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62节

龙魂曲_第62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4:5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真弄丢了,也没什么的……”

神姐姐开口,芽一激灵,抓住最关键的话问:“没关系吗?不是你说要遭神谴的吗?”

“这个……本来是这样的,不过它落到别人手里只是个普通的戒指,等我回到……呃,恢复力量后,我能再找回来的。”

“真的吗,真的吗……”芽只会反复问着这几个字。

“是的是的,放心啦,没什么神谴的,因为这不是你的错,要降也降到那个小偷身上。”芙蕾拉赶紧安抚,一边悲哀地想,如果真弄丢了从此拿不回来,神谴是没有的,国王和军队的震怒是少不了要承受的,千古罪人就是她了。天啊,炙龙你的话一定要起效!

可是炙龙的意识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任凭她怎么哀号都不出来。

芽还处在迷茫状态,芙蕾拉忽然涌上浓浓的负罪感。如果不是她信口胡说,这个小女孩也不用经历这样的惊吓,她用上最温柔的声音,轻轻对芽说。

“好孩子,真的不会有事的,我保证,你不信我吗?”

“信……可是神姐姐,我弄丢了你的东西,你怎么办呢?那个,那个不是你很重要的东西吗?你会不会因此失去神力呢?”

“不会的不会的……对了,你该去看那只小老虎了,别让它饿着!”芙蕾拉忙着转移话题。

提到幼虎希,终于让芽打起了精神,她扶着墙慢慢站起来,回到大街买了几个熏肉大饼,往藏匿幼虎的郊外走去。

“神姐姐,真的没事吗?”芽一边走,一边不安地问。

“没事,真的没事。”芙蕾拉回着,一面疯狂搜寻炙龙的踪迹,都这时候了,它还打算避而不现吗?

事实上,炙龙真的是这么打算的。不管她如何着急地搜寻,它都消失得无声无息,好象龙魂之心失窃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希远远闻到肉香高兴地跳出隐藏地,一下跑到芽面前。可是今天它的主人没了兴致,只是淡淡地摸摸它的脑袋。

“神姐姐……”

“没事的。”

芙蕾拉已经不记得一路上重复过多少次这样的对话了,她真想潜伏下去。忽然一阵冰冷的杀意袭来,她还没来得及出声,芽后颈已经挨了重重一下,扑通倒在地上。

幼虎迫于杀手凌厉的气势不敢上前,只是守住芽的身体嘶吼着。杀手不以为然,正摸出包了黑漆的匕首时,却诧异地看到芽往边上一滚,摸着脖子缓缓站起来,目光犀利地瞪住他。

袭击芽的是个全身裹在黑色里,连脸孔都遮住的家伙,只剩一双骨节突出的手裸露在外,她的眼睛瞄下去,不出意外地看到手上的人字疤。

杀手微微一愣,似乎冷哼一声,挥着匕首再度袭来。这时,忽然窜出两个刺客装扮的人,一个挡在芽面前,一个缠住杀手。两人简单交手一下,杀手立刻知道对手的武技也不差,当机立断跳出缠斗圈,往树丛里一窜,没了踪影。

两个刺客转身,不说一句话,只用冷漠的眼神看芽。芽的脸上一点都看不出惊慌的神色,平静问:“就是你们一直跟在后面吧?”

刺客们相视一眼,点点头。

“你们是海……海利派来保护我的?”

再次点头。

“谢谢。”她放了心。难怪海因姆敢放芽一个人出去,原来早命令了夜息暗中保护。

刺客也不跟她客套,转身同样没入茂密树丛中。走远了,其中一个才忍不住开口:“她真的是将军路上随便捡的人?”

“是奇怪,她刚才说话的神气跟将军有几分相似……不会是将军的私生女吧?”

“你傻了啊?将军才多大,他生得出那么大的女儿吗?”说话的人给了同伴一记爆栗,又郁闷地说,“居然被个黄毛丫头看穿形迹,我们俩不用混了……”

芙蕾拉抚着肿起的后颈直抽冷气,痛痛痛,都是被失窃的事分了神,才被杀手暗算到!她气乎乎地想着,一边安抚下躁乱不止的幼虎,把它送回藏匿地,才急急回迪拉克府上。

下午茶已经结束,迪拉克夫人的朋友都散了,只剩下海因姆和她说说笑笑很是亲密。

“芽”忽然闯进来,侯爵夫人微微皱起秀气的眉毛,海因姆则细心发现了她的异样。

“没什么,不小心摔倒的。”她揉着脖子,淡淡说。

“哎呀,你受伤了吗?太不小心了,皮肤可是女人的生命呢!”侯爵夫人夸张地上前说道,大声命令佣人,“快带芽小姐去疗伤。”

