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70节

龙魂曲_第70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0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忽然笑了,无限的柔情融化在笑容中,他吻上芙蕾拉温软的嘴唇,在她耳边温柔地呢喃:“那我来告诉你,他们是怎么来的……”

=========================================================

接下来?好,看这里———→

春宵一刻值千金……啊,天亮了。

第四卷 萨肯木偶戏 第八十四章 晋封
(更新时间:2006-8-12 11:39:00  本章字数:5581)

痛痛痛,痛死她了!芙蕾拉缩在沙发上,接收到收拾床铺的塔莎一波接一波暧昧无比的眼神,羞红的脸低下低下再低下,一直埋进臂弯里。她真是欲哭无泪,干吗好奇去问这种事,被兰登坑了,呜呜呜!
她不由地想起昨天,兰登的表情从来没有那么温柔过,他的眼睛像璀璨的夜空令她迷失。他们如此亲密,她快要融化在他的气息里,他不停在她耳边说那三个字——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她偷偷笑起来,满心的郁闷里浮起一点一点甜蜜的感觉,都没发觉塔莎走到身边,在她耳边说:“小姐,您昨天没有睡好吧?要不要洗个澡,再给您按摩下?”

“我洗过了。”听到塔莎哧哧的笑声,芙蕾拉才体会过来话里的隐晦,抬头笑骂道,“死丫头,越来越会捉弄我了!出去出去!”

“哎呀,小姐,您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病啦?”塔莎笑嘻嘻地戳戳她。

“出去出去!”芙蕾拉赶紧把头又埋起来,人缩成一团。天哪,等会还要应付一个姑妈,她真想找个洞钻下去算了!

塔莎笑个不停,却忽然止了笑声,憋笑道:“好,小姐,我下去啦。”然后脚步声飞快地消失在房间里。

芙蕾拉正长舒口气,却感到有人在摸她的头发,当即大叫着挥拳过去:“死丫头,不给你点教训,你还没规矩了?”

拳头打进一个厚实的肉团里。她抬头一看,兰登正接住她“愤怒一击”,一双眼笑意涟涟。

“早啊,芙蕾拉,你打招呼的方式好特别。”

“早……”她讪讪地想收回手,没想到被兰登紧紧握住,还顺便搂着她坐到沙发上。

一接触到他的温度,芙蕾拉的脸蓦地就红了,正嗫嚅着不知该说些什么,兰登先开口了:“陛下要见你,你去吗?觉得累的话就回禀说你身体还没恢复好吧?”

“要见,当然要见!”就算国王不召见她,她也要闯到王宫去。居然命令她的丈夫去娶别的女人,这笔帐可得好好算算!

兰登看着她黑色的眼睛一下子燃起火苗,开心地啄吻下:“那好,我陪你进宫。”

“对了,兰登,我有件事要告诉你,”芙蕾拉咬了咬唇,凑到他耳边小声说,“说我是泰拉殿下的未来王妃,那是谣言,我和殿下从来没有那方面的感情。殿下他是……他是我当成父亲的人。”

她眼巴巴瞅着兰登,看他没有反应,赶紧加上句:“真的,不骗你!”

“对不起。”兰登及时堵上她那张还想开口的嘴。对不起,我不该怀疑的。他不觉加重了几分力量搂紧她,代价就是轰的一下,前襟炸出了个洞,皮肤微微刺痛。

“对不起对不起!”芙蕾拉急忙跳起来,“你勒得我快断气了,手就自己放魔法了……”

“你的魔法真的大有长进啊。”兰登苦笑着说。昨天晚上芙蕾拉把她的遭遇说了遍,提到超魔导师对她的指导时简直是手舞足蹈。不过,如果经常有这种自动防卫出现,他倒要考虑多去买几打衣服备着了。

“是我太忘形了。我去换衣服,在楼下等你。”

看到兰登身体没事,芙蕾拉才松口气,研究起自己的手。难道这是精神系魔法的副作用?

******

“芙蕾拉,看到你平安真是太好了!”国王坐在书桌后,张开手臂对她笑道。

“少来,您巴不得我死了呢!”芙蕾拉连屈膝礼都不行,冷冷说。

“说话可得要有良心,芙蕾拉,我派了多少人在找你知道吗?看到你毫发无伤,我真的很高兴。”国王好脾气地说,“对了,龙魂之心是怎么回事?”

芙蕾拉郁闷地把附身他人的事汇报一遍,却隐瞒了龙魂之心的秘密,只说被攻击后醒来就成了那样。下意识的,除了兰登,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那个秘密。

“真是可怜。知道吗,看到龙魂之心毫无生气地出现在面前,我的心都快碎了。”

“哼哼哼,少假惺惺!”芙蕾拉一点分寸都没有地撑着书桌,脸都快贴到国王鼻子前,无理至极,“这里没有外人,别装啦!说,为什么逼兰登娶那个什么公主?!”

