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64节

龙魂曲_第64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4:5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你说什么?”

“凶手刻意让我和芽看到手上的伤疤,从而达到陷害侯爵的目的。”

侯爵夫人摇晃了下身体,捂住嘴喃喃地说:“为什么……为什么……”

“夫人,您还好吧?”海因姆连忙扶住她,在她耳边温柔地说,“别担心,还有我,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真凶,还侯爵一个清白。”

他似乎遗忘了芽,扶着侯爵夫人娇弱的身体慢慢向外走去。

“海利……”芽怯怯地唤了一下,害怕他就此扔下自己不管。

海因姆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而是俯耳跟侯爵夫人说:“夫人,那番证词虽然让侯爵获罪,但同样能为他平反,所以,芽……”

侯爵夫人美目一瞟可怜兮兮站着的芽,微微点了下头。海因姆这才淡淡地对芽说:“一起走吧。”

******

再次住进侯爵府,芽的日子没以前那么好过了,虽然是侯爵夫人允许她入住,但是全府上下都知道就是她让老爷被当成凶手抓起来的,没有一个人对她有好脸色,就连海因姆也整天跟侯爵夫人在一起,很少有时间陪她,看到她,也只是淡淡地打个招呼,说不到几句话就闪人。芽常常能不经意地看到他们耳鬓斯磨的情景,心里更加不是滋味,没人理的她只好整天在花园里游荡。

“他们,都讨厌我了……”芽一粒一粒地往水池里扔石头,“连海利也讨厌我了……我又成了多余的人……”

“说谎,真的是不可饶恕的事呢……”她忍了很久,眼泪还是簌簌往下掉。

洒满阳光的水面被她一下接一下打碎,水光滟涟几乎晃晕她的眼。她抹去眼泪,又揉了揉眼睛,忽然瞄到池边有样东西在发光,她走下几步,看清了那东西是个紫水晶胸针。

一定是侯爵夫人不小心掉在这里的。她想着,踩着光滑的石头要过去捡它,没想到脚底一滑,扑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虽然只是花园里修葺的水池,依然轻易没过了芽的头顶,她不会游泳,只凭本能挣扎着,在水面上扑腾没几下,就沉了下去。

谁来救我!芽咕咚咕咚喝下大口大口的水,不能呼吸,手脚跟灌铅似的沉重,满心都是死亡的恐惧,她努力想向上浮去,可是水底像有怪物拉住她的脚,使劲将她拉下去。

好难过!谁来救我……海利救我!

耳里响起巨大的轰鸣,大脑逐渐变得空白。我会死吗?芽惊恐极了,然而身体却不停往下坠去,脚踩下去都是虚无,她听到死神狰狞的笑声。

我要死了吗?嘉莉姐姐,我就快来陪你了吗?

芙蕾拉根本分不出精神来控制身体脱离危 3ǔωω.cōm险,芽的意识体已经有散逸的迹象,她用上全力护住这些外泄的精神力,可她明白,如果再没人来救芽,那么当她真的溺死时,连自己都没有办法护住芽的意识。

死亡,是不可抗拒的。

谁来救她?!芙蕾拉吃力地护住一心要逃出身体的意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芽还能支撑多久。

终于有佣人经过花园,看到不断冒泡的池水和隐约飘着的头发,她大叫一声,将其他人喊了过来。立刻有识水的人下去捞起已经昏迷的芽,芙蕾拉看到意识体不再外散后,长舒一口气,回到意识深处补充自己损耗掉的精神力。

看来以前炙龙没骗她,意识体的那点精神力真的不经用呢。

得到消息的海因姆赶到时,芽已经被挤出了肚子里的水,开始微弱的呼吸。海因姆抱起她绵软的身体,抚着她冰冷的脸,确定她还有呼吸后,将她抱回了房间。

女佣替芽换湿衣服时,海因姆并没有回避,沉着脸坐在稍远的椅子上。当他看到女佣将一条褐色腰带解下扔到地上时,他窜过去捡起腰带。

褐色,带点皮质,布满不规则鳞状花纹,内侧有若干个设计精巧的贴袋。如同火金短剑一样,他怎么都不会认错这样东西。

芙蕾拉的腰带。

他大为震惊地盯住芽,她还在昏迷中,显然不可能回答他无数的疑问。他赶走女佣,握着腰带,静静等待芽的苏醒。

温暖的感觉再次贯穿身体,芽皱着眉,只觉得黑暗里有东西拼命拉扯着她,阻止她睁开眼,她不觉微微呻吟起来。

“芽,你醒了吗?”

