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69节

龙魂曲_第69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0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我甘心吗?我愿意吗?——不,我不愿意,不愿意!

所有骄傲的伪装一刹时卸下,她终于承认自己的确是在吃醋、在嫉妒,吃醋得厉害,嫉妒得莫名。

    她不愿意看到兰登对另一个女人发誓,不愿意看到他怀里抱着其他的女人,不愿意,不愿意!

    

可是她该怎么办?婚礼就在今天,她的身体却远在落暮山,芽还巨毒未解,昏迷不醒。

    她该怎么办?谁来帮她?谁来帮她!

哦,我真是个笨蛋!为什么使性子,为什么想要隐匿自己的消息!

    她懊悔不迭地在心里呐喊着,精神体剧烈震动,仿佛要从内部爆炸一样。

    

一股极为强大的气势从芽身体中发出,千里外的落暮山某处山洞轰然摇晃起来,放出同样强大的精神波动与她呼应。

    芙蕾拉感应到这股熟悉的波动,正觉奇怪时,炙龙的声音沉沉从意识深处响起。

    



    “这是你父亲救你时附在你身体上的力量,用你的意识与这股精神波动连接起来,就能构成空间通道,以你现在的状态,可以独立完成精神转移。”



    “真的吗?不需要到身体附近就可以?”她仿佛是沙漠中的旅人见到了绿洲,难以置信地追问道。

    



    “本来就不需要。”炙龙又带上习惯性的不屑语气,“上次是你太弱了。”

这回,芙蕾拉根本没心思跟它争吵,急切地问:“我,按上次那个咒语,就能马上回到我的身体里?”



    “是的。”

我能够马上回到身体……我也许能赶上阻止婚礼……可是……

芙蕾拉分出一部分意识,黯然地对海因姆说:“我不能离开芽的身体……没有我护住她的灵魂,我不知道她会怎么样,她可能会死……”



    “离开?你可以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了吗?”



    “是的……”



    “笨蛋,那你还在犹豫什么!难道你真想看到别的女人睡你的床,挽着你的丈夫?!”海因姆叹口气,说,“你们这么一直错失,我真看不下去。我后悔当时怎么会答应替你隐瞒一阵。”



    “可是,可是……”



    “他说他一旦能脱身,马上会来萨肯找你。芙蕾拉,你还不明白兰登的心意吗?你得把他救出这场闹剧!”



    “我当然不愿意他娶别的女人!但是我也不能看着芽死!”芙蕾拉终于大声吼道,她的意识体一颤一颤,如同心脏悲拗的悸动。

    



    “芙蕾拉,你不是神,不能扭转生死。”他顿了顿,口气非常坚决地说,“把芽交给我,放心吧。”

芙蕾拉揪紧了心,她仿佛能听到教堂敲出的,象【炫|书|网】征吉时的钟声。

    没有时间了!她决然地咬咬牙,说:“芽就拜托你了……”

她小心地收回裹住芽魂体的意识体,发现芽的意识只有少量散逸,才终于放下心,凝神用所有精神力与远方的身体发出的波动呼应,如两根管子一样慢慢对接起来。

    当她本能地觉得联系完成时,她开始念动精神转移的咒语,意识体嗖的一下窜出芽的身体,进入到黑暗无边的空间里。

    

海因姆隐约能感觉到芽的身体里散出大团气势,仿佛生气被抽走一样,她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连希也立起了身子,警觉地转着脑袋。

    



    “愿神保佑你,芙蕾拉。”海因姆轻轻祈祷一声,又握住芽火烫的手心,整整一夜,她的高烧都没有退下去。

    他真的能救活她吗?他不知道,希望夜息能尽快找到那种毒吧。

******

仿佛做了一场漫长的恶梦,芙蕾拉在腥臭潮湿的山洞深处睁开眼,不敢相信地转着眼珠。

    我真的是回到身体中了吗?她曲曲手指,扭扭脚腕,再眨眨眼睛。嗯,似乎是自己的身体。

    



    “我回到身体里了!”她高兴地坐起来,连说话的声音都是自己的了,这下应该确定无疑了吧!

    引导精神力流向指尖,她快速吟诵几个音节,破除了面前的幻术,大步奔到洞外。

    

阳光、空气,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她兴奋极了,从头到脚摸着身体,就像拿回一件珍宝一样欣喜若狂。

    

远处好象又传来钟声,这才提醒她眼前最重要的是什么事。她展开手心,先念第一次召唤咒语,红光闪现,龙魂之心出现在手上,接着念第二次咒语,炙龙久违的身影出现在面前,它大大伸了个懒腰,压断了周围好几棵树。

    



    “炙龙,马上回到赫格博斯,马上!”芙蕾拉跳上它的背,大声命令道。

    

炙龙长吟一声,展翅腾空。芙蕾拉揪住它颈部的褶皱,一颗心跳个不停。

    她能赶上吗?能赶上吗?



