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68节

龙魂曲_第68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0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可是在这副身体里,她如何找呢?她不能让芽再陷入危 3ǔωω.cōm险,但如果先去落暮山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谁知道这期间会发生什么?!她心急如焚又顾虑重重,一时没工夫去回答芽的问题,想来想去,她决定跟芽商量:借她身体用下。

怎么说服芽呢?芙蕾拉想着,犹豫着开口。

“那个,芽……这封信上说,海,呃,海利不见了。我可以找到他,但是,需要你……”

她话才开了个头,芽就跳了起来:“什么?海利不见了?!我去找他!”

在芙蕾拉的目瞪口呆下,芽飞一样冲出门,解下门口那两个刺客骑来的马翻身上去,吹了声长哨将幼虎希叫唤过来,让它跳上马,一抖缰绳离弦而去。

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两个刺客也赶了上来。芙蕾拉愕然看着芽骑着马已经跑出镇外,问:“芽,你知道去哪找他?”

“莫捷里克!”

“可他失踪了啊,你怎么找他?”

芽咬了下嘴唇:“希一定能帮我找到他。”

大滴汗,身体比脑子行动更快的典范。芙蕾拉叹口气,凝神动用起精神力,三个青色光点从芽的腰间飞出,如萤火虫般在马头上忽高忽低地飞舞。

幸好巴卜虫能直接用精神驱动,找到海因姆问题不大。她嘱咐说:“跟着这些小虫走。”

“神姐姐……”芽惊喜地叫道,“谢谢您的帮忙!”

芙蕾拉却是心事重重。被悄无声息掳走的海因姆,靠他们能救出来吗?海因姆他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在他们赶到前,已经被人灭口了?芙蕾拉机伶伶打个冷颤,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

夜幕降临,马不停蹄奔波了一天的芽已经有些支撑不住,只是咬牙坚持着。芙蕾拉担心她,好言好语劝了她很久,以“神”的身份承诺绝不会耽误她的行程,才哄得芽入睡。一取得身体的控制权,芙蕾拉悄悄念动咒语,将两只巴卜虫分给一直跟在身边的刺客,对他们说。

“跟着这两只小虫,你们先走一步,让你们的人注意这种虫子聚集的地方,那就是他被关押的地方。”

两刺客对视一眼,虽然不太明白这个小姑娘为什么忽然给予这样奇怪的指示,但是海因姆对她的重视他们是知道的,于是他们破天荒开口对她说了句“自己注意”,一催马绝尘而去。

第二天芽在强烈的阳光中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陌生的地方,惊奇地问:“神姐姐,是你帮我转移到了这里了吗?”

“嗯。”芙蕾拉语焉不详地应着。不知道夜息有没有找到海因姆,不知道他情况怎么样……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大,她的思绪合着芽的心脏一起跳着,仿佛能看到海因姆满身血污地躺着,不知生死,她赶紧摈弃掉这种想法,然而这念头像生了根一样疯狂占据整个意识,画面越来越清晰,逐渐变成另一个人的脸——兰登的脸。

——他为了找你,连自己身上的伤都不管……

他身上那些伤怎么样了?这种预感是怎么了?难道兰登他出什么事了吗?

说她从没想过兰登,那是假的。他中过毒,受过剑伤,又为了打仗几天几夜没合眼,他好吗?这句话在她心里反复翻滚,却就是开不了口问海因姆。奇怪又骄傲的自尊心让她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在吃醋——那是无聊的贵族小姐们喜欢干的事,不是她,厉害的魔法师会出现的情绪。

“神姐姐……海利会有事吗?他……会死吗?”芽怯怯的发问打断她不祥的思绪。对呀,现在不是乱想的时候,得赶紧救出海因姆呢!反正她马上就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了,那些麻烦事还是留到以后去想吧!

“神姐姐,你说过可以帮我实现心愿的,那……你能保佑他吗?保佑他不要出事。”

芽的话让芙蕾拉微微诧异,然后她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他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谢谢神姐姐!”芽忽然一指前方的岔口,“萤火虫飞到右边那条路上了,那里不是通往莫捷里克的路。”

“那是哪里?”

“是……”芽辩识了下路牌,说,“是去朵普郡的,我在那里演出过,离这不远了。”

就在前方了吗?芙蕾拉振奋起精神,催促道:“快,快点!”

不用她说,芽夹紧马腹,狠狠抽了几下坐骑,连缩在她怀里的希都竖起了耳朵,做出临敌的样子。

******

当她们被巴卜虫带到郡外某处空地时,厮杀的声音先于人影传了过来。芙蕾拉将巴卜虫收回腰带,芽则翻身跳下马,朝缠斗在一起的人群跑去。混战的人群中,那个金色的脑袋格外显眼。

“海利——!”

