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65节

龙魂曲_第65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4:5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她赶紧闪到一边,问:“那你收集到什么没有?看你整天就是跟年轻貌美的夫人小姐们待一起,你完成得了任务吗?”

“别小看女人,女人是最佳的情报来源,这点你在汶多瓦不是也体会过?”海因姆走到她身边,压低声音说,“萨肯并没有表面那么平和,暗地里的派系斗争十分激烈,现任国王数年不理朝政,政权大部分落在了宰相维普琴斯手里,维普琴斯本身就是个古老的家族,根系庞大,手握大权的宰相实际上已经掌控了大半国家。皇储提出访问请求,估计是想获得我国的帮助,能够与维普琴斯一较高下,还有可能是为神之金属而来。”

“神之金属一出现,必将引起大乱,唉……海因姆,既然你已经打听到足够的情报,为什么还不回去呢?反而留下来插手迪拉克这档事。”

“迪拉克是被陷害的……”

“我知道,他身上没有别墅里的那种杀气,不过这道疤倒是很醒目,只是醒目得有点过分,连偷袭那次都刻意露出来让我看到。”芙蕾拉摇摇头,她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可惜晚了点。

“迪拉克是属于皇后那派的,被杀的那四个贵族虽然跟他不同派别,但是目前萨肯除了维普琴斯,其余各派或多或少都团结了起来,因此他没有理由杀那四个人。相反是利曼,他虽然表面上不属于维普琴斯这一派,但是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他正在向那派靠拢。芙蕾拉,他抓走芽的时候,跟芽说了些什么?”

“老狐狸的说辞罢了,还抬出掩护你的借口,哄着芽按照他编的话在审判厅上说。”

“原来是这样。”海因姆略微有些失神,又马上回过神来,继续说,“王室那派是愿意与我国结盟的,但是维普琴斯这派,似乎跟特拉巴有勾结,如果让他们掌握萨肯大权,对亚尔斯来说就非常不妙,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插手这件事的原因。萨肯王室需要一个借口狠狠打压维普琴斯派,就算没能扳倒他们,让萨肯狗咬狗斗一阵,也能让我国做好充分准备。”

“原来你打的是这么恶毒的主意啊!”芙蕾拉夸张叫道,“我还以为你被迪拉克夫人的美色诱惑了呢。”

海因姆只是瞪了下她,说:“你知道当时特拉巴撤军为什么那么快吗?”

“因为我聪明又厉害啊。”芙蕾拉笑嘻嘻地大言不惭道。

“少臭美。那块‘神之金属’虽然起到一定作用,但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特拉巴王被暗杀了,伊利沙德赶着回去继承王位。”

“什么?!”芙蕾拉诧异问道,“特拉巴王刚好那时候被暗杀?”

“刚好吗?笨蛋,是我们的人做的,如此干净利落,恐怕是谢尔曼亲自动的手。”海因姆忽然苦笑道,“只是,这样的亚尔斯,总觉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喃喃着:“乱世,恐怕要开始了……”

“海因姆,这里毕竟是萨肯,虽然有夜息能帮你的忙,但如果有人想对你不利还是很容易的,所以,你要小心。”

“我知道,所以我才要把芽送走。”

“你……知道她喜欢上你了吗?”

海因姆微微一愣,点头说:“知道,所以才更要把她送走,在她还不明白爱和迷恋的区别的时候。”

“哼,你当初就不该招惹她,明知道自己做的是那么危 3ǔωω.cōm险的事。”芙蕾拉用非常鄙视的眼神看他。

“我当时怎么知道会卷进凶杀案,我只想多个掩护而已。芙蕾拉,你能帮忙照顾芽吗?”

“当然,这也是我寄居的身体,我怎么会让她有事。”

“那就好。”海因姆摸摸她的头,“拜托你了。”

******

一枚工艺精巧的红宝石戒指静静躺在桌上,一只白皙的手小心地摩挲着它冰凉的戒面,缓缓问:“这真的是亚尔斯的龙魂之心?”

“是的,殿下。”

“能查到它的来处吗?”

