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龙魂曲 > 龙魂曲_第66节

龙魂曲_第66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0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33:30
亚尔斯还没有正式确认。”

安娜冷笑一声,说:“他们马上就会知道了。”

克里斯琴看着眼睛异常光亮的妹妹,无奈地说:“你要嫁给亚尔斯的将军,父王和母后怎么可能同意?”

“他们?”安娜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他们什么时候管过我了?再说,我要嫁谁,那是我自己的事!”

她看到皇兄还是捏着眉头叹气,撒娇地坐到他腿上,勾住他的脖子摇晃起来:“皇兄,皇兄对我最好了啦,你一定会帮我的对不对,对不对啦!”

“这关系到你一辈子,你考虑清楚了吗?不会因为他是唯一没对你献殷勤的人,你就想用这种办法报复他吧?”

安娜气得猛捶克里斯琴的胸口:“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才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呢!我已经,我已经……”

她忽然羞涩起来,靠在兄长的肩头,喃喃说:“我已经爱慕他好{炫&书&网}久了……”

克里斯琴轻抚她柔顺的长发,无可奈何地苦笑道:“安娜长大了,留不住了……好吧,皇兄会替你向亚尔斯王提这事。”

“我最喜欢皇兄了!”安娜高兴地在他脸上亲了下,提着裙裾跑出去。她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去找兰登。

第四卷 萨肯木偶戏 第八十章 噩耗
(更新时间:2006-8-8 20:10:00  本章字数:4159)

使者团来访期间,兰登的职责就是保护萨肯皇室成员的安全,因此安娜提出要他陪同骑马,他无法拒绝。
安娜已经入乡随俗换了亚尔斯的服装,嫩绿色的窄袖长后裾女士骑服将她的皮肤衬托得更加晶莹剔透,一双绿眼睛放射着妩媚的光芒,卷曲的褐色长发随意披在肩上,一顶与衣服同料的小圆帽斜戴在头顶,帽子上染成黄色的鸵鸟毛同她的脖子一样高高昂起。

她要跟兰登赛马,将手一指远处一棵巨大的树后,就策马奔腾起来。兰登苦笑一下,始终不紧不慢地与她并驾齐驱,安娜挑衅地看他一眼,马刺狠狠扎坐骑的腹部,以微弱优势“抢先”到达。

“哈,我又赢了你!这可是我第二次赢你啦!”安娜高兴地叫道。

兰登向她行礼说:“公主殿下的骑术果然高超。”

“骑士间的对决,赢的这方是不是可以向输的人提出要求?”安娜根本不等兰登回答,顾自说道,“我要你娶我。”

兰登愕然在马上,实在没有想到安娜说的居然是这种事。安娜等了一会没有等到任何回应,皱眉道:“兰登将军是不是没有听清楚?”

兰登伸手按住左胸,鞠躬说:“承蒙公主错爱,恕兰登无法做到。”

“输的人,不是要无条件执行吗?”安娜抬起下巴傲慢地说。

“骑士间的确有此规定,但是,仅限战场上。”兰登扫她一眼,缓缓说,“何况,我已有妻室,无法迎娶公主殿下。”

“将军的妻子,不是失踪了吗?”

兰登不觉抓紧缰绳,声音依然平静:“是的,但是她很快就会回来。”

“如果她死了呢?”安娜话一出口,就看到兰登将凌厉的眼神投向自己,这个一直恭敬有礼的骑士队长在一刹时变得阴沉,让她有点慌乱起来。

“她会回来的。”兰登一字一顿,冷冷说道。

安娜有点不安地调整下坐姿,将下巴抬得更高掩饰住心慌:“将军的妻子是龙魂军队的队长吧。我听说每一任龙魂队长都佩带一枚红宝石戒指,除非人死,戒指不会脱离。请将军看一下,是不是这枚戒指。”

她伸出手掌,掌心里躺着一枚秘银指环、红宝石戒面的戒指。兰登接过来仔细看,指环内侧刻有繁复的魔法咒文,通透的红宝石里隐约显出一条振翅巨龙,他猛地抬头盯住安娜,声音难以抑制地颤抖着。

“你……你从哪里得到的?”

“这么说,将军是认可它的真实性喽?”安娜眼明手快地从他那里抢回戒指,“这是在民间发现的。虽然尊夫人的遗体没有找到,不过我想……我想你该勇敢点面对事实。将军,我也很难过。”

兰登沉默了很久,才低声说:“戒指的真伪还没有得到检验。”

“明天,我们会通过正式渠道将它交还给亚尔斯。”安娜不觉将声音放柔,驱马挨到兰登边上,“将军,我们回去吧?”