    “我说,小家伙,你再揪就要把我的皮揪下来了。”炙龙与她心意相通,自然明白她的焦急,已经用上了极限的速度。

    它回头打量下她:衣服脏兮兮,靴子上有苔藓,脸上都是灰尘,头发里夹着不少草叶,不由大大摇头。

    



    “你把自己弄干净点吧,这副野人的模样还不吓死人,更别提跟人家新娘比了。”



    “知道了,快点快点!”芙蕾拉恼火地拍拍它,拿出火金短剑当镜子整理起自己的仪容来。

    



    “真是个迟钝的小家伙。”炙龙摇头晃脑地说,“非要到最后关头,才知道去挽回。你想明白了吗?你是去挽回幸福,还是仅仅去挽回一个妻子的身份?”

芙蕾拉一拳砸下去:“炙龙,你再多说一句废话,我自己用飞翔术走!”

我只不过想开导下你嘛……炙龙委屈地闭紧了嘴,风驰电掣地向赫格博斯方向飞去。

    

******

同样的教堂,同样的排场,同样的人群,与几个星辰期前的那场举城欢庆婚礼相比,这场豪华的婚礼却多少杂了些异样的气氛。

    聚在路边的人们大多冲着安娜公主的美名而来,想看看萨肯的第一美女有多漂亮,私底下却对这门婚事颇有非议。

    

芬顿家族拒绝出席,切诺雷家族拒绝出席,如果可以,兰登恐怕是头一个想要跑的人。

    他窝在教堂休息室里的软椅上,手里紧紧攥着原来的结婚戒指,发了半晌的呆,缓缓将戒指凑到嘴唇上吻着。

    



    “对不起,芙蕾拉,我很快就会来找你。”

悠长的钟声连绵响起,将他从茫然中唤醒。

    他想起那天的暮钟,也是这样一下一下敲在他心上,书房里,国王这么对他说。

    



    “兰登,我知道这件事不能被你接受,仅凭一枚戒指,的确不能证明芙蕾拉的生死。但是现在的三角平衡已经打破,如果我们不联合萨肯,那么很可能将要对付萨肯和特拉巴的联盟。我听说了公主提出的赌约,一年里我们随时可以反悔这桩婚事,同样,一年,我们可以利用萨肯做很多事,就目前来说,特拉巴对我们已经很是忌惮。兰登,我希望你能帮我演一年的戏,一年后,无论芙蕾拉有没有找到,我都会帮你解除婚姻关系。在晋封骑士的时候,你不是宣誓,国家的利益永远第一吗?”



    “该死的!”兰登低声咒骂一句。

这时侍从敲门通报说:“将军,时间到了。”

兰登仰头长长叹息一声,将戒指放进贴身的口袋,开门走向圣坛。

    

塞西莉亚主教面无表情地坐在一边,而国王有些尴尬地看着兰登。

    兰登略略扫一眼坐得满满当当的教堂。萨肯使者团坐在左侧,一色平静的表情,既看不出高兴,也看不出不满,一些善于把握机会的亚尔斯贵族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小心地与他们攀谈,不时瞟着自己国王的态度。

    在座的人或多或少都得到点这桩婚姻的内幕消息,心软的女士们凑一起为可怜的芙蕾拉打抱不平,气氛更加沉重。

    

外面的喧闹声渐渐加大。随着安娜公主步下马车走上红地毯,两边的民众大声议论起来,场面虽然热闹,却没有上次那种由衷的祝福,魔法礼炮轰鸣,粉饰出喜庆的气氛。

    安娜被面纱遮住的眼冷冷向两侧扫一下,昂首挺胸向教堂迈步。

她心里怀着激动,只是盯着圣坛上那个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看着他的身影在视野里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仿佛看到自己藏了四年的梦正在绽开美丽的花朵,幸福的香气熏得她几乎要晕过去。

    当她终于走完长长的甬道,站到兰登身边时,她发现自己的身体竟在不可抑制地颤抖。

    



    “克里斯蒂安娜·费思·阿德莱德公主,”塞西莉亚主教平静得近乎公式化地念着,“您是否愿意嫁给温特·兰登·切诺雷侯爵先生为妻,在神的旨意下,终身敬爱他、陪伴他,坦诚无私,不离不弃,只有死亡才能使你们分开?”



    “我愿意。”安娜抬起下巴,大声回答道。



    “温特·兰登·切诺雷侯爵……”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震天的惊呼声,原本关紧的大门轰然开启,炽白的光线一涌而入,骤然的强光迷糊了门外的景象,在这团仿若来自天堂的圣洁白光中,现出一个红衣红发的娇小身影。

    



    “温特·兰登·切诺雷侯爵,”一个清脆柔和的声音回荡在高高的穹顶,红色的人影慢慢走进教堂,“您是否愿意娶芙蕾拉·芬顿·亚尔斯郡主为妻,在神的旨意下,终身爱护她、陪伴她,坦诚无私,不离不弃,只有死亡才能使你们分开?”

