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87节

龙魂曲_第87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4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他的确没有办法劝阻下气势汹汹的两方,只能打开驻地的禁魔装置,防止最后演变成魔法对决。不过,潜意识里,他也希望能压下他们嚣张的气焰吧。虽然人数上不占优势,但他们咄咄逼人的架势一点都不逊于其他人,什么时候,军队里竟然出现小股势力了?梅尔文皱起眉,捕捉到第七小队长布恩垂下的眼里一抹得意之色,滑过一丝不安。

不管什么时候,军队起内讧总不是好事啊。

“你们忘记军法了吗?所有参与的人,都按第5条处罚!”威克罗夫其实是接到消息才赶回来的,早已明白了争吵的缘由,凌厉的眼神盯住布恩派的人,“蔑视长官是什么罪,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我们并没有蔑视长官,只是觉得芙蕾拉·芬顿将军大人也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口出狂言的那个法师还昂着脖子,大有不畏强权的气势。

“奥古,住嘴。”一直沉默着的布恩淡淡说。

“索普,把他关去禁闭室!”威克罗夫喝道。

那法师瞄了布恩一眼,不等人上来擒他,就一甩头自己往禁闭室方向走去。这时一个细细的声音远远地响起。

“不用关他,他说的没错,我的确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有一阵低低的惊叹声,威克罗夫扶住芙蕾拉的肩,欣喜无比的口气:“你醒了!”

“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芙蕾拉的眉眼间笼着淡淡的愁云,看了眼还阵营分明站着的两派人,视线收拢,转身道,“无故喧哗,每个人跑驻地五圈,其他惩罚就算了。”

她忽然顿住脚步,对趋步跟在身后的威克罗夫笑道:“我没事的,我现在要去王宫面见陛下。”有意无意地往后瞥一眼,她扭头低声说:“多谢。”

威克罗夫一怔,疼惜蔓延开,她都听到了吗,那些谤言。

“也许,他们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个不合格的龙魂将军。”说完这句,她加快了脚步,低头离开驻地,猩红的披风在身后落寞地飘荡。

踟躇了一下,芙蕾拉来到墓地。静谧神圣的墓地安眠着龙魂历代的勇士,祭拜过父亲的墓碑后,她慢慢踱到新竖起的五座墓前。曾经的音容笑貌化成了正正方方的文字镌刻在坚硬的大理石上,再没有人会欢天喜地地扑上来拥抱她,再没有人羞涩地叫她桑妮,再没有人拍着她的肩,准确明白地告诉她龙魂队长的职责。身体酸软,她扶着墓碑缓缓跪下,手指抵在“菲什·多尔”处。

十六岁,花朵般的年纪,却为了她永远地沉睡在黑暗里。

——我知道进入龙魂就要时刻准备着牺牲……我的父亲,就是一位龙魂队员。

腼腆的少年曾经英气勃发地朗朗说着,芙蕾拉眼光往前掠去,爱德蒙·多尔的名字不出所料地跳进她的眼。

有轻轻的脚步声在靠近自己,芙蕾拉抬头,看到灰发的梅尔文正朝她走来。

“别奇怪,我没参加,自然也不用受罚。”看到她皱起的眉,梅尔文笑着抢先开口,“我以为,你会哭。”

“要笑着,祭奠他们。”芙蕾拉抽动嘴角,泛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梅尔文走到她身边也蹲下来,手指摩挲墓碑良久:“为国捐躯是每个军人的荣耀,他们死的时候心里一定没有怨恨,所以……你不用在意有些人的话。”

“我没有在意,而且他们说的没错。”芙蕾拉手指紧紧抠住墓碑,关节因用力而泛白,“他们都不应该死,该死的人……是我。”

“可偏偏是我活下来了,”她吸口气,继续说,“被一具具挡在面前的身体保护着,活下来,活到现在,一直活着。”

“那么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去向国王辞职,和上次一样?”

芙蕾拉讪讪地笑了下:“如果这么做的话,死去的人都不会原谅我吧。不能只想着逃避,殿下说过的。守护好大家都爱着的亚尔斯,这才能告慰逝去的人吧。”

梅尔文淡淡看她一眼,很快把视线转开:“你终于有点长大了。”

“谢谢。”芙蕾拉微微一笑,瞥一下太阳,“例会快要结束,我该去王宫了。”

她缓慢地站起身,仿佛压有千斤担子,站直了,默默向一排排的墓碑敬了郑重的礼。

“还有件事要提醒你,留意下布恩。”

“从我上任起,他就不太喜欢我,他的人会这么说,不奇怪。”

“就算再不尊敬你,以前的他表面上是不会显露出来的。再说,一个军队如果出现这样的抵触情绪,是很不利的。”

“我知道了。这件事交给你吧,梅尔文。”她转身迈步,自语道,“真是麻烦的事啊。”

******

站在阳光充足的书房里,芙蕾拉娇小的身体像要在光线里化去,国王心疼地指着椅子让她坐下,听取了剿灭嗜血族的报告。

“这么说,嗜血族已经从世上彻底销声匿迹了?”

