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魔戒之王 >魔戒之王_第193节

魔戒之王_第193节

作者:JRR托尔金 发表时间:2019-01-10 16:21:4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40:14
很久,但现在又该是休息的时候了。”

“不只是山姆和佛罗多,”金雳说:“还有你,皮聘,光是冲着你让我们东奔西跑所费的功夫,我不喜欢你也不行。我也实在无法忘记,在最后一战时是怎么在山丘上捡到你的,如果不是矮人金雳,你可能早就完蛋了,不过,至少我现在可以从一大堆尸体中分辨出哈比人的脚了。当我把你救出来之后,我还真的以为你死了,差点就把自己的胡子给拔光。你下床走动也不过才一天而已,你该上床了,我也是。”

“至于我,”勒苟拉斯说:“我想在这块美丽土地上的森林中漫游,这样就算是休息了。在未来,如果我的主上容许,我们的一部分同胞可以搬到这里来。当我们来的时候,这里将会受到我们的祝福,至少暂时如此。暂时的意思是一个月、一生、人类的一百年。安都因就在附近,而它一路流向大海。向大海!”

向大海,向大海!白色的海鸥鸣叫哪!

风儿吹动,浪花飞扬啊!

往西,往西,圆圆的太阳正落下。

灰船,灰色的巨舰,你听见他们的呼喊吗?

是否就是我那先离开同胞的声音?

我会的,我会离开那生养我的森林;我们的时代正要结束,我们的日子已经过去啦!

我会孤单的航向那大海呀!

最后的海岸上浪花飞溅呀!

消失的岛屿上声音甜美啦,在伊拉西亚,在人类永寻不到的精灵之乡,树叶永不凋落,是我同胞永恒的故乡!

勒苟拉斯边唱着歌,边走进了树林。

其他人也跟着离开了,佛罗多和山姆回到床上,沉沉睡去;第二天早上,他们又同样满怀希望、安祥的起来。他们在伊西立安徜徉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众人所扎营的可麦伦平原就在汉那斯安南附近,在夜间可以听见那瀑布从门口落下,在凯尔安卓斯旁进入大河安都因。哈比人到处探险,重新体验那些他们之前曾经到过的地方。山姆总是希望能够在某处的秘密森林内,再度发现那猛的踪迹。当他知道在刚铎的攻城战中出现了很多这种巨兽,但现在已经全被杀死后,他有些失落的感觉。

“算啦,我想一个人同时也只能在一个地方,”他说:“但看来,我真的错过了很多精彩的部分!”

※※※

此时,部队已经准备好开拔回米那斯提力斯,疲倦的人已经恢复体力,伤者也都康复了。有些人还是必须持续的追剿那些东方和南方的部族,直到他们都被消灭为止。最后,这些人还深入魔多,摧毁了北方的要塞。

不过,当五月渐渐逼近的时候,西方的众将领又再度出发了。他们搭着船,带着所有的部下沿河而下,来到奥斯吉力亚斯。他们在那边停留了一天,第二天就来到了帕兰诺平原,再度看见那明都陆安山下洁白的高塔,也是刚铎的王城,西方皇族最后的遗迹。米那斯提力斯穿越劫火,即将迎接新的时代。

他们在平原上扎营,准备等待第二天清晨。这是五月前的最后一天,在第二天日出,人皇将回到他的王都。

 第三部-第十五节 宰相与人皇

(第三部王者再临)

第十五节宰相与人皇

刚铎全城都处在恐惧和疑虑中,晴朗的天空似乎只是对绝望的人们嘲笑,他们每天清晨都无奈的等着噩耗传来。他们的王上被烧成焦炭,洛汗国的骠骑王尸体正在要塞中。曾经在夜晚造访此城的人皇又再度出战,去面对那没有任何力量或是武勇足以抗衡的黑暗,而且,毫无音讯。在部队离开了魔窟谷,往北进入山区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流言和信差,将消息带出那阴沉的东方。

在将领们离开两天之后,王女伊欧玟命令照顾她的女人将衣服带来,她不听劝阻,执意要离开病床。当她穿好衣服,将手臂用亚麻布固定好之后,就直接去找医院的院长。

“大人,”她说:“我觉得很不安,我也不能继续在病床上躺下去。”

“王女,”他回答道:“你身体还没康复,上级交代我必须特别照顾你。他交代我,你至少还有七天才能下床。我请你回去好好休息。”

“我已经好了,”她说:“至少我的身体都好了,只有左手臂还不太灵光,但也没多大问题了。如果没有事情可以让我做,我可能反而会病倒。没有任何战场上的消息吗?那些女人什么都不知道。”

