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177节

魔戒之王_第177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3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4
他叹了一口气说:“不过,这也算是我的责任,而这场战争也还没结束。”

最后,法拉墨、伊欧玟和梅里雅达克都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众人十分细心地照顾他们。虽然在这个时候,古代的知识大都已经失传,但刚铎的医术依旧足以让他们感到自豪。刚铎的医生擅于治疗伤口和疼痛,以及海以东的人类会感染的所有疾病。除了年老之外,他们都治得好。他们找不到长寿的方法,事实上,他们的平均寿命大幅衰减,已经跟一般的人类没有多大差异;除了拥有纯粹血统的家族之外,能够超过一百岁依然硬朗的人已经很少了。此时,他们的医术正受到最严苛的挑战,有许多拥有同样症状的病患是他们医不好的,他们称这为黑影病,因为这种病源来自于戒灵。染上这种病的人会陷入深沉的睡梦中,然后全身冰冷,接着就药石罔效了。对于此地的医生来说,这名半身人和洛汗之女的病况已经属于棘手的后期。今天早上,他们两人在梦中发出呓语,众人仔细地听着,希望能从中找出他们受伤的原因。很快的,他们就陷入沉沉的睡梦中。当太阳西沉时,他们的面孔盖上了一层灰色的阴影,法拉墨的高烧则是一直不退。

甘道夫关切地看着每一个人,众人听到每一句呓语都会跟他报告。随着外面战况的演变,人们的心情跟着浮动,但甘道夫依旧观察着三个人,不准备离开此地。最后,天空被夕阳染得一片血红,夕照从窗户外射进窗内,落在病人的脸上。周围的人以为自己看见他们的脸庞终于恢复了血色,然而这只不过是幻觉而已。

最后,院中最年长的老妇人攸瑞丝看着法拉墨的脸孔,忍不住啜泣起来,她就像城里所有人一样敬爱法拉墨。她说:“唉!如果他死了该怎么办才好。如果刚铎像古代一样由人皇治理就好了!古老的传说曾经记载:王之手乃医者之手。这样人们才能分辨谁是货真价实的统治者。”

站在旁边的甘道夫说话了:“攸瑞丝,人们不会忘记你说的话!因为你的话语带来了希望。或许人皇真的已经回到了刚铎,你没听说外面的情形吗?”

“我在这边根本忙到没空搭理那些吼叫声,”她回道:“我只希望这些杀人的恶鬼,不要来医院打扰这些病人!”

甘道夫急忙跑出去,天空的红光已经开始消退,彩霞也渐渐黯淡下来,暮色开始笼罩大地。

※※※

随着太阳落下的脚步,亚拉冈、伊欧墨和印拉希尔带着将领们走近城门。当他们来到门前时,亚拉冈开口道:“看那火红的落日!这是许多事情结束和改变的预兆,整个世界都将天翻地覆。不过,这座城和这个国度已经在宰相的统治下经历了许多年,我担心如果就这么横冲直撞走进去,人们可能会因此产生疑惑和争论,在大战还没结束的时候,我不愿意见到这种状况发生。在魔多或我们有一方获胜之前,我不会进城,也不会作出任何裁决。我会把帐篷设在城外,我会在这边等待城主的迎接。”

伊欧墨大惑不解地问道:“你已经展开王旗,露出伊兰迪尔的家徽,难道你愿意让人们假装漠视这件事情吗?”

“不,”亚拉冈说:“但我认为这时机还不成熟,我必须将全副心力都集中在对付魔王和他的仆从身上。”

印拉希尔王说:“大人,您说的话十分睿智,我是迪耐瑟的血亲,至少在这件事上我可以给您一些建议。他意志很坚强、十分自傲,但年纪已经大了。自从他儿子倒下之后,他的脾气变得相当奇怪。可是,即使如此,我也不愿见到您像是乞丐一样住在门外。”

“不是乞丐,”亚拉冈说:“就说我是游侠的领袖,不习惯居住在岩石搭建的城中。”他下令收起王旗,并且摘下额前的北国之星,交给爱隆的儿子保管。

※※※

印拉希尔王和洛汗的伊欧墨离开他身边,在民众的夹道欢迎下走进城内,进入要塞,想要请宰相出城迎接;但是,他们发现他的座位空无一人,骠骑王希优顿的尸体则是在王座前的停灵台上,他的四周立着十二支火把,站着十二名刚铎和洛汗的骑士。停灵台上挂着绿色和白色的廉幕,一块巨大的金色布幔盖到他的胸前,上面放着出鞘的宝剑,盾牌则放在脚前。火把的光芒照在他的白发上,如同温暖的阳光洒在泉水中一样。他的脸孔变得英俊而年轻,有种超脱凡尘的祥和,他似乎只是陷入永恒的安眠。

在他们低头向先王默哀之后,印拉希尔问道:“宰相呢?米斯兰达呢?”