兰登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由自主地向那个人影走去,每一步都迈得极为小心,生怕踩得重了,走得急了,这个梦一般的影子就会像泡沫一样不见。

    他们终于面对面站着,她伸出手,轻轻抚上兰登的胸口。兰登触电般颤栗一下,狂喜充满了胸膛。

    

她没有消失,她是芙蕾拉,她回来了!



    “你不愿意吗?”她仰头笑着,眼睛里盛满柔情。



    “我愿意。”兰登紧紧搂住她,她的温度像火一样点燃他快要死去的心,他用尽力气抱紧她,想要把她揉进身体里,再也不会分开,“我愿意……”

教堂里的人全都被这一幕震住,塞西莉亚主教带头鼓掌,接着,整个教堂回响着热烈的掌声。

    



    “感谢神!”塞西莉亚喃喃着,“感谢您!”

在这只属于兰登和芙蕾拉,只属于亚尔斯的掌声里,安娜悄悄走向侧门,刚想离开时,手臂却被人拉住了。

    



    “你想去哪,安娜?”克里斯琴王子的声音里含着愠怒,“这是你的婚礼!”



    “不走,难道嫌丢人丢得还不够吗?”安娜把脸藏在面纱下,冷冷说,“我觉得,我做了件极其愚蠢的事。”



    “你说过你不会后悔。”



    “我后悔了!”安娜带上了哭腔,“对不起,皇兄,我让萨肯丢脸了。”

克里斯琴长叹一声,紧紧抱了下安娜,拥着她从侧门出去。

    在亚尔斯人为兰登这对夫妻终于团聚而祝福时,很少有人发现,萨肯使者团已经全部离开了。

    

******

回到阔别已久的家,看到憔悴的姑妈,芙蕾拉忍不住泪流满面扑进她的怀里,倒让姑妈反过来劝慰她。

    



    “我的小乖乖,回来就好,没事就好……”

塔莎也顾不上礼节,抱住芙蕾拉的后背,把眼泪哗哗往上蹭:“小姐,小姐,小姐……”除此之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三人搂在一起哭了一阵,姑妈看到始终静静站在一边的兰登,松开手,擦擦眼泪,说:“好啦,芙蕾拉回来,我也终于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了。塔莎,我们走吧,让他们也说会话。”



    “是,老夫人。”塔莎乖巧地扶着姑妈离开。

芙蕾拉抬头看着兰登,抹抹眼泪,低声说:“我……真的是很不懂事呢……”



    “有觉悟就好。”兰登笑着理顺她的头发,细心帮她挑出夹在头发深处的土粒,“一路劳顿,要先洗个澡吗?”

在老虎洞里躺了那么久,身上该有多臭啊!

    芙蕾拉马上红了脸,使劲点头。舒服地享受了一个热水澡后,她裹着柔软的睡衣,倒在床上昏昏欲睡,她的精神力消耗过大,实在是太累了。

    

然而躺下后,脑中思绪纷杂,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海因姆那几句话反复在耳边回响,她干脆盘腿坐起来,手指左右轻点被子:“问……不问……问……不问……”

兰登正好开门进来,看到她坐着念念有词的样子,不由一愣,笑道:“我以为你睡了。”



    “睡不着。”芙蕾拉支着头,严肃地看着他,“我知道这个什么公主你是被逼的,那汶多瓦那次是怎么回事?”

兰登坐在她边上,看着她的眼睛轻声问:“你愿意听我解释了吗?”

芙蕾拉沉默了会,慢慢点头。

    



    “那天我跟雷德蒙决斗,我被他刺了一剑,回到领主府仆人都睡下了,只有蕾内还在,她自告奋勇要帮我包扎,可是她晕血,你进来的时候,我正试图把她弄醒。”

真的是自己误会了?

    芙蕾拉眨巴几下眼,又撅着嘴说:“那你也不能把她弄到床上去叫醒,你难道不知道,这样……这样会有小孩的吗?”



    “小孩?”兰登不解地问。



    “对啊,男人女人在同一张床上就会有小孩的,姑妈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兰登忍住笑,说:“那我们现在也算在一张床上,这样你就会怀上孩子了吗?”

芙蕾拉往后一缩,看看他又看看自己,放心地笑道:“这样不会,衣服还穿着呢。”

兰登放声大笑,揽过她的头好玩地乱揉一通:“笨蛋,孩子不是这么来的。”

海因姆也说过同样的话。

    她好奇地问:“那是怎么来的?”

兰登的动作忽然停住了,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把芙蕾拉放倒在床上,俯身看住她,眼神闪烁,脸上居然有一丝不明显的红晕。

    



    “你真的想知道吗?”

芙蕾拉赶紧点头。魔法师的求知欲可是很强的呢!

    

兰登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