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龙魂曲 >龙魂曲_第88节

龙魂曲_第88节

作者:优灵 发表时间:2018-12-08 09:55:5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34:55
笑容。

必须出席的新年舞会上,她衣着华丽,表情冷淡,静静与兰登一起站在一角,像在欣赏一场活色生香的舞台剧。

“活着真好啊。”她轻轻感叹句,将疲倦的脑袋靠在兰登肩头,脸上却浮着与话语截然不同的哀怨。

兰登疼惜地揽住她,刚想说些什么,她已经抬起头恢复常态,眼里映射着灯火的光芒,显出些许生气。

“谢尔曼连新年也无法赶回来?”

“是的,只知道在执行非常隐秘的任务。”

那种精灵的危 3ǔωω.cōm险预感又来了,她揉揉额角,对这种不甚明确的感觉很是疑惑。会发生什么事吗?集中意识搜寻下四周,确定没有危 3ǔωω.cōm险后,微微松口气,就感到兰登悄悄捅着她,下巴一点:“他来了。”

兰登说的人晃着一头金发笑呵呵地走过来,看到他,芙蕾拉也泛起笑意:“过禁欲生活的海因姆将军,有没有回归天堂的感觉?”

“啊,今晚真是太美妙了,姑娘还是南方的好啊,前些日子抽空去了下东部,那里女孩的脾气,啧啧啧……”意识到说漏嘴的海因姆,心虚地瞄瞄两位好友,小声说,“能不能忘记刚才的话……”

知道海因姆是在刻意逗自己,芙蕾拉扯动嘴角,很给面子地露出笑容。

******

第二天一早,经过一夜狂欢的贵族们努力撑着浮肿的眼睛,谁都不敢缺席这极难获得邀请的由主教大人主持的圣日弥撒。传说就是这一天人类在主神的帮助下打败了盘肆在大陆上的异族,赶走了恐惧、黑暗、寒冷等等魔神,从此人类成为了世界的主人,迎来了繁荣和平的生活,这一天被纪念为“圣日”,同时标志着新的一年的开始。

尽管几百年间历代国王通过改革、战争等手段逐渐削弱教会的权力,并最终让教会臣服于王室,神权依附于皇权,但由于信仰的广泛性,宗教作为一种新的统治手段让统治阶级极为重视,所以这一场弥撒异常隆重,参加的莫不是地位重要的贵族们。

牧师们的咏唱清亮动听,让人感觉不到枯燥,反而像欣赏了一场心灵的音乐会。芙蕾拉一边听着柔美的圣咏,一面垂着头在高背长椅的掩护下曲动着手指,没有信仰的她当然不像其他人那么专注,现在引起她注意的是精神力不受控制的流动。她屏住气,默念着咒文引导不听话的精神力归顺原位。最近精神力的失控情况常常实现,虽然并不严重,但随着那个日子的逼近,让她有了一些恐慌。

再过一个星辰期,火星就要运行到月亮宫位置了。

她长吁一口气,控制住流窜的精神力了。不用担心,有压制咒文呢。她安慰着自己,这是精灵族长亲口说的,不会有事的。

阳光透过一人高的彩绘玻璃窗缓慢在地上爬动,挪到雕刻在圣台上的第三朵玫瑰时,圣咏结束,大家起身向神致敬,然后按序领取神赐食物。

盛满葡萄酒的大号银质斗型樽抬到圣台上,边上摆着银质小杯。血红的葡萄酒代表着主神赐予的神圣血液,被认为能净化心灵,祛除污秽,赋予新生。

正当人群开始走动,国王步上圣台时,精灵的不祥预感又出现了。与此同时,圣台上旋起一股不寻常的波动,银樽嗡嗡抖动,樽内的葡萄酒如被搅动一样晃荡起来,然后像有风卷着酒,血红色的液体呈柱状升出樽口。

危 3ǔωω.cōm险!警报大响,芙蕾拉不假思索地挤出人群挡到三位尊贵的陛下面前。与她同时行动的是兰登和海因姆,兰登护住国王,海因姆护住王后,她脚步一移,挡在王太后身前。

毫无预警的,酒柱失去了风的支持,啪的一下软软瘫倒,红酒飞溅,将圣台沾染得一塌糊涂,如同斑斑血迹,看上去诡异恐怖。处在最前面的兰登衣服上布满酒渍,他无暇去抹,眼睛炯炯地盯住银樽,掩护着国王往后退去。吓呆了的贵族们这时回过神来,喧闹顿起,夹杂着女士们的尖叫,更多的是恐慌。

凶兆,这是凶兆啊!