一名守卫回答:“刚铎的宰相正在医院中。”

伊欧墨接着问:“我妹妹伊欧玟呢?她应该也被放在我王身边,拥有同样的荣光?他们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印拉希尔说:“王女伊欧玟在被送来的时候还活着呀!难道你不知道?”

伊欧墨沉重的心情豁然开朗,但也因此而觉得无比的担忧。他不再多说,立刻转身离开大殿,印拉希尔紧跟在后。当他们走出要塞时,夜已经降临,天空满是星斗。甘道夫走了过来,一名披着灰斗篷的人跟在旁边,他们正好在医院的门前遇上。他们向甘道夫打声招呼,问道:“我们要找宰相,有人说他在这里,他受伤了吗?还有王女伊欧玟也在吗?”

甘道夫回答道:“她也躺在里面,但已经生命垂危。法拉墨则是如你所听说的一样,中了支毒箭,他现在是宰相了,迪耐瑟已经离开了人世,他的屋子被火焰烧毁。”听完甘道夫所说的事情经过,他们都觉得心情非常沉重。

接着,印拉希尔问道:“这场胜利的代价实在太惨痛了,洛汗和刚铎竟然在同一天失去领导者。伊欧墨继承了骠骑,但此时谁能代管王城?我们应该派人去找亚拉冈大人!”

披着斗篷的男子开口说:“他已经到了!”众人这才发现他就是亚拉冈。他披着罗瑞安的灰色斗篷遮掩身上的锁子甲,除了凯兰崔尔给他的绿色宝石之外,他身上没有其他信物。“我来是因为甘道夫恳求我一定得出现,”他说:“不过,现在我还只是亚尔诺的登丹人领袖,在法拉墨醒来之前,多尔安罗斯的领主应该代管这座王城。不过,我个人认为,在我们未来对抗魔王的日子中,甘道夫应该担任大家的领袖。”众人纷纷点头同意。

然后,甘道夫说话了:“别在门口耽误时间了,眼前的状况很紧急。赶快进去吧!亚拉冈是里面的病人唯一的希望。刚铎睿智的妇人攸瑞丝刚才说过:王之手乃医者之手,人们才能藉此分辨货真价实的统治者。”

其他人跟在亚拉冈的身后走进去。门口有两名穿着要塞卫戍部队制服的人,一名很高大,但另一名的身高却跟小孩一样。当他看见一行人的时候,开心地大叫:“神行客!太棒了!你知道吗,我早就猜到黑船里的是你。但他们都鬼叫着什么海盗,根本不理我,你是怎么办到的啊?”

亚拉冈哈哈大笑,牵着哈比人的手:“真高兴见到你!可惜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

印拉希尔吃惊地压低声音对伊欧墨说:“我们要用这个名字来称呼吾王?或许他会用别的名字来继承皇冠!”

亚拉冈听见他说的话,转身道:“你说的没错,在古语中我被称作伊力萨王、精灵宝石和复兴者,”他拿起胸口的绿色宝石说:“如果一切能成功,我家族的称号就该叫作神行客。幸好它在古语中听起来不会这么俚俗,从此之后,我及我的继承人都必须继承这‘泰尔康泰’的称号。”

接着,他们走进医院。当他们进入病房时,甘道夫利用时间描述了伊欧玟和梅里雅达克的战功。“我之所以会知道,”他说:“是因为我一直站在他们身边,他们在梦中不停地自言自语,之后才陷入昏迷,这才让我知道了很多发生的事情。”

亚拉冈先去查看法拉墨,然后是王女伊欧玟,最后才是梅里。在他检查了病人的脸色和伤口之后,不禁叹了口气。“这次必须发挥我所有的能力和知识才行,”他说:“真希望爱隆在这里,毕竟他是所有种族中最古老、最睿智,力量也最强大的人。”

伊欧墨注意到他脸上疲倦和哀伤的表情。“你应该先休息一下,至少吃点东西吧!”

亚拉冈回答:“不,对这个三人来说,特别是法拉墨,他们的生命已经快到终点了,我们不能有任何的拖延。”

他召唤攸瑞丝问:“你们这里有药草吗?”

“是的,大人,”她回道:“但我推测要照顾这场大战中的伤者应该是不够的。可惜的是,我也不确定能够在哪里找到更多的药草,乱世中许多事物都遭到破坏。许多良田被烧,可以收集药草的孩子们又很少,道路也被封锁,我们目前的状况十分吃紧。经我仔细一想,罗萨那奇已经有很久没有商人来我们市场叫卖了!即使如此,我们在这里还是尽可能地利用手头有的东西来医治所有人,大人,您应该也看得出来。”

“到时我就知道了,”亚拉冈说:“我们目前也很缺一样东西,就是说话的时间。你有阿夕拉斯”吗?”

