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72节

龙魂曲_第72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1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蛮横无比地强行冲破沙笼。看到蒙蔽视线的沙尘时,她用最快的速度凝出一个幻象,再用障眼术绕到魔法师后面,往沙笼上附上几个疾风术,便开始准备高级精神魔法“魂之怒”,趁对方不防备的一瞬间,施展出手。

第一次将精神魔法用于实战并一举成功让芙蕾拉心情大好,她往魔法师身上加上“炎炽之网”,然后指挥风刃割开他的斗篷,看看他的真面目。

火光下,一张因痛苦而扭曲的脸显露出来,克里斯琴和安娜同时低呼一声,安娜失声叫道:“弗伦达,怎么是你?!”

袭击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随行的金杖法师。

克里斯琴上前一步,沉着脸问:“王室待你不薄,为什么?”

见皇储要问话,芙蕾拉收回精神魔法。心脏的压迫感一消失,弗伦达软软地仆倒在地上,只是大口喘气。

“说!”克里斯琴将宽剑架到弗伦达脖子上,剑上冰蓝的光芒已经淡去,只剩剑本身的寒光闪烁。

“各事其主而已。况且出了这桩丑闻,你以为你们回到国内还能得到多少支持?”弗伦达缓过一口气,出言冷嘲道。

安娜已经变了脸色,克里斯琴一剑下去,弗伦达右手整个被砍断,苦于困在炎炽之网里,只能嚎叫着在地上打滚。

“殿下……”芙蕾拉看不下去,正想出声劝告,克里斯琴已经转头看她,面上布满寒霜,话倒很是客气。

“没想到带了个叛徒在身边,让您见笑了。感谢将军救下我和王妹的性命,这个情,萨肯不会忘记。”

“听说贵国现在局势复杂,殿下一路还需多加小心。”芙蕾拉才说完,就听安娜一声惊叫。

“他们怎么了?!”她指着地上一堆不醒人事的骑士,惊恐地叫道。

“他们之前中了幻术,现在只是昏睡而已,过一阵自然会醒,公主无需担心。”

安娜抬头盯住她,眼里满是戒色:“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芙蕾拉愣了愣,总不能说她是做梦梦见,然后赶来一探究竟的吧。可是看安娜的眼神,仿佛认为她和偷袭者有瓜葛似的,想了下,说:“是陛下让我暗中保护使者团直至安全出国境线。”

“多谢陛下的周到安排。”克里斯琴眼里迅速闪过一抹异常的神色,拉过安娜,用眼神示意她不得无礼。安娜撅嘴瞪了他眼,转身背对芙蕾拉。

芙蕾拉苦笑一下,看一眼已经昏死过去的弗伦达,说:“殿下,这个人……是不是得留着他的性命?”

克里斯琴愤怒地盯了他一会,想到他确实是重要的犯人,转身从侧翻的马车里找出护理箱,芙蕾拉自觉地接过为弗伦达止血包扎起来。

炙龙一直在空中悬停着,看到危 3ǔωω.cōm险解除,打个哈欠,化成红光回到戒指里。芙蕾拉陪着两位殿下一直等到第一个骑士醒来,才终于得以从这尴尬气氛中解脱。

天亮透时,所有幸存的骑士陆续苏醒。他们先向皇储和公主谢了通罪,然后整理起混乱的现场。经过清算,随从中除了这些骑士再没有人活着,马车也只剩下一辆,显得很是狼狈。弗伦达被五花大绑扔在一匹马上,芙蕾拉也跨上马护送他们到边境。通过边境的文件认证后,萨肯一行正式离开亚尔斯。临别前,克里斯琴再次郑重向芙蕾拉道谢。

“弗伦达说的话请别放在心上,我们绝对没有因婚礼的事迁怒贵国。”

是真的就好了。芙蕾拉想着,微笑着行礼说:“过了国境线我就不能再陪同下去,殿下一路保重。”

“国内已经派来迎接人员。再次感谢将军的救命之恩。”

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芙蕾拉长长叹口气。看来萨肯国内的斗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维普琴斯居然敢对皇储下杀手。希望海因姆能平安回国吧。

跨上炙龙返回途中,芙蕾拉对它说:“炙龙,我变得好奇怪哦,好象更敏感了,还会自动放魔法,更神奇的是还会预言呢!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的精神魔法修为提升到高深境界啦?”

“想的美。”炙龙毫不留情地说,“这是精灵体质的觉醒,笨蛋。”

“你说什么?!”芙蕾拉吃惊地说。虽然她知道自己的精灵血统被唤醒了,可没想到除了掌握魔法更快更容易,还有这些好处。她歪头想了想,说:“看起来精灵体质不错呢,为什么泰拉殿下要那么紧张呢?为什么又要压制精灵血统呢?”

