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61节

龙魂曲_第61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4:4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芽惴惴地跟在后面,被侯爵夫人的光彩逼视得快睁不开眼睛。

“我亲爱的英雄,谢谢你救了我,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谢意。”侯爵夫人妩媚笑道。

“能让您的玉容恢复笑颜是我的心愿,一想到夫人这么玫瑰般娇嫩的人儿受到惊吓,我的心都快碎了……”

侯爵夫人被他水笼头一样哗哗流的奉承逗得花枝乱颤:“我从没见过你这么可爱的人儿,今天晚上参加我们的舞会吧,我要向朋友们好好宣扬下你的英雄事迹。”

---------

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作为爱屋及乌的那只乌鸦,一下午让女佣拾掇了番,居然变成自己都不认识的美人了。光亮柔软的天鹅绒长裙,胸前有蕾丝打起的褶皱,很好掩饰了发育不足的身材,一大串水晶项链在脖子上绕了三圈,凉凉地贴住胸口,头上夹着打卷的假发,一朵粉色绢花插在高高耸起的发髻上,没有穿孔的耳朵用细细的丝线吊着长长的耳环,沉重的坠感让她非常不习惯。她拘束地提起裙裾,朝镜中的自己行个不标准的屈膝礼,面上流露窃喜。这可跟以前表演穿的彩色衣服,戴的假首饰不一样,这是真正的贵族衣饰呢!

你真漂亮。芽悄悄地对自己说。人果然是要靠衣装的。

女佣领着她来到舞厅,她再次不文雅地张大了嘴。舞厅比她之前待过的小客厅要大上好几倍,比她演出的马戏团大篷还要大。到处是水晶烛台,把大厅照耀得熠熠生辉,中间是一张长长的铺着雪白桌布的餐桌,上面摆了些搁着面包甜点之类的盘子,当然还有红如宝石的葡萄酒。芽立刻被葡萄酒吸引住全部注意力,上次她没如愿喝到,今天,她说什么也要尝尝这昂贵的酒!

时间未到,舞厅里还有好多佣人在忙碌准备,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娇笑,是侯爵夫人挽着海因姆款款而至。他们看上去已经非常亲密,海因姆不时暧昧地凑到她耳边说话,逗得她咯咯直笑。

芽一看侯爵夫人的装扮,之前有的那点欣喜全飞了。侯爵夫人穿着绛紫色的舞裙,设计简单却依然被她穿出风情万种的韵味,面料和她的皮肤一样光滑,开得极低的领口袒露出象牙白的胸脯,一大颗海蓝宝石在雪白的皮肤上发着炫耀的光芒。

再看已然成为侯爵夫人亲密伙伴的海因姆,沾满泥土的衣服被黑色晚礼服代替,同色缎带扎紧他过肩的金发,还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一看就出自女人之手。晚礼服比诗人装束更适合他啊。芽感叹着,海因姆的贵族气质在这身衣服衬托下优雅到极至,和身边的侯爵夫人真是登对得很。

芽忽然觉得有种不能直视的光芒从这对金童玉女般的人儿身上发出,她赶紧转开脸,心里泛出强烈的自卑感。偏偏侯爵夫人婉转的声音响了几分。

“那不是你的小朋友吗?我很久以前的衣服,给她穿倒是正好。”

海因姆看着焕然一新的芽,点头笑道:“这么一打扮,倒有几分十六岁小姐的味道了。”

芽生硬地向侯爵夫人行礼致谢,刻意不去看她搭着海因姆的手。没过多久,第一对宾客到了,侯爵夫人暂时离开他去门前迎客。

海因姆揪揪她的假发卷,笑呵呵地说:“喜欢吗?”

“不喜欢。”芽硬生生地回道。

“哦?”海因姆挑挑眉,“我以为你们这些小姑娘总喜欢漂亮的东西的。”

“我不是小姑娘!”芽顶回去,“这衣服绊脚得很,这耳环又重,一点都不舒服。”

“这样啊……”海因姆皱起眉,“看来下次不适合带你来这种地方呢。”

芽连忙说:“这里吃的东西不错!”

海因姆哈哈大笑,更有趣地揪起她的假发卷,芽兀自嘟嘟囔囔道:“真是让你捡到狗屎运了,一碰就碰到这么有钱的人家,还是这么漂亮的夫人,看你魂都没了……”

“小朋友,你以为真的是走运吗?”海因姆拍拍她的脑袋,“迪拉克侯爵在元老院中有着不凡的影响,他的夫人是皇后的密友,拥有随意进出王宫的殊荣,攀上这么个高枝,你我以后还用为生计发愁吗?”

“王宫?难道海利你还想进宫?”芽诧异地问,这种念头,她连想都没有想过。

“把你卖进去当使女倒不错。”海因姆哈哈笑道,把眼睛眯起来藏住危 3ǔωω.cōm险的光芒,“靠上了她,我们在莫捷里克还用发愁吗?”

