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176节

魔戒之王_第176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2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4
脉来陪葬。”他抱着法拉墨走出陵寝,将他放在被抬来的担架上。迪耐瑟跟在后面,浑身颤抖地站着,疼爱地望着儿子。有那么短短的一瞬间,年迈的王者挣扎着。

“来吧!”甘道夫说:“其他人需要我们,你还可以做很多事。”

突然间,迪耐瑟笑了,他挺起胸膛,又露出自傲的神情。他飞快地走回之前所躺的石桌,拿起他所躺着的枕头。他走到门口,揭开枕头的布,底下竟是一颗真知晶石!当他举起晶石的时候,旁人似乎见到里面有着火焰,城主瘦削的面孔也沾染了红光,看起来像是雕像般冷酷无情。

“骄傲和绝望!”他大喊着:“你以为净白塔的眼睛瞎了吗?不,灰袍蠢汉,我看见的比你知道的还要多,希望只是无知的代名词。尽管去医治他吧!尽管去战斗吧!没用的,你们或许可以暂时赢得胜利,争取几寸土地,苟活几天,但是,要对抗这正兴起的力量?我们绝无胜算,整个东方都出动了,即使是现在,原先替你们带来希望的海风,也吹送来一整支黑色舰队。西方已经失败了,不想成为奴隶的人都该离开这里。”

“这样的想法的确会让魔王稳赢不输。”甘道夫说。

“那你就继续怀抱希望吧!”迪耐瑟哈哈大笑。“米斯兰达,你以为我不了解你吗?你想要取而代之,坐上四方的宝座,统治北方、南方和西方。我已经猜到你的想法和计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让这半身人守口如瓶?或是没看出你把一名间谍送进我的殿堂中?但是,在我们谈话的过程中,我已经知道你所有同伴的名号。看来,你将会先用左手操弄我成为抵抗魔多的挡箭牌,然后再以右手安排这个北方游侠取而代之。甘道夫米斯兰达,我挑明了说吧!我才不愿意当你的傀儡!我是安诺瑞安家族的宰相,我才不愿让位给乳臭未干的小子,当他的下属。即使他真的拥有血统证明,也只不过是埃西铎的继承人。我才不会向这家伙低头,他只不过是个没有国度和荣耀的穷酸王族罢了!”

“那么,如果你能够照自己的意思进行,”甘道夫说:“你会怎么做呢?”

“我会让一切和我这辈子的每一天都一样,”迪耐瑟回道:“以及和我之前所有的祖先一样,安心地成为城主,把我的王位留给儿子,他将会是自己的主人,不是巫师的玩物。但是,如果命运不让我这样做,那我也只能玉石俱焚:我不愿过着低下的生活,也不愿让荣誉受到挑战,更不让我受到的敬爱被分割。”

“以我看来,尽责交出职权的宰相所拥有的荣誉和敬爱,都不会受到减损,”甘道夫说:“至少你不应该在还没确定的时候,剥夺你儿子的生命。”

听见这样的说法,迪耐瑟眼中的火焰再起。他将晶石夹在胁下,掏出一柄小刀,走向担架。但贝瑞贡立刻跳了出来,用身体挡住法拉墨。

“哼!”迪耐瑟说:“你已经偷走我儿子对我一半的敬爱,现在,你又偷走我属下骑士的心,现在,他们更是彻底地把吾儿从我手中抢走了。但是,至少这件事不是你能够阻止的,我要决定自己的命运。”

“过来!”他对仆人们大喊:“如果你们不是叛徒就过来!”然后,两名仆人跑向他。他从其中一人手中拿走火把,奔回陵寝内。在甘道夫没来得及阻止他之前,迪耐瑟已经将火把插进柴薪中,屋内立刻陷入火海。

迪耐瑟跳上石桌,浑身浴火的他将脚边的宰相权杖一把折断;他将折断的权杖丢进火中,把晶石抱在胸前,在石桌上躺下来。据说从那之后,如果有任何人使用那晶石,除非他拥有极强大的意志力,否则永远只能看见一双苍老的手在火焰中缓缓燃烧。

甘道夫哀伤地转过头,关上门。他沉思片刻,门外一片死寂,门内却不停传来熊熊烈火的燃烧声。迪耐瑟惨叫一声,之后就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再也没有任何凡人看见过他。

※※※

“爱克西里昂的儿子迪耐瑟就这么死了,”甘道夫转向贝瑞贡和呆立当场的仆人说:“你们所知的刚铎也跟着消灭了,不管是好是坏,它都结束了。这里发生过邪恶的事情,但请先把你们之间的仇恨摆到一边,因为这一切都是魔王的计谋。你们只不过是被卷入计谋中的无辜旁观者。想想,你们这些盲从的仆人,如果不是因为贝瑞贡的抗命,净白塔的将军法拉墨现在也会化成焦炭。

