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77节

龙魂曲_第77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2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厉叫。

“莫雷尔……莫雷尔!”尼克被人按住,痛苦地叫着。即使尖厉的惨叫明白无疑地告诉他,火焰里的生物的确不是他熟悉的朋友了,但看着好友的身体受到如此折磨,还是不能控制地悲恸大喊。

火焰退去,地上的人衣衫破褛,蜷缩起身体,被风刃割出的伤口流下一大片紫色血液,在土系魔法的禁锢下无法回到寄居身体中,翻腾了片刻也随着一声细细的尖叫如水汽般消失。

“你忘了,芬顿将军是怎么死的吗?”芙蕾拉淡淡说了一句,抬起头,严厉的目光扫过每个人,“无论你们有没有义务,现在必须听从命令!这些人类已经被嗜血族所杀,他们现在都是我们的敌人,是嗜血族的伪装!如果我们中有一个人因为松懈不防而被嗜血族侵占身体,那么死的是我们所有的人!”她深深吸一口气,眼神决然地看着尼克:“现在的心软,就是以后的灾难。”

尼克看着好友的遗体,扭过头,咬着牙无声地泪流满面。

这番动静引来了大批村民,村长走在人前,惊讶地看着这些陌生人,当看到衣着醒目的芙蕾拉时,惊讶才换成了惊喜:“魔法师小姐!”

“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们这些亵渎遗体的卑劣家伙。”芙蕾拉冷着脸展开卷轴。周围瞬间形成一个圆形魔法罩,白色的圣属性加持后,将企图突围的嗜血族们统统笼在中间。在有准备的大队魔法师攻击下,这些低级的离开寄宿身体就死亡的嗜血族遭到了一场屠杀。

是的,屠杀。凄厉的魔族嚎叫撕扯着神经,浓浓的血腥味将这个血色黄昏熏染得可怖。当地上看不到一丁点紫色血液时,一具具被掏空了生命的人类身体交叠着,无声地诉说残酷。

有人背转身呕吐起来,有人虚脱般瘫软在地上,投向前方的眼神空洞迷茫。比尤娜倒在桑达怀里啜泣,即便是刚经历过战争,龙魂法师们也无法坦然正视这些曾经是人类的平民尸体。

“桑妮,你怎么了?”一直被芙蕾拉保护在左右的菲什原本大脑一片空白,但是当他看到芙蕾拉脚步虚浮,身体摇摇欲坠,脑袋忽然清明起来,赶紧抓住她的手止住她不自禁的后退。

陡然被一只湿冷的手抓住,芙蕾拉颤栗一下,转头看向菲什。少年嘴唇不断地轻抖,他的恐惧顺着紧拉住她的手一点一点传进她心里,可是他还是坚持站立着,温顺的眼睛里流露出对她的担忧。

“我没事。”芙蕾拉轻轻抽出手,“你害怕吗?”

菲什努力想鼓起勇气看一眼尸体,可是挣扎许久还是没能把视线转过去。他仰头大口呼吸几下,血液的铁锈味浓腥难闻,却让他生出了一点豪气:“我不怕!”怕的话就保护不了桑妮了。菲什尽力挤出一个笑容。

芙蕾拉深深看进他的眼睛,他稚嫩的伪装完全不能把恐惧掩盖起来。这个羞涩腼腆,却有着坚强韧性的孩子啊……她想伸手拍拍他的脑袋,可是手臂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只好微笑着表扬道:“好样的。”

她转身扫视一圈魔法师的情况,尽管知道对手是嗜血族,可他们依然无法摆脱杀死人类的阴影,就连自己,不也有同样的心情吗?芙蕾拉握紧拳,尖尖的指甲扎进手掌,泛起蚁噬般的酸楚,在还没有被这排山倒海的罪孽感压倒前,她轻声吟唱起安抚精神的魔法“韧之言”。

她在精神魔法的修为上已经不同以往,高级“韧之言”成功作用到魔法师的身上,呕吐声、哭泣声、忏悔声渐渐弱下去,魔法师们一个接一个陷入了沉默。

“还没有到哭泣和哀悼的时候,这些只是它们中低等的家伙,我们的任务……没有完。”芙蕾拉看一眼平静下来的法师们,转身面向村子更里面的方向,“调整一下,我们还有更棘手的要对付。”

听到她的话,魔法师们互相掺扶着站好,眼里重新聚集起神采,各种咒语低沉响起,每个人都为自己加上了防御魔法。魔法罩撤去,他们深吸一口气开始前进。前方,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

菲什却没有工夫去想这些,一直站在芙蕾拉边上的他清楚看到,她的眼里滚动着水晶般的泪水。

第五卷 魔族迷情 第九十一章 嗜血(下)
(更新时间:2006-8-20 14:03:00  本章字数:5076)