“海利,你不是说你要找走丢的朋友吗?你是想让侯爵夫人帮你找?对了,你一个外国人,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的?”芽的脑袋里有无数疑问,劈里啪啦都倒了出来。

“不要小看诗人的情报网。”海因姆只拣最无关紧要的问题回答了,转而嘱咐芽,“一会我不能老看着你,你自己小心点,我知道你看着葡萄酒很久了,最多只能喝两口,听到吗?尽管吃,但最好别去和人家搭话,如果有人请你跳舞……哦,这是不可能的。”

芽开始还认真听着,听到最后一句话,顿时对他怒目相视,哼了一声,顾自走到餐桌边,占据最好的位置。

喧笑声一路飘近,宾客来到,盛大的舞会正式启幕。海因姆如鱼得水,跟在侯爵夫人边侧,被夸成英勇无畏的勇士介绍给来宾,他笑吟吟地恭维女士,恭敬地对待男士,又恰倒好处地表现出一点粗俗和无礼,加上他俊俏的模样,一下子成为猎奇的贵族女子争相交谈的对象。

芽一开始眼睛还跟着海因姆转,后来他被越来越多的人包围住,除了金色的头发什么都看不见了,她才把所有注意力转向食物,用狼吞虎咽驱除心里莫名其妙的失落感。果然如海因姆所料,不仅没人邀她跳舞,连跟她搭话的人都没有。这里的人何等精明,瞄一眼就知道一个人的身份等级,芽这种粗野的吃相更是将她的平民身份昭示无疑。迪拉克侯爵夫人以乐善好施著名,不知又是她从哪里捡来的野孩子。所有人都抱着这样的想法,因此只略略看她一眼而没有攀谈的兴趣。没有人打扰,芽吃得欢快,瞅了许久,发现无人看着自己,便闪电般地抓过一个盛着半杯葡萄酒的杯子,深怕再重蹈被人抢走的覆辙,咕噜咕噜一口气灌下去。

酒味淡淡,又带着酸酸的口感,芽咂了半天嘴,这不就是果汁嘛!海利还千叮咛万嘱咐的,深怕她喝醉。芽得出结论后,便敞开肚子,一杯接一杯往里倒。能畅快痛饮葡萄酒的机会,怎能浪费!

葡萄酒入口淡,后劲却不比烈酒弱,不知倒了几杯下去,芽的脸已经烧得通红,身体里也似乎燃着火,晕乎乎的头脑只有一个念头:去外面,降温。

晃晃悠悠地跑出舞厅,芽忽然觉得浓浓的睡意不可挡。她向来是个率性而为的人,更不懂什么礼节避讳,马上找了个光线昏暗的地方,倒头就睡。

芙蕾拉颇为无奈地看着她就地躺在露台上。自己已经算是不拘小节的人了,跟芽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啊。她翻个白眼,又想到好{炫&书&网}久没出来活动,干脆趁着芽醉酒一时半会醒不来的空挡,将意识连上身体,控制着身体站起来。

“啊呀呀,这么大的酒味,女孩子怎么能喝成这样!”芙蕾拉学起姑妈的样子,皱眉嘀咕着。她仔细掸去身上的灰尘,整整仪容,又跑去取舞会上专门提供给女士的花露水漱口,觉得酒味弱了很多,才重新走到舞厅。

从听到海因姆说迪拉克夫人的尊贵时,她就知道,海因姆到萨肯并不是来找她的,而是执行什么秘密任务。这家伙,执行任务也不忘享受艳福!芙蕾拉很是鄙夷他,端着餐盘装作取食的样子,蹭到以海因姆为中心的那堆人边上,竖起耳朵听他们在说什么。

凝神听了半天,无非是些肉麻至极的恭维吹捧,海因姆他不会腻啊?她感叹着,正想无趣地走开,有人擦过她身边,却傲慢得毫不介意是否撞到人了,继续走自己的路。芙蕾拉眼角一瞟,正瞟到——

紫色人字型大疤!

她吓了一跳,再要锁定那个人,那人却已经融进纷杂的人群中。她冲进人群,左看右看众人的手,可是人来人往,她要找的人早就没了踪影。

“你在干什么?”海因姆的声音忽然从头顶盖下。

芙蕾拉眼睛还在瞟四周,用不属于自己的声音低声回答:“疤,人字疤!”

她正为这种不熟悉的声音微微错愕时,海因姆弯下腰附在她耳边说:“你也发现了?”

“当然,他刚刚撞了我!”芙蕾拉揉揉肩,“要是老虎在就好了,很快就能找到那个人。”

“说好藏起来的,不许把它带出来,不然我们的事就穿帮了。”海因姆赶紧提醒“芽”,又急促地说,“跟我相差不要超过三米,待在我能看到你的地方。”

“看你那里三层外三层的样子,就算有危 3ǔωω.cōm险,你能马上从那堆莺莺燕燕里出来救我吗?”

