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71节

龙魂曲_第71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1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么?”

“一个障眼术啦,我还没学好,才被守卫魔法师发现了,等我真正掌握的话,可是能无声无息蒙蔽人的感觉的呢。不过用来逃这种事倒是绰绰有余了。”她笑嘻嘻地说,一点也不去想,蒂奇伯恩会不会气死。

******

第二天上午,萨肯使者团正式启程回国。克里斯琴王子还能微笑着与国王和众大臣道别,而安娜一直坐在马车里不露面,据说从婚礼后就再也没人看到她离开行宫。即使隔着厚厚的车壁,芙蕾拉也能清楚感受到车内阵阵寒意直刺向自己,不禁多看了那马车几眼。此时有个侍女悄悄走到兰登身后,低声说:“将军,公主有话想对您说。”

兰登先看向芙蕾拉,见她没有反对,便跟着侍女来到安娜的马车前。隔着薄薄的窗纱,安娜的声音带着一丝幽怨:“我想这就是神的旨意吧……如果我能早点鼓起勇气来见你,结果是不是会不一样?”

“公主殿下高贵美丽,又有巾帼之姿,您一定能得到幸福。”

“承蒙将军金言。”她轻叹一声,关上窗户。

车队缓缓上路。望着萨肯的国徽,芙蕾拉忽然生出无限感触。

“萨肯……芽……”她喃喃着,跟着送行的人回宫,临走时回望一眼渐行渐远的车队,却忽然涌上不安,像被寒风吹到,不觉打了个冷颤。

是因为刚才那阵冰冷的注视吗?我何时变这么敏感了?她不解地想着,转念又想起芽和海因姆。她早就得知,海因姆与本国的联系时断时续,目前没有任何消息。不知芽怎么样了,她会死吗?神啊,看在你三番四次作弄我还不补偿我的份上,请保佑她吧!

第四卷 萨肯木偶戏 第八十五章 梦兆
(更新时间:2006-8-13 13:09:00  本章字数:6136)

萨肯使者团走后,上议院召开大会,芙蕾拉在会上照本宣科地读了下已经由副官威克罗夫递交上去的战役报告,真正机密的内容早已私下向国王汇报过。接下来就无聊地看着议员们貌似热烈地讨论着奖赏、抚恤和惩罚,以及与萨肯的外交关系等等。其实这些结果早就堆积在国王的书桌上,只等着合适的机会宣布而已。
格罗弗的事,显然兰登和国王私谈过,既没有功,也不追究过,切诺雷家族逃过一劫。边境城市的军备力量加强到战时规格,可以想象国境线被特拉巴无声无息突破的事让国王如何震怒。谢尔曼始终没有露面,情报网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芙蕾拉也不得而知。王太后被绑架一案,国王看上去没有想让她知道详情的打算,她私下也好奇地问过兰登,可是兰登语焉不详,她明白出于对魔法力量的忌惮,龙魂将军一直被排除在参与机密政事之外,而王太后的事件的确跟龙魂没多大关系,加上她本人对政治没多大兴趣,也就识趣地不再打听。

她无精打采地瞎想一通,强迫自己待到会议结束,总算在最后得到令她兴奋的消息:海因姆从萨肯边境城市发来消息,说他即将回国。但是他没有透露走哪条路线,芙蕾拉一时无法跟他联系上,只能乖乖等待他回到赫格博斯。

生活再次恢复规律。芙蕾拉天天泡在龙魂驻地她的专属区域里,将精神魔法用到实践上,不明白的地方就问炙龙。她也询问过父亲的情况,可是炙龙回答道他的休眠还未结束,可能几个星辰期,可能几年,也有可能几十年,芙蕾拉心里想着说了一堆废话,只好打消传递对父亲的想念的打算。此外,她还跑东跑西要了不少资料,看上去颇为神秘。

因为担心着芽,芙蕾拉一直安不下心,还有萨肯使者团离开时的不安感还横亘在心中,算算使者团离开赫格博斯也有快十天了,过这么久还为他们的事烦忧,连芙蕾拉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这天夜里,浓重睡意下,梦境一个接一个。先看到芽骑着变大了的老虎笑着向她挥手,一会又变得死气沉沉躺在棺木里,再接着,关于芽的景象糊了起来,画面一转,跳到一处荒凉的地方,黑暗里显出惊慌的几张脸,边上是不断腾起的火焰,有人挥着剑在砍什么,看上去是遭受了什么袭击,又在保护什么人。

梦境里的芙蕾拉随着心思的转动,视线一下子绕过挡在面前的障碍,看到被护在里面的人。那个人同样拿着剑防备着,正好有火光从他侧面亮起,扑腾的火焰映亮的居然是萨肯皇储的脸!