几乎同一时刻,在场的魔法师们都追踪到了这股波动的源头,他们齐刷刷地朝那里看去,坐在后排的一个灰发法师带着一脸难以置信,怔在地上。

梅尔文?!芙蕾拉低呼一声,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可是还没消失的波动,和刚才那明显的风系魔法,无一不把矛头直指向他。站在他边上的魔法师最先反应过来,瞬间给他加上了魔力禁锢,如此明显的行为让侍卫明白作案者是谁,两个侍卫一左一右反扭住他的手臂。

国王皱起了眉,梅尔文衣服上的标志让所有人了解其身份,扫了一眼周围,国王挥挥手,简单下旨:“带走。”

“等……等一下!”芙蕾拉失声叫道,看到大家的视线全转到自己身上,过于震惊的大脑无法拼出完整的话,只是本能地为梅尔文辩解,“也许,也许有什么误会……”

“将军大人难道没有发现波动吗?”给梅尔文加上禁锢的魔法师冷淡地回道。

“不,可是……”她急得语无伦次,梅尔文脸上的诧异不就是很好的解释吗,他也不知情的啊!刚想开口,一只手抓住她,兰登朝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信仰根深蒂固的时代,不管是谁,亵渎神灵是不可饶恕的。

梅尔文还是被押走了,乱哄哄的议论依旧,国王下达了封锁消息的命令,而走回圣台的塞西莉亚主教这时开始咏唱,耀眼白光笼罩圣台,在白光中,酒渍蒸发一空,片刻后圣台上干净如昔,仿佛从来没发生过什么意外。

“这并非是凶兆,而是主神对大地的净化,对遭遇了战争与不幸的亚尔斯的抚慰。”她微笑着说,态度祥和,语气坚定,足以让大部分人相信。他们大声赞美起神来,只有魔法师和聪慧的人明白,这是一次实实在在的魔法攻击。

心思满腹的芙蕾拉无意间抬起头,正对上面前王太后神秘莫测的眼睛,嘴角那抹若有若无的笑容让她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第五卷 魔族迷情 第一百零二章 暗流
(更新时间:2006-9-11 22:27:00  本章字数:6108)

“这是误会……是诬陷!绝对的诬陷!”芙蕾拉在国王的书房里大吼着,激动之余还大力拍打着桌子。国王瞪着无辜的眼静静看着她,一言不发,直到门被推开,一个高大的人影匆匆进来,才长长舒了口气。
“芙蕾拉,你这是干什么。”被紧急通知赶来的兰登吃惊地拉住大不敬的芙蕾拉。

“兰登!”芙蕾拉转身揪住他,“你是知道的!你被酒溅到了,可是一点事都没,如果真的有人意图不轨,你现在还能好好站在这里?这是诬陷,诬陷!”

“你有证据吗,芙蕾拉?”国王冷静开口。

“证据……”芙蕾拉愣了下,马上被国王接去话茬。

“在场的魔法师都看到是他做的,你说是诬陷,你有什么证据吗?”

“既然是诬陷,一时半会怎么可能找到证据!”

“问题就在这里,他犯事的证据一清二楚,他无辜的证据却一丁点都没有,你在这里冲我叫嚷是没有用的。”

“您应该下令去查呀!”

“我问你,事发时除了梅尔文的波动外,你找到其他异常了吗?”

“……没有。”

“魔法师的波动可以被轻易模仿吗?”

“……如果到达金杖级别的话,不能。”

“那么,这不是很清楚了吗?”

“可是!”芙蕾拉再度撑到书桌上,“梅尔文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国王微笑着点点头:“你终于说到关键了。不管是不是那个法师做的,这件意外的目的是什么?”

芙蕾拉沉默了。这个疑问从事发后就横在脑中,只是惊怒下她还没时间好好思考。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仅仅是一个低级的风系魔法,仅仅让葡萄酒洒到地上,渎神罪对于普通人来说非常严重,但法律明文规定对魔法师可以网开一面,不从重处罚。即使要陷害,犯人为什么选择这个罪名?

“也许是仇家报复,这得问过梅尔文本人。”芙蕾拉说着,作势要走。

“审讯交给了其他人,你不能见他,芙蕾拉。”

“为什么?”芙蕾拉转了一眼,怒道,“您是在怀疑我?!”

国王皱起眉:“你这么说,可伤透我的心了。”

“陛下是在保护你。”兰登拉住她,叹口气,“连你自己都想到了,以梅尔文的身份,如果有人拿来做文章,矛头指向的就是你。你在教堂出声阻止带走人已经够张扬了,如果被人抓到你面见嫌犯梅尔文的把柄,事情就复杂了,知道吗?”

“那你们的意思,为了撇清关系,我就得隐忍,就得冷眼看着,就得忍气吞声看着梅尔文背黑锅,是吗?”

