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178节

魔戒之王_第178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0:3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4
了过来,让大家觉得浑身充满活力。然后,他将叶子丢进冒着热气的滚水中,大家立刻就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那香气让人想起晴朗清晨和美丽阳光普照大地的情景。亚拉冈站了起来,他的眼中露出笑意,同时将那碗捧到法拉墨出神的面孔前。

“好了!谁会相信呢?”攸瑞丝对身边的女子说:“这种杂草竟然有这么好的效果。这让我想起年轻时看过的美丽玫瑰,我想连国王也不能多要求什么吧!”

法拉墨的身体抽动了一下,他睁开眼,看着弯身的亚拉冈,眼中立刻露出熟悉、敬爱的神情。“大人,是您呼唤我,我来了……王上有什么吩咐?”

“不要待在幽影的世界中,醒过来!”亚拉冈说:“你很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吃点东西,等我回来再说。”

“我会的,大人,”法拉墨说:“吾皇回归,谁愿呆坐终日!”

“先暂别了!”亚拉冈说:“还有其他人需要我。”他和甘道夫以及印拉希尔一起离开房间,贝瑞贡和儿子难掩喜色地留下来照顾他。在皮聘跟着甘道夫走出来,关上门之后,他听见攸瑞丝大呼小叫的声音:“吾皇回归!你听见了吗?我刚刚不是就这么说的吗?那是医者之手啊!”很快的,消息就从医院传了出去:人皇归来,他在大战后医好受伤的宰相!这消息很快就传遍全城。

此时,亚拉冈来到伊欧玟身边,他说:“她受的伤最严重,她骨折的手臂已经被固定住了,假以时日,如果她还有活下去的力量,应该是会复原的。持盾的那只手没有大碍,让人担心的是使剑的那只手,虽然表面没有伤口,但那只手几乎已完全失去了生机。”

“唉!她所对付的敌人,远超过她的意志和体力所能承受的范围。没被对方的威势吓倒,还能够用武器对付这敌人的战士,必定拥有钢铁般的意志,这是戒灵的厄运才会让她出现在他面前。她是个美丽尊贵的女子,是皇后家族中最美丽的女子。我却不知道该如何适切形容她,当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我感觉到她的不快乐。在我的眼中,我看见一朵直挺自傲的白花,如同百合一样美丽,却坚强得像精灵以钢铁打造的工艺品一般。或许,是一场寒冷的霜冻把它包围在透明的坚冰中,虽然看起来依旧美丽,但死亡只是弹指之间的事情。她的症状并非自今日开始的,对吧,伊欧墨?”

“大人,我没想到你竟然会问我,”他回答:“因为这件事情都是你造成的;我妹妹伊欧玟在第一次见到你之前,从来没有遇到什么样的冰霜。在巧言正受宠的时候,随侍在侧的她既担忧又恐惧,会把心中的忧愁和我分享,但这并不足以让她变成这样!”

“吾友,”甘道夫说:“你有骏马、有部队,还有广大的原野让你驰骋。她虽是女儿身,却拥有足以和你匹敌的勇气和坚强意志。可是,她却必须日日夜夜浪费青春,照顾一名她敬爱如父的老人,看着他日渐堕落,落入弄臣的掌控中。而她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更让她觉得羞愧不已,丝毫帮不上忙。”

“你以为巧言只是玩弄希优顿而已吗?[‘混帐!伊欧皇族算什么东西?他们不过是一群骑马强盗,住在稻草屋里,喝着肮脏的水,孩童和畜生斯混在一起!’你之前不是应该听过这说法吗?这是巧言的老师萨鲁曼所说的话。不过,我想巧言必定用更高明的方法来包装这种话。大人,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妹妹爱你,不是因为她继续任劳任怨、紧闭双唇,你可能就会从她口中听见这种说法。但是,谁知道她在夜阑人静之处,孤单的时候,她会怎么样看待自己一无是处的人生?一切似乎都在不断钳紧、不断压抑她那自由奔放的意志!]

伊欧墨沉默片刻,看着妹妹,彷佛在重新思考过去和现在的生活。亚拉冈说:“伊欧墨,你所发现的我都有看到。当一名男子遇到这么美丽、尊贵的女子时,有幸受到她的青睐,却又不能回应她的厚爱,这世界上没有比这更让人惋惜的事情了!自从我离开登哈洛,骑向亡者之道时,哀伤和遗憾无时无刻不在我脑中盘旋,我最担心的就是她会怎样对待自己。但是,伊欧墨,我认为,她对你的爱比对我的还要深;因为,她爱的是你的人;但对我,她所爱的只是一种象【炫|书|网】征、一种思绪,能够开创丰功伟业的希望,以及洛汗以外的遥远异国。”

“我或许有能力治好她的身体,将她从黑暗的深谷中唤回,但是,我不知道她醒来的时候会怎么样。是希望、原谅,还是绝望?如果是绝望,那么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她会死!唉!她的所作所为已经让她成为足以名留青史的女子了!”