芙蕾拉一下子惊醒,梦里真实的感觉还残留在脑中,一直潜在心底的不安蔓延到全身,渗出密密的一层冷汗。这个梦是什么意思?这种感觉又代表了什么?她睁大了眼满心疑惑,梦里的一切历历在目,细细琢磨了下,她想起梦里的场景是自己认识的地方——边境城市莱多。

莱多,不就是萨肯使者团回国必经的地方?芙蕾拉顿时睡意全无,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预兆吗?她咬咬牙,大脑迅速做出决定。

“做恶梦了?”兰登被她吵醒,紧了紧臂弯,声音含糊地问道。

芙蕾拉跳下床开始穿衣服:“我要出去一下。”

“现在?”兰登支起身体,诧异地看着芙蕾拉。

“是。萨肯那行人可能遇上麻烦了,我得去确认下。”

“使者团已经到边境线上了,你怎么会突然知道他们的情况?”

“做梦梦到的。”芙蕾拉最后检查下装束,“不管怎么样,我得去莱多看下,如果他们真的在我国出了事,那可大大不妙。”

“我跟你一起去……”兰登拍拍脑袋,改口道,“至少得叫上几个魔法师陪你吧?”

“情况不对的话,我会叫帮手的。你身上还有伤,好好休息。”她滑过兰登肩上的伤疤,抬头朝他笑了下,“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

说完,她就用飞翔术跳出窗户,一个巨大的黑影遮住了月光,然后便听到凌厉风声呼啸的声音,等兰登探身看窗外,只能看到半空中她远去的身影。

“刚说不会再冒险了……”他叹气道,又奇怪地自语一句,“做梦梦到的?”

******

如芙蕾拉所梦见的一样,萨肯使者团在莱多确实遇到了变故。燃烧的马车点亮夜空,不断有人惨叫着倒下,随行的四位魔法师瞬间死去了三位,最高级的那位金杖法师不知去向,而他们的敌人却是某个躲在暗处的魔法师,正在用猫戏耗子的恶劣手段慢慢折磨着剩下的人。

骑士们将两位尊贵的殿下护在中间,用血肉之躯迎击魔法。克里斯琴搂住安娜,看着忠实的骑士一个接一个死去,坚毅的脸上也有了潮湿的感觉。当又一个骑士闷哼一声倒下马去时,保护圈出现了一道空隙,没等边上的骑士围过去,泥土忽然拔高几寸,将战马的四蹄牢牢缚住,所有的骑士都被定在原地不得动弹,有机敏的人跳下马用身体挡住空隙,立刻也被泥土裹住了脚,一声沉闷的轰鸣后,这个勇敢的骑士只剩了下体,上半身体残碎在周围,腥红的血喷溅一地。而两位王室贵族再次暴露在魔法师的目标下。

克里斯琴将安娜护进怀里,右手举着一把一米半长的宽剑,他大喝一声,宽剑表面亮起冰蓝色的光芒,有一层淡淡的水气蒙在他面前,原来这是把能用剑气引发魔法的附魔武器。可是躲在暗处的魔法师只是冷笑一声,念动咒语,克里斯琴周围忽然沙尘顿起,迅速结成一个沙笼将两人困住。

骑士们大惊,回身用剑猛砍沙笼的外围,可是每下都像砍在坚硬无比的岩石上一样,完全与事无补。就在他们奋力解救两位殿下时,四周的风忽然猛烈起来,席卷起尘土,包含着大量精神力,形成巨大的圆圈,随着魔法师咒语的出口,尘土挟着疾风之势向骑士们冲去,眼看这些骑士将要全军覆没。

他们的周围忽然窜起冲天火焰,火舌吞吐,将这一下攻击尽数抵消,天上又绽放开一个巨大的火球,将这片区域映得如同白昼,立刻把偷袭的魔法师从隐匿之处揪了出来。

正是芙蕾拉依照梦中记忆赶到此地,及时出手救下萨肯骑士。她示意炙龙飞到攻击他们的魔法师上空,炙龙浑身放出红光,如同浮在空中的巨大火把将他照得无所遁形。魔法师见行踪暴露,干脆步出隐匿地,抬头说:“这是萨肯的家务事,请龙魂将军不要插手。”

“在亚尔斯的地盘上,就不是你们的家务事了。”芙蕾拉冷笑道,“炎炽之网”同时发出,光束像箭一样朝对方直射而去,在快要触到他的时候,被忽然扬起的沙幕拦下。

与此同时,看到袭击者现身后的萨肯骑士拿出弓箭,一轮一轮朝魔法师射去,芙蕾拉在空中不停放出炎爆术、烈焰冲击、炎炽之网,魔法师转而陷入抵抗的局面。然而他并没有显出疲态,斗篷遮住的脸露出冷笑,喉间滚出几个阴沉的字节,一束粗大的锥子状尘土团向芙蕾拉冲去,逼得炙龙不得不抬高身体,紧接着,一层淡黄的光罩住地面,将芙蕾拉和她发出的魔法统统挡在外围,光罩内,骑士们再次成为魔法师的活靶子。