国王笑着往后靠去,大概普天下只有芙蕾拉敢用这种态度对待他这个至尊了:“我可以解释,芙蕾拉。”

“说吧!”

“大致情况你都知道了吧?”

芙蕾拉顿时气鼓鼓地说:“知道!在您眼里我居然没两个殖民地值钱!为了这两个破地方您就直接把我扔进死亡名单了!我怎么会有您这种惟利是图没有良心的皇帝表兄?”

“你还知道我是皇帝。”国王淡笑着接了句,“正因为我是皇帝,所以我要为国家考虑。特拉巴率先发兵后,和平的局面已经打破,在这种情况下,我当然得跟三角国之一的萨肯结成比较密切的战略联盟。”

“打仗归打仗,您把兰登卖出去干吗?难道我们堂堂亚尔斯王国,居然沦落到要靠娶人家的公主才能保住国家?借口!”

“不是怕他们,而是利用他们。那位安娜公主主动提出一年的赌约,无疑给我们很好的机会,在这一年里面,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利用萨肯打压特拉巴。换句话说,我原本打算向你借一年兰登。”

这也能借?当我小孩子好哄啊!芙蕾拉挑眉道:“呵,这么说我回来还是殃国祸民的大罪人了?您的如意算盘全部打破,萨肯跟我们的关系跌到谷底,特拉巴就要捡到个大便宜。嘿,您没心里在骂死我吧?”

“瞧你说的,芙蕾拉,你能平安回来是我最深切的希望。”国王扫了眼重新回到她手上的龙魂之心,“龙魂队长对特拉巴的震慑力可也不小。你在汶多瓦做得很棒,我想现在正式晋封你为将军不会有人提出异议了。”

芙蕾拉撇撇嘴:“想用升官来堵我的嘴……我可还记着呢,您把我当死人对待!”

“其实宣布死亡也是保护你的一种方法,你现在是众所觊觎的对象。可惜你出现得太招摇了。”说着,国王还惋惜地摇摇头。

废话,我要不是乘着炙龙及时赶到,切诺雷夫人就换人了!芙蕾拉气乎乎地瞟国王一眼。

“对了,芙蕾拉,神之金属……是怎么回事?”看到关于结婚这件事基本告一段落,国王轻轻一句,转到真正的话题上来。

芙蕾拉不觉站直身体,肃容说:“我的确知道神之金属的秘方在哪里。”

“你真的有神之金属秘方?”国王微笑着,貌似不经意地问了句,“那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是泰拉殿下的临终嘱咐。”国王的眼神锐利得快要把她吃下去了,她赶紧把泰拉王子抬出来,“神之金属出现便是大乱的前兆,他要我没到万不得以不要拿出来。”

“皇兄?我明白了……那么,芙蕾拉,现在算时机来到了吗?”

芙蕾拉忽然现出隐隐一丝笑意,回答道:“是的,陛下,我可以把神之金属秘方呈给您,可我也需要您给我一样东西。”

“哦,你要什么?”

“十二年前,我父亲和先王交易的内幕。”芙蕾拉一字一顿说道,“王室欠我一个解释。”

国王平静地看着她:“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就算您不明白,王室绝密档案里一定有记录。为什么让父亲一个人对付那么危 3ǔωω.cōm险的敌人?陛下,我并不是想翻旧帐,但是为人子女,自己父亲死亡的真相总有权知道的吧?”

“我当时只知道芬顿将军是为国捐躯的,并不清楚其中纠葛。难道你有什么疑惑吗?”

芙蕾拉垂下眼:“古拉斯跟我说了些过去的事,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是他?”国王换了个姿势,说,“我知道了,我会让人去查。秘方什么时候能拿到?”

芙蕾拉装模作样算了下:“在满月没有到来前,我进不了那里,现在才月初呢。”

国王了然一笑:“我会尽量找到当年的资料,如果有的话。我也希望尽快能拿到秘方。”

古拉斯是老狐狸,你就是小狐狸。芙蕾拉闷闷地丢给他一眼,草草行个礼就要告退,走到门口,忽然记起什么,转头问:“王太后她老人家好吗?”