“不用了,夫人。”她挣扎着谢绝。正好管家走进来解了围。

“夫人,老爷回来了。”

侯爵夫人顿时满面春风,整整衣服迎出去。只听到有个威严低沉的声音夹杂在侯爵夫人银铃般的笑声中。夫妻俩在外面聊了一会,笑声往起居室这边来。

“亲爱的,我信上跟你说的救了我的人,你可一定要见见。”

侯爵夫人娇笑着打开门,一个魁梧的肤色黝黑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看到海因姆,迈着军人般沉稳的大步走上前,伸出右手要跟他握手。

“感谢你,年轻人。”他客气地说着,脸上却看不出一点表情。

而海因姆和“芽”都怔住了。那只斜伸出的手背上,赫然一道紫色的人字大疤。

海因姆担心地看看“芽”,见她愣愣地傻站着,手在她背后拧了一下,微笑着双手握住迪拉克侯爵的手。

“您太客气了,侯爵大人,这是每个有血性的人都会做的。”

侯爵漫不经心地跟海因姆客套几句,转头对侯爵夫人说:“夫人,我带了很多礼物给你,不想看一下吗?”

“当然,亲爱的。”侯爵夫人柔情万分地挽住他,两人走了出去。

海因姆暗暗出口气,摸摸“芽”的脑袋:“做得好。”

“你早就知道了吗?”她没有甩开脑袋,阴沉地问。

“我发誓,我很也惊讶。”海因姆忽然蹲下来,严肃地说,“芽,我们跑吧?”

“芽”翻个白眼:“跑?我们能跑到哪里去?你自己说的,迪拉克家族手眼通天,翻出我们两个人来还不容易?”

“芽,我发现你变聪明了。”海因姆大力点头表扬道,又按按她脖子上的肿块,“到底怎么了?摔交不会摔伤这里的。”

“轻点轻点!我被杀手袭击了,幸好有人保护了我。”

海因姆按住她的手上忽然力道一紧,一道精光悄然闪过眼眸,又跟没事似的,温柔笑道:“吓着你了吗?我帮你揉揉。”

“你混了那么久,就没发现比迪拉克侯爵更厉害的人可以依靠?找不到位高权重的人帮忙揪出凶手,我们都得玩完。”芙蕾拉心里想的是,万一再挂一次,龙魂之心也不在身边了,谁知道能不能再好运免死一回。

“芽,你真的变聪明了好多。”海因姆抚着下巴玩味地看着她,直把她看得心里发毛。

“看什么看!”她别开头,“我本来就不笨!”

芙蕾拉忽然感到芽的意识有苏醒的迹象,连忙说:“我要回房休息。”

为了避免露馅,芽醒来后,芙蕾拉把事情一五一十全告诉了她。芽一听杀手就在府上,马上吓得要夺门而逃,被芙蕾拉使劲劝住,并且保证,一定会保护她的。

“可我现在怎么办?”芽哭着说。

“听着,芽,只有冷静和忍耐,不然你和海……海利的命都得完。镇静才能保命,知道吗?还有,一定要听海利的安排。”

芽听一句,点一次头,沉默了片刻,小声说:“海利他……好象很厉害……”

“当然,不要被他的外表骗了,那家伙强到不象话。”

“神姐姐知道他吗?”芽惊讶地问,“他看上去,不像个普通的诗人呢,神姐姐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这个……神喻不可轻言。”芙蕾拉好歹想了这么个理由搪塞过去,叹口气说,“芽,碰上他真算你倒霉。”

“怎么会呢!”芽大声说,“是海利让我好吃好喝,比以前过得不知好多少倍!”

芙蕾拉再叹一口气:“你不会明白的。”

“神姐姐……我,会是海利的拖累吗?”芽忽然幽幽地说。

当然是,我到现在还没想明白海因姆干吗带上你。芙蕾拉心里想着,嘴上当然要安慰一番:“不会啦,我看他很开心嘛。”

“真的?他开心吗?”芽的声音一下子扬起来。

是女的,他都开心吧。对海因姆抱有严重偏见的芙蕾拉暗暗说。

不过芽并不介意“神姐姐”有没有给出回答,她的心忽然轻快起来,恐惧的阴云似乎都淡了下去。

事实证明,乐极是要生悲的。第二天,哼着曲子去喂希的芽,再也没有回到侯爵府上。

第四卷 萨肯木偶戏 第七十六章 指认
(更新时间:2006-8-5 13:47:00  本章字数:5649)

头昏脑涨,芽醒过来的第一感觉就是如此难受。她艰难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潮湿阴冷又黑漆漆的地方。手腕和脚踝上的肿痛把她的脑袋刺激得更清醒,她挣扎了几下,原来自己被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
“芽,你终于醒了吗?那伙混蛋,居然绑架你!”芙蕾拉气咻咻的声音在脑中炸开,芽赶紧问。

“神姐姐,这是怎么回事?”