******

王宫巨大的会议厅里气氛非常凝重,上午萨肯使者团忽然出示了龙魂之心,让所有人心里一沉,龙魂副官威克罗夫奉命将它带回驻地检验真伪。

国王、王后、魔法协会会长莫里森、主教塞西莉亚,以及能决定王国命运的权贵们都在静静熬着漫长的等待,同情和担忧的目光不时瞟向站在国王身边的兰登。他的脸藏在阴影里,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表情。

脚步声响起,预示着结果的揭晓,一下一下,敲在众人的心上。会议厅华丽的大门开启,威克罗夫仿佛苍老了几岁,脚步有些踉跄。他的手里没有拿着戒指,那就意味着,那枚戒指被留在了龙魂驻地。

它是真的龙魂之心。

在威克罗夫没有开口前,答案已经昭然若揭,王后不觉握紧了国王的手,而塞西莉亚主教无声地念起了祷文。会议厅死一般沉寂,等着威克罗夫宣布最后的结论。

“陛下,那的确是龙魂之心。”

兰登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至极,他虚浮着脚步向后退去,靠着身后的柱子才稳住身形。

“不可能……”他茫然地喃喃着,“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塞西莉亚主教握住他的手,为他输入信仰的力量,然后像母亲一样搂抱住他,轻声安慰道:“勇敢点,孩子。”

没有人说话,每个人都在为这个不幸哀悼。许久后,国王叹息着命令道:“送兰登将军回去。”

******

曾经满载芙蕾拉欢声笑语的客厅此时布满愁云,素来爱美的玛格丽特姑妈面容枯槁地坐在沙发上,塔莎不停抹着眼泪,怕影响到老夫人,拼命忍住呜咽。

“对不起,玛格丽特夫人,是我没有保护好她……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兰登抱着头不停谢罪,仿佛只有忏悔才能解除心中的痛苦。

“只是一枚戒指,不能说明什么。”玛格丽特姑妈缓缓说,“没有看到尸体前,我绝对不会相信任何传闻。”

她看着痛苦万分的兰登,坐到他身边按住他的手,轻声说:“你要相信,相信她不会抛下我们,相信她会活得好好的。芙蕾拉……她是个魔法师,她会,她会保护好自己的……”

悲伤的表情同样也留在年轻国王的脸上,此外还有深深的愧疚。然而身为一国之君,他不能只沉浸在伤痛中,还必须考虑龙魂的代理队长人选。就在他为此头痛时,侍从来报,克里斯琴王子要求觐见。

“我的朋友,非常感谢您将宝贵的龙魂之心送回来,我不知道该如何来感谢您。”国王用平静,又恰好带上一抹不明显的悲伤的表情迎接着萨肯皇储。

“陛下,您太客气了。不过,我倒正好有件事想求您,不知如何开口。”

国王心思忽动,不露声色地微笑说:“是什么事情让您如此犹豫呢?”

“是为了我的王妹安娜。女孩子长大,留不住身边了,偏偏她又是个极有主见又倔强的孩子,她的心里有了爱慕的人,希望国王陛下能促成这件美事。”

国王本以为克里斯琴会借此提出对神之金属的索求,却没有想到是替安娜公主提亲,不免疑惑地问:“不知是哪位少年,让安娜公主如此倾心?”

克里斯琴笑着,说:“是贵国雪魄军队队长,兰登将军。”

“兰登?”国王大吃一惊,“可是,兰登他……他的妻子还没有最后确定生死,恐怕……”

“我也这么劝过王妹,可是她的心已经完全交付给了兰登将军,声称非此人不嫁。唉,都怪大家太宠溺她,养成她这种倔强的性格,我也觉得很是为难。”克里斯琴的表情和语气完全不符,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然而人都是偏私的,为了王妹的幸福,我也只能斗胆向陛下提出请求,如果陛下能促成这桩婚事,萨肯愿用泽诺、法里迈两地陪嫁,并和亚尔斯缔结永世和好盟约。”

泽诺和法里迈都是萨肯的殖民地,泽诺有丰富的金矿蕴藏量,而法里迈是西大陆最出色的天然海港之一。这两地堪称宝地,克里斯琴王子提出的条件实在是非常诱人。

他得意地看着亚尔斯王陷入沉思。这两处殖民地本是用来换取神之金属秘方的,但是在安娜提出嫁人的要求后,他与大臣们仔细讨论了下,发现以此换得国王赐婚的成功率更大。何况拥有神之金属的芙蕾拉是兰登的妻子,那么兰登也极有可能知道秘方,顺利成婚的话,安娜肯定有办法套出来,一样能达成他们的目的。

国王结束短暂的考虑,谨慎地答复道:“结婚是私人的事情,我想,还是应该先问过兰登将军的意思。”

“一切拜托陛下了。”克里斯琴谦恭地说着,心里明白国王默许了,这事基本上已成定局。

******

三天后,因自尊心受挫而愤怒万分的安娜找到兰登,怒气冲冲地质问他:“兰登,你居然拒绝娶我!为什么?是我不够漂亮,还是我配不上你?!”