“这个,恐怕很难,是在黑店发现的。”

“尽力查下去。龙魂之心……有意思。”

第四卷 萨肯木偶戏 第七十九章 访问
(更新时间:2006-8-8 11:34:00  本章字数:4044)

刚在西部结束的战役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远在南方的赫格博斯。城市花团锦簇,家家户户窗户上扎着彩带,维持城市气候的魔法阵将温度调到适合露天活动。从王宫延伸出去的大路两边站满仪仗队的骑士,他们穿着描金刻花的礼仪铠甲,头盔上饰有猩红的蓬毛,手中镀金的矛头折射着太阳的光辉。
他们的身后是拥挤的人群,没有资格进入王宫的普通贵族只得在街两边翘首以望,而平民是不被允许进入贵族区的。

首都的气氛热闹又慎重,因为今天,是萨肯国使者团到访的日子。

随着一阵喧闹,路的拐弯处渐渐显出一支队伍。为首的是兰登率领的骑士队在前方引领,雪魄骑士队后面跟着六列轻甲骑士,铠甲的式样表明他们是萨肯的护卫骑士。两辆皇家马车不紧不慢跟着骑士队后面,前面那辆车窗大开,年轻的萨肯皇储向两边人群挥手致意,他那高鼻深目的英俊脸庞引得小姐们有失矜持地惊叫。后面那辆马车却紧闭着窗户,早有消息灵通的人得意地透露,马车里坐的正是被誉为萨肯第一美女的安娜·阿德莱德公主。

长长的队伍在王宫正门前停下,高高台阶上,国王和王后已恭候多时。侍从毕恭毕敬地打开车门请下两位尊贵的客人。克里斯琴王子矫健地跳下车,一身宝蓝色的军服衬得他英气勃发,胸前闪亮的勋章和他的眼睛一样,闪现傲然的光芒。

后面神秘的马车车门打开,一只玉般的小手轻巧搭上侍女的胳膊,安娜公主将星星一样的眼睛往周围一扫,立刻让人觉得日月失色。她看上去才十六七岁,表情混合着成熟与天真,形成独特的气质。她穿着坦胸束腰蕾丝层叠蓬裙,六层裙边打着褶像盛开的百合花,宽长袖子展开如幔布一样,随着她的走动飘曳款摆,这迥异于亚尔斯风格的裙子让在场的女士们心醉,而她高昂起头,尊贵又优雅的模样,让男人们以为看到了女神。

国王以最隆重的礼节接待他们。这夜,在王宫举行了盛大的舞会,安娜公主与国王跳完第一支舞后,越过众多殷勤的男人,径直走到兰登面前。

“兰登将军,能请我跳支舞吗?”

兰登是被国王用毋庸质疑的命令催回首都的,焦虑和伤病使他的气色非常差,只是碍于职责,不得不沉默地站在舞会一角,与热闹的人群格格不入。他看了看主动邀舞的公主,她顶上的钻石冠冕闪亮刺眼,于是恭敬地弯腰行礼说。

“我并不擅长跳舞,恐怕唐突了公主殿下。”

安娜没想到他会拒绝,把头高高扬起,伸出柔嫩的手倨傲地说:“那么你就带我去舞池里走一走吧。”

面对高举在眼前的手,兰登在心里叹口气,用绅士之礼引她进入舞池。安娜得意地倚在他的臂弯里轻盈地旋转着,对他说:“兰登将军是太过谦虚,还是看不起我呢?”

“公主言重了。”

兰蹬不冷不热的态度让安娜微微皱起了眉,她装作不小心地踩了兰登一脚,然后抢先叫起来:“哎呀,真是对不起,将军,为了补偿您,我再陪您跳支舞吧。”

“这不是公主殿下的错。”

安娜眼睛一瞟,带上些许嗔怒:“将军果然是看不起我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兰登只能无奈地握住她的手,跳起下一支舞曲。

******

骑士间的竞技一直是贵族喜欢的娱乐方式,萨肯使者团的访问日程中自然有此一项。巨大的圆形竞技场坐满了观众,正南面高台上的主席台是最尊贵的席位,国王、王后、克里斯琴王子以及一些机要大臣坐在舒适的包厢里,然而男人们热烈的目光反复寻找,却找不到美丽的安娜公主。

经过几个普通级别的两国骑士较量后,随着二十四发魔法礼炮,竞技场上的气氛无形间凝重起来,人们停止了交谈,正襟危坐,明白最高级别的较量即将开始。

第一武者兰登骑着“银风”,一身银色的铠甲让他如战神般威严,他手持去掉了矛尖的比赛长矛,静静注视着对手。

萨肯方的压轴骑士一出场就让全场大为惊讶,他的身形看起来很小,穿了一身金灿灿的铠甲,骑在高大的战马上看上去有点可笑。然而没有人敢小看他,能作为萨肯最后出场的骑士,实力当然不能妄下定论。

开始的号令发出,两人一催战马,闪电般向对方冲去,长矛快速交接一下,又很快分开,调换位置勒马准备下一次冲刺。

交手后,兰登不禁皱起了眉。因为是表演性质大于比赛,他只用上了一半的力量,可是从刚才情况看,对手连这点力量接起来都吃力,难道他保留的力量比自己还多?兰登不得而知,只能做些调整,决定下一次要用上更少的力量。