“有人拿药迷晕你,然后把你捆了起来扔到这个地下室!”从声音就可以想象,芙蕾拉是暴跳如雷。那个杀手也许因为上次偷袭没有得手,这次谨慎了很多,迷晕不说,还马上捆了起来,芙蕾拉无法使用魔法,又挣不断粗糙的绳子,只能眼睁睁看着芽被塞上辆马车,运到郊外某处地方的地下室。

“是那个人吗?他要杀我吗?”恐惧像怪兽一下子吞噬了芽,她吓得哭了起来,声音颤抖得几乎听不清楚,“我会……我会死吗?”

“如果要杀你,早可以动手了,他只是把你关起来,不太像是要你命的意思。”芙蕾拉说完,把意识远远地发散出去,分不出精力安抚芽。

大把空闲的时间芙蕾拉都用来冥想,加强自己的精神力,再加上精灵体质的开发,她的精神力已经远远超过以往,对危 3ǔωω.cōm险的直觉也更加敏锐。她探察了下,周围没有其他人存在,难道他们想把芽活生生饿死吗?

正在考虑这种结果有几分可能时,她忽然捕捉到一股意识,虽然不如魔法师那样精纯强大,也带有不可小觑的霸道。看起来不是一般的角色呢,芙蕾拉想着,察觉到那人正是朝自己这边走来,连忙收回意识,警惕地护着芽。

“神姐姐……我们不会有事的吧?”芽哭了一阵,忍受不了黑暗和恐惧的双重折磨,与唯一能跟她对话的芙蕾拉说道。

“嗯,不会有事的……”芙蕾拉回答的时候自己也没底,如果手脚没被束缚住,她还能搏一下,现在这样子,她也是无可奈何。她再次感到强烈的危机。

“不会有事的……”芽喃喃着给自己催眠,“海利会来救我的……他会来救我的……”

“他都不知道你在哪,怎么救你?”

“可是……他一定会来救我的……他说他会保护我的……”芽不停地说着,借此维持微弱的希望之光。

脚步声变得清晰可闻,连芽都听到了,绷紧了身体,像待宰的羊羔那样绝望地颤抖着。门无声打开,豆大的烛光带来一丝光亮,借着这一点光明,勉强可以看到来人是个高大的男人,浑身带着不可言喻的威严。

男人大步走到芽身前,蜡烛在她面上一扫,发现她圆睁的眼睛后,开口说:“你已经醒了?抱歉,把你带来的方式粗暴了点,我想我的手下一定误解了我的意思,才把你弄成这样。”

一番出人意料的话让芽和芙蕾拉都大惑不解。男人忽然把芽抗在肩上,芽头朝下,只觉血液往头部涌去,扯着嗓子尖叫。

“忍耐下,小姑娘,难道你想待在这黑得要死的地方?”男人低低说了句,成功镇住芽的叫声。走过长长的楼梯后,强烈的光芒在脚下铺陈开,芽紧紧闭着眼,觉得快要吐了时,脸朝下落在柔软的地方,而一只手在解开捆绑住她的绳子。

手脚一恢复自由后,芽翻过身,身体缩在一起,惊惶地问:“你……你要干什么……”

“别怕,小姑娘,我再次为我手下的过失向你道歉。相信我,我并没有让他们这么对待你——跟囚犯一样对待你。”男人尽可能温和的说话,但是从他身上实在看不出一点道歉的迹象。

“我知道,你遇上大麻烦了,被人灭口的麻烦,是不是?”

芽警惕地看着他,尤其瞄向他的右手背。男人笑了下,举起右手:“看,我不是那个人,小姑娘,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什么……”芽鼓起了勇气,细声问道。

“芬克森林别墅失火那天,你在吧?”

“你怎么知道?”

“萨肯的事,很少有我不知道的。”男人有些得意地笑着,舒服地坐到沙发上,高贵的气质无声散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利曼伯爵,在权势上一点都不输于迪拉克。”

他点起一根雪茄,惬意地深深抽上一口后,才吞吐着烟雾说:“小姑娘,你知道凶手是谁吗?”

见芽不回答,他点点自己的手背:“是这里有个疤的人吧。你知道他是谁吗?”

“……不知道。”关键时刻,芽脑袋还是很灵活的,在没有摸清对方底细前,她死不松口。

利曼看穿般笑了一下:“这个人字疤在莫捷里克可是很有名的,是迪拉克侯爵冒死救下国王的烙印。没错,那个凶手,就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