“还不能完全确定,但我以为,至少一段时间里,它们不会再出现了。”

“我已经为牺牲的魔法师们拟定好了追封,看下吧。”

芙蕾拉接过文件,晃了眼上面荣耀的称号。活着的人只能为他们做这些了,可对于死者,这又有什么意义呢?讪笑了下,她问道。

“那个村子怎么样了?”

“教会正在忙那一块,报告说有一部分村民得救了。”

芙蕾拉轻轻松了口气,这是她听到的唯个好消息。然后,她郑重地站了起来。

“陛下,芙蕾拉·芬顿请求处罚。”

国王愣了下,反问道:“你犯了什么错吗?”

“因为我的考虑不周,指挥不当,导致亚尔斯的魔法力量遭遇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请陛下降罪。”

“芙蕾拉,这不是……”话到了嘴边转了回去,国王顿了顿,问,“那你认为我该给你什么样的处罚?”

“请撤去我的将军职位,我没有资格与历任龙魂将军比肩。”

国王沉吟了下,挽起微笑:“你也知道,公布嗜血族的消息的话会引起大面积恐慌,即使它们已经被消灭,如果将一个刚晋封的将军撤下,我拿什么理由呈给世人?”

芙蕾拉扭了下身体,小声说:“您这么聪明,肯定有办法的。”

“我可不是个独断的君王啊,亲爱的芙蕾拉。”国王呵呵一笑,“这样吧,功过分开。于功,你化解了一场至关重大的危机,将军称号当之无愧;于过,对于你策略上的失误,取消龙魂将军对龙魂军队的唯一指挥权,下达的决策必须得到半数以上副官的同意才能生效。你接受吗?”

眼睛闪动一下,芙蕾拉深深低下头:“谨遵您的命令,陛下。”

国王收回深邃的目光,举起桌上的一块奇异金属:“这是第三块按秘方炼出来的神之金属样品,可它还是失败了。炼制它有什么秘诀吗,芙蕾拉?”

芙蕾拉抬头看失败的样品,它虽然有了些许透明,但离真正的神之金属的半透明质还差很远。没有纯厚精神力帮助,人类炼制神之金属只能到这一步吗?

眨眨眼,她说道:“不,我不知道有什么秘诀。”

“是吗……”国王叹息着收回样品,“果然是神赐予的东西,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得到的啊。”

他看了下静静站着芙蕾拉,突然道:“明天,你也去帮忙炼制吧。”

“我?”

“也许你能找到什么诀窍也说不定,多个人多份力量。”国王说完,示意她可以退下。

出了王宫,泣血夕阳震动她的心弦,她眯起眼盯着夕阳。夕阳落下去,经历漫长的黑夜又能成为活力四射的朝日,如果人也能死而复活,世上也许能少很多悲伤吧。

看得出神,不觉一只手搭上她的肩:“他们告诉我你醒了。”

她闭上眼,喟然一声,转首贴上兰登的胸口。

=============================================================>

撒花撒花,终于100章了!!

第五卷 魔族迷情 第一百零一章 新年
(更新时间:2006-9-10 14:42:00  本章字数:4299)

魔法协会最高层的宽大实验室里,六位水晶杖以上魔法师正在忙碌,巨大的实验桌上凌乱放着材料和纸张,正中一面八角形如同整块翡翠雕琢的屏风,不同的是“翡翠”缓缓流动着碧绿的流质,那其实是魔法熔炉。一位魔法师看了看刻钟,往熔炉里小心放进青绿光泽的风凌石,另两位魔法师闭目凝神,手中的法杖闪耀生辉,持续不断往熔炉里注入精神力。
一个身影悄悄推门而入,看了眼施法中的魔法师,轻轻走到白袍的老法师边上。

“老师。”

老法师从厚厚一叠纸上抬起头,露出笑容,没有客套,只是慈爱地唤了声:“芙蕾拉。”

芙蕾拉瞅着写满演算的纸,又瞄一眼远远放着的秘方,老法师显然接到了命令,毫无顾忌地把转载了秘方的薄羊皮纸放到芙蕾拉面前。

“过程和材料绝对没有错,至今无法成功的原因,我想只可能是精神力方面的缺陷了。”

芙蕾拉的心快速跳动了下,不愧是大贤者莫里森,很快就意识到失败的原因,咽了下口水,她问道:“参加炼制的都是顶尖的法师,难道精神力还不行吗?”