“把你们牺牲的同伴带离这个伤心地,我们会带走刚铎的宰相法拉墨,让他可以好好地休息,或是听从命运的安排静静死去。”

甘道夫和贝瑞贡将担架抬往医院,皮聘低着头走在后面。城主的仆人依旧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陵寝,当甘道夫来到拉斯迪南的尽头时,后面传来巨大的声响。他们回头一看,看见圆顶裂开来,冒出大量的黑烟;接着轰然一声,整个圆顶垮了下来,但烈焰依旧在废墟中窜动。仆人们这才恐惧地逃离该处,跟着甘道夫。

不久之后,他们回到封印之门,贝瑞贡哀伤地看着守门人。“我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的!”他说:“但我当时急疯了,他又不肯听我解释,只是拔剑相向。”然后,他掏出从死人身上抢下来的钥匙,把门锁起来。“以后这就该交给法拉墨大人了。”他说。

“多尔安罗斯王正暂代城主的职务,”甘道夫说:“既然他不在这里,我就先代为安排了。我命令你先暂时保管它,直到城中恢复秩序为止。”

最后,他们终于回到城中,一行人在曙光中走向医院;这原先是为了照顾重症病患的美丽建筑,但此时已成了治疗战场上重伤战士的克难收容所。它们距离要塞的大门不远,就在第六城中靠着南方的城墙,四周是一座长满翠绿树木的花园,也是城中唯一的地方。里面有少数几名被准许留在米那斯提力斯中的女子,因为她们擅长医疗或是必须担任医师的助手。

当甘道夫同伴们抬着担架进入医院时,他们听见从战场上传来刺耳的尖叫声,那声音越飞越高,最后被风吹散了。这恐怖的声音让众人都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当声音消逝之后,所有人都觉得内心充满了数日以来睽违许久的希望;阳光似乎变得更强烈,云朵也开始逐渐散去。

但甘道夫的表情十分凝重、哀伤,他命贝瑞贡和皮聘抬着法拉墨进医院,自己则走到附近的城墙上,像是雕像般地在阳光下凝视战场,观察发生的事情。当伊欧墨赶去,站在父王的尸体旁时,他叹着气披上斗篷,走下城墙。贝瑞贡和皮聘走出医院时,正好看见他站在门口发呆。

他们看着甘道夫,双方沉默了片刻。最后,他说:“吾友们,还有所有西方大地的居民们,遗憾和光荣同时发生在这块土地上。我们该哭泣还是欢笑?敌方大将出乎意料地被毁灭了,你们听见是他最后的惨叫,但他并不是空手离开的。如果不是因为迪耐瑟的疯狂,我或许可以阻止这一切。没想到魔王竟然可以影响到这里!唉!现在我也已经猜出他的意志是怎么进入城内了。虽然宰相们认为这是只有他们知道的秘密,但我从很久以前就发现净白塔中和欧散克塔中都一样保存着七晶石之一。在迪耐瑟还保有睿智的时候,他并不敢用它,更别说挑战索伦了;因为他知道自己力量的极限。但是,他被自己蒙蔽了,随着他的国度陷入危 3ǔωω.cōm险,他越来越常使用晶石,自从波罗莫离开后,他也多次被魔王欺骗。他的力量太强,不会屈服于黑暗之下,他所看到的只是魔王允许他看的事物,毫无疑问的,他所知道的情报往往只会让魔王随心所欲。但是,魔王一直让他尽情地观看魔多的力量,直到最后,恐惧和绝望吞没了他心中最后的理性。”

“我明白了,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皮聘说话时不禁打了个寒颤:“当时城主离开法拉墨躺着的房间,等他回来之后,我发现他变了,变得又老又虚弱。”

“当法拉墨被带进城内时,许多人都看见高塔最顶层发出奇异的光芒,”贝瑞贡说:“但是我们之前看过那光芒,城内从很久以前就谣传城主有时会和魔王的意志搏斗。”

“果然,我的推测是正确的,”甘道夫说:“索伦的魔掌就是这样进入了米那斯提力斯,我才会在这边被牵绊住。而且,现在我还是必须留在这里,不只是因为法拉墨,很快我就会有其他的任务了。我必须要下去和那些来到这里的人见面。我在战场上看到一个非常让人伤心的景象,或许悲剧不会就这么终止。皮聘,和我来吧!贝瑞贡,你应该回到要塞中,告诉卫戍部队的队长发生了什么事情,恐怕他会把你调离卫戍部队;不过,请你跟他这样说,如果他愿意听我的建议,你应该被派到医院来,担任你所敬爱将军的守卫和仆人,如果他能够醒来,你必须随侍在侧,因为是你把他从大火中救回来的。去吧!我很快就会回来。”