“将军,还是没有发现任何人……不,嗜血族。”
最后一队侦测的人也回来报告无异常,芙蕾拉不觉摸向自己的左手,掌心的魔法阵也没有预警,难道这里真的没有嗜血族了吗?不可能。她微微摇头,低级嗜血族是由高等级的嗜血族通过血液和秘术繁衍出来的,低级嗜血族密集的地方不可能没有高等级家伙的身影。

如果,是那些狡猾的家伙事先藏起来了呢?芙蕾拉的目光缓缓在不远处的连绵群山掠过。它们会在山里吗?她思考了一会,对集结在一起的魔法师们说:“大家辛苦了,按顺序轮流值勤,其他人休息吧。龙魂队员跟我去山上搜索。”

法师们刚听说可以休息,才松了口气,听到芙蕾拉的命令,不由愣了一下,有人忍不住问:“将军认为嗜血族躲在山里吗?”

芙蕾拉不置可否,轻声嘱咐了几句小心,便带人出发。菲什迟疑了下,小声问:“我……我呢?”

“你没听到吗?”芙蕾拉回头奇怪地说,“龙魂队员跟我走。”

菲什咧嘴一笑,小跑着跟上来。

隔绝所有生物进出的结界认出施法者的精神波动,自动让他们出去。芙蕾拉在菲什额上画了个魔纹,附上自己的精神力,牵着他的手带他出了村庄。当他们进山的时候,稀稀落落下起了雨,雨点打在空旷黝黑的山中林间,听起来就像魔鬼瑟瑟的嘲笑。山路更加难辩识,秋末的雨阴冷刺骨,五个人共同维持着防御结界,挡雨的结界就交给了菲什,即便是这么个小小的魔法,也让少年因为受到委任而开心不已。

当看到那座峰顶奇特的山时,菲什好奇地问:“这山怎么是这个样子的?”

芙蕾拉顿时尴尬地扭转头,看到其他四人都是别过脑袋藏起脸,不用猜就知道他们一定通过小道消息听到她干的那档子事了,干咳了几下,说:“大自然是很奇妙的。”说着,自己也忍不住望了几眼平平的断面,仰头看去,炙龙曾经凭空撕扯出的黑洞融在一片墨色里根本分辨不出来。不会有事的,她安慰自己,即便把源石送去了异世界,有前人威力无比的封印,不会发生什么的。

到了后半夜,就算龙魂的魔法师体力稍胜普通法师一筹,也经不住这样的劳累。芙蕾拉看一眼疲惫不堪的队员,又望着黑漆如鬼魅的群山,想到接下去更严峻的任务,示意大家休息。

卢卡斯在地上整理出一块干燥的区域,他们收起飞翔术,毫不顾及形象地席地而坐,半晌不愿动弹一下。芙蕾拉抱膝坐着,听着雨点凄凉地滴落,山下隐约可以看到村庄的轮廓,然而它却再也不可能亮起一星半点的光明了。她心口像被攥住一样,连呼吸都觉得异常艰难,泪蓄满了眼眶,可她仰起头不让它们流出来。几滴眼泪能告慰死去的人们吗?她要替他们报仇,替所有死去的人报仇!

父亲,当年您下令对塔科泽使用诸神天咒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浓到化不开的黑暗睥睨着她,睥睨着大地,夜风在林间穿梭撞击,犹如亡灵不甘的控诉。指上的龙魂之心微微发热,暖流润进她冰冷的皮肤,她像被刺到般猛然盯住戒指,然后慢慢地,将它抵到额头。合目那一刻,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悄无声息地滑过脸颊。

殿下……父亲……您们在安慰我吗?

******

清晨虽然到了,可是阴雨连绵不停,天空铅灰色,光线不甚明朗。休息了大半夜体力有所恢复,法师们继续施展飞翔术沿山搜索。快要看不见峰顶消失的那座山前,芙蕾拉有意无意地回头望了一眼,却惊出一身汗。浅灰色的云层中,居然有个不大的黑色气团!再定睛仔细看,不过是块颜色更深的铅云,自一团乌云的空隙里露出来而已。反复看了又看,终于确定那是最自然不过的景象,才放下心来,暗笑自己的大惊小怪。

“那边有什么吗?”卢卡斯见她不停往后张望,奇怪问道。其他人听到,也转过身,面容充满警惕。

“没什么,继续前进。”芙蕾拉扭回了头,飞到他们的前面。

顶着风雨一直搜山到夜幕再次降临,依然一无所获。不在山里,不在村里,它们会躲到哪里去?芙蕾拉不安地啃咬着唇,心里揣摩着嗜血族的动向,目光从逶迤山势上掠过,落到已然成为人间地狱的村庄,风雨中,凝成一团的墨黑里萤火般亮着一点火光。

那些没有约束感的家伙,关照过他们不要生火了,我一不在就阳奉阴违……血液一下子全往头上涌去,她惊呼一声糟糕,飞身朝村庄赶去。她中计了吗?她怎么就没想过,嗜血族也许一直就躲在村里!