熟悉的声音飘忽到耳里。是海利的声音!她振奋起来,努力挣脱掉拉住她的东西,唰的张大了眼。

昏黄光晕下,正是海因姆略带担心的脸,看到芽睁开了眼,似乎放心般笑了。

“太好了,醒来就好。”

芽想说话,刚张口就吸进一口冷气,剧烈咳嗽起来,咳得胸部发疼。海因姆坐到床上,将她扶起来,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帮她缓过气。

“我……咳咳……没有死……”

“对,幸好及时救回来了。你怎么会掉进水里的?”

听着海因姆声音里那点担心,芽暖暖地笑了,带着点不好意思说:“我……我想捡池边的那个胸针,不小心滑下去了……”

“是这样,你这个笨蛋。”海因姆像松了口气,又把腰带拿到芽面前问,“这个东西你怎么得到的?”

“这是神姐姐的东西。”

“神姐姐?”

“嗯,经常在我脑中说话的神,她说这是她的东西,很重要的东西。”

“你在哪里遇到她的?”

芽回忆了下,说:“我那时昏迷醒来她就在我身体里了……在落暮山边的那个小镇。”

“真的是落暮山?”海因姆略微激动地问。

“是的。”芽不解地看着他,“你认识神姐姐吗?”

海因姆不置可否,继续问:“那个神……她能和其他人说话吗?”

“不能吧,她想问什么都让我转告的。”芽想了想,又说,“她说她是个倒霉的神。”

“她的确够倒霉的。”海因姆哈哈大笑,揉揉芽的头发,“她现在在吗?”

芽用意识叫了几声,没有回应,于是摇头说:“不在。”

“芽,如果你发现她回来了,就把一张纸塞进我房间的门里,别让她知道为什么这么做。”

芽点点头,又奇怪地问:“你想做什么?海利,你会把我当怪物看吗?”

“当然不会。你饿吗?我让佣人给你送点饭来,然后你再好好休息下,这样明天又能活蹦乱跳了。”

芽忽然拉住他,怯怯地问:“我好了后……你是不是又不理我了?”

海因姆看着这双波光荡漾的大眼睛,里面盛满了悲伤与寂寞,轻轻摸摸她的头:“当然不会,我不是不理你,我在忙,侯爵的二审要开始了。”

“海利……侯爵真的不是凶手吗?是我看错了吗?”她垂着头小声问。

“这不怪你。好了乖孩子,好好躺着,小心别着凉,我让佣人送饭来。”海因姆替她盖好被子,想了想,在她额上印了个浅浅的吻。

他走了很久后,芽摸着被他吻过的地方,还在傻傻地笑。

再次醒来,天色大亮,“神姐姐”已经在脑里跟她大声打着招呼,而芽尝试着下床后,发现除了有点脚软,行动没有问题,就在房间里找了一张纸,塞进海因姆房间的门缝里。虽然“神姐姐”好奇地问她在干什么,芽只是笑笑,并不回答。

屋子里的人还是对她不冷不热,并没有因为她差点溺死而有所客气。芽很是无趣地转了一圈,还是回到房间休息,刚进门,后颈就遭到一记手刃,应声倒地。芙蕾拉迅速接过身体控制权,往侧旁一滚,站起身摆出戒备姿势,在看到袭击者后忽然睁大了眼,跟见了鬼似的叫起来。

“你……你干什么?!”

海因姆关紧了门,斜靠在墙上笑着,说:“芙蕾拉,是你吧。”

第四卷 萨肯木偶戏 第七十八章 暴露(下)
(更新时间:2006-8-7 12:48:00  本章字数:3722)

芙蕾拉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决定装傻:“海利,你在说什么,芙蕾拉是谁?”
“别装啦,你是装不像芽的样子的,看眼睛就知道了。”海因姆挥挥手,又说,“难怪那两个刺客回报说芽很抗打,原来她晕了后是你在控制身体啊。”

海因姆的聪明她是知道的,当下泄气地问:“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昨天,看到腰带后,芽全跟我说了。以前我就觉得芽有时候怪怪的,没想到居然是你的灵魂,我第一次碰到她,就是被那股跟你很像的气势吸引过去的,那个时候是你吧?”海因姆凑到她面前仔细看了下,“你到底用了什么魔法,居然跑到人家的身体里去了?”

“别提了,都是被那些老家伙害的!”她忿忿道,看到海因姆一脸好奇后,马上说,“反正是意外,而且我暂时回不去自己的身体。”

“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你该知道亚尔斯为了找你都快把落暮山翻过来了。”海因姆顿了顿,说,“还有兰登,他有多着急你知道吗?”