用上三成力量后,对手看起来能和自己打平。这样快速冲刺几次后,正式比赛的表演部分结束,两人扔掉长矛,手持单手剑,正式进入对决。

萨肯这位骑士应该是属于技巧型的,在剑术上,他的剑路变化快,角度刁,很好弥补了力量的不足。然而这还是不能给兰登带来威胁,他只是用上防御剑招,凝神挡住攻击,寻找着让自己和对手的剑同时击飞的机会。

友谊赛通常的结果都是打平,才不伤和气,因此两人的剑一般都同时离手。但这个同时里,也有击飞的先后,后离手那个明眼人都知道其实是赢家,所以骑士们的对决并不因结果的事先预定而显得轻松。对方招招攻向兰登的手腕,显然也是打着如此算盘,可是他灵蛇般的进攻统统被挡在兰登网一样密集的防御外。

萨肯骑士在久攻无果后,驱马后退一步,稍事调整,剑势一转,看上去要改变战术,让观众们眼睛一亮,认为高潮即将来到。兰登自然也不放松,紧紧盯住对手,手中的剑缓缓下沉几分。

萨肯骑士忽然催马上前,在要挥出雷霆万钧的一击时,身体忽然被剑势带到,竟失去控制,眼看要滑下马。兰登赶紧伸出右手臂阻止他下滑的趋势,没想到对方刹时将剑换到左手,剑尖一挑,将兰登的剑远远挑飞。

观众席上发出一阵嘘声,主席台上那些有涵养的权贵们也皱起了眉头,这种做法未免太失光明了,完全称不上骑士的作风。然而当萨肯的骑士取下头盔,一头瀑布般的头发顺垂下来,露出一张明媚动人的脸时,喧闹声像被一只手掐断了一样,顿时消失不见。

那位身形娇小的萨肯骑士,居然是安娜公主。

“王妹顽劣,一定要与兰登将军比试,还请国王陛下、王后陛下和众位大人原谅我们的冒昧。”克里斯琴侧身行礼告罪说。

“公主以女子之身有如此武艺,令我们大为汗颜,怎么有冒昧一说,贵国果然是人杰地灵啊。”国王笑呵呵地回道。

竞技场上,安娜行了个标准的马上礼,对兰登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说:“兰登将军,得罪啦。”

兰登急忙下马回礼:“不知是公主殿下,希望没有伤着您。”

安娜顿时板起了脸,大言不惭道:“你小看我?哼,别忘了,你还是我的手下败将呢!”

兰登自然不会和女人计较,保持着鞠躬的姿势,一言不发。这时有侍从上前牵起马,台上有人宣布今日比赛结束,说些两国关系友好什么的场面话。安娜一听不乐意了,大声问:“冠军授奖仪式呢?”

“殿下,这本就是表演赛,而且您是女子,不符合赛制。”前来牵马的侍从恭敬地回答道。

“你们这是看不起女人吗?”安娜大眼一瞪,愠怒地说。

兰登见她不依不饶,只得抬头说:“兰登今日输在公主手下,心服口服,公主的武技令我深为佩服。”

“好,兰登将军服输就好!”听到兰登的话,安娜顿时眉开眼笑,一转马头挥鞭而去。

******

回到使者团的行宫,安娜换下骑士装,喜冲冲去找克里斯琴王子,推开王子的寝室门后,她大声叫着:“皇兄!”

房间里除了王子还有随行的大臣,正在商讨着什么,看到安娜后,克里斯琴微微皱眉说:“怎么这么没规矩。”

“劳伦斯大人。”安娜一点都不怕,笑嘻嘻地跟大臣打招呼,“皇兄,我有事跟你说。”

劳伦斯对安娜行了礼,又跟克里斯琴说:“臣再去考虑下,拿出更详细的方案。臣先告退。”

门被关上后,克里斯琴拉过安娜,捏捏她柔嫩的脸蛋:“人长大,规矩越加没了。”

“外面的人又没告诉我你在忙,再说,我要跟你说的事也很重要啊。”安娜撅起嘴。

克里斯琴笑着拉她坐到沙发上,宠溺地说:“好,我的宝贝安娜要跟我说什么?”

“我要嫁给兰登将军。”

克里斯琴脸上的笑一下子僵住,不可思议地追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嫁给兰登·切诺雷将军。”安娜一点都没不好意思,看着兄长的眼睛大声重复一遍。

“安娜,胡闹要有个限度,这种事不能拿来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皇兄!”安娜不高兴地说,“我吵着要跟你来亚尔斯,就是来看看传闻中的兰登将军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克里斯琴颇有些头痛地捏捏额头:“可是安娜,兰登他已经娶妻了。”

“皇兄你知道的,他的妻子已经死了。”

“可是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