奔到路口,远远有个黑黑的身影立在那里,见有动静,立刻警觉喊道:“谁?”

芙蕾拉听出是同行魔法师的声音,回答道:“是我,芙蕾拉,我们回来了。”

“将军,您终于回来了。”那人也放松了语气,却还是站在那里没动。

穿过结界后,芙蕾拉忽然停住脚步,后面跟上来的龙魂法师依次进入到结界里,桑达揉着肩向那人走去,一边说:“真是累死我了。喂,你们这里情况怎么样?”

“桑达!”芙蕾拉忽然蹲了下去,声音痛苦地说,“我脚好象扭了,过来帮我看下。”

桑达愣了愣,折返回来。其他人也围着她蹲下查看伤情,菲什急道:“脚扭了?快让我看看!”

可是芙蕾拉细声说出的话却是:“杀了他。”

菲什怔了下,刚想说话,嘴被身边的卢卡斯紧紧捂住。撒克里站了起来,边说:“脚踝居然肿得那么高,这下可麻烦了。急救包是在集合地吧?”

魔法师顿了顿,回答道:“是的……我去拿吧。”

“不用,你忘了吗?我们并没有带什么急救包,我们带的是治疗术卷轴。”

魔法师觉察到不对,而这时一股精神波动悄然包裹住他,他张着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撒克里双手托着蓝色光球,连续发动几个雷鸣术,将魔法师打得毫无还手余地后, 用“怒雷强击”彻底湮灭这具身体的生命气息。

身后忽然响起压抑了的哭泣声,撒克里急忙走回去,看到芙蕾拉伏到菲什身上,身体抽动不止,痛苦的抽气声在静谧的夜里听来格外心酸。

“是我害死了他们……是我将他们扔在这里,是我布上了结界让他们无法逃脱!是我害的,我杀了他们,我……”

“还没有到哭泣和哀悼的时候,这话是你说的,你忘了吗?”撒克里轻抚着她的背,“如果眼泪和忏悔能够挽回他们的性命,没有人会吝啬。可是这可能吗?不,我们还得继续,要把他们的那份……也战斗上。”

哭声慢慢抑止住,芙蕾拉却久久没有回话。比尤娜颤抖着声音,话里带着绝望的寒意:“我们……要和那些魔法师动手吗?和那些,那些同伴战斗吗……”

“他们……可能早已经死了……”桑达叹息一声,将比尤娜抱进怀里。

“你们在这里等吧,我去就行了。”撒克里忽然说道。

“那怎么行!”所有人都惊愕地看着他,连芙蕾拉也抬起了头,眼神惶恐:“不行!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对付那么多嗜血族,我们不能再失去你了!”

“从刚才那个看,魔法师的精神力强于普通人,嗜血族一下子还无法完全吸收整具身体的力量,我好歹是个金杖法师,这些不入流的家伙是威胁不到我的,而且它们的狡猾也只适用在人没有防备的时候,我不会被它们伤害到。”撒克里微笑着依次摸过芙蕾拉、比尤娜的脑袋,“放心吧,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一起去。”拭去眼泪后,芙蕾拉的眼睛清澈如洗,坚定明朗,“我们是第一小队,是个整体。”

扫了眼都站直了身体的队友们,芙蕾拉仰头深吸口气,带头迈步。拐过弯,窗户大开的酒馆里烧得旺旺的火炉被搬到了中间,魔法师们聚在一起取暖,穿堂入室的风将火苗撕扯得瑟瑟跳跃,尽管是温暖的橙红色,看在龙魂法师的眼里却还是如魔族的绿色硫火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芙蕾拉下意识地抓紧了左手,掌心魔法阵的激烈反应几乎要将她的手点燃,她咬牙闭眼,再也没有力气前进一步。这些人……这些被她挑选出来,被她送进死亡深渊的魔法师们,她连向他们忏悔的机会都没有,却要先对他们下杀手。纵使知道身体里面的已经不是原来的灵魂,纵使知道那些是与她不共戴天的仇敌,纵使她已经屠杀过一次嗜血族,她仍然没有办法对这些前几天还笑闹同行的人出手。

我该怎么办,殿下,父亲……我该怎么办!

“他们,全部已经……那个了吧?”在酒馆里的魔法师还没发现他们时,撒克里轻声问道。

芙蕾拉紧紧闭着眼,痛苦地点点头。

“卢卡斯、桑达,把他们三个眼睛蒙起来。”撒克里低声给自己加持了防御魔法,手中扣着卷轴,“交给我吧。”

芙蕾拉还没有反应过来前,身体被人带转,扑进一片黑暗里。卢卡斯抱住芙蕾拉和菲什,桑达牢牢搂住比尤娜,他们三人一下子失去了视觉,只听到撒克里前进的脚步,一下一下,沉着坚定。

撒克里,你要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