行!”

“那你必须前往战火正炽烈的地方才行。”

“我知道,王上准许我离开,贝瑞贡,如果你可以的话,请你想想办法阻止这不幸发生。”

“除非是摄政王直接的命令,否则他不准许任何穿着黑银制服的人擅离职守。”

“好吧,你必须要在军令和法拉墨的生命之间作出选择,”皮聘说:“对我来说,我认为你要对付的不是什么王者,而是个疯子。我得走了。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尽快赶回来!”

他死命的跑着,一直朝向外城而去。人们狂奔逃离大火现场,有些注意到他穿着制服的人转过身大吼大叫,但他全不理会。最后,他终于穿过了第二门,门外的城墙几乎全都陷入烈焰之中,但是,这里却处在一种十分诡异的沉寂中,没有人们的呼喊声、没有金铁交鸣的声音,接着,突然间传来一声刺耳的吼叫声,以及一声巨大的爆响。在足以让人两腿发软的恐惧中,皮聘强逼着自己走到正门后的空地上。他停了下来,找到了甘道夫,但是,他却不由自主地倒退回来,躲进阴影中。

※※※

自从午夜开始,敌方的攻势就从未停歇过。战鼓雷鸣,成千上万的敌人从北方和南方蜂拥而来,庞大无匹的巨兽也出现在战阵中,在这血红的光芒下,哈拉德林人拖拉着这些猛,它们巨大如同房屋般的身躯,扛着巨大的攻城塔和武器朝向正门靠近。但是,他们的统帅一点也不在乎他们的表现,或是可能遭受的损伤;这些部队的用处只是在测试敌人的防御强度,让刚铎的守军疲于奔命,他把最精锐的部队都投入正门前。正门由钢铁所铸成,在高塔和强大的火力守卫之下的确难以攻破。但是,相比于周围金刚不坏的城墙,这是整体防御中最弱的一点。

鼓声越来越大、火势越来越猛,巨大的攻城塔、投石器不停的靠近,在这阵形之中,有一座庞大惊人的破城锤,它的长度和百年的神木一样高,藉着粗大的铁练晃动。魔多的铁匠们早已为了铸造这恐怖的武器而努力多时,它的尖端铸成咆哮狼头的形状,上面被施以破坏的法术,为了纪念远古的地狱之锤,他们将这破城锤命名为葛龙德。巨兽拖着它,四周环绕着许多的半兽人,来自山区的食人妖则是负责整个装置的使用。

不过,在正门附近,守军依旧十分的强悍,多尔安罗斯的骑士和最老练的战士都集中在该处。箭雨插满了战场的每一寸土地,攻城塔被炸成碎片,或是像火把一样被熊熊烈火包围。正门旁的尸体堆积如山,但在难以想像的疯狂力量驱使下,敌军依旧奋不顾身地冲上前。

葛龙德缓缓前行,没有任何的火焰能够伤害它;不过,拖拉的巨兽经常陷入疯狂、胡乱的冲撞,在四周的半兽人阵形中造成惨重的伤亡。但是,他们立刻将这些尸体丢到一边,由其他人接替它们的位置。

葛龙德继续前进,鼓声狂乱地噪响着。在尸山上出现了一个丑恶的身影:一名高大、浑身都在黑暗遮蔽之下的骑士,他践踏着尸体缓缓走向前,丝毫不在乎刚铎的箭矢。他停了下来,高举一把苍白的长剑。在这一瞬间,攻守双方都陷入了极度的恐惧中,人们丢下武器,松开弓弦,一切都陷入死寂中。

战鼓再度响起,葛龙德猛地在食人妖的怪力之下被抛向正门。它撞上了正门,正门晃了晃,巨大的声响如同闷雷一般响彻全城,但纯铁的大门和钢造的巨柱依旧挺住了这股攻击。

黑影将军挺起胸,发出让人不寒而栗的刺耳声音,他似乎在念诵着一种古老而被人遗忘的语言,要让岩石和人心一同融化。

他喊了三次,巨大的破城锤跟着挥动了三次,在最后一击之下,刚铎的大门被破了。彷佛受到某种爆炸魔法的影响,刚铎的大门在白光中轰然一声炸得粉碎。

戒灵之王无视一切地走了进来,在血红火焰的衬托下,他黑暗的身影显得特别刺眼,甚至成了一个夹带着让人绝望力量的庞大形体。戒灵之王就这么走进了从未有敌人踏入的门内,所有的战士在他之前四散奔逃。

只有一个人例外。甘道夫骑在影疾身上,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