“没有任何的消息,”院长说:“我们只知道部队已经离开了魔窟谷,人们说那个从北方来的人是他们的总帅。他的确是个很尊贵的王者,也是个医者;我实在很难理解,为什么医人的手也要拿剑呢?刚铎现在没有这种人,但如果古老的传说是真实的,或许过去曾经有这样的角色。许多许多年以来,我们这些医者都只想着要怎么缝补被刀剑所弄出的伤口,即使没有战争,我们也没有任何休息;就算世界和平,这世间还是有许多的病痛需要我们。”

“只要对方有敌意,战火马上就会被点燃,院长大人,”伊欧玟回答道:“没有刀剑的人还是可能死在刀剑之下。难道当黑暗魔君集结大军时,你觉得刚铎的人民应该出去收集药草?就算身体治好了,也不见得会带来幸福;即使痛苦的战死沙场,也不见得总是不幸。在这黑暗的时刻,如果能够的话,我宁愿选择后者。”

院长看着她,她抬头挺胸地站着,苍白的脸上有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当她透过窗户看向东方时,她的双拳紧握。院长叹了口气,摇摇头,片刻之后,她又转回头来。

“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了吗?”她说:“这座城现在是谁当家?”

“我不太清楚,”他回答道:“这些事情不归我管。有一名骠骑的将领留守,而胡林大人则是负责管理刚铎的人们。不过,照理来说,刚铎的宰相还是法拉墨大人。”

“我在哪里可以找到他?”

“就在这里,王女。他受了重伤,不过也在渐渐康复中。但我不知道──”

“你愿意带我去找他吗?这样你就可以知道了。”

※※※

法拉墨正孤单的在医院的花园中散步,阳光温暖他的身体,他觉得血管中又充满了活力。但是,当他看向城墙外的东方时,他依旧觉得心情沉重。当院长走来时,他转过身看见了洛汗的王女伊欧玟。他心中立刻充满了同情,因为他看见她身上的伤,[炫/书//网-整.理'-提=.供]从她的表情中,更可以明显的看出她的不安和哀愁。

“大人,”院长说:“这位是洛汗的王女伊欧玟。她和骠骑王一起并肩作战,受了重伤,现在暂住在这里。不过,她觉得不满意,想要和王城的宰相谈谈。”

“大人,不要误会他了,”伊欧玟说:“我不满的不是照顾不周,对于想要疗养的人来说,没有别处可以比得上这里。但是,我不能躺在病床上,整日无所事事的被囚禁在这里。我想要战死沙场,但我没有如愿以偿,而世间的战火却还未熄灭。”

法拉墨比了个手势,院长行礼之后就离开了。“王女,你觉得我能怎么办?”法拉墨说:“我同样也是医生的俘虏。”法拉墨看着她,在同情心的强烈加温下,他觉得对方美丽和哀伤交杂的气质让他心痛不已。她看着他,从他的眼中看到那沉重的温柔;但是,由于她自小在骠骑群中长大,伊欧玟也明白,眼前的男子没有任何骠骑在战场上能够抵挡。

“你想要如何?”他又说了:“如果这在我的权限之内,我会尽量协助你的。”

“我希望你能够对这院长下令,命令他让我走,”她说。不过,虽然她的话中依然充满了自信,但她内心却动摇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她对自己的信念有了怀疑。她担心眼前的这名既刚强却又温柔的男子,可能认为她无理取闹,只是意志不坚强,无法承担任务直到最后。

“我自己也是在院长的管理之下,”法拉墨回答:“我也还没有继承王城的管理权。不过,即使我继任宰相,我也还是会听他的建议,在他的专业范围内不会忤逆他,除非真有必要。”

“但我不需要疗养,”她说:“我想要和我哥哥伊欧墨一样骑向战场,更希望能够效法骠骑王希优顿,光荣的马革裹尸。”

“太迟了,王女,即使你还有力气,现在也已经追不上他们了!”法拉墨说:“不过,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战死的命运最后可能都将到来。如果你把握现在的时间,听从医者的指示照顾自己,到时你会有更好的身体去面对它,你和我都必须要承受这漫长的等待。”

她没有回答,不过,法拉墨可以看出来她心中有某种东西软化了,似乎是冰霜在早春的太阳下融解了。她的眼角落下一滴泪水,如同雨滴般挂在脸颊上。她自信的面孔稍稍低了下去,然后,她小声的,彷佛是在对自己说话:“可是医生还要让我再躺七天,”她说,“我的窗户又不是朝向东方。”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名哀伤的少女。