“大人,我很确定我不知道这东西,”她回答道:“至少我们这里不叫这个名字。我去问我们的草药师,他应该知道这些东西古时候的名称。”

“它又叫作王之剑,”亚拉冈说:“或许你听过这名字,因为现在居住在山野间的人们都叫它这个名字。”

“喔,那个啊!”攸瑞丝说:“如果您先说这个名字,我本来可以马上告诉您的。不,我们完全没有这东西,而且,我根本没听过这东西有任何疗效。事实上,每当我在森林里面看见这东西的时候,我就会对妹妹说:‘王之剑。这名字真奇怪,不知道为啥叫这名字?如果我是国王,我会在花园里面种更漂亮的东西。’不过,当您揉搓它的时候,它闻起来是否会有一种甜美的味道?用甜美形容好像不太对,或许用通体舒畅比较接近。”

“就算它是通体舒畅好了,”亚拉冈说:“天哪,如果你真的敬爱法拉墨大人,就不要多话,给我把城里所有的王之剑拿过来,即使只有一片也好!”

“如果找不到,”甘道夫说:“我会亲自载着攸瑞丝去罗萨那奇,请她带我去森林,当然,不需要找她的妹妹陪伴,影疾会让她知道什么叫作真正的匆忙。”

在攸瑞丝离开之后,亚拉冈请其他的妇女煮开水。然后,他握住法拉墨的手,并将另一只手放到病人的眉心。法拉墨的前额满是汗水,但他依然动也不动,似乎连呼吸都在逐渐衰弱中。

“他的体力已经快耗竭了,”亚拉冈转头对甘道夫说:“但这不是因为他所受的伤,你看!他的伤口已经快愈合了。如果他像你想的一样,是被戒灵的毒箭给打中,那么他当天就会死。我猜这是南方人的毒箭,是谁把它拔出来的?有留下来吗?”

“是我拔的,”印拉希尔说:“血也是我止的,但我们当时有很多事情要忙,因此没有把箭头留下来,不过,我记得那的确看起来像是南方人用的毒箭。不过,我认为那是空中的魔影使用的,不然这伤口不深也不重,他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发高烧?你的看法如何?”

“疲倦、因他父亲而起的伤悲、再加上这伤口,以及最重要的是那黑之吹息,”亚拉冈说:“他是名举世无双的勇士,即使在他回到城外之前,他就经常和魔影挑战。在他努力试图守住前哨站时,那黑暗一定悄悄地渗入他的身体中。真希望我能够早点来这里!”

这时,草药师走进来。“大人,您要找的是王之剑],这是乡里愚民们所使用的称呼,”他絮絮叨叨地说:“贵族们则是称它阿夕拉斯”,对于那些了解瓦林诺语的人来说……”

亚拉冈说:“我知道,只要有这种药草,我才不管你叫它王之剑或是阿夕亚阿兰尼安!”

“请大人恕罪!”那人说:“我知道您不只是将军,更是饱读诗书的人。可是,大人,我们医院里面没有这种东西,因为这里是照顾最严重的病患和伤者的地方。除了除臭或是提神之外,我们根本不知道它有任何的药效。除非,您所说的是我们城中的老妇人依旧不明就理背诵的那首诗,就像我们好心的攸瑞丝一样。

黑之吹息抚过死亡阴影飘落所有光明消失,阿夕拉斯!阿夕拉斯!

起死回生之力,就是真王之力!

我觉得这只不过是首老太太记忆中的童谣罢了,如果它真的有什么含意,您应该可以判断。不过,还有些老人把这些药草泡水当做头痛药。”

“以王之名哪,你赶快去给我找那些少一些见闻、却多一些智慧的老人,希望他们家里有这东西!”甘道夫受不了,大喊起来。

亚拉冈跪在法拉墨旁边,一只手依旧放在他的额前,旁观者都可以感觉到他正陷入一场激战中。亚拉冈的脸色因为疲倦而泛灰,同时他也不停地呢喃着法拉墨的名字,但每次的声音都变得越来越小,彷佛亚拉冈正越走越远,在遥远的异国呼唤一名迷途的旅人。

最后,伯几尔跑了进来,手中的布包里面装着六片叶子,“大人,这是王之剑!”他说:“但这不够新鲜,我怀疑至少是两周以前摘下来的。希望这能派上用场,大人?”看着法拉墨的样子,他不禁开始啜泣。

亚拉冈却笑了。“这能帮上忙的!”他说:“最糟糕的已经结束了,留下来看着!”他接下两片叶子,将它们放在手上,吹了一口气。然后他将它捣烂,一种清新的感觉立刻弥漫四周,彷佛空气苏醒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