炙龙沉默了半天,才淡淡地说:“这些,你以后会知道。”

第四卷 萨肯木偶戏 第八十六章 回国
(更新时间:2006-8-14 11:44:00  本章字数:6532)

迎接皇储归国的队伍在边境等候多时,看到他们是这副狼狈样,都大为吃惊,听完报告后,一干人诚惶诚恐地纷纷告罪。克里斯琴淡淡回应了几句,便坐回马车,示意队伍继续前进。
安娜坐在克里斯琴对面,看到自己国家的人后终于放下心,冷着脸对兄长说:“皇兄干吗要再三谢那个女人?我们刚遭到袭击,她马上出现,这事本身就有问题。如果是亚尔斯国王让她保护我们,她大可光明正大地随行,干什么要躲在暗处,要我看,他们没一个安了好心!”

“不管怎么样,袭击的人是我国的魔法师,她也确实救了我们一命,即便是亚尔斯派来监视我们的,在礼节上也应该谢人家。”

安娜咬咬唇,恨恨说:“没想到弗伦达居然是维普琴斯的人,他和母后的交情蒙蔽了我们!”

“他并没有说他是听从了维普琴斯的命令。我记得没错的话,龙魂之心的事就是他报告的吧。一眼就可以认出那枚看上去普通的戒指是亚尔斯的秘宝,而且知道它和继承者之间的精神联系这种机密的事……”

“皇兄的意思是……跟亚尔斯有关?”安娜睁大了眼,问道。

克里斯琴没有回答,看看窗外,说,“到了齐格纳你就下车,母后的家族能保护你,待在那里,哪都不许乱去,听到吗?”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跟你回莫捷里克?”

“听话,安娜,难道我还会害你吗?”

“皇兄……”安娜垂下头,轻声说,“是为了……为了结婚的事吗?”

“不是,安娜,莫捷里克现在太危 3ǔωω.cōm险了,就在我们离开不久,哲斐逊将军、霍金伯爵、欧文男爵、蒙多拉特子爵被杀死在欧文男爵位于芬克森林的度假别墅里。维普琴斯行动了,莫捷里克现在比任何地方都危 3ǔωω.cōm险,所以我不能让你陷入危 3ǔωω.cōm险。”

“正因为这样,我才更要待在你的身边!”安娜急切地拉住克里斯琴的衣服。

“不,我的宝贝妹妹,你得留在外面,作为我的据点。”

克里斯琴轻抚下安娜的脑袋,往后靠去,疲倦地阖上眼。安娜并不知道血案的情况,他却时刻关注着。不久前的二次审判会上,与第一次迪拉克的绝对劣势不同,这次迪拉克家族呈上了足够证明其无罪的证据,证明案发当晚,迪拉克因赶路而在山中迷路,巧遇了一位守林人,并千辛万苦找到那个人做证。审判厅上,双方互相指责对方的证人不具可信性,但因为当夜的直接证人无法找到,而利曼之前提供的证据被迪拉克方推翻,最终,审判长裁定,第一嫌疑人迪拉克无罪释放。

这是案件的情况,附上的密件里说,其实这次王室本有机会利用血案和伪证的丑闻狠狠打击维普琴斯,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候,王室掌控的证人,目睹当夜一切情况的吟游诗人和小姑娘均消失不见。一个被维普琴斯的人抓走后,有报告说出现在朵普郡,却怎么也找不到;小姑娘本在王室的严密保护下,某夜离奇离开监视地后,最后出现的地方也是朵普郡。朵普被查实为维普琴斯派的据点之一,但已经人去楼空。

最终的审判,裁定一审证人的证词无效,该案被定为别墅看守人阴谋杀主夺财,不幸一起葬身火海,勉强给了民众一个交代,而王室和维普琴斯两派谁都没得到好处。然而一审有失偏颇的判决可以看出,维普琴斯派对高层的渗透和控制已经达到如何危 3ǔωω.cōm险的地步。

克里斯琴想着,捏捏皱紧的眉头。四个死亡的贵族,两个来历不明的流浪艺人就能搅起巨浪,回到莫捷里克后,等待他的是怎样的风暴?神之金属,如果能得到神之金属的话……他微微叹口气,希望潜伏在亚尔斯的人能够尽早回报好消息吧。

******

芙蕾拉一回赫格博斯,首先向国王汇报了这一异常,因为不能透露精灵体质这件事,她咬咬牙背黑锅,说是自己擅自在使者团马车上放了侦测魔法。国王并没有过重责备她,反复询问了克里斯琴的态度,夸奖了芙蕾拉几句,便打发她走。闭起眼思索了半天,国王通过魔法使秘密发布了一道命令给谢尔曼。

芙蕾拉回到家,就看到姑妈坐在起居室,似笑非笑地等着她:“芙蕾拉,我听说昨天半夜你又出去溜达了下?”