法拉墨笑了,他心中却充满了同情。“你的窗户不是朝向东方?”他说。“这点我可以补救。我会对院长下令。王女,只要你答应留在这里接受照顾、好好休息,你就可以自由自在的在花园里散步,你可以尽情的往东看,直到我们的希望之火全都熄灭为止。我也会在这里散步,同样也是看着东方。如果你看到我的时候,愿意和我说说话,或一起散步,我会比较放心。”

她抬起头,直视着他的双眼,苍白的脸颊染上了红霞。“大人,我要怎么减轻您的忧虑?”她说:“我不想和活着的人说话。”

“你愿意听实话吗?”他说。

“请说。”

“那么,洛汗的伊欧玟哪,我实说吧,你很美丽。在我们的山谷和丘陵中,有着许多漂亮的花朵,以及更加甜美的少女,但是,在我所看过的花朵和少女中,全都比不上你的美丽和哀伤。或许,我们只剩下几天的寿命,而我希望能够坚定的面对那一切的结局。如果我还能够在太阳下看见你的身影,这将可以让我安心许多。你和我都曾经在魔影之下奋战,也是同一双手将我们救了回来。”

“唉,请不要把我算在内,大人!”她说:“我的身上还是有着魔影的痕迹,请不要寄望我可以安抚您的伤口!我是名女战士,我的手并不温柔。不过,我还是感谢您的好意,让我可以不用呆坐在房间中,我将会在宰相的允许下四处走动。”她向他行了个礼,走回屋内。此后许久,法拉墨依然孤单的在花园中踱步,但是,他的目光停留在屋内的时间远比望向东方的时间要长。

※※※

当法拉墨回到房间内之时,他召唤院长前来,从他的口中听说了洛汗王女的所有事迹。

“不过,王上,”院长说:“您可以从和我们一起的半身人口中听到更多,因为他那时和骠骑王一起出战,据说王女就在后面。”

就这样,梅里来到法拉墨身边,他们一起聊着天,法拉墨知道了很多,甚至连梅里没有说出口的也让他给推测了出来,他明白了为什么洛汗的伊欧玟会这么不安、这么哀伤。在那美丽的傍晚,法拉墨和梅里在花园中散步,但她却没有出现。

不过,第二天一早,当法拉墨离开房间时,他看见了站在城墙上的她。她一身雪白,在阳光中让人难以逼视。他唤了一声,她就走了下来,两人并肩在草地上漫步,或是坐在树下聊天。院长从窗户窥探着,心中感到非常的高兴。毕竟,他是一名医者,明白有些事情比药石都还适合治疗人们的内心;而且,即使在这局势动汤的黑暗年代,能够看见有美好的事物,随着时光流逝而不停的滋长,也让人觉得十分高兴。

就这样,这是王女伊欧玟第一次见到法拉墨之后的第五天。两人又再一次的站在城墙上,看着远方。部队依旧没有任何的消息,所有的人都觉得心情低落。天色也不再晴朗,天气很冷,夜里渐渐增强的北风吹抚着大地,大地看起来一片苍茫。

他们穿着保暖的衣物和厚重的斗篷,伊欧玟一整天都穿着深蓝色的披风,在领口和下摆点缀着星辰。这是法拉墨送给她的衣服,他觉得这衣服让她看起来非常美丽和尊贵,特别是当她站在他身边的时候。这件披风是织给他母亲,安罗斯的芬朵拉斯所穿的。早逝的母亲对法拉墨来说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但也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感到哀伤的时刻。对他来说,母亲的袍子十分适合美丽而哀伤的伊欧玟。

在这件披风下,伊欧玟打了个寒颤,看向北方灰沉沉的大地,看着这阵风的来处,那清澈、冰冷的天空。

“你在看什么,伊欧玟?”法拉墨问。

“黑门不就在那边吗?”她说:“他一定会知道他们来了!自从部队离开之后已经七天了。”

“七天,”法拉墨说:“请你原谅我的唐突:这七天让我感受到从未体会的欢欣和痛苦。你的出现让我感到欢欣,但是,因为这世间变得越来越黑暗、越来越邪恶而让我感到痛苦。伊欧玟,我不愿意让这世界就这样结束,拱手让出我才找到的幸福。”

“大人,你所找到的幸福?”她回答,她的神情凝重,但眼神却是无比的温柔。“我不知道你在这些天里面,究竟找到什么可以失去的东西。来吧,朋友,别说了!我们别谈这个了!我正站在生死边缘,脚前是黑暗的深渊,但我却不知道背后是否有光明,因为我还不能回头,我在等待末日的预兆。”

“是的,我们都在等待末日的征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魔戒之王】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