“伊欧蒙德之女伊欧玟,醒来吧!你的敌人已经被你消灭了!”

她没有什么反应,呼吸变得更和缓,胸脯在白色床单下稳定起伏。亚拉冈再一次揉碎两片阿夕拉斯,丢入滚水中。接着,亚拉冈用这水按摩她的前额,和她冰冷、无法动弹的右手。

接着,不知是亚拉冈身上所隐藏的西方皇族力量,还是他对伊欧玟所说的话产生了影响;当药草甜美的香气充斥整个房间之后,众人似乎感觉到有一阵无比清新的微风从窗户吹进,似乎这是从雪山中飘出,从来没有被其他人呼吸过的新鲜空气。

“醒来,伊欧玟,洛汗的王女!”亚拉冈握住她的右手,感觉她的手逐渐变暖,似乎慢慢有了生气。“醒来!黑影已经离去,所有的黑暗都被冲走了!”然后,他将她的手放在伊欧墨手中,退了开来。“呼唤她!”他说,接着就无声无息地离开。

“伊欧玟!伊欧玟!”伊欧墨泪流满面地喊着,她真的醒过来了。

“伊欧墨!我真是太高兴了!他们还说你被杀了。不,那应该只是我脑中的声音。我昏迷了多久?”

“不久,妹妹,”伊欧墨说:“不要再多想了!”

“我好累喔!”她说:“我必须休息一下。告诉我,骠骑王最后怎么了?唉!别告诉我那是梦,我知道那是真实的。就像他预知的一样,他战死在沙场上。”

“他的确去世了,”伊欧墨说:“但是临死前,他交代我向比女儿还亲的伊欧玟告别,他现在被以最尊贵的礼节供奉在刚铎的要塞中。”

“这实在令人悲痛!”她说:“但是,在这乱世中,这也比我希望的结局要好上很多倍。当时,我还以为伊欧王族真的会沦落到在山野间牧羊。那名骠骑王的随从半身人呢?伊欧墨,你应该册封他为骠骑的成员,他真的好勇敢!”

“他就在附近,我会去找他的,”甘道夫说:“伊欧墨应该先留在这里。不过,在你恢复健康之前,不要再谈什么战争和悲伤的事情。看见你恢复体力、充满希望,真让人高兴!你真是个勇敢的女人!”

“恢复体力?”伊欧玟说:“或许吧!至少在骠骑中还有座骑可以让我骑乘,能让我四处征战的时候是这样。但充满希望?我就不知道了。”

※※※

甘道夫和皮聘来到了梅里的房间,看到亚拉冈正站在床边。“可怜的好梅里!”皮聘奔向床边大哭道。因为,他觉得朋友的状况看起来更糟糕了。梅里的脸色泛灰,彷佛背负了沉重的哀伤,皮聘非常害怕梅里会这么死去。

“不要害怕,”亚拉冈说:“我来得正好,也已经把他叫回来了。他现在很疲倦,也很难过,因为他大胆地攻击戒灵,他也受到和伊欧玟一样的伤。不过,他乐观、坚强的天性足以克服这一切。只是,那伤悲不会消逝,它不会让他心情凝重,只会带给他睿智。”

亚拉冈将手放在梅里的头上,抚过那褐色的卷发,碰触他的睫毛,温柔地呼唤着他。当“阿夕拉斯’的香气飘出时,梅里就在这春日万物兴盛的气息中醒了过来。他说:

“我肚子饿了,现在几点了?”

“过了早餐时间,”皮聘说:“不过,如果他们让我出去,我想我还是可以变出一些东西给你吃。”

“他们会的,”甘道夫说:“只要这位洛汗国的骠骑想要,如果刚铎有这样东西,他们都会献给这位伟大的骑士。”

“好极了!”梅里说:“那么我想要先吃早餐,然后抽管烟。”此时,他的脸色突然一变。“不,不抽烟了!我想我以后都不抽烟了。”

“为什么?”皮聘问。

“这么说吧,”梅里缓缓道来:“他过世了,这会让我想起他,他说他很遗憾再也没有机会和我聊药草的事情了,这几乎算是他最后的遗言。我以后每次抽烟都一定会想起他的,皮聘,你还记得吗?那时他骑马走近艾辛格,对我们彬彬有礼。”

“那你还是抽吧!正好用来怀念他!”亚拉冈说:“他是个信守诺言的仁君,在这黑暗的一天中,他至少开创了一个光明的未来。虽然你认识他并不久,但这应该是你此生都念念不忘、足以让你感到自豪的回忆。”