“母后受了些惊吓,正在静养,精神好点的时候再去见她吧。”

“哦。”芙蕾拉有点惴惴地应着,对这个一年见不了一面的王太后,她始终怀着敬畏,又问,“特拉巴王就是进攻我们的皇太子吧?他执政后,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你是说伊利沙德?不,即位的是三皇子辛普斯,伊利沙德据说藏起来了,他可算得上是两头落空。”[手机电子书网 Http://Www.3uww.cc]

芙蕾拉噢了一声,略略颌首,推门而出。国王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泛起一抹苦笑:“特拉巴还没完全解决,萨肯的麻烦马上要开始了……”

出了宫,芙蕾拉马上赶到龙魂驻地。魔法师们集合在门口欣喜地迎接她的回归。威克罗夫拥抱了下她,交给她满满一握魔法球。

“还有部分小队留在汶多瓦,这是他们的留言。”

她含笑打开。由衷的祝福和喜悦通过点点金色的字传递着他们的心情,当看到菲什这个时,他只是激动地“呜呜呜”,不禁让芙蕾拉摇头,这家伙还是那么爱哭啊……

依次拜访完主教、莫里森老师,将那个改编过的经历分别述说一遍,由于涉及到王室机密,她的精灵血统,以及改修精神魔法都没有告诉两位德高望重的大人。离开魔法协会,她扳着手指算了下,似乎没什么人要拜访了,便打道回府陪姑妈。对于姑妈,她亏欠太多了。

******

芙蕾拉的将军晋封提议顺利通过。晋封仪式在提议通过的隔日举行,猩红的披风扣上芙蕾拉的肩,轻轻一展便如翅膀般张开,衬得她英姿飒爽。红绒托垫上静静躺着金质盾型将军徽章,中央镶嵌着用整块红宝石雕成的飞龙,国王亲自将它别到芙蕾拉的前胸。

“亚尔斯第三十三任龙魂将军芙蕾拉·芬顿·切诺雷·亚尔斯庄严宣誓,忠实履行龙魂将军的职责,将我的一切献给国家,献给至高无上的国王陛下。龙为我骄傲!”

站在高高宣誓台上的芙蕾拉转身面向人群,接受全体军人的致敬。她闭起眼仰头迎着太阳,笑容越绽越明媚。

看见了吗,父亲?看见了吗,殿下?我终于成为龙魂将军了!

皇家的活动永远少不了宴会和舞会。作为主角,芙蕾拉被无数人围着恭喜平安归来,恭喜升官晋封。幸好兰登一直在她身边帮她应付,她乐得挂着笑,懒懒靠在他臂上,做个幸福的小女人。

原来爱情,真的是件很美好的事呢!

她轻轻嘬一口酒,眼睛晃到外围一个始终阴沉盯着自己的男人,仔细辩识,原来是当初逼婚不成的布伦特·莱昂弗斯。说起来,他还是他们的媒人呢。芙蕾拉抿嘴笑着,忽然生出顽皮的念头,指着舞池对兰登说:“那边好象很热闹。”

兰登会意,走到她面前,行了个90度的鞠躬:“亲爱的芙蕾拉夫人,我能有幸请您跳支舞吗?”

芙蕾拉笑着把手放进他的掌中,两人手牵手步入舞池,边上人立刻自觉地让出一大片空地,乐师中断原来的音乐,奏起温情绵绵的华尔兹。他们的动作和谐又优雅,如同一对蝴蝶缠绵翩飞,又如同降临凡间的神灵,踏着飘然欲飞的神界舞步。所有的人都看呆了,尤其是以前被芙蕾拉踩过脚的男士,一个个难掩讶异之色。年轻的小姐们则嫉妒地扯着手绢,纷纷嫌弃起身边的舞伴。

无视边上或羡艳或嫉妒的眼神,沉浸在华尔兹中的两人四目相对,完全陶醉在音乐的世界里。一个漂亮的旋转结束了这支舞,兰登拥着她,柔声问:“还要跳吗?”

“不了。”她看到无数双火辣辣的妩媚眼睛盯住兰登,忙拉着他走到一边,趁着人群还没围上来,大笑着说,“看那些人眼珠都要掉下来了,他们以前可被我踩得很惨呢!”

“原来你是想刺激他们呀?”

芙蕾拉嘿嘿笑几声,又揉揉脑袋,轻声说:“国王早闪人了,我们也溜走好不好?”

兰登看看边上已经要围上来的人,有点为难地说:“现在怎么溜?”

“看我的。”她狡黠一笑,有心卖弄下新学的精神魔法,躲在兰登身后念了一串咒语。魔法悄无声息地向四周发散出去,只见聚集过来的人忽然都错愕地眨起了眼,然后东张西望起来。芙蕾拉这时一拉兰登,毫无障碍地穿过人群直到室外。

刚到外面就看到负责防守的魔法师神情紧张地要冲进去,看上去已经发现了异常魔法波动。芙蕾拉连忙拦住他们,笑着说:“没事没事,是我放了个小魔法。”想想又说:“你们还是进去检查下比较好。”

魔法师见是他们,连忙恭敬地行礼,目送他们离开后,才依命进去检查。

兰登好奇地问:“你刚才对他们用了什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