“并不是这么说,但是芙蕾拉,如果这个圈套算进了你的份,你要是掉了进去,那谁来救梅尔文?”兰登低声道。

芙蕾拉捏着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是的,得先找出梅尔文被诬陷的证据。真凶是用什么手法做到这件事的?

“是用绿松石做到的。”

仿佛明白她的疑惑,有人边说边走进书房。芙蕾拉往门的方向一看,吃惊道:“老师!”

莫里森含笑走过来,向国王行了礼,继续说道:“绿松石是一种常见的魔法材料,经常被用于蕴藏魔法,但它只能记录一个低级魔法,所以对大多数魔法师来说没有什么用。这是每个魔法学徒都能在魔法学院里得到的基础知识,你没有上过这类学院,不知道也不奇怪。”

“老师,您早知道,为什么不说呢?”

“即使知道,也没有办法证明。蕴藏魔法的绿松石使用后马上会分解殆尽,一点渣也不会留下,在检查不严格的考试中常常被魔法学徒们用来作弊。参加弥撒的有那么多魔法师,当然不会检查是否携带了魔法物质,所以那个犯人才会放心大胆地使用这种几乎被每个魔法师知晓的手段。很显然,他也取得了成功。”

芙蕾拉愣了愣,虽然第一次听说这种广为流传的作弊手段,但她很快明白其中的奥秘,抛出新的问题:“就算绿松石里偷藏着梅尔文施展的魔法,那魔法结束后的波动呢?为什么波动的源头会从梅尔文身上发出?”

莫里森微微一笑:“你看到这不寻常的一幕后,作为法师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当然是防御,然后搜索对方的波动……”芙蕾拉(炫)恍(书)然(网)大悟,“这是魔法师的本能,梅尔文也不会例外,只要他一放出自己的魔法波动,两股波动就会连接到一起,所以他当时的表情会那么震惊。这么说来,真正的犯人当时就在梅尔文的附近?”

“即使缩小了范围,也不代表能找出真凶。那颗绿松石上一定附了其他魔法,即使一个小孩子也能轻易地触动。”

芙蕾拉顿时非常泄气:“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

“虽然不知道犯人是谁,但从仅仅只是使用低级魔法搅乱弥撒来看,他的目标只是那个风系法师,这个罪后果并不严重,牵涉不到更高层的人。”莫里森意有所指地瞥了眼芙蕾拉。

“对于地位尊贵的魔法师来说,渎神罪不是什么重罪,犯人存心陷害,为什么不选择其他罪名?”兰登说的正是芙蕾拉刚才疑惑的,“而且,特地选在圣日弥撒上?”

国王只是安静听着,带着一抹了然的微笑。芙蕾拉无意间看到这抹微笑,灵感一闪,叫道:“因为梅尔文是龙魂的副官!”

她顿顿神,理下思路:“虽然渎神罪对魔法师的惩罚不重,但破坏圣日弥撒这种庄重的仪式,足以让一个军官下台。犯人的目的,是制造一件足以把梅尔文从副官位置上拉下来的事件,选择圣日弥撒这么一个高层齐聚的场合,是要让他没有办法逃脱罪名,众目睽睽,即便有人有心压下这件事也不可能。”

国王赞许地点点头:“那你认为做这件事的是谁?”

驻地里争吵的那一幕,墓地里的拜托。芙蕾拉冷笑了一下,垂下眼帘:“龙魂发生的事,陛下不是也知道了吗?”

国王不置可否,十指互抵,平静地说:“很可惜,就算知道梅尔文副官是被陷害的,我还是不得不撤他的职。”

“为什么?!”芙蕾拉诧异地抬头问。

“虽然塞西莉亚大人用神迹来堵住大部分人的嘴,但是在场有那么多魔法师,消息不可能被掩盖。上议会的老家伙们要求惩治的态度非常坚决。莫里森大师已经说了,真相不可查证,那么这个黑锅,梅尔文副官不得不背了。”国王带着些许不屑,浅笑一下,“神,是不可亵渎的存在。”

“怎么能这样?!不是他做的,怎么能处罚他!我会跟议员们解释,那不是梅尔文干的!”

“看来兰登刚才跟你说的,你完全没有听进去。没有证据的解释有多苍白?你现在要做的是好好安抚你的属下,我保证,除了撤职,不会再有追加惩罚。”国王苦笑下,“这就是政治,芙蕾拉。”

“怎么能这样……您不是国王吗……怎么能这样……”芙蕾拉垂着头,压抑着怒意的身体微微颤抖。

“即便是国王,也不是为所欲为的。”

听到这句叹息般的回答,芙蕾拉抬起头,辩识出国王眼底那丝无奈。一口气缓缓呼去,排泄去心里的千般不甘,她站直身体道:“我明白了。”

芙蕾拉黯淡的视线滑过书房,低着头离开,国王那句话让她心灰不已。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龙魂曲】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