骑士们临危不惧地继续射击,然而在魔法师的干扰下,这些箭一射出就失去了准头,飞到半路就软软地扎在地上,完全构不成威胁。在魔法师阴冷的念咒声里,骑士们觉得力量迅速流失,陆续掉下马来,感觉自己趴在一望无边的沙漠中,日光毒辣,喉咙冒烟,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被灼热的沙子烫出了一片水泡,他们看到自己的手在一团热气里慢慢变黑变干,异常的恐惧让这些视死如归的骑士也禁不住绝望地惨呼起来。

芙蕾拉在空中看到骑士们诡异的举动,立刻明白他们中了幻术,不禁对魔法师折磨人至死的卑劣手段咬牙切齿。她对骑士们放出高级“韧之言”帮他们解除幻术,但对魔法能否穿过光罩顺利作用到他们身上完全没底。魔法轻易地穿过光罩,柔和的白光包裹起骑士们,他们的挣扎呼号慢慢减弱下来,最后一个个安静地进入沉睡。

没想到这个魔法结界根本抵挡不了精神魔法。芙蕾拉大喜过望,一股脑儿将学会的魔法全部扔过去,这下真的把对方逼到窘境。普通的防御魔法根本抵挡不了这些攻击,幸好芙蕾拉只是发了些中级魔法,还不至于对他造成太大伤害。魔法师不得不收回魔法罩,将身体裹在坚固的沙球里,同时加上屏蔽结界,防止芙蕾拉发动精神幻术偷袭。

芙蕾拉悠悠降到地上,对着圆溜溜的球嘲笑道:“你这样子让我想到一种虫子,屎壳郎。喂,你想在这里面躲多久?”

附在球表面的魔法使魔法师对外面的情况了如指掌,他检测到芙蕾拉显得胜券在握一样没有布上任何防御,便得意地冷笑,在球里面念动起咒语,地面微动,“泥沼地”和“枷锁术”一起发动,要将芙蕾拉困在原地。

“小心!”炙龙的声音刚在头顶响起,芙蕾拉已经念动飞翔术轻松地浮到半空,趁沙球的绝对防御被魔法师自己破坏时,将准备好的焰星术施展出去。一圈火球拖着流星样的长长尾巴出现在他周围,在沙球解体的一瞬间,呼的往中间收拢。

第二个沙球险险保护住魔法师,他也不笨,在施法的瞬间已经准备好防御魔法。芙蕾拉撇撇嘴,看来遇上个不弱的对手了呢。当即取出火金短剑,念诵起加持了精神魔法而威力更大的幻术“地狱火”。

“如果不想他们死,最好住手。”魔法师不知何时从沙球中离开,瞬间出现在困住克里斯琴和安娜的沙笼前,手里魔法光芒跳动,低沉地威胁道。

芙蕾拉被迫停住念诵,盯住对方:“你是谁,为什么要杀皇储和公主?”

“这是萨肯的家务事。”

“你在莱多动手,分明就是要把亚尔斯搅和进来。”芙蕾拉冷哼一声,反驳道。

魔法师只是冷冷笑着,并不搭话。芙蕾拉忽然意识到情况不对,她分明感觉到强烈的元素变化,再仔细一看,困住萨肯两位殿下的沙笼正在不引人注意地缩紧。

不好,他打算压死他们!芙蕾拉大惊失色,右手连串炎爆术向魔法师发去,左手施展起疾风术,无数风刃聚集到沙笼前,要打散这个囚笼。同时施展两个魔法分去她大部分注意力,当她发觉不对劲时,周围早已蓄势待发的尘土刹那变成沙墙,将她困进同样的沙笼里,重重从半空摔到地上。

“原本跟你没关系,谁让你要多管闲事。”魔法师用嘶哑的声音冷冷说道,咒语念动,困住芙蕾拉的沙笼立即收缩,要把芙蕾拉活活压成粉末。

砰的巨响,沙尘弥漫,将四周迷糊成一片,魔法师警惕地注意着,隔了一会,就听到尘雾后传来剧烈的咳嗽声。

她果然逃脱了。魔法师赶紧将漫天的沙尘聚拢成一团,视野又清晰起来,芙蕾拉趴在不远处,捂着嘴咳个不停。魔法师眼里杀气闪现,空中凝聚成团的沙尘一下子变成无数尖利的硬刺,齐刷刷朝她射去。这下,她无处可逃了吧。魔法师牵起得意的冷笑。

接下来,他蓦然瞪大了眼,被沙刺射个正着的芙蕾拉忽然散成一缕缕光束,很快消失在夜空中。幻象!他心一惊,马上搜索起芙蕾拉真正在的地方,却听一个声音轻轻地从背后响起。

“别找了,我在这里。”

话音刚落,魔法师只觉得凉气从后背沁入,心猛然被手攥住一样,绞痛无比。他跌倒在地上,侧身看到芙蕾拉完好地站在后方,而克里斯琴和安娜也被成功解救出沙笼,并排站在她身后。

芙蕾拉刚被困进沙笼确实有过一阵慌乱,当沙笼骤然缩紧后,她的精神力忽然自行流转起来,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