莫里森摇摇头:“恐怕不是魔力的问题,而是……”

见老法师沉默不语,芙蕾拉犹豫了下,小声问:“老师……您认为,如果神之金属真的炼制成功,世界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压倒性的优势,疯狂的侵略,所向披靡的胜利。”老法师苦笑了下,“当然,这是政治家们的兴趣,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希望能将传说中的东西从自己手上诞生而已,魔法师的惯病。”

“没有力量就渴望力量,有了力量就渴望更强的力量,能保护自己后就想着去欺负别人,这就是我们的世界。”芙蕾拉垂下头,“神之金属一旦出现必将打破目前的平衡局面,真的有必要让它出现吗……”

莫里森看着她的样子,眼里闪过一抹精光,然后平静望着不远处忙于炼制的法师们,淡淡说:“谁知道呢,命运这种事是教会喜欢研究的。”

芙蕾拉低头看着秘方,龙涎、风凌石、密多古金砂、火山玛瑙、生命泉水……每样都是极难收集的东西,亚尔斯居然短时间内就能凑齐并投入实验,其国力雄厚可见一斑。然而,精灵族长说的没错,缺少至关重要的精神力,人类是炼不出神之金属的。

芙蕾拉踱到熔炉前,看着青色流质熔焰中的半成品,这样小小一团,包含了多少人类的野心,她叹息一声,坐回莫里森身边,静静看着老师专注地演算,无意识地绞着手指,最后撇撇嘴角,做出决定。

不能让神之金属出现,不能让世界陷入水深火热。她要守护的只是亚尔斯的安宁,不是政治家的征服欲。

日暮时分,芙蕾拉道别了莫里森和众位法师,独自徘徊在街头,笔直延伸的道路却让她忽生迷茫。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能享受平静?眼眸里的光泽暗下去,下意识地,抬头看残阳。

赫格博斯的夕阳晚景,多久没有见过了?温暖如炉的霞光中,曾有人笑着伸出手对她说,大人,我带您去看夕吻鱼。

夕吻鱼……星湖……凯尔……

回过神后,她发现不知不觉自己来到了第一次看夕吻鱼的郊外小湖。时间正好,夕阳半边身子坠进远山,然而湖面倒映着天际残辉,却没有出现一星半点夕吻鱼的银光。

你们,是不原谅我吗?

抱着双臂慢慢蹲下,湖面吹拂来的风让她觉得寥寂。凯尔,她第一次动手杀的人,一直以来她都用对魔族的仇恨来压抑心底真正的愧疚。如果不是为了接近她,翻寻她被封印的记忆,凯尔也许不会被血魇找上,他还是那个杰出的牧师,过着他安详的生活。

因为我,他才死的。

我的命,是用多少人堆积起来的。

这样的我……

在这空无一人的湖边,芙蕾拉团紧了身子,呜咽慢慢放大,悲切地恸哭着。

******

日子一天天过去,虽然天气并不寒冷,但没有人会忘记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新年。

平民的新年是轻松而喜庆的,可对于贵族而言,这是又一场无烟的战争——争取参加王室新年舞会和圣日弥撒的资格,这也是检验他们一年人脉经营的重要时刻。

就算上流社会暗地硝烟弥漫,还是有人会对交际极度厌烦。尽管在此之前,切诺雷将军府也被人踏破了门槛,要求拜见的名片装满了托盘,可很不幸的,他们永远见不到忙碌的两位将军。玛格丽特姑妈曾经教育过芙蕾拉很多次,就算她再受国王器重,培养自己的关系网是很重要的,可是芙蕾拉撇撇嘴,把这个任务一股脑扔给了姑妈大人。她很忙,比以前更忙了,不遗余力地扑到军务上,搬回家的资料塞满了新做的书橱,如果不是兰登每晚抱她回卧室,也许她会把床搬到书房里。

兰登心疼地拂开沉睡的她的额发。从昏迷中醒来后,芙蕾拉经常给他一种失魂落魄,仿佛被抽掉赖以生存的支柱,彷徨迷失的游魂般的感觉。她的眼睛常常会出现空洞的神情,虽然她会深深埋进他的怀里掩藏起这种情绪,但他可以清晰感觉到,从她身体里透出来的那种冰冷。

不要自责,不要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他曾劝过芙蕾拉,可她只是淡淡点头,回他一个苍白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