“公主美艳绝伦,身份尊贵,以您的条件可以找到更好的人,是我配不上公主您。”兰登淡淡回答道,“更何况我妻子生死未卜,我依然是已婚身份,不能迎娶公主,实在有负公主的错爱。”

安娜气急败坏地说:“那么,如果你妻子永远不出现,你就一辈子不娶妻吗?!”

兰登平视着远方,口气坚决:“是的。”

“为什么?是我没她漂亮,没她温柔,还是没她那么爱你?”安娜的眼睛忽然蒙上一层水雾,“你一定以为,是你没有向我献殷勤,我才报复你。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四年前,我就听说亚尔斯的雪魄将军兰登武艺盖世,我一直留心收集你的信息,了解得越多,我就越觉得,你就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从那时候起,我就爱上了你。这一次,我好不容易求皇兄带我到亚尔斯,就是为了见你,见见我爱了四年的男人。”

她轻抹去眼泪,接着说:“这几天来,你的风度、气度更深地打动了我。我知道,你爱着你的妻子,我并不特别难过,这说明你有情有义。我愿意等,等你淡忘她的那一天,等你爱上我的那一天,我愿意等!”

听了这话,兰登重新把目光转到安娜脸上。她的眼睛因为泪水的洗涤更加清澈,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愿意等待,等到花开日出的那一天,这样的心情,他何尝不明白。于是,他苦笑了下,说。

“你不明白,这一天,可能永远都等不到,因为第一个进驻心里的人,是无可取代的。”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安娜抬起头,炽热的感情让绿色的眼睛似乎燃烧起火苗,“你肯跟我打赌吗?如果一年后,你的妻子出现,我愿意无条件和你解除一切关系,如果她没有出现,你就要真正把我当成妻子对待。你愿意赌吗?”

“这么做会对您的名誉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我不能。”兰登避开她灼热的目光,“我不能娶您,抱歉。”

“就算你不愿意,你能违抗得了皇命吗?忠诚比生命还要重要的骑士,你能抗命吗?”

“国王不会干涉我的私事。”

安娜冷冷笑了下:“私事?不,我们拿出了泽诺和法里迈两地,国王陛下不可能拒绝这样的条件。这已经不是你的私事,我们的结合,是两国的交易,是你的责任。”

她顿了顿,用不符合她年龄的老成说:“你跟我打这个赌比较好,我会将赌约昭告于世,绝不反悔。”

“我无法给予您任何答复,公主殿下。”兰登说完径直离去,他能清楚感应到身后的目光充满了迷恋和怨恨。

当晚,兰登被急招入宫与国王密谈。次日,安娜出门就看到他等在外面。

“我同意您的条件,但是在一年里,我希望能与您分居,以便最大限度保护您的清誉。”

兰登绷紧了脸,完全公事公办的口气,然而安娜还是绽开了欢欣的微笑,又带着倨傲昂头看住他的眼睛。

“一言为定。”

第四卷 萨肯木偶戏 第八十一章 日记
(更新时间:2006-8-9 12:24:00  本章字数:4921)

萨肯的特产龙泽金石不仅色泽明艳堪比宝石,优质的矿石掺入精铁中还能增加武器的强度,一直是萨肯对外贸易的大项目。随着采矿业的发达,居住的人多了自然形成村镇,巴内特就是这么一个因采矿而发展起来的小镇。
巴内特呈扇形分布,外沿是热闹的居住区,酒馆、商店和住家杂乱混居,没有明显的界限。再往里去是一片空旷的广场,中心用矿石废料搭了一个抽象的雕塑,每逢节日大事,人们会聚集在这里。广场的北面只有一条不宽的路,站在广场上望向那里只觉得阴暗恐怖,让人心生(炫)畏(书)惧(网),事实上,广场以北,也就是小镇的扇心部分的确是人们口中的禁地,没有人敢往那里踏进一步。

巴内特在五年前曾经被邪法师血洗过,一夜之间全镇上下无人幸存,这起震惊全国的血案令巴内特一度成为恐怖的代名词。然而因为矿石的利润,在两年前,终于有人敢搬进这里,许久后没有任何异常发生,才吸引来更多的人居住,巴内特重新恢复了热闹和生机。只是人们都心照不宣地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龙魂曲】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