海因姆正拿着那把金光闪闪的七弦琴跟对手在较量,边上是十几个夜息刺客,在人数上倒不占劣势。听到喊声,他踹倒一个想要偷袭他的家伙,转头看去,惊呼道:“芽?你怎么来了?!”

希显出百兽之王的威风,将几个企图对芽不利的人扑倒,长锋利了的牙在他们身上留下鲜血淋漓的伤口,它朝天怒吼一声,吓住了逼近的几个人,而芽趁这空档窜到海因姆身边。

“你没事吧?”芽抓住他,担忧的眼泪滚落而下,“我好担心你,海利,我好担心你!”

“笨蛋,我怎么会有事。”海因姆解决了一个想从后背袭击芽的人,对她皱眉说,“不是跟你说危 3ǔωω.cōm险?怎么不听我的话?”

“海利,你别想甩掉我了!”敌群中,芽抹去眼泪,旁若无人地大声说。

“傻孩子……”

海因姆无奈地叹口气,忽然有人喝道:“将军,他们来人了!”

远处浓烟翻滚,马蹄声震得大地微微发抖。本来已经处在下风的绑匪那方人精神一震,全都选择跳离战斗圈,围在一起等待后援,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洋洋得意。而营救海因姆的夜息刺客们则凝重了表情,纷纷聚到海因姆前面,形成保护的人墙,有人说:“将军,您先走。”

海因姆忽然绽出笑容,如高山上盛开的雪莲,冰冷迷人。他将芽拉到身后,格外温柔地说:“在我身后躲好了。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然后,他举起七弦琴用力往两边扳,原本马蹄形的琴身忽然展开成了新月的样子,最粗的琴弦随着机括撑到两个端口,其他琴弦则被拆下固定到箭架上,看上去细细的它们居然有铁一样的硬度。

弯如新月的弓翼,坚韧有力的弓弦,硕大的蓝宝石闪现冰冷的光芒。这把海因姆一直带在身边的七弦琴,居然就是著名的轻弓,“海神之吻”。

他嘴角噙着冷酷的微笑,修长的手指拉开弓弦,宛如抚琴吟唱死神之歌。三根细长的琴弦箭连珠发出,尖利的啸声后,惨叫连连,一下子取走策马跑在最前面的六个人的性命。

惨叫还没结束,第二发三支箭矢已飞出,又是六人惨呼着坠马。对方将阵型散开,不敢再排成两列,然而海因姆却毫不在意地搭上最后一根箭矢,眼睛微眯,嘴角挑起,手指轻轻地松开,牛筋弓弦发出微微的铮响。

一声凄厉的惨叫,一个领头模样的人虽然躲在了后面,还是没能逃过箭矢的索命,一头栽下马倒地死去。对方顿时乱了手脚,惊骇地看着那把精美无比,又恐怖至极的弓箭。这时,神出鬼没的夜息刺客潜行到他们中间,忽然现出身影,匕首寒光闪处,不断有人无声地倒下。

局势再度往海因姆这边倒去,恐惧感像瘟疫一样在那帮人中散布开,不知谁第一个大叫一声往后跑去,其他人像被提醒般,像潮水一样退去。然而另一部分刺客已经堵住了他们的退路,将绑匪困进了包围圈。

海因姆冷冷笑着,命令道:“一个都不用留。”然后把芽转到看不到杀戮的那一面,将她搂进怀里。

“不要看。”他轻轻说,伸手堵住芽的耳朵。

身后是接连不断的惨呼,夹杂着希亢奋的啸叫,可是芽不怕,她大喜过望地把脸贴在海因姆怀里,静静享受这做梦一般的温存。忽然脚边的地震动了下,她探出脑袋,看到幼虎希被人一脚踹到身边,侧着身子状似痛苦地吼叫着,而原本倒在边上的一个人挣扎着又动了起来,手中有微弱寒光在闪。一种本能的危 3ǔωω.cōm险直觉生起,她大声喊着幼虎的名字,从海因姆怀里挣出,扑过去护住它。

“芽?”在海因姆诧异说话的同时,芽闷哼一声,软软俯到幼虎身上,右肩上钉着一根芦管粗细的短木桩。海因姆从靴子里掏出匕首,上前削断偷袭者的手,那人满口鲜血地朝他阴森地笑,两眼一翻,没了呼吸。

海因姆俯身查看掉在一旁的东西,却恐惧地发现那竟是吹管。那是山民用来防身和打猎的武器,吹管里装的短木桩一般都涂有见血封喉的巨毒。他连忙用匕首割开芽伤口处的衣服,心悸地发现伤口周围的皮肤已经成了紫色。

“芽,芽,听到我的话了吗?芽,不要睡着!”他一边做着急救,一边大声叫着。

芽的脸已经蒙上灰色,她努力半睁着眼,勉强自己说话:“实现愿望……就要……就要付出代……价……神姐姐,果然……果然没说错……”