话一说完,他就转过身,带着皮聘走向下城。当他们在街道上加快脚步时,海风带来一阵灰蒙蒙的大雨,所有的火焰都熄灭了,浓密的烟雾在他们面前升起。

 第三部-第八节 医院

(第三部王者再临)

第八节医院

当梅里终于靠近米那斯提力斯已成废墟的城门时,他的双眼已经因为疲倦和泪水而变得迷蒙一片,他对四周残破的一切和杀戮的景象毫不在意。空气中充满了火场的气味,许多攻城的装置都被烧毁或是被推入着火的壕沟中,许多尸体也被用同样的方式处理。战场上到处都是南方巨兽的尸体,它们有些被烧死、有些被巨石砸死、有些则是被摩颂的精锐弓箭手射穿眼珠而死。大雨已经停了好一阵子,太阳开始露出脸来,但整个下城依旧笼罩在恶臭的烟雾中。

人们开始设法在残骸中清出一条道路来,几个人扛着担架从正门走出。他们小心将伊欧玟放在柔软的枕头上,用金色的布盖住国王的尸体;他们还拿着几支火把,火焰在阳光下显得相形失色,却被风吹得左右摇动。

希优顿和伊欧玟就这么进入刚铎的主城,所有遇见他们的人都脱帽敬礼;一行人穿越了焦黑的第一城,继续在石板路上前进。对梅里来说,他们彷佛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在走路,这是在噩梦中一场永无止尽的跋涉,人们不停地走着,最后只能面对晦暗的结局。

眼前的火把闪动一下,接着就熄灭了,他开始被黑暗包围。他想着:“这是通往墓穴的隧道,我们要永远待在这边了。”但是,在他的梦幻中突然闯进一个活生生的声音。

“哇,梅里!谢天谢地,我终于找到你了!”

他抬起头,眼前的迷雾消失了一部分。那是皮聘!他们正面对面地站在一条小巷子里,除了两人之外没有别人。他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骠骑王呢?”他问:“还有伊欧玟呢?”话没说完,他就踉跄地坐倒在路旁的门廊上,开始号啕大哭。

“他们已经到要塞里面了,”皮聘说:“我想你一定是走到睡着,最后转错弯了。当我们发现你没跟着一起过来时,甘道夫派我来找你。可怜的梅里啊!我看到你真高兴!你看起来累坏了,我就先不吵你。不过,你得先告诉我,有没有受伤?或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梅里说:“好吧!我想应该没有。可是,皮聘,在我刺了他一剑之后,我就不能用我的右手了,我的宝剑好像冰块一样融化了。”

皮聘露出紧张的表情。“看来你最好赶快跟我来,”他说:“真希望我抱得动你,你不应该再走路了,他们根本就不应该让你走过来,不过你也必须原谅他们。这里发生了那么多悲惨的事情,梅里,一名刚离开战场的哈比人很容易就会被忽略。”

“被忽略不见得不好,”梅里说:“我不久前就被那──啊,唉,我不想说了。皮聘,扶我一把!我觉得眼前又变暗了,我的手臂好冷哪!”

“梅里小子,靠着我!”皮聘说:“来吧!一步一步,不远了。”

“你会厚葬我吗?”梅里问。

“不,当然不会!”皮聘试着强颜欢笑,但他的内心却十分担心。“不,我们要去医院。”

他们离开了那条在第四城的狭窄巷道,重新走回通往要塞的大路。他们一步一步地往前走,梅里摇摇晃晃,嘴里喃喃自语,似乎在梦游。

“我这样没办法把他带过去,”皮聘想着:“难道没人可以帮我了吗?我不能把他丢在这边。”就在此时,一名男孩跑了过来,他发现对方正是贝瑞贡的儿子伯几尔。

“嗨,伯几尔!”他大喊着:“你要去哪里?真高兴看你还活蹦乱跳的!”

“我替医生跑腿,”伯几尔说:“没时间聊天。”

“我不是找你聊天!”皮聘说:“请你通知上面,我身边有个哈比人,也就是你们所说的派里安。他刚从战场回来,我想他走不动了。如果米斯兰达在那边,他听到这消息会很高兴的。”伯几尔拔腿就跑。

“我最好在这边等,”皮聘自言自语道。他让梅里躺在阳光下,自己坐在旁边,把梅里的头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他温柔地按摩着梅里的四肢,紧握着朋友的手,梅里的右手相当冰冷。

不久后,甘道夫就亲自来找他们。他弯身察看梅里的情况,揉着他的眉心,然后小心地将他抱起。“他应该接受最隆重的礼节被送进城内,”他说:“他果然没有辜负我的信任!如果爱隆不接受我的建议,你们两个都不会跟着远征队出发,今天的状况可能就不会如此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