海因姆愣了一下,忽然笑开了嘴:“这口气,听起来还真是耳熟啊。”

糟糕!芙蕾拉暗叫一声不好,赶紧闭起了嘴,真是多说多错。她把海因姆推回脂粉堆里,自己站在餐桌边,不放松地扫视着周围。

客人渐渐少下去,舞会接近尾声,人字疤男人却再也没有出现。一只手拎起她的项链,海因姆带着笑意说:“别跟兔子一样看着周围,那个人暂时找不到了,走吧走吧,睡觉去。”

这次分给他们的是两间房,芙蕾拉挑挑眉,说:“你放心让我一个人吗?”

“安心,再怎么嚣张,那个人也不敢在这里做什么。”海因姆摸摸她的头,又笑道,“看不出来,穿上衣服后,你还挺有气质的。”

芙蕾拉朝他挥手,一脸灿烂地把他赶出房外。可惜啊,你的甜言蜜语说错对象了。芙蕾拉嘿嘿笑着。想对可爱的青涩女孩下手,门都没有!

第四卷 萨肯木偶戏 第七十五章 失窃
(更新时间:2006-8-4 13:22:00  本章字数:4692)

海因姆在莫捷里克交际圈混得很好,他的外表,他的甜嘴,他的歌喉,他的风趣,每一样都让贵族女子深深着迷。他展转在各个府邸,成为最受欢迎的吟游诗人,忙得脚不沾地。而芽,可怜的芽,被彻底冷落在一边,百无聊赖的她只好在首都大街上消磨时光。
好心的侯爵夫人给了她很多旧衣服,现在的她走在路上已经不再寒酸,只是囊中依旧羞涩,对橱窗里的东西只能干看。在她对着一只式样精巧的手镯目不转睛时,芙蕾拉忽然出声说话。

“好象……有人跟着你。”

“什么?”芽顿时紧张起来,“神姐姐,是谁跟着我?”

“不知道,也有可能是我多疑了,不过小心点总好的。”她还没告诉芽那晚凶手出现过呢,反正有个万一,自己一定会保护她啦。

芽却有了主意,她装作一家家店浏览过去,忽然闪进一个暗巷,蹲在一大堆杂物后面,仅留出眼睛警惕地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

“你在干什么?”

“把跟踪我的人找出来呀。”芽目光炯炯地盯住前方,“故事里的勇士遇上追踪者都这么做的。”

芙蕾拉大汗,她只是隐约捕捉到被监视的感觉,那种危 3ǔωω.cōm险的直觉倒没冒出来,看芽认真,也不去说她。蹲了半天,也不见有可疑分子出现,芽终于放弃,甩甩发麻的腿,从巷子的那一头钻出。

刚出巷口,就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只觉胸前一凉,芽下意识地捂住,跟她撞一起的人已经撒开脚丫跑了个飞快。

“小偷!”芽立即明白遇到了什么,尖叫一声,马上追上去。可是她那点脚力怎么比得上人家,跑了没几下就不见了小偷踪影。偏偏她在没什么人的街上,更加孤立无援,跺了半天脚,只得咒骂着走到一边。

“呜呜,我的钱袋……我唯一的钱啊!”那钱是海因姆塞给她唯点经费,虽然不是什么大数额,毕竟是她正经拥有的第一笔钱,更觉伤心,眼泪也不争气得啪啪往下掉,手往怀里摸去,想祭奠下原本塞钱的地方。

手刚触到那地方,芽就呆住了,然后慌张地把自己贴身摸了个遍,神色越来越惶恐,冷汗也密密渗出来。芙蕾拉看不下去,安慰她。

“没关系的,人没事就好,钱嘛,再向那家伙要就好了。”

“不是的,神姐姐……”芽的声音里带着末日来临的惊恐,“小偷……那个小偷没有偷去钱袋……”

“什么,没偷去?那不是很好,你慌什么?”

芽终于屏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他偷走了戒指,你的戒指!”

“什么?!”芙蕾拉也大声叫了出来。龙魂之心被偷走了?!

“怎么办,我要遭神谴了,我会死得很惨的!”芽吓破了胆,连眼泪都不擦,只是失神地喃喃着,“我要遭神谴了,要遭神谴了……”

芙蕾拉也急得六神无主,龙魂之心被偷了,她又是这副样子,想找都找不了,这可怎么办?!

“不用慌啦,失去主人意志的龙魂之心只是个普通的戒指,等你回到自己身体后,只要念召唤咒语就会自己回来的。”慌乱间,炙龙慢悠悠的声音从意识深处传来。

芙蕾拉大喜过望,急忙问:“真的吗?不会有事的吗?”

“最糟糕的不过是戒指破碎,不过那戒指还挺值钱的,没人会把它弄碎的吧。”

芙蕾拉也不管炙龙的语气是否迟疑,放下心里的石头,看到芽失魂落魄的样子,安慰她说:“这个,芽,你别这样啦……其实那戒指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