“别怕,芽,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海利……”她的声音渐渐微弱,必须要贴近嘴唇才听得见,“你能……吻我下吗……”

海因姆看着她,芽勉力睁着的眼睛跳动着希望和不安,他对她笑了:“闭上眼。”

芽微微一愣,痛苦皱起的脸舒展开,乖乖闭上了眼。海因姆俯下头,触上她逐渐冰冷的嘴唇。

这一刻,生气从芽的脸上迅速退去,她的身体软软地向下垂,海因姆搂紧她,使劲掐她,试图把她从昏迷中弄醒。

“芙蕾拉,你去哪里了!你都跟她说了些什么鬼话!你不是说会保护她的吗?!”

“好痛……”

芽的表情依然如死一般,眼睛紧闭,嘴唇却开始缓缓翕张。海因姆愣了下,旋即明白过来:“芙蕾拉?”

“腰带右边的袋子里有缓毒丸,你认得出来,快给她吃下去。”嘴唇依然古怪地开合着。

海因姆依言翻检起腰带,终于在一堆药丸中找到褐色的缓毒丸,忙放进嘴里嚼碎,口对口喂给芽,然后问:“芽还好吗?”

“不好。我在护住她的灵魂,所以不能出来了,不过也只能拖延一会时间,赶紧找医生!”话音刚落,嘴唇再度疲倦地耷拉在一起。海因姆立即抱起芽,翻上她骑来的马,挥鞭往郡上奔去。

******

缓毒丸拖延住了毒发时间,然而郡上的医生看过芽后,无不摇起了头——这是种他们不认识的毒。在海因姆气急败坏的威胁下,第三个宣布无法医治的医生只得开了些解毒常用药给芽服下,但他同时说,这只能拖延,而不能挽救芽的性命,除非找到这种毒才能对症下药。毫无办法下,海因姆只能先找旅馆让芽休息。希从刚才就乖巧地一路跟着,仿佛知道是自己害芽变成这样,静静蹲在床前,垂下耳朵一声不吭,眼巴巴地望着昏迷的芽。

没有办法了吗……海因姆看着躺在床上全无生气的芽,他仿佛可以看见芽的生命如溪流一样源源不断流逝。她现在发起了高烧,身体跟火炉一样烫得吓人,他多希望出现一个牧师……不,出现谁都好,只要能救芽!她是被他拉进这危 3ǔωω.cōm险的旋涡的,如果不是他当初那点私心,她可能还在过原来平淡又平静的生活。可她快要死了,他却什么都做不了!海因姆痛苦地揉着头发,在芽的床边忏悔和祈祷了一夜。

天亮后,夜息的人送来食物,还有情报,并自告奋勇替他看守芽,让海因姆去休息一会。

“不用了,我就在这里。”海因姆打开情报,顺口问,“这是多久前的?”

“这是十天前的,将军。”

“还好,不是很久。”海因姆叹口气展开。为了隐蔽,也怕萨肯拦截,他与亚尔斯的联络没有定期,说起来,他还一直没把找到芙蕾拉的消息传回国呢,希望以后兰登知道别揍他。

扫上几眼后,他震惊地瞪大了眼,这都是些什么消息?龙魂之心出现、芙蕾拉可能遇难;秋水星辰期15日兰登将军与萨肯安娜公主结婚;泽诺、法里迈两地将属我国,试探下萨肯国内的反应……

兰登结婚?!海因姆难以接受。芙蕾拉还没死呢,他怎么能再娶?

情报最后有封私人信笺,是兰登的家族徽章。海因姆急忙打开看,才知道这场婚姻的前因后果。

“等我能脱身,就马上来萨肯与你汇合。我不信她死了,我一定会找到她。”兰登在结尾这么写着。

这对可怜的感情白痴。海因姆摇着头,他觉得有必要点醒芙蕾拉。于是他走回内室,坐到床边,说:“芙蕾拉,我知道你听得到。兰登要结婚了,就在今天。”

第四卷 萨肯木偶戏 第八十三章 冰释
(更新时间:2006-8-11 12:00:00  本章字数:5584)

芙蕾拉听得清清楚楚,顿时精神像轰炸开,如同有股重压要打散她的意识体一样,让她难以承受。他果然等不及要结婚了……她悲痛无比地想着。我还在为终于能回到身体里而兴奋,他却已经要结婚了!
“不是跟你以为的那个什么表妹,是萨肯的公主,是国王的命令,他们都以为你死了,兰登是被逼的。”海因姆继续说,“你甘心吗,芙蕾拉?你愿意看着兰登娶别的女人吗?你还是不愿意告诉大家你还活着吗?”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