“抱歉,姑妈,让您担心了。”芙蕾拉乖巧地跑上前吻姑妈的脸,“我好累,让我先睡一觉再来赔罪好吗?”

姑妈无奈地笑着,陪她回到房间,帮她盖好被子,在她额上轻轻点了下:“你这孩子……”

芙蕾拉嘿嘿一笑,闭上眼,很快进入甜甜梦乡。

睡得正香时,她却被人硬生生推醒。不乐意地转个身,继续要睡,塔莎的声音在耳边响着:“小姐,起来了啦,国王召见您。”

“我不是刚从王宫回来嘛……”芙蕾拉还想赖着不起,嘟噜着。

“可是国王召见您呀!听说海因姆将军回来了呢。”

芙蕾拉一下子坐起来,腾的跳下床,一边还不满地叫着:“你怎么不早说啊!”

“哎,小姐,您至少要换件衣服,梳个头呀……小姐!”

芙蕾拉被塔莎抓住换了装束,才匆匆赶去王宫。被人引到谒见室后,她看到海因姆,惊喜地扑过去:“你终于回来啦!”

“进城前我就发来消息了,原以为会第一个看到你,可你现在才出现,真是枉费我为了见你美丽的笑颜而日夜兼程的辛苦。”海因姆嬉皮笑脸地说。

“少来,谁让你神神秘秘的,都不告诉我你走哪里!”

“亲爱的芙蕾拉,我可是逃离萨肯,你不觉得看到完好的我应该很激动吗?”

“你不会是勾引上候爵夫人,被迪拉克追杀吧?”

前方传来一阵刻意的咳嗽声,两人才意识到他们正在接受国王的召见,马上住了嘴,向国王行礼。国王好笑地看着他们。

“你们的感情真不错。辛苦了,海因姆,现在汇报下你们在萨肯的事吧。”

芙蕾拉明白国王一起召见她是为了证明和补充海因姆的报告,便认真地听起来。原来送走芽后,海因姆刻意抛头露面,成为两方争夺的重要证人,迪拉克方利用海因姆的证词逐一找到利曼证据中的漏洞,尤其是他提供与杀手搏斗时曾攻击过对方的踝部,应该留下比较明显的痕迹这一线索,给迪拉克方带来很大转机。然而就在迪拉克,以及背后的王室一派认为稳操胜券时,海因姆却被维普琴斯的人掳走了。

“得感谢你那些虫子,我一发现身上出现青点,就知道有救了。”海因姆说到这里,转头向芙蕾拉微笑。

“奇怪,你怎么没被他们立刻杀掉呢?”芙蕾拉问。

“因为我用神之金属跟他们交易。”海因姆话一出口,国王不经意地换了个姿势,芙蕾拉则惊讶地叫道。

“他们怎么会信你?”

“换成是你,难道你会放弃任何线索吗?”海因姆面对国王,严肃地说,“陛下,请原谅我的行为,确实情非得以,我从来没有将我国秘宝交给他人的异心。”

“我知道。”国王淡淡说道,“照你看来,最有可能夺得大权的会是谁?”

“无论是谁,恐怕对我国都不太有利,趁萨肯国内局势混乱,我国应该抓紧时间戒备。”

“如果是王室掌权的话,倒不见得会对我国不利,我们刚签订了新的盟约,而且就在昨天晚上,芙蕾拉救了皇储一命。”

“哦?”海因姆笑着看了她一眼,“那我倒是做了个错误的决定。不过陛下,就我所掌握的情况,萨肯国王虽然不理朝政,他的皇后却躲在暗处指挥得当,她不会束手将权力交出,光凭目前实在不能推算出哪一方将得到胜利。”

国王沉默了会,轻轻说:“你做的不错。看你们俩有很多话要聊,我就不耽误你们的时间了,退下吧。”

两人躬身告退,国王却又叫住了海因姆:“本来要好好奖赏你,不过你没有及时汇报找到芙蕾拉的事,所以功过抵消。”

海因姆看着国王狡黠的笑容,委屈地叫道:“陛下,这可不能怪我,是她……”

“你这是在质疑陛下的公正严明吗?”芙蕾拉惟恐不乱地帮腔道。

海因姆瞪她一眼:“好啊,早知道就不告诉你兰登的事,让你哭得淅沥哗啦!”

芙蕾拉得意地吐吐舌头,朝国王挥挥手,拉着海因姆离开。王宫外,兰登正等着他们,看到芙蕾拉活蹦乱跳地跑出来,松了口气,上前拍拍海因姆的肩膀。

“气色不错啊。”海因姆笑着轮番扫他们俩,“芙蕾拉可是我逼回来的,你要怎么谢我?”

兰登还没说话,芙蕾拉插了上来:“芽怎么样了?她……她救活了吗?”她一脸紧张地盯着海因姆,深怕从他嘴里出来的是最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