芙蕾拉沉下了脸:“如果我从此消失,他不是正好有情人终成眷属?”

“兰登一定会被你气死的!”海因姆给了她一个爆栗,“他为了找你,连自己身上的伤都不管,你居然还在这里冷嘲热讽,我真怀疑,你到底有没有心。”

“有些事情,你根本不知道。”芙蕾拉冷冷顶回去,一想起那天,她的心就像被肃杀的秋风吹过一样,满是悲伤。

“你说的兰登有私生子的事?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芙蕾拉把头一扭:“我不想说。”

“是不是理亏了?唉,女人就是这样,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想成灾难,特别像你这种喜欢憋在心里自己想的人,更是糟糕。”

“我理亏?!”芙蕾拉果然跳了起来,“他跟女人躺在床上,怎么会是我理亏?!”

海因姆大为吃惊:“什么什么?他和别的女人上床,还被你看到?什么时候?”

“汶多瓦……德罗加潜进城那天。”她牙齿咬得咯咯响。

“那天他跟我在一起……后来去追雷蒙德了……再后来把你送去医院……”海因姆仔细回想了下,疑惑地看着她,“他哪来时间做那种事?”

“就在我昏迷前,我看到他和蕾内……他抱着蕾内,没穿衣服……坐在床上……”被海因姆一逼,她不情不愿地说道。

“难道他真做了那种事?看不出来动作还挺快的……”海因姆摸摸下巴,喃喃着,“可是芙蕾拉,你怎么知道他有私生子了呢?那个女的告诉你了吗?”

“一男一女,没穿衣服,躺在床上,这样不就会有小孩了吗?”芙蕾拉瞪着他,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海因姆足足愣了十秒,忽然倒在床上,很没形象地放声大笑,一边笑一边还捶打着被子:“我的天啊……芙蕾拉,哈哈哈,你……你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孩子,哈哈哈,孩子居然是这么来的,啊哈哈哈……”

芙蕾拉皱眉看他,她心情够糟的了,他居然还笑得那么开心,她恶声恶气说:“笑什么笑,房子笑塌了你赔啊?”

这话提醒了海因姆目前还是寄人篱下,他好不容易止住笑,只是身体还在抽动不止,显然忍得很痛苦。这阵暗笑在芙蕾拉吃人目光的逼视下慢慢收回去,他揉揉笑抽筋的肚子,对她说。

“芙蕾拉,孩子绝对不是这么来的,这点以后兰登会告诉你,至于兰登有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你应该好好问清楚,毕竟在床上不一定是做那种事,也许你真的误会他了呢?不管怎么样,你应该给他,给亚尔斯发个消息,说你还安好吧?”

“不,我这副样子,怎么跟人家说啊?而且……而且不管怎么说,他都应该给蕾内一个交代吧?上流社会的规矩那么怪,他这不也是毁了人家名誉?”

海因姆很是无奈:“我亲爱的芙蕾拉,也许事情不是那样的……”

“我现在不想考虑那个。海因姆,你不许告诉任何人!”

“可是芙蕾拉,你难道就不考虑下他的心情吗?”

“不许说!”芙蕾拉眼看要发飙了。

“好好,我暂时不说。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呢?”

“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芙蕾拉握紧的拳上青筋暴起,“可是炙龙它就是不告诉我!”

“你,你冷静一点……”海因姆几乎可以看到火山在她背后快要爆发。

芙蕾拉捏了一会拳,终于还是遏制下怒火,转而问海因姆:“你呢,你到萨肯来干什么的?”

“特拉巴撤兵后不久,萨肯皇储忽然提出访问要求,在这么个敏感时期,国王想要知道萨肯的战略倾向,派我来刺探的。”

“这种事不是该让谢尔曼做吗?”芙蕾拉不解地问。

“谢尔曼的情报网似乎出了问题,特拉巴派军这么重要的情报都没有及时上递,让国王很是不安,命令他整改呢,而且我嘛,也是来将功赎罪的。”

“赎罪?你犯了什么罪?难道你调戏王后了?”

海因姆挑眉不满地叫道:“芙蕾拉,难道在你眼里我就是个绕着女人转的花花公子吗?”

“难道你不是吗?”芙蕾拉故作惊讶状,气得海因姆又要打她。

“我烧了国王的御文这事,被他知道了……”

“不是我说的!”芙蕾拉赶紧声明。

海因姆白她一眼:“我知道不是你。总之我被降了级,夺去将军的职位,再被分配到这里收集情报。”

“你被降级了?”芙蕾拉哈哈大笑,“那要是我升为将军,不是可以压你头上了?”

海因姆瞪眼要打她,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