梅里笑说:“好吧!如果神行客愿意提供必要的道具,我就会边抽烟边怀念他。我的背包里面还有萨鲁曼最好的烟草,不过,我不知道在经过这一场大战之后,它会变成什么德行。”

“梅里雅达克先生,”亚拉冈说:“如果你觉得我会千山万水、上山下海地来到刚铎出生入死,还会记得给弄丢自己装备的战士带来补给品,那你就错了。如果你的背包里没有,那你就得找这里的草药师。他会告诉你,他不知道你想要的药草有任何的功效,但是平民们叫它西人草,贵族们叫它佳丽纳,之后还补充一大堆语言里面的称呼,接着来上几句他不明白的古代诗句;最后,他才会告诉你这里没有,让你有机会好好思索语言演进的历史。我想我现在也有资格这样做啦!自从我离开登哈洛就没在床上睡过觉,从天亮之后我都没有机会吃什么东西。”

梅里抓住他的手,狠狠地吻了一下。“我真是太抱歉了!”他说:“快走吧!自从我们在布理相遇之后,每次都会拖累你。不过,我族本来就习惯在这种时刻轻松说话,让大家不要那么严肃。如果我们听到莫名其妙的笑话,一时之间通常都会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我很清楚,否则我就不会这么对待你了,”亚拉冈说:“愿夏尔永远繁荣兴盛!”他回吻梅里一下,就和甘道夫一起离开。

皮聘留了下来,“不知道这世界上有没有其他人像他一样?”他说:“当然,甘道夫例外,我想他们一定有什么亲戚关系。亲爱的老弟,你的背包就在你的旁边,当我找到你的时候,背包也还在你背上。他当然早就看到啦!就算真的不见,我这边也有留些好东西。来好好乐一乐吧!这是长底叶喔!我先去找吃的东西,你就在这边好好享受一下,稍后我们就可以一起轻松一下了。天哪!我们图克家人和烈酒鹿家,真是不习惯住在高处啊!”

“没有,”梅里说:“我想至少暂时这世界上还没有像他一样的人。不过,皮聘,至少我们可以看见他们、尊敬他们。我想,你最好敬爱那些和你比较接近的人:大家都必须脚踏实地,夏尔的泥土可是很深的呢!不过,依然还是有些东西不是我们可以理解的。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我想这世界上就会有许多老爹,不能够安安静静地在院子里种菜,而且,大部分的老爹还都不知道他们在背后的付出。我很高兴自己认识他们,至少认识他们的一小部分。天哪!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说话。烟叶哩?如果烟斗没坏,帮我把它从背包里拿出来吧!”

※※※

亚拉冈和甘道夫前往和医院的院长会面,他们建议应该让法拉墨和伊欧玟继续待在这里,接受完善的照顾。

“至于王女伊欧玟,”亚拉冈说:“她很快就会起床,想要离开,但是,如果你们有办法阻止她,至少让她十天之内不要出去。”

“至于法拉墨,”甘道夫说:“必须尽快让他知道父亲已经去世了。但在他完全康复、开始处理国事之前,不要告诉他迪耐瑟发疯的过程。也请你注意,不要让贝瑞贡和其他人把这件事告诉他!”

“另外一个也在我院里的梅里雅达克,又该怎么处置呢?”院长说。

“他明天可能就可以下床了,应该可以自由活动一小段时间,”亚拉冈说:“就让他这样做吧!他可以在朋友的照顾下散散步。”

“他们真是个惊人的种族,”院长点头道:“真是坚韧哪!”

在医院的门口,已经有许多人聚集过来想要看看亚拉冈,当他离开时,众人自动自发地跟随他。等到他坐下吃饭时,人们从四面八方前来,恳求他治好他们垂危、受伤的朋友或亲人,以及那些被黑影病所感染的同胞。亚拉冈站起身,走了出去,派人请爱隆的两个儿子过来,他们三人一起忙碌到深夜。消息很快就传遍全城,“吾皇真的归来了。”由于他所配戴的那枚绿宝石,居民们都称呼它为精灵宝石。就这样,他在出生时被预言将会获得的称号,在这时由他的子民所实现了。

最后,他终于受不了;于是,亚拉冈披起斗篷,溜出城外,在天亮前回到营帐中小睡片刻。第二天早上,要塞高塔上飘扬的是多尔安罗斯的旗帜,那是一面天鹅般的巨舰航行在蓝海上的旗子,人们抬起头,开始怀疑昨夜的王者是否只是一场梦境。

 第三部-第九节 最后的争论

(第三部王者再临)

第九节最后的争论

大战后的第一天迎接众人的是一个美丽、晴朗的清晨,连风向似乎都改朝西方。勒苟拉斯和金雳很早起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